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老子休了你(上) > 总裁,老子休了你(上)(21)

总裁,老子休了你(上)(21)

作品:总裁,老子休了你(上) 作者:叶儿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那又怎样?”可恶!靠他那么近干嘛?滚开啦!

     “我现在就告诉你,袁辰逸,我想做,我想跟你做,只想跟你。”

     “你想跟我做,老子就得跟你做吗?”辰逸一边挣扎一边说着,这个可恶的臭男人,干嘛靠他那么近?干嘛老是朝他耳朵吹气?哇靠!吻他耳朵干嘛?!

     “别动,你再动我可就不敢保证不做些什么。同样身为男人我想你明白得很,情难自禁的时候可是无法控制得住的。”他紧抱着他说,而辰逸这么一听,真的不再动了,就怕他真的做些什么。老天,他现在只想睡觉,他什么都不想做--就算想,他也绝不做下面的那一个!

     “你的身体明明对我也有感觉,干嘛死鸭子嘴硬?”英杰得寸进尺,一把握住他,满意地听到他的抽气声,嘴角勾起一抹坏笑:看你小样要忍到什么时候。“袁辰逸,要不,我们当床伴,怎么样?这样我舒服你也舒服。做人嘛,最重要的就是开心,你看,平时你老是紧绷着脸,一定没女人敢靠近你,那方面你应该也没怎么解决吧?”

     “那又怎么样?”沉默了一会儿,辰逸才问道,的确,他从来没怎么在乎过这方面的事情--因为,除了跟林英杰之外,他从来没有过。说起来虽然可笑,他堂堂黑帮老大,人长的好看,身材好,又多金,几乎集所有女人喜欢的特点于一身的他,28岁居然还是一个处男?但这却是真的,只因为,他有自己所喜欢的人,而他这辈子,最重视的,就是忠诚。

     在跟英杰上床之后,虽然觉得可耻,但确实真的得到满足,也确实很愉快,他没跟别人上过床,所以,他不知道,跟别人是不是也跟英杰一样,身体的契合度那么高。

     第五十九章、<spanclass="Apple-tab-span"style="white-space:pre"></span>决定

     “男人嘛,互相解决是很正常的,不信你查查网上,很多男人也都这样做的。如果我们真的当了床伴,只要哪一天有一方说不想做了,另一方就要无条件放开,这样好聚好散,不也好?”英杰打的如意算盘是,如果哪一天他对辰逸没兴趣了,辰逸也不能痴缠着他,而他相信辰逸也不是那种人。在这个时候他却没有想到自己对辰逸是多么的在乎,怎么可能轻易就能放下?

     “这样,真的好吗?”有点心动,又有点迷茫,他第一次有这种感觉,跃跃欲试,但却又有点抗拒的感觉。

     “当然,你可以先试试看要不要呗,如果你觉得我服务不好,再退货也不迟啊。”英杰调笑着,突然拉开他的拉链,脱下他的KZ,辰逸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已经蹲在他的眼前,并含住了他的。

     “啊……你,你干什么!唔……”讶异于他的胆大妄为,他要拼命忍住才能不让自己叫出声,这就是ko交吧?虽然从来没有做过,但也不是真的一点都不懂。

     在英杰的嘴里射出,他看着他笑着吞下去,感觉浑身都不对劲--那种东西,他不嫌脏么?

     “好了,我服务过了,现在是不是该你服务一下?”英杰朝他笑着指了指自己的,意思是让他效仿他也做一次,而辰逸理解之后脸立刻拉了下来,站在原地僵硬着不动。

     “我又没有叫你服务我,凭什么我要效仿你?”想叫他做那种事,下辈子吧!!

     “喂,你怎么这么无赖?那我刚才说的你都听见了吗?你觉得怎么样?”如果现在不帮他解决,那以后呢?现在还是先问清楚比较好。

     “那件事,可以。但现在我要睡觉了。”想了一会儿辰逸说道,他不是优柔寡断的人,而且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不需要旁人帮忙做决定。他是想到,既然英杰能带给他身体上的满足,而他也能满足英杰,彼此都愉快有什么不好的?最重要的是两人都是男人,也就都没什么损失,不是吗?俗话说,人生得意须尽欢,不趁现在还算年轻再多玩两年,那以后老了还不后悔死?最重要的是英杰刚才说的最后那句,只要有一方不再需要对方了,都可以喊停止,这样最好。

     “那我怎么办?”

     “自己解决。还有,不许打扰我。”辰逸说着毅然走向英杰的床,确定了关系,他也就不怕英杰会对他做什么了--如果他敢轻举妄动,除非他不想要他当他的床伴。

     辰逸固然睡得香甜,却苦了还没得到解决的英杰。浑身火热不说,那个始作俑者竟然还坦然地躺在他的床上,更加让他欲火焚身,而他却还不敢轻举妄动,为了他往后的性福着想,他还是选择自行解决。

     坐在沙发上辰逸还在思考着等一下要怎么跟少华说,因为确定了床伴这个关系,英杰今天让他很早就下班--那个死男人的手明明可以写字了竟然还敢装残废把工作都推给他!从他午休醒来之后,英杰就迫不及待地要他回来收拾东西搬进他的别墅,当时他还有些懵呢。

     --我自己有地方住,干嘛要住你那?

     --拜托,你是真笨还是假蠢?哪有床伴分开住的?难道我要做了就打电话跟你说‘我想做了,你过来’?你想做了也打电话这样跟我讲?拜托,这样,你不觉得有点像鸭吗?

     觉得他说的有道理,而且他又是寄人篱下,不可能说带英杰回来做那种事情,也不可能说有事没事就朝英杰那里跑,那样少华肯定会不高兴的。这里不是他自己的家,不是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

     但要立刻搬出去,他也觉得有点唐突--最起码也要明天才能搬吧?他至少也要跟少华交代一下啊。

     第六十章、<spanclass="Apple-tab-span"style="white-space:pre"></span>坦白

     还好今天少华一反常态,比较晚回来,让他有更多时间可以去想。

     少华很讨厌林英杰,这是毋庸置疑的,这是让他最伤脑筋的,他不可能骗他说自己是找到一个别墅打算搬出去了,那样的话少华要找他不还是穿帮了?不要说少华讨厌谎言,他自己也不屑说谎。所以,还是实话实说比较好吗?

     也许没他想的那么严重,少华应该承受得住的,那天他知道了那件事过后,两人不也和好了吗?再次遇到这种情况,少华应该就不会那么震惊了吧?

     在他拼命让自己往好处想的时候,门推开了,少华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进门就看见他坐在沙发上发呆。

     “你回来了啊?饿了吧?我去做饭。”少华说着换了拖鞋就要往厨房走,却被辰逸叫住了。

     “不忙。少华,我有事想跟你说。”辰逸看向他说道。

     凌少华觉得有些奇怪,平时辰逸很少这么直白的,今天怎么这么反常?难道是什么大事件?不知道为什么,直觉告诉他,不会是什么好事。虽然这么想,但他还是走了过去,在他身边坐了下来,想听听他要说些什么。

     “我明天,可能就要搬出去了。”辰逸看着他正视道,接受对方传来的震惊无法置信的眼神,他忍不住在想,只不过是说了这么一个不怎么重要的消息就这么震惊,接下来的话少华听了,一定会更加‘震惊’吧?

     “为什么?怎么这么突然?是伯父要你搬回去住吗?”他能想到的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这个,虽然他明知道辰逸是绝对不会回去住的,但这是他所能想到的。

     “你该知道就算他打死我,我也绝对不会回去住的。”他说,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坦然跟他说清楚,“我答应了林英杰,要跟他住在一起。”

     “为什么?为什么要跟他住在一起?我跟你说过了那个人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难道,是他逼你的?”脑袋空白了好一会儿,他才知道辰逸刚刚说了什么,愤怒之余还有些无法置信,‘嗖’地一下站了听来,他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希望辰逸能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但辰逸却是摇摇头,告诉他并不是别人逼的。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跟他住在一起?难道,你跟他在一起了?”

     在一起?他和林英杰是床伴关系,以后住也在一起,吃也在一起,就连睡也睡在一起,这样,应该算是在一起吧?

     “嗯。”

     简单的一个字,让他彻底感受到他的心正被撕扯着,被眼前这个美丽依旧的男人亲手一片一片地扯下来。

     他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心可以这么疼,比辰逸跟申恩惠在一起的时候还疼,比那天,辰逸告诉他说,他跟林英杰上过床还要疼。

     辰逸跟申恩惠在一起的时候,他虽然难过,但他甘心,因为恩惠是女的,至少辰逸爱上的不是一个男人;辰逸跟林英杰上床,事后他想起来虽然生气,但是至少,辰逸没有告诉他说他爱上了林英杰——以他们之间的交情,辰逸和谁在一起,一定会跟他说的。但今天他真的告诉他了,真的告诉他,他跟林英杰在一起。世事变化无常是不是就像这样?可为什么会变的那么快?

     “呵呵呵呵……”忍不住的,他大声笑着,在这空旷的屋子里格外清晰,让人不知道是该跟着无厘头地笑,还是该为那笑声里的绝望感到悲伤哭泣。

     “少华,你怎么……你……”辰逸看着那个突然笑得莫名其妙的男人有些疑惑,就算震惊,也不用‘震惊’到这个地步吧?他还没来得及问出口,凌少华突然俯身把他压在沙发上,高深莫测地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少华让他感到害怕。

     第六十一章、<spanclass="Apple-tab-span"style="white-space:pre"></span>告白

     “逸,我问你,如果我爱上了一个人,我该怎么办?”凌少华看着他问道,眼里似乎还有些微泪光。

     “你有爱的人了?你怎么从来没跟我说过呢?”好像怪他不够义气一样,辰逸答非所问回答道,难道他们的交情,还不足够少华告诉他吗?

     “是啊,我为什么从来不跟你说……我爱了这个人12年了。从我高中第一次见到他,我就深深地爱上了他,爱了整整12年了。”

     “12年?这个人,我认识吗?”觉得他的眼神十分奇怪,甚至让他感到恐惧,凌少华从来没有这样看过他。

     他还记得,他们认识至今,也有十二年了,一样的十二年,那么他应该认识那个人吧?

     “你当然认识,没有人比你更熟悉他了。”他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说,看着他疑惑的眼神,他知道他还是想不明白,辰逸还是想不明白他在说的到底是谁……他就是总是这么迟钝,但他竟然可以十二年都没有看清他,所有的人都知道了,他们属下的人都知道,就连认识没多久的林英杰都看得出来,唯独这个男人,这个当事人却一直不知道!

     “到底是谁啊?”还是猜不到,不可能是申恩惠,也不可能是彤彤,她们两人可是大学时才同校的,更何况,少华也一直对她们没什么好感,但其他人的话,他又实在是想不出少华曾经跟哪个女人比较要好过。

     “我现在,就告诉你,那个人是谁。”表情莫测地说完,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然吻住他的唇,因为辰逸毫无防备,就这样被他偷袭了。

     瞪大眼睛看着眼前那张放大的脸,他惊奇地发现,少华紧闭的眼里竟然又掉出了眼泪,这是他第二次看到他流泪了。

     “唔……少华,不要……唔……”猛然想起自己正被偷袭着,辰逸连忙剧烈地挣扎起来,好不容易说了几个字,又被凌少华死死地扣住后颈,不让他有机会逃开自己。

     这是他第二次在他清醒的时候亲吻他,这一次,不再是不小心了。从认识辰逸,从第一次偷吻他开始,他就知道这张唇是个毒药,明知道是不能碰的,他却一次又一次地偷食,以至于染上了这个毒瘾。这一次,是他吻得最爽,最过瘾的,他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吻他,恐怕,也是最后一次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