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夏至 > 夏至(6)

夏至(6)

作品:夏至 作者:八豆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瑞每天做的事几乎就是在早上的时候等白朗的短信才起床,看电视到下午的时候等白朗的短信才吃饭,在那之后就猜测晚上的时候白朗会带什么晚饭回来给自己。

       瑞发现现在的日子真是比之前的要无聊上一百倍,但这对他这样容易抓狂不安待的人来说却十分惬意。

       瑞开始思考一些问题,开始重新回头看他那个欺骗他将他玩得团团转还甚至还毁了自己前程的男人,瑞也开始明白,之前那段他热血着以为是真爱一股脑把自己全赔进去的恋情到最后想来完全是咎由自取。

       没有什么比理性更珍贵了,自己身上最缺少的也就是这点,理性,如果他能像白朗一样就好了,虽然白朗关于自己的事都未曾跟自己提过,但瑞看得出他是个相当理性的人。

       瑞在那里又躺了会儿,手机铃声响了。

       电话?不是短信吗?

       瑞赶紧接过来,似乎比收到短信更加让人高兴,而他自己却并没发现。

       显示的果然是白朗!

       瑞点击接听:“喂?白朗?怎么给我打电话了啊,我还在睡就被你吵醒了。”瑞装模作样地打个哈欠。

       电话那头,是白朗一贯的声音:“嗯,我叫你吃早饭,还有……”

       “难的啊,”瑞翻个身,用遥控器打开电视,“我看你以后都打电话通知吧,短信不一定收的到。”

       “不,我就是告诉你一声,今天晚上我有个饭局,可能回来挺晚,你要不叫外卖吧。”

       “啊?”瑞停了停,“我这待沙发上的人你怎么让我去开门啊?也不怕外卖小哥进门打劫?”瑞帮白朗设想。

       “我帮你想过了,你叫那家嵊州年糕,老板不是跟你挺熟的吗,你把家里门锁密码告诉他,我回头过来换密码就成。”

       “这……”白朗考虑得真周到,可瑞还是有些莫名地不甘心,“不行!我今天不想吃年糕!”

       “你就将就一天不行吗?”电话里的白朗似乎有些着急,还是因为自己无理的话有些不耐烦?

       “你不耐烦了吗?”瑞问,语气也好,“那你别回来了!饿死我算了!”紧接着,瑞莫名烦躁地挂断电话,将手机扔到一边不再理会。

       瑞在生气,莫名地生气。

       白朗晚上有事提前告诉自己,这已经很好了,但瑞也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自己原本就要度过无聊的一天,现在白朗还不能准点回来,甚至自己对他那么明显的发脾气他居然看不出来?!

       瑞重新窝回被子里,对茶几上那锅掀开盖子的粥也不予理会。

       一定是他自己的问题,他是有什么毛病么,要对一直好心照顾自己的白朗这种态度……

       瑞在被子里窝了几分钟,露出来的脑袋注视着旁边的手机,最后还是拿过来给白朗发短信:我刚才发神经病了,你别在意。

       这样说语气会不会不好?

       瑞又重新将那句话删掉:对不起,刚才我脾气不好,你别放心上。

       对不起?这态度也太软了些。

       瑞又将这句删了,最后还是决定将第一次组织的那句发了过去。

       短信发送成功,瑞就无所事事了起来,他将手机重新扔到一边,趟了会儿,又拿过来,看看屏幕有没有亮。

       来去了两三次,瑞猜测是不是自己说话太硬了?应该不会吧,都道歉了,白朗这个小肚鸡肠,瑞盯着不亮的手机屏幕,正要将它扔到一边准备不理会,这时手机突然亮了。

       瑞赶紧打开看,里面只有一个字:嗯

       嗯?就一个嗯?连标点都没有?还不如不回过来!

       瑞将手机扔茶几上,坐起来,用旁边白朗一早给他准备的漱口水漱口以后开始给自己盛粥。

       虽说白朗只给他回了一个字,但瑞心情却好了很多。

       以前每次白朗定点提醒他吃东西的时候瑞总发些不耐烦的话,什么你烦不烦,我知道的,别发了,而自己收到一个“嗯”都可以有无名火,足可见白朗收到自己短信的时候那种心情。

       看来以后不能这样了。

       瑞边吃着已经变厚的粥边想。

       另一边,白朗匆忙回了瑞的短信,已经拿上文件夹准备上午的会议了。

       秘书跟在他身边和他一起进入会议室。

       白朗坐在第二个座椅上,旁边就是集团董事。

       “习惯的怎么样?”年过六十的男人留着一头银白的短发,干净历练,一双眼睛如同黑夜中的星辰。

       “嗯,能跟上进度了。”白朗点头,他第一次与面前这位人见面的时候紧张情绪溢于言表,不过逐渐的接触下来,崇敬之情更甚。白朗在公司的职位虽不算高,但被这个人其中的程度却是无人能出其右的。可能是白朗的年轻,所以想让他多锻炼些年,白朗身上的工作从里到外,集团各方面都有过涉足,但不论哪一项,只要是白朗,几乎不需要再度验证就能给予肯定。

       “你之前请假可让我惊讶,是出什么事了吗?”出于长辈的关心,及对幼背的照顾,他这样问道。

       “嗯,已经处理好了。”白朗将秘书递给他的文件夹打开,开始浏览细目,“可以安心工作了。”

       “那就好。”满头银发的董事满意的点头,“公司里就算是我孙子我也从没给过这样的特例,我是相信你有你的理由才给你这样的应允,能回来安心工作就好。”他褶皱的嘴角微微扬起,一双苍老的手欣慰地拍了拍白朗的肩。

       白朗肩上的担子很重,这个董事近年来很少出面,特意出现并不是单说这些鼓励的话,无非是提醒白朗,也是给他敲警钟。

       白朗如同新进公司的职员般战战兢兢,诚恳地点头:“是,您放心吧。”

     作者有话要说:  

    

       ☆、第8章

    

       白朗肩上的担子很重,这个董事近年来很少出面,特意出现并不是单说这些鼓励的话,无非是提醒白朗,也是给他敲警钟。

       白朗如同新进公司的职员般战战兢兢,诚恳地点头:“是,您放心吧。”

       会议结束后,白朗开始给秘书交待事情。

       一路走到办公室门口,年轻的秘书很认真地听着。

       “哦,对了。”白朗正推门进办公室,他低头看了下手表,“你晚上的时候帮我送个外卖。”

       “嗯。”职业人习惯性地点头,转而又惊道:“阿?!”

       白朗想了下,开门进办公室,秘书跟着走了进去,白朗很习惯地从手机通话记录里翻找电话号码,走到办公桌边撕下一张便利条,边写边道:“就送到我家,门卡我会给你,晚上我有饭局,你送完以后可以直接下班回去不用管我。大概五点半的时候你去隆鑫号要一份鸡翅煲仔饭,钱的话我现在给你……”白朗将电话记下,检察一遍便条上的内容没有错误,从裤袋里开始掏钱。

       而一边的秘书,完全愣在了原地。

       “你,你说什么?”

       “嗯?”白朗找到个二十元钱,加上便条纸一起递给秘书,“上面有地址,叫个鸡翅煲仔饭送去我家里。”

       秘书看了看手上的便条纸以及二十元钱。白朗让她做过很多生活上的私人事情,比如他那套房屋的出租,但还没到这种程度的。送外卖?这不是打个电话就能办到的事,怎么还要她特意去买了再送?

       似乎看出了秘书的疑惑,白朗也感觉到自己这突如其来的安排有多么的突兀,他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哦,那个,我有个朋友最近住在我那儿,他腿脚有些不方便,不能开门。”

       “哦,这样啊。”

       “对。”

       白朗将事情安排好,又马上开始准备中午的工作,但他意识到,怎么不帮瑞买两根腿脚不灵便时的拐杖来?

       “对了,”白朗又一次叫住准备离开的助理:“你去的时候顺便给他去医药用品店里买两根拐杖给他。”

       “他腿脚不方便连这个都没准备吗?”助理很惊讶。

       “这个……”确实是这样,白朗做事还算心细,没想到连这个都会落下,想到瑞这些日子在沙发上过日子,他也觉得自己是不是忘了什么,没想到现在想起来居然是忘了这个!瑞怎么也不让他去买?

       “总之你给他买去就是。”

       另一边,瑞无聊的一天已经拉开了序幕。

       他半睁着眼对着电视不停地换台,终于放弃地扔了遥控,抓过手机开始翻通讯录。

       他的朋友基本都是晚上工作白天睡觉的,没几个能现在叫出来特地来看他,想想他刚受伤那会儿,将他弄去医院出来扔热山芋一样扔给白朗,就知道是群不可靠的人了。

       不过瑞还是打了几通电话,在他的威逼利诱之下,终于还是有那么几个愿意夜班前提早过来陪他那么两个钟头。

       “两个钟头?!”瑞对着手机叫,“我们的交情就值两个钟头?!”

       “哥,我还要睡啊哥。”对方求饶着。

       “现在过来,来我这儿睡!”

       “你饶了我吧。”对方说完这一句,直接给他挂了电话。

       “喂?!”瑞确定对方真的挂了他电话,一把将枕头摔在地上。

       瑞重新再去翻通讯录,因为没有人的姓是A起头的,所以“白朗”的名字一下就从第一个跳了出来。

       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瑞看了下时间,十二点多了,应该在吃饭吧,哎,可惜自己还得叫外卖,还只能吃年糕。

       瑞抓起旁边准备的面包咬了两口,再过两钟头叫好了,不过正当他看手机上的时间的时候手机屏幕上提示来了短信。

       是白朗的。

       还有什么事吗?

       瑞打开来看:晚饭会叫人带给你。

       还专门找人给他带?不是让他叫外卖吗?瑞看到这简单的几个字不由高兴了下,马上回过去:好的,早点回来。

       想了想,又把后面的五个字删了,加上一个“吧”。

       然后满意地发送出去。

       瑞一个人在客厅里欢欣雀悦了很久,一直到快五点的时候门铃响了。

       他腾地起身,单脚踮着跳到门口开门。

       一路上想着对方应该是白朗认识并且相信的人才会帮他做这些小事,瑞还特地换了自己在屋里千年不变的衣服换成了衬衫加外套,也不算刻意,毕竟对方只给自己送个饭,不过见外人总得穿的得体点,对吧。

       瑞开门,笑嘻嘻地:“麻烦你跑一趟真不好意思。”

       没想到对方用怪异的眼神看他:“你果然病的不轻了。”拎着一袋零食和喝的人兀自踢踏了鞋进屋。

       瑞的脸瞬间阴了下来,不是陌生人,是他之前叫来的朋友这会儿来了!

       瑞关上门,贴着墙边往里跳:“怎么现在就来了。”

       对方将拎来的东西放茶几上,回头看瑞一眼,有些诧异地指着他的脚:“你就是这样过日子的?没个拐?”

       瑞跳的有些吃力的腿正停下来休息,像听到一个新名词一样:“拐?”

       另一边,白朗离开公司,坐进前往皇朝酒店的车辆。

       副驾驶座上,助理回头对后座的白朗道:“葛林先生已经在下午入住酒店了。”

       “没事,刚住进去总得休息会儿。”白朗相当放松,因为他已经在这样的大环境里游走很久已经轻车熟路了,“我记得葛林喜欢在红酒里放杨梅,你别忘了。”

       “是的。”助理相当认真地记下在小本子上。

       “对了,”白朗放松的心态因看到街边不断下班的公司员工及路边开始热闹的小吃摊烟消云散,“现在几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