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夏至 > 夏至(34)

夏至(34)

作品:夏至 作者:八豆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瑞不说什么,仿佛面前这个大活人是不存在的。

       白朗在床边坐下,看着瑞。

       瑞的视线在地板上。

       又是一阵沉默。

       白朗叹了口气。

       “我们……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没有回应。

       “你别再折磨自己了,我看着心痛。”

       瑞挂着水的手指细微地动了动,又平静下去。

       白朗抓起瑞的另一只手,瑞早已因为长时间的工作变的皮包骨头,更因为连续多天的挂水满目疮痍。

       “其实早在半个月前我就发现了,可我没想到会变成这样,这段时间你到底……”白朗将瑞的这只手攥在手心里,“不论如何,让我好好照顾你。”

       瑞的肩膀有些发抖,他依旧固执的撇着脸,白朗看不到他的表情。

       “张瑞……”

       瑞的肩膀抖的更厉害了,白朗以为他冷,给他把被子盖上面来点,却不想,当他将被子盖上瑞的肩膀的时候,却看到瑞早已满脸泪痕。

       瑞抗拒地推开白朗给他盖过来的被子:“别碰我!”

       白朗错楞了,一时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不要你的关心,我怎么样与你无关!”瑞仿佛一只发狂的兽类,他推开白朗,将他推离床边。可他越是这样越显得他整个人精神的紧张与单薄,最后正如他现在的行为所反面投射出来的一样,白朗站在旁边没有任何靠近的意思,他便缓慢地将自己缩成一团,抱着膝盖坐在床头。

       他的情绪还没有平稳,整个人还在微微发抖,露出来的两只脚,脚趾勾着,因为刚才激烈的挣扎滴管里的血有些倒流,通红的小细管现在正在回血过去,顺着他已经满目疮痍的手背流回他的身体里。

       白朗不在说话,他就这样静静的站着,他发现关于瑞的很多时候,他都是这样安静地待在一旁,什么都不做,以至于他们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大,逐渐演变成现在这种无法挽回的地步。

       白朗最终还是过去,将被瑞推到床位的被子拉回来盖住他的膝盖,然后将他整个人环紧,只露出一条输液管与外面连接。

       瑞出奇地没有反抗。

       白朗用被子将瑞裹好,“别这样,我只想你好。”

       然后他就松手了。

       白朗松开给瑞弄被子的手,直起腰,站起来,转身……

       所有的动作都异常地缓慢。

       “你这几天去哪了……”

       身后传来人闷闷的声音。

       空气凝结,白朗整个人瞬间停滞住。

       有些委屈又有些别扭:“牛窝的酒太烈了,我的水不够喝……”

       下一秒,白朗将身后的人紧紧拥抱在怀里。

     作者有话要说:  

    

       ☆、第43章

    

       星期天的时候瑞睡了个懒觉到八点,洗洗刷刷以后就出了门。

       到了外面看了看时间,八点半,对面路上一辆车按响了喇叭,瑞往那辆车上过去。

       上了车,白朗将给他买好了的早饭递给他。

       瑞打开看里头的东西:“这么丰盛啊!蛔虫都要被勾出来了。”

       白朗缓慢踩下油门:“你前段时间太累了,要好好补补,本来今天还想让你在家休息一天的呢。”

       瑞打开一袋牛奶:“那怎么行,下午还要上班。”

       “你不是有不少会唱会弹的朋友么,可以介绍他们去么,你也可以轻松些。”

       瑞白了白朗一眼:“那怎么行,这不是要我给他们分工资?”

       “恩……好吧。”白朗不再给他在这方便较真了。

       那天以后瑞在医院待了一天就回了来休息,白朗给他请了两天假,好在瑞恢复的也快,今天是星期日,白朗原本让瑞在家好好休息到下午的,谁知瑞昨晚就给白朗打电话,问他星期天上不上班,不上的话上午去陪他看房子。

       白朗原本就有打算既然两人重归于好了,那么就等瑞恢复以后让他重新搬回去跟自己一块儿住,不过瑞犟的很,扭不过他。

       “你要先去哪里看?”车开出主路,白朗放慢速度问。

       “你卖房子的,你应该知道现在哪里的房子性价比高吧?”瑞砸吧着嘴里的东西。

       “这个也不好说,你有什么要求呢?”

       “恩……”瑞剥开个水煮蛋塞嘴里,“小区物业要好的,小区环境要好的,最好小区周围设施完善的,当然房子的质量必须好的。”瑞咬了一口在嘴里巴扎完,喝了口水咽下去,又恩了半天,“就这些。哦!对了!要是能便宜就更好了!”

       “张瑞啊,你要知道这房子和小区的质量往往是跟价钱成正比的……”

       瑞理所当然:“我知道啊。不过我觉得你能帮我找到这样的地方啊,你不是专门卖房子的么。”

       “恩……我算是设计和管理房子的,卖……不经我手的。”

       “可是你不是老早就说你关系多么,大哥,我后半生的小窝可就全靠你了啊!”

       白朗将车停靠在路边:“那你对住的房子有什么要求吗?大小价位什么的。”

       瑞坐了坐正,双手抱在胸前,态度认真,胸有成竹:“我现在存了二十万的首付,我准备买个一百多平米的,最好靠东边看太阳,最好是高层的空气好,最好周围建筑物少的挡阳光,恩……阳台要大你知道我衣服都是堆很久洗的我怕小了没地方晾,一百多平米么要有个书房的你知道我要有个地方练歌的,当然啦客厅大是必须的朋友聚聚啊都没地方坐可不行,恩,还得有两个次卧聚会什么的喝醉了可以休息你知道现在酒驾抓很严的,也就差不多一个大阳台一个大客厅四个房间吧。”

       瑞说完以后等着白朗,他伸手在白朗面前晃了晃:“傻啦?”

       “没有,”这次白朗干脆熄了火,“这样的房子一般搭配是两厅三卧两卫,再加上你要阳台够大是双阳台的,还有书房和大客厅,这样的房子一般在一百四到一百六之间。”

       瑞很满意:“恩,可以啊,我剩下的一百多万可以贷款。”

       “不是的,”白朗给他纠正,“是面积,再加上你要地段好点的,和房屋在小区里的位置,这样的房子价格在两百到三百之间,首付六七十万是最起码的,而且你要贷款的话是要抵押的,你有房子车子一类的吗?”

       瑞整个人瞬间呆滞。(⊙o⊙)

       白朗的手在瑞面前挥了挥。

       瑞眨了眨眼:“我有……一辆……自行车……”

       “这儿吗?”瑞东张西望地走进一个还在建设的工地,里头的挖掘机还在作业挖地下车库的轮廓,“这儿还在建啊。”

       白朗停好车跟着走过来:“对,这儿是何氏最新开的楼盘,预计明年会完工,小区环境以及周围设施都很完善,而且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它开盘是十层一开,等你要的高层开始卖的时候估计也是后年了。”

       瑞兀自走了进去:“这有什么好处吗?”

       白朗很熟悉地给一旁的传达室打过招呼从里面拿出两个安全帽,一个给瑞扣上:“这对何氏而言可以让住房的出售率提高,而且这样对你而言,你就有足够的时间存首付了。”

       瑞右手握拳在左手手心上一敲,醍醐灌顶:“不错!就是这样!”

       “对了,白先生,”传达室的管理人员跑出来,“辰先生也在这儿现场勘查,您要不要见一见,他就在D区。”

       白朗顿了顿:“恩,我知道了,一会儿过去。”

       “这个辰先生是谁?”瑞在一旁听了进去,“你的上司?”刚一这么问,瑞脑子里有些事就翻了起来,辰先生,辰……白朗以前的那个!

       霎时,瑞就遮掩不住地提防起来。

       “辰是这个楼盘的策划设计师,虽然不是何氏的员工,不过他经常来这儿跟建筑商沟通,以确保这儿的顺利完工。”白朗很中肯地回答。

       “所以,你跟他走的很近吗?”瑞想了想,不对,不该这么问,他这脑子,真蠢。

       “先前我一直想把他挖来何氏,他也确实为我们工作过一段时间,不过后来他还是回自己公司去了。”

       瑞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哦?何氏不是做这个最好的么,叫我的话能被挖墙脚是荣幸啊!”

       “恩,他的爱人在那儿,我是阻止不了的。”白朗笑着揉了揉瑞已经彻底变黑的头发,“好苗子到处有,我会再发掘的。”

       瑞烦躁地打掉白朗的手,赶紧把自己风华绝代的头发就弄好。

       “感情你们那儿的好员工都是你挨个在别人那里挖来的啊!”

       “当然不是了!”

       “那走,”瑞拉着白朗往前走,“D区在哪儿?我们去见见他吧。”

       “你……”白朗停住,“你要见他?”

       “对啊。”瑞理所应该,“这可是我以后要住的地方,我们去见见他,说不定可以哪里我看着可以改改呢。”

       瑞打头走的脚步特别轻快,但相比此刻跟他一起走着的白朗此时的心情来说,又是那样的微不足道。

       白朗明白瑞的这一举动,瑞的借口太假了,他不过是想去直面辰,来给自己表明他对辰并没有那么在意,以及也没有非得抓着纠缠不清吧。

       白朗给瑞指路,他们很快在一处正在建设排钢筋的建筑前找到了正在拿着设计图纸跟主管聊天的人。

       “小辰。”白朗说道。

       那个穿着休闲外套的人应声转过来,看到白朗的瞬间十分惊讶,又笑了:“白先生!”他把设计图纸交给旁边的主管:“就按这样。”随后马上过来,并注意到跟白朗一起的瑞:“我没想到会在这儿跟你见面,这位是?”

       “哦,这是张瑞,我们……”白朗想了想,“我们在一块儿。”

       我可没说过好么!瑞朝辰笑了笑,在白朗背后狠狠捏了他一把!

       “那挺好的,恭喜你。”辰指了指旁边一间员工休息室,“我们要不要过去坐一坐?很久没见了,多聊一会儿嘛。”

       白朗询问地看向瑞,瑞带头就往那儿过去:“好啊,走。”

       “那么张先生是自己开轻音乐酒吧的吗,其实我个人也挺喜欢这样的场所的,不会很吵闹,在下午人少的时候很合适看书和做企划。”

       阳光很好,辰仿佛主人一样给白朗和瑞泡简单的开水递给他们,并很熟识地开始给瑞聊天。

       “你喜欢的话可以经常来,我们五六点钟开始唱,下午都是放音乐的。”瑞也并不介意辰,听到辰也喜欢音乐,本来就喜欢交朋友的瑞也很大方地邀请辰去牛窝,“你可以下午下班以后来,我们那儿的手工饼干,味道不错的。”

       “好啊,那我有时间叫上一樊一起去。”辰很高兴,他刚才还隐忍着不提起一樊的名字,担心白朗听到了会有反应,不过在他跟瑞对话时看到白朗注视着瑞的眼神,他就明白那是一樊看自己的眼神,他不用担心会因此影响到白朗。

       “对了!”瑞一拍手,“你要不要明天过来?”

       “明天?”辰有些疑惑,一想,“有什么惊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