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夏至 > 夏至(38)

夏至(38)

作品:夏至 作者:八豆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现在他手机的任何消息都会让所有人屏息,尤其是川,他神经紧绷地盯着白朗的一举一动。

       “恩?果然是这样。”白朗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起伏,“谢谢,剩下的我会处理。”他挂了电话,终于吐了一口气出来,看向在场所有盯着他的人,他说:“有消息了。”

       “在哪里?!”川是最急切的一个。

       “现在只查出了姓杨的在皇朝,张瑞有没有在那儿还不确定。”

       “那去啊!有消息总比没消息好!”川马上站起来,说着就要出去找人。

       而白朗没有动,他没动,在场的其他人也没有。

       白朗说:“这样,陆一樊你跟我去皇朝,”他将手机交给叶老板,“有电话进来麻烦帮我接听,一有新的消息就打我另一个手机。”他又对辰说,“小辰,你认识的人是不是有个叫CICI的?”

       辰愣了愣:“恩,是,是有。”

       白朗略有深意地朝陆一樊笑笑:“你这下可要欠我个人情了。”

       “你去联系她,让她把这两年查到的那个杨先生的底都带去皇朝。”

       “你什么意思?”陆一樊有些异样的感觉,如果他猜的没错……

       “告诉她我需要她的帮助,她就会知道该怎么做了。”

       辰依旧愣愣地站着,点头:“恩恩,好的。”

       可是陆一樊爆发了:“白朗!你居然在我身边插人!”

       白朗笑了笑:“我帮你弄掉了姓杨的,你以后的路会好走很多的。事不宜迟,快出发吧。”

     作者有话要说:  

    

       ☆、第47章

    

       “白先生,我帮您查过了,杨先生确实在我们这儿开了个房间。”

       灯火通明,恍如隔世。

       前台在查完记录后向白朗汇报。

       “他在几号房?给我那个房间的备用钥匙。”白朗说。

       “这个……抱歉,为了客人的隐私,房间的钥匙我是不能给您的。”

       前台的人很有礼貌地拒绝。

       “我们是拿来有急用的!你把钥匙给我,顺便也给我报警,我……”陆一樊看白朗攻不破这一关,“框框”往前台桌面上敲了两声。

       “可是先生,我们确实不能……”

       “别这样。”反倒拦下陆一樊的人却是白朗。

       白朗转而问前台:“他在哪个房间?我自己去找他。”

       “好的,杨先生的房间号是2110,您从那边上3号电梯。”

       “好的。”白朗点点头,带着陆一樊离开。

       陆一樊看了前台一眼,走在白朗身边:“喂,我们又没房间钥匙,姓杨的会给开门?做梦吧。”

       另一边的房间里。

       瑞无力地瘫软在那儿,一半倒在床上,一半挂在地上。眼前的事物打着转儿在眼前飘。

       “我操,你给我打了什么。”瑞摇摇脑袋,想坐起来,却还是浑身乏力地倒了下去。

       杨胖子甩了甩手上的针筒,将它扔进垃圾桶里。

       “嘿嘿,好东西啊。”

       原本瑞偷偷将手机的录音一直开着,瑞跟他周旋,但这老狐狸很快就发现了瑞偷偷藏着什么,当被发现以后两人之间的气氛就不再是之前那样还算和谐了。

       瑞吸了口气,扭动身体,从床上摔到地上,两膝盖都感觉不到痛,随后他就整个人畸形地扭在那儿了。

       “你这是在做什么。”

       杨胖子赶紧过去将人扶起来,给放到床上。

       “真是恶趣味……”瑞有气无力地动了动,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摸自己腰,然后一路向下,在扯自己内裤。

       瑞抓住那只手:“别动!”

       “哼,算了吧你。”杨胖子打掉瑞的手,戳了戳他的肚子,“你的事陈彣可都跟我讲过,别看你现在跟了白朗,也不过是辆公交车。”

       瑞屏住一口气,几乎花了全身力气,一脚踹在杨胖子档下,痛的他哇哇叫,随即,瑞翻身下床,在地上滚了一圈停住。

       眼前的一切都在翻滚,根本就没力气往前,他匍匐着往记忆中门口的方向过去。

       还没爬两步,肩膀就被人用粗绳子从脖子下面勒住,紧接着人就被翻过来,天旋地转。绳子直接把他上身捆了几圈,杨胖子一屁股坐在他身上,扬手就是“啪啪!”两巴掌。

       瑞感觉眼前的事物不停旋转,金光闪闪,这就是眼冒金星吗?

       将捆着人的绳打了结,杨胖子一揪绳瑞上身就坐起来:“没想到你还有力气走啊,啊?”往前一推,瑞又整个人仰天摔在冰凉的地面上,“没关系,”杨胖子起来,“我这儿还有另一种好东西。”

       说着他又将垃圾桶里的针筒捡起来,从小桌上的几个小玻璃瓶里挑了一瓶,打开,吸进针筒里,将空气排出。

       当他将这一系列的准备做完,瑞又趴在那儿,上身被捆住,他仍旧扭动着身体,一点点往门口的方向挪动。

       杨胖子过去,肥大的手上去朝瑞的屁股上拍了拍。

       瑞浑身打个激灵,不敢往后看,一滴汗一直从耳鬓滑到了下颚,更加拼了命地往前爬。

       “嘿嘿,别跑啊。”杨胖子一把将瑞的内裤往下拉了一半,朝着上面就一针扎了下去。

       “阿姨,”白朗站在房间门口,朝正在这条道上打扫房间刚从隔壁房间出来的的清洁人员打了个招呼,随后将“即刻打扫”的牌子挂在了房间的门把手上,“麻烦你了。”

       打扫房间的阿姨刚从隔壁出来,朝白朗点点头,便拿出钥匙打开了门。

       站在旁边看着的陆一樊偷偷给白朗竖起了大拇指。

       门一开,白朗跟在后面走了进去,但里面没有人,别说没有人,异常干净,仿佛没人住过。

       “没人?是不是前台的人报错了房间号?”

       “应该不会……”白朗的视线注意到了桌上的笔记本电脑,还开着,启动了屏幕保护,看来人还没走多久。

       “他出去了。”

       “出去了?”陆一樊看了眼手表,“都几点了,这个点还出去?”

       白朗动了动鼠标,主页上只有一个文件夹,打开,白朗不由蹙眉,是之前陈彣发给过自己的那些照片,看来这电脑确实是姓杨的的。陆一樊说的对,电脑也没关,这个点他会去哪里……

       白朗起身转头道:“恐怕他就在这栋楼的某个房间里。”

       “我们总不能就在这儿等吧!”川一拍桌子,烦躁的心情让他半刻都不能停息,“来电话没有?有消息没有?”

       “还没呢。”辰看了眼手机,他一直拿着,没有亮过。

       “他们去皇朝了对吧,就找个人有这么难吗?”说着他就披上了外套。

       “哎,你要去哪里。”叶老板一把将人的手臂抓着,“不是说了在这里等消息吗。”

       “你们想等就等吧,靠这么几个人能找到?人已经不见多久了,这时候就该报警!”

       “在皇朝也只是猜测,他很可能不在皇朝啊,CICI那里也还没消息,也可能不是杨先生……”辰话还没说完话,川就甩掉了叶老板的说兀自要走。

       “川!你有点理智好不好!白朗都说了……”

       “白朗白朗!你们就跟着他吧!他给你们灌了什么迷魂药!你们随着他吧,瑞要是找不回来,看我不弄他!”川吼了起来,叶老板想拉住他说话,却被人拉住了要去拉人的手。

       只见那个年轻的医生努了努嘴:“你就随他,爱上哪上哪去。”

       看一屋子的人没有一个站在自己这边的,川走了出去,大力地关上了门。

       川关上门走出去没多久,白朗留下的手机响了。

       辰赶紧接起,在这里等着的所有人都屏气凝神。

       “喂?白朗?”

       “是我。”手机里是陆一樊的声音。

       “一樊,”辰叫了声,关心道,“找到了吗?”

       手机那头的陆一樊正靠着墙边听电话,边说边往身后看,他往身后看了看,转回来,点点头:“找到了。”

       辰舒了口气:“找到就好,找到就好,那你们快回来,我们在这儿等你们的。”

       “是这样的,”陆一樊在这头说道,“张瑞的情况有些不好,但他又不要去医院,你帮我电话联系下刘医生到白朗的房子,我们这就过去。”

       “情况不好?”辰楞了楞,“那为什么不去医院呢!这时候就该去医院啊!”

       陆一樊往身后看了看,杨胖子已经被制服了,视线所及的地方,瑞蜷缩成一团,白朗用被子裹着他,虽然裹着很厚的被子,但能看出瑞正瑟瑟发抖,白朗将人抱着,箍在怀里,看不清表情。

       “瑞不想让事情闹大,总之你先这么做。”陆一樊说。

       “不想事情闹大?”那头听到陆一樊这么说的年轻医生吹了个口哨,“那完了,有人已经去报警咯~”

       “报警?!”陆一樊诧异地重复这两个字,“不是说了让你们在那儿等着的吗?!谁去报的警!”

       “还能有谁,张瑞的旧情人呗~”

       “你!”这人现在还火上浇油,辰不由朝他看了一眼,换个方向听电话。

       “一樊你放心,川刚出去没多久,你们快点离开那儿应该不会正面碰到的。”辰说。

       “那好,你先联系刘医生,我先挂了。”

       “白朗。”陆一樊挂了电话就走过去,脚上踩到地毯上的东西,旁边垃圾桶里的针筒,陆一樊闭了会儿眼睛。

       “瑞,”白朗摸了摸瑞的刘海,露出光洁的额头,“让警察来。”

       “不,白朗,这样做等于让所有人都知道……”瑞说话只有气息了,干涸的声音,“我不想……”

       “你想让这次跟上次一样吗,别人是不知道,过段时间你的身体也会恢复健康,但这样真的是你要的吗。相信我,警察来了以后明天你有可能被所有人都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所有人都会议论你,但那只是一时的,可有些人,法律对他们的惩罚是一生的。”白朗很认真地看着瑞的眼睛,尽管他不知道瑞现在恍惚的眼睛能不能看到自己。

       “你还是会过上平稳的生活,但陈彣,姓杨的,他们却是要去牢里过下半生的。”

       瑞紧紧地闭上眼睛,将头埋在白朗胸口,原本就瑟瑟发抖的身体让他看起来像在哭。

       “你有我在,我一定不会离开你,也一定不会再让人欺负你了。”白朗吻向瑞的额头。

       瑞将头埋在白朗怀里好一会儿,白朗拍着他的背,仿佛在安慰一个孩子,瑞的声音很闷,他深深地点了点头:“白朗,叫警察来。”

     作者有话要说:  

    

       ☆、第48章

    

       半年后。

       日头西沉,张瑞从家里出来,路边叫了十几份的外卖,塞进汽车后座上。

       没错,张瑞的座驾又一次升级了,现在他每天这个点给白朗送外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