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束缚 > 束缚(33)

束缚(33)

作品:束缚 作者:柠檬火焰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韩玄飞怔了一下,不自觉地看了一眼窗外。

    

     “他说他三年多没见到你了,只想能一直看着你……”李家宁一阵心酸,眼睛就模糊起来。

    

     韩玄飞不悦地看着泫然欲泣的妹妹,“你怎么突然就变成他的说客了?那家伙很厉害嘛,一下就把我妹妹拉到他那边去了。”

    

     “不是的,他没有拉我!只是我看到了他的痛苦!他的痴情让我好感动。”

    

     韩玄飞瞥了眼激动的妹妹,坐在桌前的椅子上没有任何表示。

    

     李家宁坐在床边,也低着头不说话。好久,她才抬头看向哥哥――明亮的灯光清晰地照在李家平沉默不语的脸上,李家宁看到了他眼底深处那沉重的忧郁。

    

     “我爱他……”她看到韩玄飞迅速转过头盯了她一眼,表情有点疑惑。她带着泪笑了起来,“我是真的爱他,很爱他。所以,我希望他能幸福…….”

    

     一说完,泪水就直流了下来。

    

     韩玄飞一把推开椅子站起来,“那个混蛋!”

    

     李家宁看着怒火中烧的哥哥,赶紧说:“是我自己喜欢上他的,和他没有关系。他跟我说,他永远都爱他死去的爱人。许多人追他,他都没有动心。他常一人人去酒吧里喝酒,看着他脸上的那种悲恸,我真的是受不了。他一直想着你,心里根本容不下别人。我真的希望他能开心,可他根本不爱我,我没有办法……”

    

     “别说了!”韩玄飞受不了地打断她,“我不要听这些,你回房去。”他拽着妹妹,想把她赶出去。

    

     “你明明也爱他的,否则为什么还要救他!”李家宁甩开哥哥的手,不依不饶地叫起来。

    

     韩玄飞一僵,脸色一下变得蜡白,“他跟你说什么了?”

    

     李家宁看到一下子变得严厉可怖的哥哥,害怕地缩起肩膀;“他没说什么呀。他只说他做过很多对不起你的事,可你还是救了他。”

    

     韩玄飞深深地盯了她一眼,表情松懈了一些,“回房去,这些都不关你的事。”

    

     李家宁被推着出去,还死命回头不放弃地劝着:“我也希望你开心呀!你下午那样,谁都看得出来你还是喜欢他的。我不在乎是不是两个男人在相爱,只要你们都幸福……”

    

     “你给我闭嘴!”

    

     “不要!”

    

     两人这样推推搡搡地到门口。刚一开门,他们就大惊失色地发现,李母正站在门口。很明显她已经听到了一切,她的脸上交错着吃惊、伤心,正愣愣地看着他们。

    

     两个人张惶失措地傻在那,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还是李母先开口。她装作什么都没听见似的,颤着声对儿子说:“家平,你身体不好,要早点休息啊,别累坏了。”她没再多说,蹒跚地转身离开。

    

     他们两人都看到了母亲背对着他们在偷偷擦泪,本就瘦小的身影显得更加佝偻……

    

     李家宁一溜烟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韩玄飞跌坐在床上,捂着脸低叫:“天哪……”

    

    

    

    

    

     束缚正文第26章——第27章

    

     章节字数:12181更新时间:07-07-1500:32

    

     临近黎明时,韩玄飞才稍微迷糊了一下。纷乱的思绪让他几乎是一夜不能成眠。

    

     可是就在梦中,旗奕也不肯放过他,如白天时一样执着、步步紧逼。韩玄飞看到他冷冷的眼,盯着他,然后离去。自己一人站在一片吓人的空白中,泪流不止;可下一秒,旗奕又对他微笑,温柔地把他抱在怀里,用低沉的声音,一遍遍地告诉他,他爱他……

    

     窗外隐约传来的人声轻易地唤醒了浅眠的韩玄飞。他睁开眼,看到一抹明亮的曙光穿帘而入,映在深棕色的木制隔扇上,柔和的黄晕。

    

     他试着起床,可是欲裂的头痛让他颓然倒下。脸伏在枕上,冰凉sh漉的感觉提醒了他那个短暂的梦,他自嘲地笑了。

    

     又歇了一会,他还是勉强自己起来,换上衣服,走出房间洗漱、吃饭。他缓慢机械地做着这一切,完全凭着本能。梦中那撕袭他心肺的痛苦、被抛弃的恐惧和时而的甜蜜依然死死地纠缠着他,大脑如瘫痪了一般被困其中,无法挣脱。

    

     早饭后,他仍如每一天一样出门散步。沿着河岸走了一会,他来到一块小小的空地。

    

     这块地在小镇的边沿,在清晨薄雾中寂静地独立,空无一人。

    

     空地上有两株大树,郁郁苍苍,树干上爬着苔藓,已经很有点年头了。空地的一头是座古旧的戏台,一边靠着河。坐在河边的石条上,可以看到对面的菜田。如今已是盛夏,触眼所及,全是一片葱绿。风一吹,哗哗地一片绿浪,在太阳的照耀下闪着金色的光芒。

    

     韩玄飞每天散步,都喜欢来这里休息,看着这无边的田野,和夹杂其中的零落树木。没有人声,只有天地间自然的风声、树叶的沙沙声和间或传来的几声鸟鸣。

    

     平和美丽的世界…….不属于自己的世界。韩玄飞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摆脱心中的烦乱,去真真切切地感受这片宁静。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忘不了那个人?更不知道为什么向来傲气的自己,在被那样对待后,还是无法全然地恨他。

    

     还是想他……

    

     韩玄飞闭上了眼。

    

     不敢相信,在他面前,自己竟是这么一个毫无骨气的人。

    

     想到在梦中,自己因旗奕的绝情而痛苦、又因他的爱语而欣喜若狂……韩玄飞连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为什么就是忘不了他呢?真的不想再想他了……

    

     真想自己能全然地恨他,不理他!看着他伤心、看着他抱着自己的腿求他原谅,就是不理他!

    

     不……

    

     是希望自己能完全地漠视他,放开过去的一切,追求新的东西。

    

     韩玄飞忽然想起了自己最初的愿望:干一番事业、有一个温暖的家。有贤惠的妻子,可爱的孩子。假日时,带着妻儿上街,去公园玩,让孩子骑在自己的肩上,得意地东张西望。旁边,就是妻子幸福的笑脸……

    

     有多久没有想起这一切了?自从五年前认识旗奕,一切都脱离了正轨。脑袋里除了职责外,就是旗奕、旗奕!

    

     我不要这样!这样的我,连自己都看不起。李家平,你一定会忘掉他的,你会有自己新的生活。拿出点男人的样子来,你一定会忘掉他的,一定会的……

    

     该死的。

    

     突来的心痛打断了他心里象咒语一样反复乱念的话。他痛得用手死死按住胸口,脑袋里却飞快地闪过一句话:

    

     他好想被旗奕抱在怀里……

    

     韩玄飞绝望得恨不得直接跳进河里算了!

    

    

    

    

    

    

    

     旗奕一早就远远等在韩玄飞的门前,看到他出来,就悄悄地跟在后面。看着韩玄飞的脸色比昨天更加苍白,他心痛得不得了。他真想能把他抱进怀里,细心地呵护着,看着红晕染上他的脸颊……

    

     可是他现在什么也不能做……

    

     他只能忍着心酸,跟在韩玄飞的身后,贪婪地看着他修长瘦削的背影。

    

     ]他看到韩玄飞走到一个优雅清静的地方,先是茫然地看着对面的风景。可很快,他就用手捂住了脸。

    

     他知道他很痛苦,因为自己……

    

     自己的出现,一定带给他很大的冲击,让他再次回想起不愿再想的往事。

    

     可他不想放弃。

    

     玄还是爱他的,他想陪他一辈子……旗奕就这样坐在不远处的石阶上,痴痴地看着韩玄飞。

    

     阳光透过树叶照下,很温和。风掠过水面而来,带着一丝的凉气,驱走暑气。宁静的天地,古老的景物,让人真有不知道今夕是何年的味道。

    

     他觉得幸福……

    

    

    

    

    

    

    

     韩玄飞站起身,旗奕也站了起来,但没有躲开。他看着韩玄飞直直地走向他,在他面前站定。

    

     他神情冷峻地看着他,象在审视,眉头皱得很深。旗奕很想伸出手去抚平那深深的沟壑,可没敢,只是乖乖地等着韩玄飞的动作。

    

     韩玄飞把眼转向墙角,冷淡地说:“旗奕,你别再跟着我了。我们不可能再在一起了,你死心吧。”

    

     旗奕的视线一刻也没有离开韩玄飞的脸。他看着他,听他说完,只回答了三个字:

    

     “我爱你!”

    

     听了旗奕的话,韩玄飞本是洒脱直立的身子,微微晃了晃,不显眼得让旗奕怀疑是不是自己眼花。

    

     韩玄飞还是不看旗奕。

    

     “那又怎么样?你那样对我……”想起那不堪回忆的画面,韩玄飞的心象被针扎了一下,痛得快要麻木了。他苦笑起来,“忘了我吧,我也会忘了你的。”

    

     他说完就想走。

    

     旗奕一把拉住他:“我忘不了你,你也忘不了我……”他的语气肯定得如同在讲一个不可改变的事实。

    

     “你敢说我忘不了你?”韩玄飞猛地转身,恼火地盯着他:“你怎么样是你的事,别再来烦我!”

    

     “玄,原谅我。”

    

     “你少来!”韩玄飞几乎是暴怒地甩开旗奕的手,“你把我整成那样,现在又想我原谅你。你倒想得很美,什么好事都你占了!”

    

     “玄,对不起,对不起……”旗奕面对韩玄飞的指责,无言可答,急得差点就要跪在他面前。

    

     可韩玄飞根本不给他机会,拔腿就走。

    

     留下旗奕,跟又不敢跟,不跟又不甘愿。僵立原地好久,才拖着步子朝着韩玄飞的方向走去。

    

     才拐了两个弯,他就看到了韩玄飞。他正站在街道的一边,面前是一个有着江南水乡清秀气息的女子。

    

     两人在说着话。

    

     旗奕听到那女子嘴里亲切地叫着家平哥,态度亲密。她仰着头看着韩玄飞,脸上染起淡淡的红晕,闪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韩玄飞,任谁都看得出,她是非常的喜欢面前这个出众的年轻男人。

    

     旗奕的脚步象被钉住了一样,一步也动不了。他站在远处看着两人,他看到韩玄飞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那种他已太久没有见到过的表情。

    

     他觉得好苦,整个人象被浸在苦水里。他自信韩玄飞爱他,可对方是个女人,有着他永远也无法有的优势。看着那女子痴迷的眼神,韩玄飞柔和的笑脸,旗奕心里又酸又涩。

    

     他没有看下去,转身往回走。

    

     如果自己不再出现在韩玄尽面前,他应该会切断和过往的所有牵连,不再去想。他应该会选一个女子结婚。以他的条件,会有许多好女孩愿意嫁给他。就象刚才的那个一样,一定愿意照顾这个身体不好的漂亮男人……

    

     重新站在戏台下,想着刚刚韩玄飞的话,旗奕第一次想,他是不是真的该放手,让韩玄飞得到另一种幸福?

    

     不再出现在他面前,让他忘了自己?这样,玄会幸福吗?

    

     想到不能拥有韩玄飞,旗奕的心象被生生挖去。没有玄的生活如同行尸走肉,心空荡荡地,苦不堪言。这三年多的非人日子已经快让他疯了。

    

     可是,玄会幸福的,是吗?

    

     只要他能幸福……

    

     旗奕坐在台阶上,看着刚刚韩玄飞坐的地方。

    

     玄……

    

     他捂住自己的嘴,整个身子ji挛着缩成一团,嘶嘎地痛哭起来……

    

    

    

    

    

    

    

     自从早上和旗奕说完话后,韩玄飞就再也没看到他了。结果韩玄飞一天都烦躁不安,老是装作不经意地用目光搜寻着周围。他总以为那人会忽然冒出来,默默地跟在他后面。可是一天了,旗奕没有再出现。

    

     韩玄飞吃完晚饭,回到自己房间。可他根本坐不住,站起来走到窗边,装做看河水,却偷眼打量着四周。

    

     他还是没有看到旗奕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