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束缚 > 束缚(25)

束缚(25)

作品:束缚 作者:柠檬火焰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我不想放开他……

    

    

    

    

    

    

    

     灵堂是早就设在那里的。

    

     旗扬一到日本,第一件事,就是秘密租了一幢小楼,把为他而死的兄弟的灵位设在楼下大厅,他自己就住在楼上。

    

     在得知忠叔和财务也在同时丧命,旗扬把他们的牌位一并供在这间屋子里。

    

     这次是因为陈君毅到了日本,旗扬决定专门为死去的兄弟举行一场公祭,让纵横所有的人都来拜祭这些逝去的兄弟。

    

     整间屋子白布环绕,淡淡的香烟轻轻袅袅地穿行其中,象是灵魂在轻飞,恋恋不舍地缠绕不去……

    

     旗扬站在黄蓝相间的花圈中,看着眼前的五个灵位,喉咙象是被东西堵住,泪溢满了他的眼眶……

    

     纵横倒了!他十几年的心血。这些跟着他这么多年,相濡与共的兄弟死了,再也回不来了……

    

     灵位里的气氛肃穆庄严,低低的抽泣声充满整间房子。

    

     照片上熟悉的容颜,带着或飞扬或腼腆的笑容,看着自己生前的好友、兄弟……

    

     陈君毅站在灵前,看着自己弟弟那照片上生气勃勃的笑脸,仍然无法相信,他那个总是充满活力,蹦蹦跳跳到处疯的弟弟,就这样永远的走了……

    

     “哥哥对不起你,我不应该让你进纵横,我以为我把你带在身边,可以保护你,可我错了。对不起!”泪从他脸上滚落,他痴痴地凝视照片里的弟弟,表情很柔和……“强强,哥哥好舍不得你……”

    

     门打开,又有人陆续走了进来。屋子里的哭泣声陆续止住,几乎所有人都看向来人。

    

     旗奕带着刘明致等人,走到灵前,默默地鞠了三个躬。他的视线扫过照片,但很快就低下来,走到陈君毅面前,低声说:“请节哀!”

    

     陈君毅听到这句话,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抬起头冷冷地看着旗奕,“不知道奕哥叫我如何才能节哀?”

    

     旗奕痛苦地看着陈君毅,说不出话来,

    

     “对不起……”好半天,他才从堵住的喉咙里挣扎出一点声音。

    

     “对不起?”陈君毅重复了一句,他的笑变得苦涩。他转头看着陈君强的照片,看着那个对着他笑得很灿烂的男孩,不再说话。

    

     “他人呢?韩玄飞那个混蛋人呢?带他上来!”旁边站出一个壮实的男人,狠狠地擦了一把泪,高声叫着。

    

     刘明致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旗奕,走出门。不一会,他推着韩玄飞走了进来。

    

     韩玄飞表情淡漠。他象是根本没看到满屋子的人,没有感觉到那些投射到他身上的仇恨的目光,只是看着面前的照片。

    

     “奕哥,你准备把他怎么处置?这些人可都是被他害死的,我们大家也都被他害得有家不得回……”

    

     “什么怎么处置!一枪毙了,告祭兄弟们的亡灵……”

    

     “对,若是奕哥狠不下心,由我们动手!”

    

     “你这个凶手,怎么能坐在灵堂上?你得给被你杀死的人下跪!”

    

     在吵杂的人声中,突然响起一声爆喝,一个人大步走上来,一把抓起轮椅上的韩玄飞,粗暴地把他推倒在地上。

    

     站在一边的刘明致不知道该不该阻挡,犹豫中,韩玄飞已象个破布娃娃似的被人丢出去,没有一点的挣扎之力。

    

     旗奕一看到韩玄飞被推倒,本能地想上去扶他。他往前走了两步,却又停下,没有再动。

    

     “奕哥,你还舍不得杀他吗?你喜欢漂亮的男人,嗯……我们兄弟们都可以帮你找!”

    

     “是呀,奕哥,反正他已经残废了,全身又都是疤,也没什么好玩的了吧?”

    

     旗奕站在那,盯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韩玄飞,没有反应。

    

     周围的声音慢慢静了下来,所有的人都在等着他说话。

    

     旗奕终于把目光从韩玄飞身上收回,转身走到陈君毅面前,低声说,“我、我知道应该把他杀了,为死去的人报仇……可是……他现在四肢都已经断了,成了残废……能不能、能不能请你饶过他……”

    

     “不!”陈君毅立刻打断旗奕,“他杀了我弟弟,杀了这么多人!为什么要饶他?”他一字一顿地说,两眼通红地瞪着旗奕。

    

     旗奕被堵得说不出话,羞愧地低下头……

    

     可他不想放弃,他想要韩玄飞……

    

     “我知道!不管怎么说,他都该被杀!没有可饶的理由……只是、只是……我还是爱他,我不想他死……”

    

     “旗奕!你!”陈君毅气得一下涨红了脸,“他那样对你!还差点杀了扬哥,你还爱他?我们这些跟着你十几年的人,都比不上他一点?你、你……枉费我还一直把你当大哥!你、你根本就不配!”

    

     陈君毅的话象重锤击在旗奕心上,几乎让他站不稳身体。苍白的脸变得惨白,他呆呆地站在那里,象一个死人。

    

     陈君毅看着这样的旗奕,气愤之余,还是有点不忍心。他停住了嘴,无言地瞪视着旗奕……

    

     旗奕抬起头……

    

     “你骂得对,我是没有资格当你们的大哥!我不配!”他痛苦地看着陈君毅,“我连当你们的兄弟都不配,我旗奕今生今世是对不起那些死去的人,对不起你们!

    

     我会把我名下一半的财产拿出来,给那些死去兄弟们的家属……我退出纵横!”

    

     他不看大家震惊的目光,,“我知道我这样做并不能弥补我的过错,也不能减少一点你们心里对他的恨……

    

     可是,我没有别的办法……”

    

     他回头看韩玄飞。他看到那清澈的眼睛,正静静地注视着他……他的泪慢慢滑下……

    

     “我很爱他,我没有办法让自己不爱他……\\\"他转过头,再看向陈君毅,“对不起……我是太自私了。可是……能不能放过他?”

    

     “我求求你、求求你们,放过他。我带他走,永远也不再出现!

    

     我求求你们……”

    

     旗奕两腿一弯,当场跪在陈君毅的面前,“是我旗奕对不起你们大家,我欠你们的……”

    

     所有的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过大的震惊让他们一时呆住了,人象被定住似的全都动弹不得。

    

     “求求你们饶了他好吗?”旗奕的话惊醒了大家。刘明致、小方等人慌忙跟着一起跪下。

    

     “奕哥!”“奕哥!”“奕哥你别这样!”其它人惊惶地上来,想拉起旗奕,可是他死也不起身。

    

     “奕哥你为什么这么傻?韩玄飞他根本不爱你,还这样害你,让你差点进监狱,你还对他这么好?”陈君毅失声尖叫,

    

     “君毅,你就饶了韩玄飞吧!奕哥也很痛苦的。他也想对得起兄弟们,他……韩玄飞已被打成残废,这辈子也算是废掉了!你也是知道奕哥是怎么对他的,那也不是人能受得了的!你就放过他们吧!”

    

     “是呀,君毅,不管怎么说,韩玄飞在日本也救过我们的命。要不是他,我们早死了!你就饶了他吧!”

    

     “住嘴!你们都给我住嘴!”陈君毅象被针扎到似的大叫,“死的又不是你弟弟,你当然不在乎!”

    

     小方张嘴欲反驳,可看到陈君毅那可怖的神情,他吓得又缩了回去,不敢作声。

    

     全场鸦雀无声,除了站在一边一直没有吭声的旗扬和他的贴身保镖黑翼,几乎所有的人都跪在地上。

    

     陈君毅苦笑起来,“旗奕,你这是在逼我!”

    

     旗奕摇摇头,“不,我求你……”

    

     “如果我不同意呢?”陈君毅盯着他。

    

     旗奕回答不出。

    

     “我跟你说,我不同意!我不要放过他!我要杀了他祭我弟弟!”他冷笑着,从怀里掏出枪……

    

     旗奕猛颤了一下,立刻又恢复平静。他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转身抱起倒在地上的韩玄飞……

    

     他凝视着韩玄飞的脸,很温柔、眼睛里有深深的爱恋和不舍……韩玄飞心一动,垂下眼,避开了他的目光……

    

     旗奕露出很淡的微笑,轻轻叹了口气,在韩玄飞的耳边低语:“我爱你,宝贝!”他象是在抱一个最珍贵的宝物一样,把韩玄飞搂在怀里……

    

     他抬起头,对陈君毅说:“我想过了,如果你不肯放过他,我不拦你!是我旗奕对不起你们,我无话可说!”

    

     他低头吻了一下韩玄飞的额头,“你可以杀了他!”他看到陈君毅不相信的表情,笑了起来,“真的,我旗奕说话算话!”

    

     他把韩玄飞推开了一点,“你可以射他的头,但请让他死在我怀里。”

    

     陈君毅眼睛一亮,双手握枪,就要对上韩玄飞的头……

    

     “不要!”

    

     自始至终没有出声的旗扬冲了过来,插ji两人之间,用自己的身子堵住枪口!黑翼紧跟着也冲过来,他想拉开旗扬,却没有拉动……

    

     “扬哥,你干嘛?你快让开!”陈君毅惊叫。

    

     “扬哥小心,枪会走火的!”黑翼急得汗都流了下来,死命想拉过旗扬。

    

     可旗扬抓住手枪不放,“君毅,旗奕是个死心眼,你若杀了韩玄飞,他肯定活不下去!我们旗家兄弟对不起你!可是,我就这么一个弟弟,我求求你放过他们!”

    

     他面无人色,满脸的害怕和哀求,“我知道我不该这么做,可是……他是我弟弟,我好不容易才把他带大,他就象是我儿子一样,我不能让他死!我求求你,你可以杀了我,不要杀他!”

    

     “旗扬你让开,这不关你的事!”旗奕跪在地上大喊!

    

     旗扬没有让开,只是抓着枪管,哀求地看着陈君毅;陈君毅愣愣地瞪着旗扬,没有动作;黑翼也不敢再乱动,他怕会把枪碰走火了,伤了旗扬……

    

     三人一时僵在那里。满屋子静悄悄的,所有的人都紧张得大气也不敢出!

    

     良久,陈君毅松开了手,往后退了一步,看着旗扬……黑翼赶忙从旗扬手里拿下枪。

    

     旗扬内疚地看着陈君毅,“君毅,对不起……”

    

     陈君毅摇摇头,“都是为了弟弟嘛……”他转过身,拖着疲累的脚步,走出了房间。

    

     旗扬又气又伤心地看着死死抱着韩玄飞的旗奕,跺跺脚,也跟了出去……

    

     旗奕抱着韩玄飞站了起来,所有的人都跟着站了起来……

    

     刘明致扶正轮椅,想帮旗奕把韩玄飞放进轮椅里。旗奕低声说了声谢谢,却没有松手,自己抱着韩玄飞走向门口。

    

     到了门口,他停了下来,回过身,对跟上来的刘明致等人说:“你们不要跟我了,我不带任何纵横的人走,你们以后好好跟着扬哥吧……”

    

     “奕哥!”刘明致哽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