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老子休了你(上) > 总裁,老子休了你(上)(13)

总裁,老子休了你(上)(13)

作品:总裁,老子休了你(上) 作者:叶儿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这天才刚回到家,刚走进家门就看见客厅的沙发椅上坐着一个人。

     “你们总算是回来了。”威严的声音从那边传来,严立秋站了起来,转过身来看着他们两人。

     要不是今天接到情报说辰逸跟个男人同居在这里,他还一直找不到他的落脚地呢。他大可以再去辰逸的公司要人,但是,那样只会让辰逸觉得更加难堪而已,他一直关注着他,不是不知道最近他们公司的人都是怎么议论他的。

     虽然不知道那个给予情报的人是谁,安的又是什么心,但有消息总比没有消息好。对于那天的事他的心里其实有些后悔,就算辰逸真的是同性恋,那又怎么样?同性恋就不是人吗?虽然跟英杰在一起是不怎么适合,毕竟英杰的花心众所皆知,但是依他们两家的交情,谅他也不敢抛弃辰逸,现在科技那么发达,也可以人工受孕,还是不用担心他们袁家会绝后的,但是他当时把话说得太绝了,以辰逸的性子,一定更加恨他。

     但现在看来,好像是他多想了,他看他过得挺好的嘛,听说那天他离开之后,辰逸跟英杰大吵一架,然后在下班之后来了另外一个帅哥接走了辰逸,而听说英杰则当天晚上喝得伶仃大醉,怎么听都是英杰被抛弃的样子,当然,这些事是真是假,还有待查证。但他现在已经不再那么坚持要让辰逸联姻了,办法可以另想,关系不要闹僵了才是最重要的,虽然,他的好友林业一定会支持他的。

     “你怎么在这?我们可以告你私闯民宅。”辰逸一见到他,脸立刻拉了下来。

     “奇怪,我的钥匙明明带在身上啊。”少华也觉得奇怪,这个人应该就是辰逸他爸爸了,但是他的钥匙明明在身上啊,他是怎么进来的?而且看来不止他一个人嘛。

     “你的房子是跟我买的,我当然有钥匙。”袁立秋看着他们说,有些愤怒地指着辰逸说道,”你还要不要脸?你就那么缺男人吗?你知不知道你们公司的人现在怎么说你?”两人都已经到同居的地步了,看来关系非同一般,他知道辰逸本来自己有一套别墅,但是为什么要搬出来呢?显而易见的,是为了跟眼前的男人住在一起吧?

     “那不干我的事,嘴长在他们身上,我能控制得住?再说了,这不是如你所愿吗?”如果那天不是被逼急了,他又何必拿英杰当挡箭牌?那天他让他难堪,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他没有他这个儿子,说对他太失望了,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来找他,为什么还要对外宣告有他这个儿子?

     直到这句略带着委屈的话说出口,他才知道,原来,那天他是多么的委屈,多么的愤怒。

     第三十四章、<spanclass="Apple-tab-span"style="white-space:pre"></span>开始了解

     “我为那天的事情向你道歉,但是,你也有不对的地方。”袁立秋说,再说下去说不定又要吵起来了,但是辰逸也不能说总是换男人啊,这样迟早会得病的,最重要的是,他和英杰的事要是闹开了,他对林业可是很难交代的。

     “我不认为我有什么错。那是你逼我的。我说了我不想做的事,谁也不能逼我。”辰逸说着顿了一下,他觉得有些可笑,但他还是问出口,”你不是恨不得我死吗?不然干嘛要刊出那样的报纸?”他明明知道他的家产是多少人都梦寐以求的,说他会继承家业不就是说这些以后都是他的吗?这样,那些有所图谋的人当然会对他下手,只要他死了,那么,他们离那些家产就更近一步了。所以他这几天才会那么的倒霉,他还在想,平时他得罪的人虽然不算少,但是,却没有人敢动他的,只因他手段向来毒辣,若是被他知道了定叫人家破人亡生不如死,所以,他们宁愿对他躲得远远的,也不敢下毒手。但这几天却频频遭遇追杀,这真的很奇怪,直到今天早上,他才知道是为什么。

     他在怀疑,袁立秋到底是太天真了,还是有所企图。

     “这是我失策,我会叫人保护你的。”

     “我用不着你保护,我忙了一天很累,可以请你离开吗?我要休息了。”辰逸说道,他现在一点也不想跟他吵,他有必要让自己休息一下,他的背从早上痛到现在——这并不奇怪,因为他昨天刚刚被砍伤了。

     “你不要太任性了!这不是可以开玩笑的……小逸,你怎么了?小逸!”严厉的声音转眼变成了惊慌,他从来没有遇到这种情况,前一分钟两人明明还在谈话,后一秒却看见他在自己的眼前倒下了。

     “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会晕倒了?你们还站着干嘛?还不叫救护车?!”他扶着辰逸,朝还在一旁站立着的保镖大吼,右手sh漉漉的,他腾出手一看,鲜红色的血让他瞬间红了眼睛。

     “我早就跟他说到医院包扎一下,他偏不肯。”少华着急地说着,面对立秋的追问,他只好把这几天辰逸经常遭遇追杀的事情告诉他。

     辰逸昨天被砍伤了,虽然帮他上过药,但是两人并没有到医院去,他要为他包扎他也不肯,说是碍手碍脚的,妨碍他的工作,如果再次遇到这种事情他更会不能展示自己的身手,到时可能连命都没了。

     他劝辰逸不要去上班,却也被驳回了,他说他没有残废,又没有什么大碍,这点小伤算的了什么?

     ——又不是第一次受伤,死不了。你忘了我当初受了多少伤,被砍了多少刀才能坐上今天的位置吗?

     是的。当初他们在黑街混的时候是没有少受罪。刀光剑影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平常事了,但以辰逸现在的成就,已经很少人敢惹他们了,所以,他也很怀疑会是谁有那么大的胆子。

     直到刚才他才知道,大概他们所说的报纸就是关键了。

     知道事情的经过的立秋自然又是一阵大怒,为辰逸的要强和倔强感到心疼,也为自己的欠思考感到歉疚。

     他只知道引蛇出洞,却忘了派人暗中保护辰逸了。

     送辰逸上医院之后,看着医生为辰逸缝针包扎,期间辰逸虽然昏睡,但是那咬牙切齿流着冷汗的样子让人不忍。缝了几针又开了些药,才结束这种折磨,而袁立秋也在医生为辰逸缝针的时候看清他的背——辰逸的背竟然不止这个刀伤,上面还有些旧伤疤,看样子当时也砍得挺深的,才会缝针。

     “他背后的旧伤疤是怎么回事?”在病床边坐下来,他看着昏睡的辰逸,忍不住开口问道。

     第三十五章、<spanclass="Apple-tab-span"style="white-space:pre"></span>了解

     “以前混黑街的时候被砍伤的。”少华说,他觉得没有必要隐瞒他,更何况,让他知道辰逸遭受多少罪,他以后才不会总那么逼他,不是吗?

     他和辰逸当初刚进黑街的时候只是无名小卒,给人家当小弟的,虽说是当小弟,但是辰逸也很够胆,不像一般小弟一样贪生怕死。他们刚进帮就被人叫去收保护费,当时只有他们两人,而对方有十几个人,本来是要输的,但是辰逸硬朝对方老大那里打,用刀子架在他的脖子下威胁,才能顺利收到保护费。因为他们的杰出表现被老大器重,被收在他身边当贴身保镖,并且受到严格的训练,包括跆拳道,还有刀法,射击。

     在老大身边当保镖的危险总是比较多的,也因为辰逸比他还要拼命,所以受的伤比他还要多。

     他的背部在当时被人砍过一刀,左臂被射过一枪,一次为了救他们的老大,他奋不顾身地挡在老大面前,结果右胸口中了一枪,当时抢救了好几个小时才能活过来的。后来他们老大被人害了,临死前把他的位置交给了辰逸,于是辰逸成了老大。

     一开始不服的人当然还是挺多的,帮里位置比他大的人多的是,而他只是小小一个保镖,虽然他们老大说过,他不在的时候,辰逸就代表他,一切听他的指挥,对待他要向对待老大一样,只是因为辰逸救过他的命,但后来他不是还是死了吗?渐渐的,辰逸的作风让他们心服口服,他的统治,甚至比前老大还要好。

     因为辰逸的手段作风比较狠烈,让对手闻风丧胆,因此,敢惹他们的人也渐渐减少,他们的帮派也越来越强大,而辰逸,也开始做正当生意,在商场上的手段,也同在混黑道的时候一样,才有今天这样的成就。但他们也有他们的原则,不抢,不偷,不jiyi掳掠。

     “他为什么这么拼?”听他讲辰逸的经历,袁立秋忍不住问道,他自认有财有势,而他在辰逸还没上初中的时候就找到了他们,他也送房送钱,只是为了他们mu子能够过得好一点,但是,辰逸最终还是离家出走,不肯接受他的一点东西。现在听他这么说,他还是感到很疑惑,一般人,不是会选择在家当个大少爷吗?辰逸明明也可以的,为什么宁愿选择去做那些甚至有生命危险的事,也不肯躲到他的臂膀下,让他为他遮风挡雨?他知道辰逸很爱他的母亲,甚至到有些恋母情结,他不相信当时他的母亲没有劝过他,但是,他为什么还是选择逃出来呢?

     “他说他不想当废物,他不能让人欺负他的母亲。”是的,他也问过辰逸同样的话,他对辰逸的出身很清楚,所以他疑惑了,当时辰逸是这样回答他的。

     有他在,谁还会欺负他们?难道说,在他不在的时候,有人做了他所不知道的事?但如果被欺负了,程柳,也就是辰逸的母亲为什么不说呢?

     他一直以为辰逸只是生气他抛弃他们mu子娶了别人,看来,好像不止这样,辰逸对他们一家的怨恨,看起来好像很深啊。这是几个月前辰逸还住在家里的时候他所了解到的,当时辰逸虽然听母亲的话回家帮他处理一些事,但是,他从来没有叫过他爸爸,见面,只有一句‘袁先生’,好像他是他们家的保镖之类的一样。而他对他的妻子,更是从来没有好脸色。但这是为什么,他也不了解。

     太多的为什么,太多的疑惑需要解答,而他知道辰逸是不会回答他的,程柳的话……应该也不会,如果会的话早在十几年前就告诉他了。

     第三十六章、<spanclass="Apple-tab-span"style="white-space:pre"></span>委屈

     “年轻人,你出来一下,我跟你商量个事……”他说着站了起来,带着少华走了出去。他需要有人帮他,不然他永远都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英杰跟辰逸已经闹僵了,现在能帮他的最佳人选,只有眼前的人儿了,而为了辰逸好,也为了解开辰逸的心结,他相信他会愿意帮他的。

     辰逸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这个地方很陌生,死气沉沉的,不是他住的地方,记忆又被缩短了,他只记得在少华家看见了那个人,然后他的背突然很痛,他想休息,接下来就是一片空白,他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怎么会在这个陌生的地方。

     他向旁边看了一下,才发现袁立秋坐在旁边睡着了。只有睡着的他,才没有以往的威严苛刻,看起来,才柔和了一些。

     有时候他真的很生气,外面的人都说他是一个温柔的好男人,为什么面对他时,他总是刻意摆出一副高傲威严的样子,对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好像命令他一样。那是外面的人不知道,如果他们去袁家工作,就会知道,他不是他们想象中那么温柔。

     至少对他并不是。他对园丁,对保姆都可以彬彬有礼,唯独对他……有时候他真的很怀疑,他真的是他的儿子吗?

     看见他盖在腿上的被子快要落地了,他忍不住想要起来帮他盖好,他知道他的腿有些毛病,不能受凉,但……这剧烈的疼痛感是怎么回事?

     “唔!”该死的,这是怎么一回事?!他虽然知道他的背有伤,但是,还不至于这么痛啊!还有这陌生的地方……他终于知道这是哪了,这是医院!看来是他晕倒了,他们把他送到医院来了。

     “你醒了?小心点,你的背受伤了,医生说这段时间最好不要动,你下午刚缝了几针,扯开了就不好了。”袁立秋大概是听到他的声音被惊醒了,睁开眼睛就看到他咬牙切齿的样子,看着他越加苍白的脸色,他知道是扯到伤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