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老子休了你(上) > 总裁,老子休了你(上)(20)

总裁,老子休了你(上)(20)

作品:总裁,老子休了你(上) 作者:叶儿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开车?你的伤口还没愈合,怎么能开车呢?来,把衣服脱了,我看看……”他说着有些着急地斜过身来想要脱他的衣服,没想到辰逸正专注于帮他敷药,完全没想到他会转过来,一不小心,两人的唇就对上了。

     静止了几秒后,辰逸首先反应过来,向后退了一点,而他也终于反应过来了。

     “对……对不起……”

     “没事。”辰逸的反应倒没那么激动慌乱,只是继续帮他擦着药。基本上,被林英杰占了那么几次便宜之后,他对这种事也能处惊不乱了,再说了,他和少华是铁哥们,一起洗过澡,一起睡过觉,说得夸张点,他们就是穿着同一条裤子的连体人,况且,少华刚才也不是故意的,没必要计较。

     “你把衣服脱下来吧,我帮你看看。”他帮他把药擦好之后,少华才说道,因为刚才的事他还有些羞怯,他可是第一次在双方都清醒的情况下亲到辰逸的唇,以前都是趁辰逸睡着的时候偷偷吻的。

     辰逸似乎没察觉他的窘境,应了一声坦然地把上衣脱下,然后转身背对他。

     “不用看都知道,刚才打架的时候就有点感觉了。”

     “裂开了,还好只裂开了一点点,上点药就行,还有,这几天还是我送你上下班,没结疤尽量不要开车。”他说着边拿药擦上去,突然想起自己刚才就一直很疑惑的事,“今天的事很奇怪,那些人明显是针对我的,林英杰拉着你走他们一个也没有去追你们,而且,我还发现,今天这帮人都是拿着木棍,下手也没那么重,看样子不是来要我们命的。”

     “嗯,我也看得出来。”他说,却也毫无头绪,他们虽然得罪不少人,就算是真的只是要教训他们,但是那些人的教训方式也绝对不会只是这么简单。

     但是,那会是谁呢?

     最让少华疑惑的,是林英杰。辰逸下班的时候他一直坚持要送他,好像在担心些什么,还有他们被围殴的时候,林英杰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那里?这些,难道是巧合吗?为什么他的总觉得,林英杰绝非善类?难道这是情敌之间都会有的感觉吗?

     “对了,林英杰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那里呢?逸,你知道吗?”实在是想不通,又不能跟辰逸说,他只能试探着问道,看看他是否知道些什么,或者谜题就解开了。

     “不知道。或者是找我有事吧。明天我问问就知道了。”辰逸说,他其实也觉得有点奇怪,不过,他想的可就没有少华那么多了。

     也好,只能等他去问问了。

     第五十六章、<spanclass="Apple-tab-span"style="white-space:pre"></span>画像

     而这一天,两人都没有再提那件不愉快的事,也许是辰逸忘了,也许是少华刻意让自己去忘记。只有昨天闹了那么一下,现在的两人,看起来感情跟以往一样好,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第二天上班,辰逸从公司门口进去就一直听见其他员工窃窃私语,当然,他们说的是针对他们伟大的总裁大人,丝毫没有想到他。

     据说他们总裁大人昨天不知道得罪了谁,传说是英雄救美,然后美人以身相许了--因为他们总裁即使被人打到手脱臼,今天来的时候表情还是跟以往一样阳光,还是一样嘻嘻哈哈没个正经。今天林英杰是被家里司机送来的,因为一只手脱臼了开车不安全。

     “喂,你吃过早饭了吗?”辰逸抬头瞥了一眼那个一大早就来烦他的男人,敷衍似的点点头,不怎么想搭理,同时觉得这个人真是吃饱了没事干--你既然是断了惯用的右手不能写字不能工作,就在家休息呗,干嘛还跑来公司?你跑来公司也就算了,干嘛一大清早就来烦他?他不用工作哦?

     “什么态度啊,不会对我好一点啊?我是个病人诶。”对于他的反应英杰表示十分不满。

     “断手断脚叫做残疾人,不叫病人。”辰逸一边继续工作着,一边面无表情地‘纠正’他道,引来的自然又是一阵干瞪眼,他一律不予理会,等到一会儿他想起自己疑惑的事情之后才开口问他,而这个时候,英杰正坐在他对面百无聊赖地看杂志。

     “对了,昨天你是不是到少华家了?找我有事?”

     “哦,也没什么,就是昨天眼皮一直跳一直跳,担心你会出什么事所以去看看了。”他说着突然朝他挑挑眉,有点暧昧地说道,“结果还真的出事了,你说我们是不是心有灵犀?”

     “还好我早上吃的不多。”辰逸冒出这么一句,英杰一开始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想了好一会儿才知道,他是说,没有东西可以吐!他气得瞪着他,这人的嘴还真毒,就不能说句好话吗?哼,太过死板真是太无趣了。算了,用不着跟他斤斤计较。

     继续看他的杂志,突然从杂志里面掉落什么东西在地上了,他忙捡起来一看,原来是一张画,画上的人还是他没见过的美女。

     “喂,这是你画的?”他拿着画问了问辰逸。

     辰逸不是很感兴趣地看了一眼,突然一把抢了过去,小心翼翼地藏好。

     “谁让你乱碰我的东西的。”

     “什么啊,不能碰你不会藏好啊?”英杰有些不满他的举动,看着他那么小心的模样,好像那画对他很重要一样,不禁有点生气,心里有种酸酸的感觉蔓延开来,让他禁不住想嘲笑他,“想不到啊,看你平时一副自命清高的模样,其实也不过是个凡夫俗子。”

     不看这张画,他完全无法把辰逸跟女人联系在一起,就连那个害得他去喝酒浇愁,还有那个让他差点崩溃的女人,他都差点忘了。但是,那个辰逸的前女友,他记得长得很普通,完全没有画上的人那么美丽,而看辰逸重视的样子表明,他认识画上的女子。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辰逸觉得他话中有话,不由有些莫名其妙,他今天貌似没有得罪他吧?

     “哼,我接二连三地看见你跟不同的女人在一起了呢,这画上的女人你认识的吧?”他问,看他沉默不语的模样,知道他所猜的没错。“还以为你有多痴情多高不可攀呢,到底是个凡夫俗子,看到长得好看一点的女人都会动心的吧?”

     “我从来就没说过我不是凡夫俗子。”沉默了一会儿,辰逸才说道,“而且,我有多痴情多高不可攀,干你什么事?”

     第五十七章、<spanclass="Apple-tab-span"style="white-space:pre"></span>身份互换?

     干他什么事?草!当然跟他有关了!要是辰逸跟人乱搞身体不干净,不是连累他了吗?当然最重要的是,他很不爽!非常的不爽!

     算了,老子才不跟你计较。心里虽然很介意很不愉快,但是英杰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瞪了辰逸一眼继续看他的杂志,凭他对袁辰逸的了解,如果这个时候反驳他再说些什么的话,他一定又会顶着一张大便脸对着他--虽然他现在对他的脸色也不是很热情。但如果那样的话,他想再次拐他上床不就难了?为了自己的性福着想,还是让他一点比较好。

     “麻烦你,泡杯咖啡。”不一会儿,一个咖啡杯赫然出现在他眼前,辰逸一手拿着咖啡杯递给他,另外一只手还拿着文件在看着,连看他一眼都没有。

     “我是个病人诶!为什么要我泡啊?”他接过杯子不满地嚷嚷道,对这种差别的病号待遇很不满。

     “你瘫痪了吗?”

     “你怎么就不会说点好话呢。”

     “你是女人?”他问,依旧继续着整理文件动作,所以没注意到英杰的瞪眼和朝他做的鬼脸。

     真是的,这人嘴巴就是这么毒,难怪你脸长得明明不错,却到现在二十八岁了还没人要!我看以后谁要你!英杰在茶水间愤愤不平地泡着咖啡,突然想到一个重要的事情。

     草,他才是老板,袁辰逸才是秘书诶!现在是怎样?身份互换吗?

     算了,忍让,记得忍让啊!!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一直处于身份互换状态。辰逸是想让英杰自动乖乖回家休息少来烦他才叫他做这个做那个,没想到英杰竟然都做了,虽然常常不满地瞪着他,但是他让他帮的,他倒也都有做到,而且,他还每天报道呢。

     这跟辰逸刚进来公司的时候好像有点像,不同的是,以前是英杰命令辰逸,现在是辰逸命令英杰。

     几次赶他回家无果,辰逸也就没有再赶他了。只要他安静地呆着不烦他,也就没事了,最重要的是,有个人可以使唤,其实也不错。

     “喂,我要睡觉了。”吃过了午饭,辰逸对着那个英杰叫道,经过了两个星期,英杰的手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但还是把一堆工作丢给他,自己在这‘盯着’他工作。平时这个时候英杰都会自动走出去的,只是今天他还静坐在沙发椅上,辰逸不由又开始皱眉了。

     这人又想干嘛?

     “你睡这沙发舒服么?”英杰看着他问,辰逸翻翻白眼,这不是废话么?睡沙发哪有睡床那么舒服?但是没办法,他午休是要休息一下的,谁让他这个老板那么苛刻,给他安排那么多的工作--虽然他秘书的工作比以前减轻了很多,但他现在要做的除了秘书的工作之外,还包括英杰这个老板的工作,自从知道他是袁立秋的儿子之后,英杰还有他的家里人竟然无条件选择相信他,英杰的工作自然落在他头上了,真不知道他们那信任是从何而来的。他这几天一直让英杰帮他拿这个拿那个,其实还是轻松工作呢,这个人哪像他一样累?现在他要睡觉了,难道还要烦他?

     “睡得不舒服,难不成你想给我搬个床来?”

     “搬个床到你这小小办公室我看是不能了,不过我有一个睡好觉的好地方。”英杰说着也不管他会说些什么就拉着他走,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拉着他到自己平时睡觉的地方,一屁股坐在床上,看着那个面无表情的男人。

     第五十八章、<spanclass="Apple-tab-span"style="white-space:pre"></span>商量

     “喂,你别老是表演面瘫行不行?脸也要经常运动一下的,不然会老化得很快,到时就没人要了。”英杰说着伸出双手在他脸上揉捏着,捏成一个鬼脸,好像逗他很好玩一样,他捏的更起劲了,还一边观察着辰逸的表情,看他有没有因此感到气愤,无奈面瘫男还是表情如旧,眼里一片风平浪静,随后拨开他的手。

     “老子有没有人要干你屁事?拉我到这干嘛?”这是他的床,又不是他的床,难不成,这个人突然善心大发,把这张床让给他睡?

     “挤是挤了点,我不介意就是了。”英杰拍了拍床说道,刚说完就见辰逸转身就走,摆明了不领情。

     开什么玩笑?谁要跟他挤一张床?他不介意自己还介意呢!

     “喂,不是吧?难道,你怕了?我们又不是没在一起睡过。”连更过分的事都做过了,这人还在害羞别扭些什么?

     “你保证你什么都不会做?”他背对着他问道,基本上,见识过英杰的无耻加不知羞之后,他算是能猜到英杰心里在想些什么东西,这个人会突然那么好心一定是有所图谋。

     “唉,真没办法,你说我们是不是真的心有灵犀啊?怎么我想什么你也猜得到呢?”英杰没有被拆穿的尴尬和慌乱,反而是嘻嘻哈哈地笑着,突然从身后抱住他,辰逸也没想到他会来这招,总算有了正常人该有的慌乱了。

     “你干什么?!”

     “没想干嘛,抱着就行。让你感受感受我忍多久了。”英杰喃喃嘀咕道,说着顶了顶他,让他知道自己有多难受,“每天看得到吃不到你知道我有多难受吗?这两个星期每天我们都呆在一起,我有没有女人你应该是最清楚的吧?”他靠近他耳朵呼着气说道,故意想挑起他的情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