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网游之无双教皇 > 正文 第十五章 皎月杀机

正文 第十五章 皎月杀机

作品:网游之无双教皇 作者:柳下西门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轻车熟路地跑到了癞蛤蟆隔离带,目测一下在此地已查不清数量的玩家,王小枫不得不感叹中国区玩家数量的伟大。此时的隔离带已经被玩家大军牢牢占据,更‘开辟’出来通往森林的‘安全通道’,倒让他省了一番功夫。

    那群血战的玩家早已没有了影子,倒让王小枫颇有些怀念某中年大叔的啤酒肚。

    森林边缘百米的范围没有怪物存在,而在老村长的口中听闻,里面存在的怪物最低也是三级的刺猬。在村长那里接的三个主线任务是玩家三、四级主要的经验来源,应该会有多种触发任务的方式,又或是等级达到三级都可在村长那里接取。

    王小枫如是想着,在十多名玩家警惕的目光中沿着被清理出来的通道走向森林……

    当他的背影消失在森林的拐角,这些占据了刷怪点组队升级的玩家方才松了口气。在目前二级便是高手的游戏最初期,一个三级的玩家给人的压力可谓相当之大。

    “好像,是论坛视频上的那个祭司?”“背影一模一样!”“我去,刚才怎么没认出来!”“高手!留步啊!”“求带!”“求合体!”……

    幸亏最后一句话某男没听见,不然谁也不能保证某同志会不会一时猪油蒙心,做出什么不顾礼义廉耻的粉色事件。

    已经有玩家注意到了他的存在。王小枫感叹几声:哥不在江湖江湖,却留有哥的传说;等哥回来了,却没人能真正想起哥的传奇。人生之凄惨、辛酸、寂寞孤独冷,也莫过于此。

    画面一转,走过了森林边缘百米范围的王小枫脚步一停,眼前是林间的一片空地,算上周围树木的间隙,这空地倒是能容纳几百名玩家。空地上长满了浅浅的小草,一个个黑色的球状物一拱一拱地在草地上蠕动。

    这就是刺猬?

    魔化的幼生刺猬

    等级:3

    攻击:9—13

    防御:6

    血量:180180

    描述:这是一群被魔气魔化的幼生刺猬,没有长出坚硬外刺的他们也具有一定的攻击性。不要靠近他们!他们现在异常的暴躁!

    王小枫给自己顶上战争怒吼,伸手一个圣光弹砸了过去。-42的鲜红字样在小刺猬头顶悠然飘起,王小枫微微一笑,咱这三十点的魔攻上限当真如此给力。

    这小刺猬的防御好低,血量不高,就连攻击也不算特长;王小枫心中暗笑,新手怪果然是新手怪。系统在游戏初期肯定是要照顾新手玩家,若是玩家开始就被怪物虐得死去活来,估计也不用谈什么游戏魅力。

    你看,那只小刺猬被打了竟然还站在那里发呆,甚至没有第一时间冲过来。王小枫摇了摇头,系统主脑这是要搞哪般?三级的刺猬连二级的蛤蟆都不如?这算不算是歧视哺乳动物?还是有神马玩家穿越到了这只刺猬身上,想要审时度势的先走为上?

    但下一瞬,王小枫脸上的笑容一僵,扯起的嘴角变成了微微的抽cu。

    那被他一击减少了四分之一血量的小刺猬一声弱不可闻的嘶吼,身躯爆出一道诡异的红光!这红光蔓延,如感染一般点亮了它周围五只小刺猬。六只刺猬散发着淡淡的红光,急速的向王小枫爬行而来,移动速度与先前那一拱一拱的表现完全是天差地别!

    我去,连锁仇恨!

    王小枫只能奋力地对着天空深处挺了挺中指,以发泄此时郁闷抑郁的情绪。次奥,这才是三级的怪,系统你就给整出了连锁仇恨?这不是明摆着要阴人吗!

    王小枫抱怨归抱怨,脚下迅速倒退,以延缓被小刺猬追上的时间;在这六只小刺猬追到他之前,王小枫又发出了两记圣光弹,将那只残血的小刺猬血量打落至三十二点。

    还没等终结的最后一击发出,六只小刺猬已扑到他身前,那以根本预料不到的弹跳力高高跃起,头顶现出了一根尖刺,狠狠撞向了王小枫的胸口。

    真不知主脑出于何种考虑而给这些新手怪物设计的攻击方式,不是打脸就是袭胸的,论坛上有自称技术人员的扬言游戏主脑处于青春期,估计所言非虚。

    像是被长针扎肉的刺痛;一连串系统提示,血量接连六次减少了八点,王小枫捏了一把汗!自己的小命根本撑不下这些小刺猬四次攻击!

    不过王小枫是谁?昔日的亚洲第一贼!他怎能败在六个小刺猬手里?他怎能败!昨天的毒贼夜阑,今日的随风而逝。他已不是一个暗杀无形的毒贼,他已不是那个失败的夜阑!他不是!

    他是一名奶爸,一名正义、向上、不屈、英俊、潇洒的极品奶爸!嗯?咳!后面两条姑且不论。

    治疗术!呲的一声,初级治疗术将他的血量直接顶满;王小枫看着战斗提示中溢出的十三点治疗量,轻咳一声,专心打怪。

    一击圣光弹终结了那只小刺猬的生命,系统提示击杀获得经验值二十点,倒是挺丰厚的。剩下五只小刺猬的攻击又砸到了身上。稍微计算了下,小刺猬的攻击频率大约是在五秒每次;而随着被一只只击杀,剩余的小刺猬造成的一次伤害也在逐渐降低。

    两分钟鏖战,血量残存五十点,魔法值近乎全空的王小枫坐在地上喘了口气。看着经验槽增加的一百二十点经验,差不多是升级需要五千经验的百分之二,于是,某同志又欣慰的笑了。

    啃着泉水,喝着面包……额,错了,就着甘冽的泉水啃着有些干硬的面包,顺手将地上那几十个铜板和一个任务物品——刺猬的尖刺收到了背包中。有些郁闷的是这六只怪物竟然没给一件装备,不过看在丰厚的经验的面子上,姑且不与这些小刺猬一般见识了。

    一分钟后,满血满蓝的王小枫虎躯一震从草地上跳了起来。看着那又刷出来的六只小刺猬,不由感叹一声,新手村的怪物刷新就是俩字——快!此时天色已晚,王小枫觉得自己应该抓紧时间,因为不知游戏的夜晚光线如何,趁着如今的暮色多打几只算几只。

    距离某奶爸单刷刺猬的不远处,一处差不多空间的场地,一队都已经是三级的五人对玩家。五人队一战二法一牧一弓手,十分默契地对抗着六只小刺猬。一道道魔法火焰不时的闪亮了林间的幽暗,那是火法三级便能学会的经典魔法——火球术。

    小刺猬除了最先被攻击的那只外,其他的五只会以攻击最近目标为第一仇恨准则,这对于抗怪的那名盾战来说,并没有要求太多的ca作和手法。五人快速而准确的消耗着六只刺猬的血量,却堪堪地留下了每只怪物最后一丝血量。

    初暮的天色、灰暗的光线,五人的小队一侧猛然暴起一道银亮的弧光;淡淡的身影,在昏暗的光线中勉强能看见纤瘦的轮廓,三级潜隐的盗贼!五人小队对于这个盗贼的存在很是平静,对于这个盗贼轻而易举地摘取了他们的劳动成果也没有任何的表示。

    从他们冷酷的面孔、犀利地动作、默契的配合,可以看出来这是一支颇有职业素养的玩家,或可以称之为高级补刀队……

    等盗贼收完了最后一只残血的怪物,她的身形慢慢的再度隐入了沉沉的暮色,只留下些许馨香,萦人心魄。

    “小姐,”那名盾战是五人队长,对着身侧的一处空气微微躬身,冷漠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但言语行动透出异样的恭敬,“我们应该回去了。”

    “去吧,”空气中传来一声淡淡的回应,像是风声的低喃,本是柔美的嗓音中又透着些似乎是刻意的沙哑。五名玩家之间颇有默契,几乎同时身形一僵,化作了五道白光射向了新手村的方向。

    空气中传来一声轻不可闻的低喃,似是叹息又似是舒口气的释怀。黄昏的最后一抹的光线诡异的扭曲,一个灰色的纤瘦人影慢慢的露出妖娆的轮廓,像是暗夜中的精灵,又像是风中的女神……

    现实时间定格在晚上七点半,王小枫坐在那银幕森林的草地上,愣愣地看着东天出现的第一颗星辰。天启中的时间与现实时间保持了半个小时的落差。夜晚在没有光源时,连怪物都没法锁定,也算是系统在变相地提醒玩家注意正常的作息。

    出了新手村,应该会有灯笼之类的道具存在,也肯定会有加强黑暗视野的装备。但在新手村,想要夜间打怪只能依靠自然光源。

    此时再看的话,视线只能停留在眼前。看了眼还差几百点经验便到四级的经验槽,却是不敢对那成群结队的小刺猬抱有任何想法。

    回眸在这两个半小时的奋斗里,生命是如此的不能得以保全。这些小刺猬能时不时的打出粉色的暴击伤害,一个两个倒也能接受,三个四个可就差点要老命了。不过就目前的战斗强度,魔法值堪堪能跟上治疗术的消耗,咳,话说,这三十点魔攻上限实在犀利。

    以后做一个全智力加点的暴力奶爸?倒也不错。

    天上没云,应会有月,坐在草地上的王小枫便静静的等待着。清风袭来,夜晚的森林中不时传来几声不知名动物的嚎叫,若是猜测不错应是夜晚出来觅食的狼群。也不知游戏中会不会讲究月圆月缺,不过就算是月牙,给点视野能锁定怪也就足够了。

    终于,系统大神还是体谅广大天启者的意愿,一袭圆月努力地爬上东天。月光俏皮的绕过林梢铺在林间的空地上,那一个个在草地上蠕动的小刺猬也显得安静不少。王小枫喜欢纯净的月,因为纯净不带负担。

    圣光弹那乳白色的光芒似乎能融入这皎洁的月色,再次吸引了那六只小刺猬过来送死,王小枫瞥了眼背包中躺着的五十六个银币,打了这么长时间的刺猬除了任务物品便只有这些银币,竟然一件装备神马的都木有爆出来。

    人品不好?还是天启的爆率就这样?估计是后者,身上的这身防御加二三的白板可以算是系统对于低级玩家的慷慨;王小枫撇了撇嘴,这个葛朗台。

    加血、圣光弹,这种模式已经差不多算是下意识的行为,而当王小枫解决六只小刺猬之后看着那仅仅还差一百点便升级的经验,真想不坐下啃面包直接开怪。不过看了眼仅剩的六十点血量和十二点魔法值,还是默默地坐下开始了啃食。

    这新手面包口味松软,比起《末世》那干硬粮食来说已经算是非常不错了,人要学会知足,方能长乐,这是母亲灌输的思想教育。

    耳尖微动,一律若有若无的脚步声映入耳中,几段优雅而静默的声响,越发的接近。

    嗅了嗅略显潮sh的空气,王小枫的鼻尖捕捉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气。

    咀嚼的动作慢慢停止,屏息静气,林间似乎只有那些小刺猬蠕动时传出的沙沙声。

    握着的烧火棍微微转了转方向,王小枫面若常色地继续啃起了面包,似乎一切跟方才没有什么两样。只是没人能看见他嘴角露出的些许冷笑,他就坐在那静静的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