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夏至 > 夏至(20)

夏至(20)

作品:夏至 作者:八豆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杨先生一向是个爱挑的人,不过他选陈彣的东西估计也是因为那个原因,白朗算是能够理解。

       “哎呀,那个小陈虽然是个新人,不过他的设计稿听其他人说都做得不错的。”秘书在一旁感叹。

       “嗯?”白朗原本是不在意的,准备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算了。

       “就是那个做杨先生设计稿的陈彣阿,听说经理很看好他的。”秘书指了指白朗桌上的设计稿,“那儿有备份的,您不妨看看,您上次不是很看好那个辰想挖过来吗,我觉得这个小陈的设计不比他差。”说完这句,秘书猛然想到自己居然在白朗面前提起了小辰,赶紧闭了嘴。

       可对白朗来说,辰的事早已过去。

       秘书这么说不会让他的内心有任何的波澜,倒是对陈彣的设计有了好奇,说真的,他确实没看过他的设计稿。

       白朗拿起桌上的文件夹,随意地翻开。

       “阿,那个,那我走了阿。”秘书自觉有些尴尬地说,在得到应允以后赶紧离开。

       白朗将文件夹打开,一页一页仔细翻阅起来。

       瑞买了瓶矿泉水去店里。

       早上工人也是刚到,他熟络地打招呼,聊些有的没的。

       “今天老板不来吗?”

       瑞蹲在窗台上,背后晒着早上从东边过来还不炎热的太阳。

       “来,今天二老板来。”工头给墙上刷漆,这是最后一道步骤了,老板要求一个星期以后开张,东西还没买来,工人还没走掉,这节奏太快,工人都火急火燎的。

       “二老板?”这店是两个人合开的?

       “对,不然这么大个十字街转角,上下两楼的地方,谁吃的下?”工头抹了把头上的汗,对着面前这漆,“这狗日的天气,这漆刷起来保准有几个月熏人的,他要一星期开,我看来不会有人来。”

       瑞从窗台上跳下来跟他一起看刷了一半的深紫色墙漆,一般酒吧内饰到喜欢用这种颜色的多些,再加上灯光能营造氛围,不过这地方的主题不是轻音乐为主喝茶聊天看书用的么,怎么也这么重口味。

       “要不干脆别刷了,你跟着这一半的墙在这里往上画棵树影。”瑞指着已经从下往上刷了一米老高的墙,他指着这面墙体中间的地方。“不然刷满了味道更重,这样到还有点感觉。”

       “这是二老板要刷的,我可不敢给他改主意。”工头瘪瘪嘴,继续往上刷油漆:“反正到时我带着兄弟走了,大热天熏的也不是我的人。”

       “你给你二老板说说,有脑子的人都知道。”

       工头停下刷子,看了看时间:“成,他也快来了,你给他说吧。”

       “干吗我说!”瑞跳了起来,神经兮兮,“你在刷好哇!”

       “你建议的好哇!”

       “那你继续刷吧。”瑞哼哼唧唧蹲回窗台上。

       “你们别吵了,”一边正在门口装灯的工人喊他们两,“二老板来了!注意!”

       “好!”工头立马精神了个劲儿,拿起刷子往墙上卖力地狠狠来一下。

       瑞朝天翻白眼,这戏做的。

       “我跟你说,二老板情绪很大,你别惹着他,尤其最近,这脾气跟这狗日的天气似的。”工头边刷墙边往门口瞅人来了没有。

       “哦。”瑞从窗台上跳下来。

       没一会儿,最门口正在装灯的工人喊了句“老板!”,门口进来个人。

       那人一边进来,周围的工人挨个跟他打招呼,他也点头或者招手寒暄几句。

       他将随身携带的包放到最里面的简易储藏柜里,然后环顾工程的进度,走到工头这儿:“怎么样了,今天可以吗?”

       工头指指面前这面墙:“这墙要全刷了吗?天气热起来味道会很重的,这儿这小哥说还是搁这儿画棵树好,他说的有些道理,不过也有个问题,”工头两手一摊,手上的刷子往地上塔塔滴了两滴漆:“我不会画。”

       二老板相当年轻,奔三的年纪,一件简单的白T上印着字母,卡其色长裤,卡脚趾的棕色拖鞋,但他双眼下的眼圈透露出他近日精神状态差极了。

       他对着那面墙看了看:“对,那就画点什么吧。”

       工头指了指站旁边的瑞:“你问他,我不会。”

       “嗯?”二老板跟着工头所指的看过去,瑞嫌弃地撇过头翻了个白眼。

       真他妈的作孽,怎么会这样。

       川看到瑞的时候也是相当惊讶。

       “瑞?”

       “啊。”瑞回了个音。

       “你怎么在这儿?”川双眼下的淡紫色表明了他现在的精神状态。

       “他是昨儿个晚上叶老板看中了以后来这儿唱歌的。”工头看瑞不说话,帮他回了个。

       川疲惫的双眼有些欣然:“今早他跟我提起过,原来是你啊。你本来唱歌就好听,挺好的。”

       瑞白了他一眼:“你可真有闲情雅致,开起店来了。”

       “跟朋友合开的。”川往前走一步,看前面这面墙:“你说这里画上棵树吗,这提议挺好的,我原本也很在意会不会味道太大。”川跟工头说,“就照他说的做吧。”

       瑞在旁边哼哼唧唧:“我也就是瞎说的,您别真听进去了。”

       “没事,我觉得挺好。”川看了遍快要竣工的店,占据转角的有利位置,两个店门,三进间,两层的屋子二楼阁楼式地给一楼正门留有相当大的高度空间。

       现在正在刷漆的墙就是进门口的二进间,外头往里凹了一米做绿化,所以在内部来看这里是突出的,川指了指前面的空地:“这儿就是你唱歌的地方,怎么样?”

       瑞心不在焉地将双手放后面走来走去:“你才是老板,问我有什么用。”

       看到瑞这种性情下的这个样子,川疲惫的脸上露出几天都未曾出现的笑:“那就这么定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25章

    

       所以说,人倒霉起来喝个水都能塞牙缝。

       瑞站在门口望向灰沉沉的天空,密密麻麻的雨跟台风天里一小时几十毫米的容量在倾盆下来。

       白朗说过今天会下雨,也没这么准时吧,早上出门到这儿的时候瑞还蹲在窗台晒太阳。

       “喂!过来一块儿吃吧!”工头手里捧了个盒饭喊瑞,朝他挥了挥,让他待这儿一块儿吃。旁边正在从外卖盒子里取出盒饭的川朝瑞举了举手上的盒子,示意他有给他买了一份。

       瑞哼哼唧唧:“不了。”

       他可不要再待下去了。

       川这东西神经兮兮,一开始搁那儿跟自己没事扯两句,后来带自己参观,再后来留自己吃饭,是不是接下来要问晚上有没有空了?你瑞爷爷我跟你很熟吗?

       反正离公寓也就两条街,瑞扭扭小细腰,小爷年轻着,二话不说,冲进雨里,就搁那儿往回跑。

       白朗上班的时间拿来划分无非两件事,一,开会,二,接待客户。

       而在公司里,大多的时间他都是坐在会议室的座椅里。

       今天也是。

       年老的董事难得出现,他召集了公司里高层的人物开会。

       “我们何氏,要的是能直接创造利益的!而为了两个俗气的字,我们的途径是至关重要的!”他能一扫就知道对方内心想法的那双深邃的眼扫过在坐的每一个人。

       “发掘新血,满足客户!这是我们何氏一贯的行为准则……”

       在座的所有人正襟危坐,没有人在这位董事面前敢多喘上一口气,更别说神游天外。

       偏偏,白朗在此刻只想着这时候瑞在做什么。

       外头在下雨,他应该在店里,饭吃了没有,昨天晚上自己会不会太冷淡了……

       白朗还是如此的关心他。

       想到瑞那个天真无邪笑的没心没肺的样,白朗就会为自己对瑞的怀疑深深自责。

       下班的时候开去那个牛窝看看吧,他出门的时候没带伞,说不定被困住了回不去……

       “白朗!”白朗被叫住,猛然间回过神。

       “你来说说,公司需要哪些改进的地方。”

       “嗯,好。”白朗站起来,没有任何准备,却娓娓道来:“我们公司现在在设计建筑领域算是不错的,也同样在往家装这一块发展,现在要做的不是急于求成,而是稳中求胜,好的东西不会缺少买家,怕就怕敷衍了事的,所以……”

       会议室里紧张的气氛渲染着每一个人,似乎只有白朗这么从容。

       外头,陈彣紧张地在设计部的露台上外来回踱步,他手上紧拽着一只手机,像在等待着绝命时的一线生机。

       最近生活上的变动太大,这是他唯一的希望了。

       隔了很久,手机总算震动了。

       此时的陈彣额头上的汗珠早已经流下来,他点开屏幕的手都有些颤抖。

       似乎看到了什么,他笑得如同一个刚溺水被救上来的人一样,活了一命似的。

       他的手在颤抖,因为兴奋,他颤抖的手指在屏幕上点击,回复。

       这才安心地回去自己的办公桌。

       瑞看着手机的屏幕。

       窗帘拉着,没有开灯,房间很昏暗,瑞正拿了块毛巾擦头上的雨水。他彻底成了落汤鸡以后回来,没想到会收到这样的短信。

       那是一个没有署名的号码,但他怎么会认不出来?

       瑞将手机往旁边一扔:“滚。”

       自顾自去冲热水澡去了。

       被雨水淹没的世界,密密麻麻,所有的一切事物都被蒙上了一层淡灰色,再加上与生俱来的沙沙雨声,连声音都不怎么清楚,似乎这一切的东西都被剥夺了去,人走在其中都显得形销骨立。

       白朗从会议室出来已经过了很久,外头的雨势没有丝毫地减少。

       回到办公室,已经离下班时间不远了。

       秘书给他买来了新的手机,他将电话卡换进去,似乎也没有其他事情了。

       等下班吗?

       白朗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联系秘书。

       还是早点走去接瑞吧,他说不准会闷头淋雨回去也不一定。

       信任,这是两个人的感情间必须要的基础。

       瑞唱完那晚以后马上又换了地方,这是他说的杨先生的那个理由吗?自己也跟他说过让他唱完那晚就不要再唱了,白朗相信瑞是因为自己。

       想到早上瑞跟自己一块儿起床,说要练习早起,白朗似乎明白了什么,这是瑞在为自己改变一些东西吗。

       白朗离开办公室,往出口走。

       他怎么会自己胡思乱想呢。

       白朗有种迫切的心态,为他之前对瑞的怀疑道歉。

       “白先生。”在白朗摇走上电梯下楼的时候,白朗被人叫住了。

       他回头,面对面前的人。

       白朗不知道对方要说什么,白朗不想见他,因为他对瑞的怀疑都是源自于他。

       “什么事。”白朗的脚尖面对着电梯,这说明他是多想走上电梯离开公司去瑞那里。

       “谢谢您对我的信任。”陈彣说话很客气,这是公司里的小员工普遍面对白朗时的态度,白朗见惯了。

       “我只是就事论事,你的设计稿被杨先生看中也是你自己的本事。”白朗知道他要说这件事,白朗帮他说了。

       “还是得谢谢您。”陈彣朝白朗弯腰答谢,“希望这不影响您跟瑞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