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老子休了你(上) > 总裁,老子休了你(上)(36)

总裁,老子休了你(上)(36)

作品:总裁,老子休了你(上) 作者:叶儿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小姐,请你放手。”

     第一百零八章、<spanclass="Apple-tab-span"style="white-space:pre"></span>嫉火燃烧

     辰逸说道,这时女人抬起头来,泪眼汪汪地看着他,辰逸一看清她的脸瞬间发愣。

     “恩惠?”怎么会是她?她怎么会知道他在这?来找他干嘛?

     “这么久了,你还是不肯原谅我,不肯接受我们么?”恩惠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脸可怜兮兮地问道,并没有放开他,而辰逸也没有再推开她了。

     “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辰逸淡漠地说道,没有说原不原谅,但是却没有推开她,也没有之前见到她时那么激动,看起来应该是已经不介意,已经接受了。

     事实上,恩惠不来找他,他早就忘了世界上还有这么一个人了。和英杰生活在一起,他的所有事情都理所应当地被英杰承包下来,而他,也理所应当地跟着英杰转,根本就什么都忘记了。

     “那你是原谅我了么?”恩惠执意要听到答案,不然,她会不安。

     一直以来,她都把辰逸当成哥哥,当初是因为茫然太跟辰逸在一起,其实,她对他,从来就不是男女之爱,只有兄妹之情,所以,在背叛辰逸之后,她其实也不好过,虽然她有一个她非常爱,也非常爱她的伴侣,但她就是不开心,只因她对辰逸有愧。她无时不刻不再乞求辰逸能够原谅她们,能够放下她。

     看着她执着的眼光,辰逸无可奈何,只好僵硬地点点头,既然自己早就忘了,那干嘛还要没事找事,刻意让自己难受?更何况,他现在处理英杰这件事情已经够烦了,哪还有时间去想她?

     可恶的贱男人!竟然敢在公司门口就跟个女人卿卿我我,毫不知耻地拥抱在一起!

     两人相拥的那一幕被刚出公司的英杰看到,眼里立刻燃烧出熊熊嫉火,在心里大骂辰逸的时候,他似乎忘了,自己正搂着一个女人呢。

     “杰,你抓痛我了!”莉娜娇嗔道,英杰这才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地捏紧手中的东西,轻轻地说了声抱歉,他眼光依旧看向那相拥的一男一女。

     前几天跟白天雪勾搭在一块,只不过是冷落他几天,竟然就又勾搭上另一个,果然是人不可貌相。袁辰逸看起来一副神圣清高不可冒犯的模样,骨子里竟然那么yi荡!

     “杰,我们今晚去哪儿啊?老是去我家也没意思,我们去你家好不好?人家还从来没去你家看过呢!”莉娜娇羞地笑着撒娇道,现在正是好机会,听说男人吃醋的时候,就是他最蠢的时候。

     “……好啊,我的宝贝都要求了,我怎么好意思说不呢?”他说着又深深地看了一眼两人的方向,而后拥着她离去。

     是他先辜负他的,就怪不得他了!他可以在家里跟别的女人乱搞,在公司门口跟别的女人亲热,那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带女人回家?!原本还剩下的一丝理智,在看到辰逸和别人相拥之后,终于全部消失不见了。本来,他不想污染他们的家,所以他这几天都是睡在外面,只是为了要气他,但却从来没有带女人回去,只因为他想要那个家就属于他们两个人!他不想那个家有别人的味道不想他们以后和好了会有阴影,但是现在,怨不得他了!

     在恩惠的纠缠下,辰逸只好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给了她,打发掉她之后回到住处,停好了车,他走向房间,才刚开门就愣住了,床上一对纠缠的人似乎也察觉到他的存在,但是却无动于衷,自动无视他继续做激烈运动,他颤抖着手把门关上了。

     第一百零九章、<spanclass="Apple-tab-span"style="white-space:pre"></span>程柳病逝

     他忍不住跑下楼,在厕所里猛吐起来。

     那是他们的床,林英杰竟然带着别的女人回来,在上面做那种事?!那是他们的床!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有洁癖,容不得别人碰他的东西!但此时,心里的难受却好像不只是洁癖问题那么简单,他好难受,真的好难受,可是,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看英杰跟别人做爱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之前他明明是觉得英杰恬不知耻,可是为什么这几天看到之后,他只觉得难受?觉得好像万箭穿心一样,谁来告诉他,他到底生了什么病!

     他以为他已经够纵容英杰了,他以为只要他坚持,英杰一定会发现是误会的,但是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他?他是在报复他吗?可为什么非得用这种方式?!这样他以后怎么面对林英杰?或者,是林英杰已经厌倦他了?想方设法让他自己离开?

     手机铃声毫无预警地响了起来,他看了一下来电显示,犹豫了一会儿才按了接听键,不知道是不是负面情绪的影响,为什么他突然有一种强烈的不安感,脑海里有一个声音一直警告他不要接听,但他却还是按了接听键。

     这个时候他听着那边传来的消息,原本就苍白的脸在那一刻变得更加惨白,不到一分钟,他只觉得这个世界天旋地转,甚至手机掉在地上而不自知。

     “不会的……”他喃喃地说着,阵阵晕厥让他支撑不住,需要扶着墙壁才能站的稳。平静了一两分钟以后,他连忙开车狂飙出去,一路闯了无数红灯,在医院前毫无预警地急刹车,差点造成追尾事故,丝毫不管那些骂骂咧咧的车主,连拉着他准备罚单的交通警察也被他推开了,他以最快的速度来到那个人说的病房。

     “你来晚了。”这是他刚进入病房,听到的第一句话,他眼神空洞地朝袁立秋看去,似乎无法理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再走进一点,是一张病床,上面躺着一个熟悉的人,跟以往一样安静慈祥的面孔,是他的母亲。只是,那张脸已经没有丝毫血色,一看就知道已经逝世了。

     “不会的,这是梦,这一定是梦……”他站在她的病床前低声自言自语地安慰自己。

     如果这是梦,他感谢上帝,但梦不是不会痛的吗?为什么那种心痛的感觉,会那么的明显?

     “这不是梦,小逸,你妈真的去世了。”很清楚地听到他的自言自语,袁立秋却狠下心说道,这是现实,是改变不了的现实,刚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也无法接受,他还来得及见她最后一面,但是,辰逸却已经来不及了。

     “不可能的,她前几天还跟我说话呢,怎么可能说死就死?不可能的!”他朝他大吼,他无法接受,完全无法接受!只是短短几天的时间,为什么他的世界就全变了!

     “你妈得的是白血病,发现的太晚了。她下午病发,抢救无效。”他说,即使自己心里痛苦,他却还是忍着眼泪,拍拍辰逸的肩膀安慰他,“节哀顺变。这是你妈写给你的信。”他说着把一封信拿给他。

     他知道辰逸很爱他的母亲,还没来得及见母亲最后一面,母亲就去世了,这个打击非同一般,但是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他自己的心里也很难受,即使他已经早有准备了。他跟辰逸相处的时间不多,平时见面又只有吵架的份,现在突然要安慰辰逸,跟他说好听话,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第一百一十章、<spanclass="Apple-tab-span"style="white-space:pre"></span>程柳病逝2

     小逸: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或者我人已经不在了,你这孩子很让人担心,能遇到你爸爸,我已经很满足了,现在唯一放心不下的,是你。

    

     其实我早就知道自己是没法救的了,尽管你爸爸一直骗我,但是,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如果我真的出了什么事,千万不要怪你的爸爸。

    

     我一直想要跟你解释,可是你从来不听。你一直不懂为什么你爸爸要背叛我,其实,他没有。我从小在孤儿院长大,除了自己之外什么都没有,可是你爸爸不一样,他出生在富裕家庭,但他从来没有嫌弃过我,还一直想要跟我结婚,只是,你的爷爷奶奶不同意,因为,门不当户不对,但他还是选择跟我结婚,我们办过婚礼,有很多人可以作证,包括林英杰的父亲。只是,还没来得及拿结婚证,就听到你爷爷要把你父亲抓回去的消息,你父亲没办法,只好带着我远走他乡。

     两年之后,你爷爷找到了我们,把你父亲骗了回去,逼着他跟另外一个女人,也就是现在的袁太太结婚,还在他的酒里下了迷药,你父亲就这样,跟那个女人度过了一个结结实实的洞房花烛夜,可是,他第二天就逃了回来,并带着我跟才一岁的你再次搬家,直到你五岁那年,你父亲接到消息说你奶奶去世了,他赶回去奔丧,没想到一去,就是七年。

     那个女人一次中奖,生了一个比你小两岁的儿子。她威胁你的父亲,如果不好好待在家里,她就要对我们mu子二人不利,你父亲迫于无奈,为了要保护我们,他只好答应,并且从那天起开始跟你爷爷学习经商,打算继承家业,那样,他才能不受那个女人控制,才可以跟我们永远在一起。他努力了七年,终于成功了,也终于回来了。

     这就是为什么我不恨,不怨的原因,因为我知道,你父亲也是为了要保护我们,他根本就一点也不情愿呆在那个家里。找到我们以后,他无时不刻不想跟那个女人离婚,只是,那个女人不愿意离婚,她的娘家家大业大,虽然不及袁氏企业,但也不是好惹的主,加上,传闻他们跟黑社会有来往,为了避免我跟你受到伤害,你父亲也就不得不继续跟她当有名无实的夫妻了。

     小逸,妈妈从来就没有恨过,怨过你父亲,也希望你能原谅他,跟他好好相处,这一辈子,他不容易。他已经老了,你要好好地孝顺他。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妈妈希望你能找个好女孩结婚生子,即使我知道你喜欢男人。

     希望你能记住妈妈的忠告,离林英杰远一点,他不适合你。不要怪妈妈不给你们祝福,妈妈都是为了你好,他的花边新闻太多了,对你,难保不是一时图个好玩而已。

     信署名只写了一个柳字,那是他母亲的名字。

     只是,现在再说这些还有什么用?母亲都已经死了,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他在医院又待了一会儿,不顾袁立秋的劝阻就走了出去。

     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雨,天气阴晴不定,就跟人命一样,他从来不知道,原来命,是那么的脆弱。

     第一百一十一章、<spanclass="Apple-tab-span"style="white-space:pre"></span>万念俱灰

     少华接到袁立秋的电话之后立刻就开车跑了出去,到林英杰的别墅去找,到辰逸正在上班的公司,还有他自己的公司,都找不到辰逸的踪影,在他绞尽脑汁,打算回别墅看看辰逸有没有去找自己的时候,突然想到还有一个地方没有去找过,连忙去找,果不其然的,辰逸在程柳的别墅那里,只是当他找到他的时候,辰逸是躺在地上的,大雨拍击着辰逸脆弱的身体,辰逸毫无反应,他连忙冒着大雨跑了过去。

     “逸,你醒醒!逸!”他叫了他几声都没反应,连忙把辰逸抱进车子里,也不管辰逸的车还放在一边,他一路狂飙回到自己的家里。

     “笨蛋,净会做傻事。”少华捂着辰逸的额头说道。明明知道自己的身体差,容易生病,竟然还跑去淋雨,就算真的很伤心,发泄的方法有很多种,为什么偏偏要选择最伤害自己的那一种?

     他帮辰逸把sh透了的衣服换了下来,然后拿来毛巾帮他擦头发。

     估计辰逸这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再加上刚刚受了刺激,淋了雨,有些发烧了。要不是袁立秋去林英杰那里找不到人打电话找他帮忙,他还不知道出了这么大的事。

     煮了一点姜汤喂辰逸喝下之后,他看着辰逸的脸发呆,无奈地叹气着。这家伙,就是这么的让人放心不下。看着那张让自己神魂颠倒的脸,少了平时的红润,多了一丝苍白,那张樱桃小姐也丝毫没有血色,但却还是吸引着他。他的手轻轻拂过那张唇,在上面摩挲描绘着,而后站了起来,轻轻地,把自己的唇贴了上去。他想念这张唇已经想念多时了,只有在自己不清醒,或者辰逸不清醒的情况下,他才能触碰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