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老子休了你(上) > 总裁,老子休了你(上)(10)

总裁,老子休了你(上)(10)

作品:总裁,老子休了你(上) 作者:叶儿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英杰,怎么躲在那里不出来见人呢,快来跟你袁伯父问好,对了,袁先生也来吧,你们还真是有缘呢,都姓袁。”林业说着,英杰只好站了出来,只是辰逸僵硬地站在角落里不肯走出来,这下,他更加怀疑辰逸就是袁立秋口中的小兔崽子了。

     “袁伯父好,好久不见了。”英杰笑嘻嘻地说道,看见辰逸还站在那里,忙拉了他一下,只是觉得这样对人不礼貌,“喂,你还站着干嘛呢,我爸爸叫你呢。”

     “嗯,好。这位先生也姓袁?那还真是缘分,袁先生,你好。”袁立秋说着走了过来想要跟辰逸打招呼,对于对方能够被人发现却还一直躲在那里不肯出来,他对这样的人还真有点好奇,只是才刚走近,那人却突然快速跑了,擦肩而过的瞬间,他想要抓住那个人,却还是慢了一步,但也足够他看清楚那人的长相了。

     第二十四章、<spanclass="Apple-tab-span"style="white-space:pre"></span>难眠

     “站住!来人,快抓住他!”袁立秋忙追了出去,只是已经晚了,他眼睁睁地看着辰逸挣脱了保镖的拉扯开了车就跑,而他只能在那里大叫着。

     “兔崽子,你给我回来!”他朝那辆远去的车子大叫着,但是辰逸却没有一点停下来的意思,他只能看着他越走越远,“你认识他?”袁立秋拉过英杰激动地问道。

     “他是我的秘书。袁伯父,你们认识?”英杰也感觉有些奇怪,奇怪辰逸为什么要躲躲闪闪的,奇怪他为什么一看到袁立秋立刻就逃开了,更奇怪袁立秋见到他为什么要那么激动。

     “他是我儿子!”袁立秋大叫道,气氛一下子宁静下来了。

     辰逸是袁立秋的儿子?可是,辰逸刚刚明明说他没有父亲的啊。对了,辰逸姓袁,伯父也姓袁,难道,他们真的是父子?英杰想着偷看了一眼袁立秋,发现两人长得根本就不像,而且,袁立秋和蔼可亲,辰逸冷漠孤傲,怎么看怎么不像父子啊。

     因为这个小插曲几人就不欢而散了,英杰试着打了辰逸的电话,但是辰逸已经关机了,他在想,或者明天辰逸就不会来上班了,毕竟袁立秋也是不好惹的,现在儿子找到了,估计他只想把他抓回去,而看辰逸根本就不想要回去,明天会来上班才怪吧?他又没那么笨,干嘛要自投罗网?那么说来,辰逸一直在欺骗他,他根本就不是什么MB?因为袁伯父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儿子去当男妓的。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怎么会乱了?袁立秋明明就只有一个儿子而且已经死了,怎么辰逸突然就变成他的儿子了呢?他想要尽快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偏偏那个人儿在这个时候偏偏给他关机,真是气死他了。

     “草!”打了几十个电话都无济于事,气愤地把手机丢在床上,他明天一定要好好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当然,希望他明天会来上班。

     他会来的吧?如果,他不来了,那怎么办?

     这注定是个无眠的夜晚,另一边的人儿辗转反侧也无法逼迫自己睡去,只能烦躁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逸,怎么了?”少华知道辰逸有烦心事,知道他的个性不喜欢被人过问,但看着他好像很烦恼的样子,他还是忍不住跟着坐了起来,他的别墅里还有另外的房间,但是知道辰逸要来他这里睡,他忙把很多平时不用的东西拿到那边去堆积着。不得不说,他使坏了,因为他知道辰逸有洁癖,所以故意把那个房间弄脏,这样辰逸就只能跟他挤一挤。虽然辰逸习惯一个人睡,但他现在除了来他这里没有别的去处了,所以即使他会不高兴,但是也不会说个‘不’字的。

     “没什么。”沉默了一会儿,辰逸才出声说道,他不想要让别人知道他太多的事情,更何况,少华一个人管理着一个公司,他不想要他为他的事感到烦心。

     “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别忘了,你还有我。”少华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如果这个时候辰逸回头就会看见他一脸的柔情,可惜沉睡在自己的回忆和思想里的辰逸并没有回头来。

     “嗯,我当然知道我还有你。”因为现在,他只能相信他了,还有……那个人,只是,他能信得过吗?

     他不知道,不知道现在该相信谁,当他所在乎的人都背叛他的时候,他真的不知道,他到底该相信谁了。那个人虽然花心,爱花天酒地,但是,在他被人下药的时候是他救了他,在他难受的时候,是他带他走了出来,在他发烧的时候,是他陪着他,在他不知道上哪里去的时候,是他对他说,到他家吃饭……抛开那些不愉快的事情,或者,他可以试着相信他,仔细想想,英杰对于他也没有什么恶意,不过就是有点小孩子脾气而已。

     他是绝对不会回去的,绝对不!想要他认输,一百年以后再来吧!从小到大,他只输过一次,他的自尊,不允许他有第二次!

     第二十五章、<spanclass="Apple-tab-span"style="white-space:pre"></span>亲人?仇人?

     第二天,英杰早早就到了公司,吓傻一大群下属员工,以往他不到日上三竿是绝对不会到公司的,今天竟然那么早,天是要下红雨了么?

     当英杰急急赶到楼上,看见辰逸的办公室门口围满了人的时候终于松了一口气,至少证明辰逸还有来上班,只是,今天为什么会那么热闹?是不是太反常了?虽然说辰逸没有再伪装自己的真实面貌之后,他非常的受欢迎,但是也只限女人而已,但今天外面男人女人围了一群就太不正常了,难道出了什么事?这么想着他连忙走上前去看看,却看见一群类似保镖的人站在门口,而里面的两个人儿面对面站着,里面空气明显下降,几乎到了冰天雪地的地步,虽然想要上前去劝说他们有话好好说,但他觉得还是先看看情况再说,毕竟那是他们两父子的事情。

     “你是不是不气死我你不甘心?好好的家不呆,好好的老板不做在外面打工玩男人,你还要不要脸?我们袁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良久,才听见袁立秋略微嘲讽的话,语气里带着无法忽视的愤怒,而辰逸明显没有把他的话看在眼里,听他那么说不但没有丝毫的愧疚,脸上是一贯的面无表情,只是,其他人还是感觉得到冷气似乎又下降了几分。

     “我做什么事情不需要你这个陌生人插手管理,还有,袁先生,请你记住,我们虽然都姓袁,但是此袁非彼袁,我们是不同的人,道不同不相为谋。我还在上班,没有那么多时间在这里跟你说那么多废话,请你离开。”

     “那种事情你要记恨多久?你妈都已经原谅我了,为什么你还不原谅我?那件事你以为我是自愿的吗?”听到他那么说,袁立秋原本心里就冒火,现在听他那么说好像添油加醋一样,差点火山爆发了。

     “真是笑话,就像我不愿意一样,你永远不能逼迫我做任何事情。你到底是不是男人?是男人的话给了别人承诺为什么不能做到?我不愿意结婚就联合外人迷ji我,这种事情,也就只有你这么下流的人做的出来!”说到伤心处,辰逸也显得有些激动,他们说对他感到失望,其实他又何尝不对他们感到失望?他最重要的人没有一个理解他,他的父亲逼他跟一个他根本就不爱的人结婚,逼婚不成让那个女人下春要霸王硬上弓?他心里万能的神的真面目是这样的,让他怎么能不生气,不伤心?

     “那不是我做的,当年的事情是因为……”袁立秋听了连忙想解释,只是辰逸根本就不想听他说些什么,他才说到一半,他便斩钉截铁地打断他,表示他一点也不想听。

     “够了,我没有那种闲情和兴趣去听一个中年男子讲述那些不切实际的过往英雄事迹,袁先生,请你出去,我要工作了。”辰逸丝毫不给他任何回转的余地,指着房门说道,他的语气终于彻底的惹怒了袁立秋。

     “你……你……你这个不孝子!来人,把少爷带回家!”袁立秋本来是不想要动用武力的,无奈辰逸实在是太过气人了,软的不行,只能来硬的,他发誓一定要把他带回家,就算是用绑的也要带他回去!

     外面到里面的距离远远没有辰逸离立秋的距离近,在保镖还没来得及进来的时候,辰逸已经快速走到立秋的身后,扣住他的脖子逼得他的头不得不向后仰。

     “我说了我不想做的事,没有人可以强迫得了我,都给我滚出去,不然,我就掐死他!”辰逸说,狠冽的眼神告诉他们他不是在开玩笑,原本想要上来抓他的保镖全都不敢动,唯恐他真的会动手杀人。

     “袁辰逸!你干什么?他是你爸爸!”所有人,包括外面的人都吓住了,英杰从来没有遇见这种情况,也从来没有看过辰逸这副模样,好像站在眼前的,不是他的父亲,而是杀父仇人一样。

     第二十六章、<spanclass="Apple-tab-span"style="white-space:pre"></span>亲人?仇人?2

     “我没有爸爸,我也不需要爸爸!”一听到那两个字,辰逸失控地朝他大吼着,额上青筋暴露着,好像失去理智一样,看着他越来越紧的双手,英杰觉得他已经疯了,想要靠近一点解救袁立秋。

     “不许过来!”

     “辰逸,冷静一点,我是英杰,还记得吗?昨天晚上,我们还一起在我家吃饭……”他说着,辰逸可能被他这么一说,警惕也松了一点,就在那一瞬间,英杰忙把袁立秋拉了过去,出乎意料的,辰逸竟然没了动作,没有上前拼命,只是静静地站着,睁着那双带满仇视的双眼看着袁立秋。

     “你真的那么恨我吗?恨不得杀了我?到底要怎么样你才肯原谅我?”袁立秋有些凄凉地问道,他就两个儿子,小儿子袁晓凯已经死了,剩下辰逸,是他最疼爱的孩子,只是,自从找回他之后,他从不曾叫他爸爸,也从来不当他是一个父亲,让他感到无比挫败。此时已经年过60的他,看起来又更加苍老了一些,没有了刚才那高贵得如同王者的气质,和些许盛气凌人的态度,现在的他看起来,只是一个乞求得到原谅的老人。

     “真是稀奇,你竟然会向我低头。”辰逸听了只是冷笑着,好像对方就真的只是一个陌生人一样,”怎么样才肯原谅你?呵,你去死吧。我说了我不想做的事情,谁也不能逼我。”辰逸说着,突然笑得妩媚动人,但英杰却感觉到冷气似乎下降了许多,还没来得及思考,他突然被辰逸拉了过去,双唇突然被一个温软的东西吻住,瞪大眼睛看着那张放大的绝色容颜,他只觉得心跳加速。“更何况我亲爱的在这里,我怎么可能舍得离开呢?你说对吧,杰?”

     辰逸一直笑着,却没有达到嘴角,他看向那个呆愣的人儿,此时心中却不如表面平静。他知道,如果不是英杰出卖了他,袁立秋是不会知道他在这里的,一定是他出卖了他!为什么?他的命运应该由他自己主宰,他不喜欢做的事,不喜欢的人,谁也不能逼他去做,不能逼他去娶!他是人,不是狗,不能被人牵着鼻子走,他的主人是他自己,也只能是他自己!小时候被人耍了那么久,他曾经发誓过,这一辈子,绝对不容许有第二次!

     “小杰!他说的是真的吗?!”直到耳边传来了严厉的质问声,英杰才回过神来,看着那双无法置信的眼睛,他急忙想要解释。

     “不是的,伯父,你听我解释,我跟辰逸是……”

     “你解释个什么?怎么?想学别人始乱终弃?你敢说你没有跟我上过床?”辰逸,冷声打断他,看着那双冰冷的眼睛,还有那边那双无法置信的双眼,腹背受敌的同时,英杰陷入到前所未有的困境,他知道,不管是否认或者肯定,他都会得罪一个人。得罪辰逸,是他所不愿意见到的,他不想他们两人的关系才刚刚有所好转的时候得罪辰逸,那样的话,辰逸可能再也不会给他一点好脸色,他们之间,就只有公事上的关系,那是他所不愿意见的,虽然他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但,他知道,他不会甘心于跟辰逸只是同事关系。

     而袁立秋……他是他父亲的好朋友,两人几乎无话不说,大事到父亲公司的机密行动,小事到他父亲小时候几岁还在尿床,他几乎都知道,如果袁立秋告诉他父亲说他上了他儿子的话,他以后就别想要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