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夏至 > 夏至(9)

夏至(9)

作品:夏至 作者:八豆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白朗是个相当聪明理性的人,他自己应该懂得道理。

       瑞这样想,偷偷看了眼白朗,白朗正坐在床边看今天的报纸。

       对,这才是白朗,看来是自己多虑了。

       “白朗。”

       “嗯?”白朗一如既往的出声,翻阅下一张报纸。

       “你明天还要上班,早点睡好了。”瑞关了电视。

       “公司就在附近。”白朗放下报纸在床头,“你准备睡了?”

       瑞看了看时间。

       “嗯。”

       “要上厕所吗?”

       “不用。”

       “喝点水?”

       “不用。”

       “那我关灯了。”

       “嗯。”

       瑞将脑袋半个埋进被子里,背对着白朗闭上眼睛。

       原本平时他就不是这个时间睡去的,现在更是睡不着。也不知道白朗睡那么张拉长的椅子上会不会也是这样,那不是会影响明天的工作么。

       瑞回头看一眼白朗,他很安静的闭着眼,应该没事吧。

       瑞一个人在床上安静的没有动作,这样至少不会有声音,要是让白朗知道自己要睡的,结果又翻来覆去也实在丢脸。

       瑞不知道自己内心腹诽了多久,终于,床头柜上的手机亮了起来。

       瑞知道是自己身后,那不是自己的,那就是白朗的!已经这么晚了,不知道是谁。

       瑞正翻身过去准备拿起,没想到另一只手先他一步已经拿了起来。

       “喂?”

       白朗清晰的声音响起在黑暗的房间里。

       他刚才根本没睡着吗。

       瑞听到白朗起身的声音,刻意压低的说话声渐渐离自己远了些,可能是白朗走去墙角了。

       而瑞,他并住呼吸,试图去听那个电话里的声音,又有些担心自己刚才翻身想拿手机被白朗发现。

       “嗯,我知道。”白朗说。

       但白朗说话声音在刻意压低,电话那头的人说话声音也没有多大声。

       “不,我确实没有收到短信,不然我会回给你的。”白朗说。

       “嗯,婚礼的事我再考虑一下,不急的吧?”

       “好。”

       挂电话的声音。

       瑞紧紧捏住被角的一端,是辰!

       虽然没有声音没有看到来电显示,但瑞知道,一定是她!

       白朗没收到短信,他没收到的短信除了那些辰发给他中间被自己拦截看了以后删掉的还能有哪些!

       这么晚给白朗打电话,谈论的还是婚礼的事?婚礼?

       白朗的助理说过白朗是被分手的,那个辰不是去找她的前男友了吗,怎么还会在这么晚找白朗,谈论的还是这种事。

       瑞不想再想下去了。

       他之前拦截下来白朗的那些短信确实是关于“考虑的怎么样”,或者“你的想法”之类的事,但他完全没想到会是这个。

       那个辰到底想干什么,她不是已经跟白朗分手了么,这样纠缠不休是脚踏两只船吗,瑞最厌恶这种人,这马上让他联想到自身的遭遇,他真的,真的恨不得现在就找到那个辰,将她狠狠教训一顿,以免到时候白朗也落入自己的境地里。

       但瑞只能在那里咬牙切齿,不能发作。

       因为他跟白朗,除了合租,什么关系也没有。

       白朗挂了电话,将手机关机,轻声放下。

       看了眼正在睡的瑞,坐下,伸手抵着额头。

       辰要结婚了,跟陆一樊,他还是不要去了好,越少有交往越好。下次还是直接告诉他吧,辰也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但他说之前发短信来过?确实没有收到阿。

       这到先不去想,瑞是怎么知道辰的。

       昨天他突然问出来,自己也是懵了,应该很少人知道的才对,除非也是公司里几个要好的,毕竟他跟辰交往的时间相当短,而瑞,他是怎么知道的,瞧他问的语气似乎知道很久了。

       “张瑞。”白朗轻声叫了声,“睡了吗?”

       原本想跟他聊会儿天的,没有回应。

       是睡了吧。

       白朗摸黑给自己从饮水机倒了杯水喝。

       第二天瑞醒来的时候白朗已经不见了。

       他的动作未免也太轻了些。

       到是隔壁床铺,一大早进来了个动手术的小伙子。

       瑞一个人在医院里也没人来照看,无聊起来不用半天就跟小伙子熟了起来。

       “你没个生病死痛的怎么就进来了?”

       “开刀阿。”小伙子一脸的灰气。

       “哪儿长东西了?”

       “切肾。”

       “阿?!”瑞将人上下打量一遍,“你今年几岁啊,这肾就切了?”

       “没办法,说是癌细胞扩散,一个不切会感染另一个。”

       “哦,还好保了一个,不然你年纪轻轻的也真是。”

       “我女朋友也为这个跟我分了。”小伙子一脸死气。

       “没事儿,还有一个,这也算是考验了不是,下次就是真爱了。”

       “对!大哥,这娘们儿也就看中那些个东西,我这还有一个呢,我算是看清了,与其找个漂亮花心的女人不如找个踏实的好啊!”

       “嗯!你明白就好!”

       一个下午过去,瑞帮小伙子把亲戚朋友送来的补品水果消灭了一半……

       “午饭一起吃啦?”到饭点的时候小伙子阿强小桌上摆了一桌家里照顾的老妈去楼下买来的小炒菜。

       “不用了。”瑞对着手机上的时间看了看,“会有人送来的。”

       “外卖?”

       “不是好吗,我……我朋友会送来的。”白朗应该会让助理送来的,也可能这里离他公司近他会过来……不不,还是他助理会送来吧,不要想太多了。

       “哥,要不你还是叫外卖吧,都一点了。”小强妈已经收拾了桌子,小强下床到处走着。

       “我平时都吃的晚的,没个两点不吃的。”瑞无聊的玩着手机里的小游戏。

       “你不会吧,这不怕饿坏了?”

       “哪会阿,哥我是金刚不坏之身。”

       小强狐疑地敲了敲瑞的腿,瑞吓的惊吼起来,抱着自己伸直的腿就问候了小强娘亲,吓得在旁的小强亲娘赶紧将自己儿子拉过来。

       瑞早饭午饭滴水未进,最后还是小强给他叫了外卖。

       一直到外卖盒饭被他一颗饭粒不剩的全下了肚子,门口这才出现了助理的身影。

       虽然才见过没几次面,但这姑娘抱歉着抱了个袋子进门的霎那,瑞就白了她一眼:“你这是来专门收盒子的?”

       “我是来给你送饭的。”姑娘拉了旁边的椅子坐下,打开外卖盒子。

       “我吃过了,照你这速度早饿死了。”

       “我也是没得空,中午的时候陪白先生出去见了个……”

       “行了,”瑞打断,“你放着吧,我当晚饭吃了。”

       瑞相当不高兴,他不该对个姑娘家有脾气的,再说还是个满漂亮的姑娘。

       “不是,我晚饭也会给你送来的。”助理摆好东西在小桌上,瞧见隔壁床铺的小强,“有伴儿了拉,挺好的。”

       “这都快四点了,要不让白朗晚上来的时候顺便带点好了。”瑞再次看了下时间,再过没多久就是下班时间了,“今天白朗加班吗?”

       “今天白先生估计来不了。”

       “为什么?”他昨天就来的很晚,今天通宵?这老板也太不是人了!

       “白先生要陪客户的。”助理给瑞倒了杯温水,“白先生工作起来相当忙,再加上最近董事一直在盯着他,很难抽身出来。”

       “啥?还专门就盯他?”瑞接过水,不敢相信她的话。

       “对,关键也是白先生之前请假时间太长了,再加上辰先生的事董事知道了,那老头原本是想着自己孙女有个好归宿的,现在白先生能不被盯着么。”

       “那倒是,他之前的假请的也确实长,而且那个辰我看她也不是个好……先生?!”瑞一边碎碎念着又马上惊呼起来,“先生?辰?”

       “对呀,他跟辰的事白先生一开始就不做隐瞒,所以虽然没在一块儿多久还是很快被传开的。”

       “不是,我是说,那个辰是个男的?!”

       “对啊。”助理睁着那双大眼睛,“你跟他住一块儿你不知道?”

       “我怎么知道阿,我还以为是个女的呢!”瑞犹如醍醐灌顶,许久的阴霾挥散而去。

       “那他,那个结婚……那个辰结婚什么的你知道啦?”瑞结巴着,想探听更多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不清楚,白先生跟他分了以后也就没联系过。”

       没联系?!昨晚上还打电话呢!

       瑞义愤填膺,心里却是狂喜,那种心情,他无法言语。

     作者有话要说:  

    

       ☆、第12章

    

       瑞在医院里的时间已经因为助理的到来不再无聊了,而且隔壁床的小强虽然失去了一半做男人的那啥,人还是蛮开朗活泼的,瑞喜欢这样的。

       助理虽然送饭来的时间经常不准,但瑞只要每天能关注到白朗的最新动态也是不错的。

       听助理说白朗原本是住市中心的,因为离公司近,又是公司的公寓,而最近白朗也因为工作太忙的原因又搬过去了。

       想的也对,毕竟这样一来他平时休息的时间也多了些。最近白朗偶尔有空还是会过来看看自己的,算他有这个心。不过知道白朗已经搬去公司公寓以后为了让他能晚上的时候休息足够瑞到了时间就会说自己困了开始赶人。

       把人赶走以后又自个儿躺床上玩手机。

       隔壁床的小强早已经动了手术,医生让在医院躺一星期以后就可以走了。

       眼看着小强走了,瑞腿上的石膏也算着日子可以拆了。

       瑞估计是白朗确实照顾自己不过来才安排自己在医院里,但这样的花销他怎么就弄他来了。

       一天瑞跟助理聊天的时候谈到这个问题,助理的话让瑞不经汗颜。

       “对,不如请个钟点工来的好,但他不一定知道阿。”助理表情有些夸张的讲述。

       “不一定知道?”这是说明白朗的常识不怎么……

       助理正经危坐:“你的轮椅哪儿来的?”

       “那天摔断了问医院买的。”

       “你的拐呢?”

       “就这次来医院前一天不是你送来的吗?”

       “那是我提醒他,他让买的,你想过没,怎么前段时间就不买呢,平时工作的时候你在家里也方便些。”

       “嗯……”瑞一想,真对,怎么前段时间不买呢,手臂早拆石膏了,每天都等白朗回来,要动起来上个厕所都相当不方便。

       “所以说,白先生在工作方面是无人能及的,但有些时候……”助理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无奈的摇摇头。

       白朗这么缺乏这方面的知识?而瑞猛然发现,在那段时间里他居然也没有问他提起需要一副拐!这是被他传染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