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夏至 > 夏至(24)

夏至(24)

作品:夏至 作者:八豆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经理告诉他这些是想让他知难而退,懂得收敛,而这些,偏偏成了陈彣在这个闷热的天气里,烦躁着,出现的野心。

       白朗,白先生……

       他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张瑞都能弄到手的东西,他也一样可以。

       “小陈?”阳台隔绝空调的玻璃门被打开,一个女职员站在门内侧。

       “怎么了?”陈彣一改刚才说话的样子,马上走过去,“我的设计稿完成了,已经交上去了。”

       “知道,你一向做的快。”女职员指指里面,有些神秘兮兮地说,“白先生,叫你!”

       “啊?”陈彣眨了眨眼,“谁?”

       女职员几乎要为陈彣跳脚,“白先生!白朗!你新进来不知道,天呐,你是怎么有办法让他主动来找你的!”

       白朗主动找他?

       哼,白朗终于来找他了。

       陈彣看了旁边的经理一眼,对方正用异样的眼光在看他,陈彣朝他得意地笑了笑。

       有了白朗他真就可以平步青云了。

       “好,我这就去。”

       下午的两场会议排的很紧凑,陈彣走后白朗几乎没有考虑的时间就要准备东西。

       手机响了。

       白朗将手上的文件放下去接。

       “喂?白,白朗?”

       是谁?这个声音挺熟悉的。

       白朗看了下来电显示,是辰?他给自己打电话……白朗猛然想起几个月前辰就找过自己,不过他给忘了!

       现在的时间是……已经过了。

       “小辰?”

       “嗯,我跟一樊已经结婚了。”

       “挺好的,恭喜你啊。我最近工作比较忙,一直没时间,真抱歉,希望不影响你们。”白朗一边说着一边将一个文件夹放到一会儿要用的文件堆上。

       这样坦然的心态,白朗一定想不到在不久前瑞面对川的时候也是一样的。

       “不,我知道你不来也是为了避免尴尬,我现在也是想跟你打个招呼。我过的挺好的……”对面的辰没有继续说,白朗应该明白的,原本自己选择一樊以后应该不跟他来往的,但之所以这样也是希望白朗能够找到他的幸福。

       “恩,其实……”白朗将文件整理到一块儿,换了个手,“我也有对象了。”

       “阿!真的吗?!”对面的人猛然间兴奋起来,又问,“是个怎么样的人呢,能被你喜欢的。”

       “嗯,还在发展,不能确定。”让辰安心吧,这个人似乎总是喜欢担心别人又忘了自己。虽然他跟瑞……想起瑞白朗内心深处就隐隐作痛。

       “那,那有空的话我能和一樊一块儿来拜访一下吗?”

       “嗯?”

       “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就……”对面的辰停顿了会儿,是不是太过了?还是不要了吧。

       “好,随时欢迎。”白朗说。

       “真的?”

       “嗯,我开会去了。”白朗拿起桌上的文件,“到时候联系。”

       “嗯,好的!”

     作者有话要说:  

    

       ☆、第30章

    

       牛窝算是个分为上下两层的音乐茶室。

       自从跟川把话挑明以后瑞就没有再去,感觉没必要,就等上班了,希望川能乖乖听话,在他上班的那段时间里不要打扰他。这样对待自己的老板会不会不好?

       瑞在公园里再次输给上次那个老头四块钱的时候完全将事情抛之脑后了。

       “嗯?张瑞?”一个年老的声音。

       压根不会下象棋的瑞正在跟对方争论,旁边一个人叫他。

       “干吗!”瑞的心情跟这天气一样,烦躁,但一回头,马上就怔住了,“方老师?”

       “你现在怎么样?”

       闲步在公园的林荫小道上,阳光透过枝叶落下斑驳的树影,师生两人并肩走在里面,发亮的碎光洒落在两人肩头。

       “挺好的。”瑞不假思索。

       “那就好。”年迈的方老师虽然一头的白发,但精神气让他的身板格外硬朗。“你是我教的最后一届学生,也是挺优秀的一个。”走了几步,他停下,“对了,那把琴……”

       “在的。”此时的瑞不同以往,虽然还是金色,那头剪短了的短发似乎让他回归到以前,变成了还在学校里的学生,而现在,他正跟他的老师一起在树荫下谈心。“我一直保存的很好,现在出去唱歌也都用它。”

       “嗯,我把它送你也是我的一个期许,毕竟人年纪大了,有些事情得交给年轻人啦。”方老师一边说着一边拍了拍瑞的肩。

       “哈哈,方老师太抬举我了。”瑞还是难得的谦虚。

       瑞在学校的时候就是个调皮鬼,必修课都是选修课,选修课都是不修课。可是专业课,除了上课时间外几乎每天都是在专业教室里,晚上十一点的校园里就他一个漫步在回寝的路上,十点半校门需要关闭,守门的保安会给他留门让他从传达室离开。

       就这样的夜晚,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一条路上来去了四年。

       瑞并不是一个有天赋的人,但他的坚持让他赢得了周围人的尊重以及赞许。

       所以,这个看过了很多事,已经古来稀的方老师,将那把他年轻时候一直用到现在的琴交给这个年轻人并不是没有缘由的。

       一个人的努力和坚持比任何事情都可贵。

       “其实那时候我有推荐给你个工作的,是你找到更好的了吗?”回忆起那时,临近学生毕业,瑞似乎消失过一段时间,是那时候吗?

       “嗯……也不是,我就感觉一出来就参加乐团会不会能力跟不上。”瑞挠挠头,在方老师面前他一直都是学生该有的样子。

       “嗯,你现在在?”

       “哦,我在一个音乐茶吧上班。”

       “音乐茶吧?就是现在很流行的那种年轻人去的地方?”

       “嗯,对。”

       听到这个答案,方老师的眼神有些失望。这个他算是得意的学生,在毕业后那么多年过去怎么仅仅只是这样?是他看错认了吗。

       “啊哈哈,那个茶吧呀,是我跟朋友合开的啦,我也就没事跟那儿唱唱。哈哈,哈哈哈。”瑞尴尬地笑笑,不想让对方失望,以前的种种鼓励都在心头,现在再相逢难道向对方说自己过的不好?不,瑞不会。

       “说谎。”

       “啊?”

       “你这孩子就不会骗人,以前你骗我说去上课的时候就假笑,这习惯怎么老改不过呢。”方老师很慈祥,仿佛是在看自己孙子似的。

       “其实只要人好,肯吃苦坚持,总会有出息的。方老师是过来人了。”方老师肯定地拍拍瑞的肩,这是一种支持,这种支持让瑞不由为此一震。

       “嗯,我知道的。”

       所以,所以他一直坚持,不论是在什么场合,只要让他继续弹继续唱,瑞就会坚持下去。

       方老师一向是个惜才的人,读书时候他看到瑞每天循环往复就安排他周末去自己的音乐教室,临近毕业还准备了两个相当好的工作让瑞自己挑。

       原本瑞的努力再加上方老师的提拔瑞完全可以在音乐路上走的很好,偏偏发生了那件事,所有跟出名,跟走红相关的任何事他都不敢再想,有段时间他不顾一切的改变自己让别人认不出来,回避了方老师推荐的工作,瑞又不甘心,毕业以后就一直混迹在酒吧街,一头的金发和破风洞的衣裤成了他的标志。

       结果,陈彣居然旁敲侧击,使得川跟自己分手!陈彣,瑞一直对他忍让,他居然还在自己人生低谷的时候暗捅一刀!

       瑞这次再次与方老师相遇原本就是个偶然,他没有想多少,纯当是叙旧。

       只是当初方老师栽培自己,偏偏又回绝了他推荐的工作,现在过成这样,希望他不要介意才好。

       “张瑞,下午有时间吗?”林荫路走到尽头,方老师问。

       “嗯?有啊。”

       “我有个老朋友约我下午去下棋,你要不要一起去?”

       万万没想到,隔了那么多年,这个曾经培育自己的人会这么问,他要见的老朋友是谁?下棋为什么要叫上对这一窍不通的瑞?

       瑞什么都没想,心里充满了感激。

       知道他可能过的不好,这个人,准备再帮他一次吗?!

       晚上的时候瑞回去的很晚,整个人喝的醉醺醺的。

       手上拿了张因为太紧给他捏的皱巴巴的纸,歪七倒八的开了半天的门,摸黑撞了很多东西才进了屋里躺到床上。

       太高兴了。

       瑞扬起手上的纸,黑暗的房间里他似乎能看到上面的内容,然后一个劲的傻笑。

       这张纸早该五年前就是他的了,偏偏弄到现在。

       五年的好时光,都给浪费在自尊心上。

       “哈哈。”瑞对着那张薄纸一阵猛亲。

       直到房间的灯被打开。

       白朗从他旁边坐起来:“怎么回来这么晚。”

       “你看!”瑞将那张纸递给白朗,自己四仰八叉躺在那儿笑。

       “哈哈哈……”

       白朗接过那张纸,“合约?”

       “嘿嘿嘿……”瑞费了很大的劲好不容易爬起来,讲起话冲出的都是臭气,“我,我是不是很厉害?”

       跟天成的合约,天成?那个做音乐的?

       白朗很不解,瑞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别说瑞只是个在酒吧唱夜场的人,一般这种公司只会招些有条件的十几岁的年轻人去从小培养,瑞都二十八了……

       “你怎么弄来的?”

       “嘿嘿,不用你管!”瑞踉踉跄跄又爬到白朗面前,看着对方的眼睛,两人近的鼻子几乎就快碰到一块儿了,“说,我有没有很厉害?”

       白朗不想跟他谈论这个,他将合约纸放到一边的床头柜上,揉一揉刚被瑞吵醒这么一闹还有些没醒来的太阳穴:“我只想知道你怎么弄来的这个。”

       “朋友介绍的。”瑞又很吃力地摔进床里仰躺着成个大字。

       “什么朋友?”

       “老,老朋友~”瑞鬼头鬼脑地笑,“可老了,老死了。”

       “什么老朋友。”

       “就是……”瑞摇摇手,对着头顶的日光灯,“特老!”

       白朗看了眼旁边的手机,都十二点多了才回来。

       白朗下床,去外面给瑞倒了杯水,又拧了快毛巾帮他擦了把脸,将他扶起来坐正。

       房间里的日光灯照的很亮。

       擦过脸喝过水后瑞有些清醒。

       “白朗,晃。”他指指头顶刺目的光。

       白朗这才再一次拿过床头柜上的合约:“告诉我,这是怎么弄来的。”

       望出去的东西都是有些模糊的,瑞揉着眼睛,像个受了欺负的小孩:“不是都说了,朋友介绍的!”

       “哪个朋友?”瑞喝醉了,白朗大胆地提出自己的设想,“川?”

       “川?”瑞想了想,摇头,“一个,一个大学时候的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