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亮了说再见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正文 <第二十四章>

作品:天亮了说再见 作者:蛋蛋1113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手里提着满满的两大提的菜北北一言不。

    我闷笑努力不让他看出来我有多得意。

    开了门进了屋子突然他转身修长的身体堵住了我。

    抓到了我唇边来不及消逸的贼笑“你还笑!”他懊恼今天是他这辈子最丢脸的一天。

    “别生气嘛。”我不安分的小手爬上他的胸膛。

    见他依然不为所动我的小手得寸进尺的解开了他胸膛上的几个扣子爬上了他**结实的胸部。

    他忽然一震咬牙仿佛在忍耐什么难耐的痛苦一样。

    我的小手灵活的一路下滑果然摸到了坚硬无比的压迫感。

    他冷抽了一大口气“童紫依你太大胆了”

    “对你一个人大胆不好吗?”我附在他的耳边故意用暗哑的声音说着。

    这段时间他对我很尊重晚上两个人明明都抱在一起睡明明都差点擦枪走火了好几次却始终没有走到最后一步他的忍耐力令我差点咬断了牙根。

    我不要忍了!

    “今天别想吃饭了!”他宣布要饿我肚子。

    他的理智全面弃守狠狠吻住我的唇紧紧贴缠的身躯没有空隙狂热厮磨的唇舌吻出沉蛰的火苗。

    我被推挤在沙上而长裙被掀到大腿处露出白皙的肌肤整个人看起来既脆弱又性感。

    我细细娇喘着任他在我身上烙下一道又一道的吻痕。

    很快我和他已经全身**他的坚硬在我的花穴边来回的甜蜜折磨引得我娇喘不已胸前丰满的粉红正被他的齿贝占领着。

    “回、回房间”抓住最后一丝理智我气虚神游的提醒他。

    “来不及了”他痛苦的咬牙一个挺身坚挺已经沉入了我的身体。

    那一刻美妙的感觉象电流划过我们的身体。

    他的身体肆意恣动毫不客气仿佛象在惩罚、仿佛象在寻找、仿佛象永远觉得不够。

    他每一下坚定有力的深入好象要贯穿我的灵魂我呻yi已经没有办法顾虑大多只能无助的摆动身体迎向他迎向我的爱。

    整个客厅象火烧起来了一样。

    这把火却依然无法满足我们他抱着我身体的部分依然在我的体内他将我搁在羊毛地毯上深深的望我深深的将自己给我。

    每一下、每一下幸福的撞击声

    原来这才是爱的结合

    空气里布满了欢爱(电脑              .  .  net)以后的气息我缩在他的怀里脸上的红晕象天边的彩霞因为漏*点也因为羞愧刚才我按奈不住的呻yi简直可以掀掉整个屋顶不知道有多少左邻右舍听到了羞愧

    “北北你刚才”这一次的性体会和第一次太不相同了如果说他没有高氵朝那么真的是睁眼说瞎话了!

    “是不是弄痛你了?”他揉着我的头宠溺有加和刚才“野兽”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痛也不痛”我的脸更红了说不清楚这种感觉很痛也很快乐。

    “对不起很痛吗?我太急了没考虑到你”他想到我几乎没什么性经历刚才的整个过程又象暴风雨一样狂烈他愧疚、抱歉的吻吻我的脸颊。

    “那一次我们分开那个晚上为什么这么不同?我以为、以为”我以为我们之间就算有性也是和那个晚上一样温吞的

    那天晚上他明明没有高氵朝

    “那一天我难过的快要死掉了你想我怎样的态度?”看穿我的疑惑他好笑的说。

    没心没肺的人又成了我。

    我抱着他的腰靠在他**的胸部上嘟着嘴巴。

    “抱你回房让你好好休息一下。”他打横把我抱起。

    一边走回房间我一边心情大好又逗弄他“憋了好几年了一次就够?不多来几次?”

    他冷抽一口气将我放在柔软的床塌上面无表情。

    但是他的身体却起了反应。

    “我去给你弄点吃的。”想起身离开。

    我却勾着他的脖子不放继续逗他“你确定自己吃饱了?或者说刚才已经把你吃撑了?”

    身体反应根本骗不了人他才刚穿上的内裤现在已经快要爆炸。

    “不吃了!”低吼一声他吻住了我。

    晚餐又没有了

    火热在卧室里继续上演。

    勾引他非常非常有成就感。

    ♀♂♀♂♀♂♀♂♀♂♀♂♀♂♀♂

    昨天晚上我们两个人都很激狂做到我的骨头都快散了架他才放过我。

    两个人累到极点的人睡到中午脚依然勾着对方的脚太阳晒到屁股上也不管。

    有种天荒地老的感觉。

    有种有情饮水饱的漏*点。

    “铃——铃——”客厅的电话一直响着从早上一直不间段的响到现在我们谁也懒得理会。

    而他的手机也早已经关机了。

    终于换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见我依然困得打瞌睡他支起身体从我的枕头下接起手机“妈?你找依依?有事迟点再说好吗?她累坏了”他并不避讳他的话能引起多少遐想。

    我努力微微睁开睡意朦胧的双眼听他和他妈妈讲电话。

    “我的手机关着不想开。什么?爷爷中风了?”他肃然坐起了身体。

    我也谔住了睡意全消。

    “好!我们马上赶到医院!”马上挂了电话他和我一阵兵荒马乱的收拾自己。

    开了车我们就向医院赶去。

    病房里坐满了人除了他姑姑基本能报得上名的亲戚都在。

    “情况怎么样了?”他焦急的问。

    他的爷爷此时带着氧气罩苍白的整个脸颊都凹了进去和我上一次去拜访他时脸色红润、健朗有着天渊之别。

    “高血压引起的中风全身瘫痪了现在血压还不稳定。”他的母亲回答他。

    他抬头看了一下头顶上方的血压显示仪显示着上压18o下压14o确实依然还很危险如果二次中风就

    “为什么血压会一下子飙得这么高?”他爷爷一向血压都还算很正常。

    “你姑姑的事你爷爷知道了”照片都上了报纸而且连上几天头版比明星还红能瞒住很难。

    我背脊上的冷汗直冒。

    我好象太不顾忌老人家了

    “那又怎样?!爷爷何必为了她这种人气成这样!”没想到北北冷着一张脸这样回答。

    “实在对不起大家。我想该抱歉的人是我。”角落上一个一派儒雅的中年男人起了身一脸的愧疚。

    儒雅的中年男人我见过几次面是北北的姑丈。

    “爸!你道什么歉!有这种妈连我都觉得羞耻!你要离婚本来就很正常!”一个清秀的少年也起身声援他的父亲“我爸爸也有他的人生要过这段婚姻本来就是爷爷勉强的现在到了这个局面也该还我爸爸自由了吧?!”

    北北的父亲叹了一口气。

    突然他的爷爷手指动了一下显然有什么要说。

    很快北北的母亲出面送走其他亲戚只留下我们两家人。

    帮助爷爷摘下氧气后爷爷就吃力、说话含糊但是意愿清晰的说着“我、要、要改遗嘱!一分钱、一分钱也不留给那个死、死丫头”

    看的出来老人难过到了极点。

    “阿昕你尽管离吧是我、我对、对不起你我手头有一大笔钱都留给你和孩子公司留给北北他、他不想打理就给他媳妇打理”

    这样的决定其实也在意料当中沈家的产业始终是传给内孙的。

    “爸你知道我并不在乎钱只在乎自由”北北姑丈的眉心终于舒坦了好象千斤的重担都懈了下来。

    “钱拿着房子也留给你不想要可以给孩子”爷爷说的很吃力。

    北北的姑丈终于点头。

    连他们现在住的房子也给了北北的姑丈孩子是肯定要跟着他父亲的他姑姑等于说一无所有。

    “北北”爷爷唤他北北赶紧拉着我上前。

    “和依依又好了?”他的爷爷观察力一向很强上次我去拜访他的时候和现在北北的互动已经不同爷爷一眼就看了出来。

    北北拉住我的手点头“年底就结婚。”

    “想做医生就去做吧叫你爸把、把你媳妇培养起来这丫头、经商兴许比你强”

    “好。”北北点头陷害我。

    原本他就打算在结婚之前让爷爷表个态把公司顺利接管了。并不是贪图沈家的家业只是北北说不把公司明确的接过来不断了那个女人的念头我们的麻烦会接连不断。而这些麻烦北北已经绝不允许会再出现。

    “叫律师来”

    说完最后一句话爷爷安了心闭上了眼睛努力休息等律师来

    新的遗嘱已经改了。

    其他人都要上班这几天我和沈妈妈轮流着照顾爷爷。

    我和沈妈妈的关系也融洽的非常快沈妈妈每天吩咐给爷爷炖汤的同时也会带些补身体的汤药给我据说是用来容易受孕的

    我和北北的互动太清晰因为在同一个医院每次北北下班就直接过来病房第一件事情就是环着我的腰害得沈妈妈原本一向只会疏离微笑的脸现在每天都咧得老高。

    今天五点快到了。

    我和沈妈妈交接完我一个人坐在病房里守着爷爷。

    爷爷的血压一直很高稳定不下来北北说照顾的时候要格外的小心。

    “咯噔、咯噔”一双红色高跟鞋停在了我面前。

    “丫头!去给我倒杯水来!”趾高气扬的声音我一抬头愣了几下居然是已经失踪了好几天的姑姑。

    “你过来干什么!”我口气不善。

    “我过来看一下准备一毛钱也不留给我的死老头不行吗?!”姑姑的声音横的很。

    爷爷醒了带着氧气罩呼吸重了起来情绪有点不稳定。

    “死老头!让你死你怎么不早点死!居然敢给我改医嘱!”姑姑不客气的骂骂咧咧用她并不是很灵敏的脚步向爷爷的病床。

    我挡在了爷爷面前讥讽“自己敢去夜店找鸭子现在居然还有脸露面怎么没和你那一群姐妹被记者追得快跳墙?!”狗急跳墙。比嘴皮子我毒舌的很。

    姑姑瞪大眼睛仿佛想通了什么似的指着我破口大骂“死丫头!我就知道是你!要不然怎么会刚好这么凑巧刚好是这一群姐妹没有一个落下!”

    神经病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看到爷爷的血压开始越飙越高我不理睬她赶紧跑到外面给北北挂了一个电话然后也同时跑到护士站让护士通知主治医生。

    忙好以后我赶紧又跑回房间。

    房门口我僵住了脚步。

    “死老头!别人都去死你怎么不去死?!居然把钱留给一点关系也没有的阿昕也不留给我!阿昕算什么?!不过是我当年用药强上的一个男人凑巧怀孕了而已!你还不是为了自己的面子?!当年逼他娶我!现在为了可怜他居然把一大笔钱留给他!这算什么?!”

    爷爷的呼吸越来越重血压已经飙到2百多我急了正想进去制止。

    “这样就生气?!那我告诉你件更加气死你的事情你那个宝贝孙子也象当年的阿昕一样被我用药给强了!”

    我瞪大眼睛简直不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不同的是阿昕我善待他就和我一个人乐乐!你那个宝贝孙子我把他绑在床上喂他吃了伟哥上了他原来上自己的侄子这么爽”那张变态的脸好狰狞好狰狞“你那宝贝孙子平时把自己姿态摆得这么高你知道他那天在床上有多可怜吗?挣扎的手腕和脚腕通通都是血都舌头都咬得血淋淋但是无能为力哈哈他的身体根本不听他的你知道伟哥的药力有多强吗?足足能让男人硬24个小时以上爽完了以后我一个人爽不动了但是我不想放过他!好东西当然和好姐妹一起分享我叫了七个姐妹一起爽轮流爽爽了一天一夜现在想想还是爽最爽的是到最后你宝贝孙子一直吐没关系我们帮他擦干净再来哈哈”

    她疯狂的大笑。

    爷爷流出了眼泪血压越飙越高。

    我的两眼全部都通红心口象被人砍了一刀又一刀!不!这些刀我想砍到那个女人身上!

    变态变态!

    我就这样立在门口两眼血红。

    直到医生赶过来将我们都赶了出去。

    “马上抢救病人怀疑脑溢血!”医生宣布北北也刚好赶了过来他穿着一医生袍洁白干净“我也进去。”没有时间多看任何人一眼北北随着医生进了手术室也加入了抢救的队伍。

    那个女人还在冷冷的笑。

    一种将人置于死地的笑容。

    冷笑以后她转身走到电梯按下按钮。

    我跟在她身后。

    电梯来了人满为患女人极度不耐烦改走安全楼梯。

    “跟着我干嘛?”走了几个台阶注意到我一直跟着她女人嘲弄的回头“别告诉我刚才你都没听到?!”原来她不止是说给爷爷听也是说给我听的。

    “怎么想来和我分享一下享用同一个男人的心得?”她对我嘲弄大大的嘲弄语言yi秽不堪“沈易北下面那东西和脸蛋一样长得很好看吧我的姐妹们到现在都觉得干过他以后其他小白脸一点滋味也没有了大家还常常聊起说他下面那东西嫩滑的很触感比丝稠还舒服硬度又强还真不是普通的舒服!”

    我的眼睛已经不争气的迸出了眼泪。

    那些眼泪是难以承载的痛。

    我的北北害怕那些一双又一双鱼儿眼睛的北北杀死自己最心爱的鱼儿的北北到处找人打架的北北被自己父亲家法伺候也不求饶的北北

    象被魔鬼覆了身一样我的言行已经不受控制。我按住了她的肩膀非常非常轻柔的说“姑姑没有人可以欺负他所以”我露出了怪异的笑容笑出了眼泪“所以你去死吧!”

    我的手用力一推我看到那个女人惊恐的尖叫摔了下来。

    在那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声中。

    我仿佛看到了十九岁的北北红着眼睛也用同样的动作将这摧毁了他所有美好的女人推下了楼梯。

    我的眼泪挂在脸颊冰冷又刺痛。

    然后我看到一大片血和女人瞪着双眼死不暝目的样子。

    我是魔鬼因为我早已经看到了楼梯的转角因久失修露出了一大片的尖锐钢角。

    “再也不会有人欺负他了”我听到自己喃喃重复的、有节奏的“再也不会有人欺负他了”

    突然我的手机骤然响起寂静的过道唐突而刺耳。

    楼道的门被推开“依依你在这里吗?爷爷不行了!快”熟悉的声音焦急的响起。

    膛目他所有的话突然梗在了喉间。

    “、生什么事了”瞪着那一大片血和血泊里没有了气息的女人不好的预感让他连声音都象在颤抖。

    “我、我杀人了”我听到自己木然的说。

    没有悲、没有喜、甚至没有恐惧我的所有感官已经全然被封杀。

    “住嘴!不要乱说话!”突然他喝斥从来没有过的严厉“意外!这个女人自己摔了下去!”

    我的北北在撒谎一向很有原则的北北他在教我撒谎。

    “北北没用的”我的眼睛迸出了眼泪因为我动手的那一刻刚好也看到了转角站着两个人。

    一个是韩冰泪一个是不认识的清洁大婶。

    果然。

    “杀人了!杀人了!”韩冰泪迟到的尖叫终于响彻的扬起。

    周围很多脚步声。

    北北一把抱住了我脸上的表情是从来没有过的悲伤“你这笨蛋!笨蛋!”他死死的抱着我木然的身体灼热的眼泪从我的脖间流淌到我的身体里。

    绝望

    “不准认!不准认罪!”他低吼着命令我“我就不信我就不信我连自己爱的人也保护不了!”

    为什么幸福总是这么难?

    我们两个人的身体被人粗暴的拉开手拷拷上我手腕时。

    北北忘了我吧

    最后一句话我这样对他说。

    2oo8年童紫依和沈易北再次与幸福擦肩而过。

    -------------------------------------------------------------------------------

    故事走到这里已经接近尾声感谢各位亲们对一直以来热情的支持此文已经通过出版社的二审所以按照惯列最后的结局不能更新在网上。

    如果终审没有通过的话一个月以后将会在网上更新结局通过了大家就有的等了呵呵起码要等实体书出版以后吧。

    所以蛋蛋只好把故事更到这个部分下面还有一个结局两个番外共三个章节。

    我想结局应该已经很清晰明了。

    最后再次提示大家一句这是一个有眼泪有幸福有等待的结局

    另在我的新书双恋里沈易北会友情客串写到中间会有一段在中东会被男主挟持的情节新书里会明确告诉大家天亮了说再见最终的结局。(全本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