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束缚 > 束缚(23)

束缚(23)

作品:束缚 作者:柠檬火焰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求求你…”很微弱的声音喃喃地说…

    

     “什么?”

    

     “求求你……”韩玄飞颤抖着拉住旗扬的裤腿。他象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样,用尽全部的力量…….

    

     “求求你让我死!我求求你…杀了我!随便什么方法,杀了我!我求求你!”

    

     旗扬看到韩玄飞一直痴呆的眼睛,忽然充满希盼之色,惊得僵立当场。

    

     “你不是很恨我吗?我害死你们那么多人!你杀了我报仇啊!你可以把我拔皮、凌迟……还有……还有……”他怕旗扬不答应,就这么走掉,又急又慌地拼命想还有什么可怕的死法,急得额头上的汗一直往外冒……

    

     旗扬受不了了!

    

     他看不下去,也听不下去……

    

     韩玄飞感觉出旗扬要走,惊恐地想拉住他,“还有活人解剖!对、对,你可以肢解我!先不要杀我,让我看着自己被砍成一段段的,内脏都被挖出来,好不好?求求你,我求求你!杀了我……”

    

     旗扬象逃似地冲出房间,站在走廊上,茫然地听着里面传出绝望的哭声……好不容易压下心头涌出的酸楚,他才看到守在门口的小方,侧着身,肩膀一直抽do……

    

     他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到旗奕面前……

    

     良久,他才对低着头的旗奕说:“杀了他吧!”

    

     他看到旗奕一下抬起头,满脸的凄惶和不愿意…….

    

     “杀了他,给他一个干脆……他现在这个样子,不如死了好!”

    

     “杀了他吧……”

    

    

    

     **********

    

     告诉我,你有没有流泪

    

    

    

    

    

     束缚正文第20章

    

     章节字数:4711更新时间:07-07-1500:30

    

     天渐渐暗了下来。

    

     铅灰色的天空,沉重地压着整个世界。

    

     清冷的月光稍稍露出一点的光辉,又迅速被移动的乌云遮住。天地顿时陷入一片的黑暗之中,死寂得象是一个巨大的棺材,慢慢合上了那可怖的盖子。

    

     韩玄飞仍呆坐在窗边,双手抓着自己的衣襟,象一个木做的雕像……

    

     他好害怕……他害怕有人来,把他带出去,再被那样的凌辱!他宁愿被活活打死、宁愿被再残酷的刑法折磨死,也不要那种羞耻!

    

     他好想死……好想死!

    

     死了,就不用害怕那种侮辱会什么时候再来……就感受不到所有的尊严都被剥光扯光的痛苦!

    

    

    

     啪的一声,光线照亮了整间房子。韩玄飞惊恐地抬起头,用手遮住突来的光,半天才看清楚,默然站在那里的人。

    

     旗奕!

    

     韩玄飞吓得几乎要跳起来。

    

     是不是、是不是又要用什么法子来侮辱我?又要、又要……头脑里全是恐惧,不能感受到任何别的东西。韩玄飞惊恐地睁着眼,绝望地看着旗奕慢慢地走近……

    

     一切都变了,原来那个心高气傲的帅气男人,消失得一点也看不到了。如今发着抖缩在角落里的人,那么的脆弱,脆弱得如此陌生……如此的让人心疼……

    

     旗奕感到一股浓烈的苦涩在心里散开……旗扬说得没错,这样子,死对于他来说,反而是件好事!

    

     杀了他吧……

    

     怎么能忍心、忍心看到他这样……

    

     咽下心里涌上的酸楚,旗奕把手里的杯子放到身边的茶几上,“你不是想死吗?……这是一杯加了毒的水,你喝了就会死了!”

    

     听到死字,韩玄飞立刻敏感地直起身,看向那杯水…….他不相信事情会这么简单,不知道旗奕又想要搞什么鬼!韩玄飞怀疑地看了看旗奕,重又垂下眼……

    

     旗奕坐在沙发上,用很疲累的声音说:“算了,我也不想再折磨你了。事情就这样结束,你死了,我也解脱了!”

    

     韩玄飞半信半疑地再次看向旗奕,看到旗奕神色黯然,闭着眼靠在沙发上,象是看都不想看他……

    

     是真的!

    

     韩玄飞的头脑渐渐清朗起来……

    

     是真的!我真的可以死了!

    

     所有的苦都可以结束了!再也不会有那些可怕的屈辱等着自己了!一切、一切都可以结束了!韩玄飞激动得眼泪都快要流下来了。

    

     不知道从哪冒出的力气,让他很快就爬到茶几边,用直哆嗦的手,端起那个盛满液体的杯子……

    

     手在颤抖,杯子里的水开始摇晃。韩玄飞紧张起来――不知道水撒出来一点,会不会影响效果……

    

     千万不能撒出来!千万不能……

    

     他尽可能地稳住呼吸,心里反复地叫着,让自己不要太激动了……他两眼死盯着水面,很小心地用双手捧过那杯子,战战兢兢地凑上嘴…….

    

     太好了!太好了!终于可以死了!

    

     真的是太好了……

    

     好象从来没有感到过这样的轻松,身体飘飘然的,象是在兰天中轻盈地飞扬……

    

     临喝下水的那一霎那,韩玄飞笑了!他真的觉得好开心!终于结束了!不会再有任何的痛苦了……

    

    

    

     旗奕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看到韩玄飞笑了……

    

     不是那种晦涩的笑,是一个真正的笑!象乌云过去,阳光灿烂地照向冰封的大地,明亮而又欢快!

    

     他哭了!

    

     他跳起来,一掌打掉那个杯子!

    

     杯子砸在地上,发出轻脆的响声。破碎的玻璃带着水光,在灯光的照耀下,发出炫丽的光芒……

    

     “不!不!你休想!我不会让你死的,你死心吧!我不会这么便宜你的!我要和你缠上一辈子!”旗奕掉着泪,声嘶力竭地狂吼着。他一脚把韩玄飞踢倒在地上,怒气冲冲地冲出房间。

    

     “刘明远,进去收拾房间!”

    

     韩玄飞被踢倒在地上,呆呆地盯着四散的水迹,欲哭无泪……任来人把他从地上拖起,放到床上。他只是一动不动地盯着前方,象一个已死了的人……

    

     收拾好地上的玻璃碎片,抹去水迹,来人把灯关上,虚掩着门,轻手轻脚地走出去……

    

     好久,韩玄飞才动了一下,在被子的遮掩下,把手伸到自己面前……一片锐利的玻璃在空气中闪着流动的光芒,阴冷的蓝……

    

     韩玄飞把那碎了的玻璃片象宝贝似地握着,紧紧地贴在心口……他再张开手,仔细地看着那断片发出的寒光……他怎么从来没有发现,碎了的玻璃,在微弱的月光映射下,辉映的是这么美丽的色彩……

    

     他露出一丝的笑意,很淡,带着希望,和一点的轻松……

    

     只有这个办法了!只有这个办法可以让自己死!老天,你保佑我好吗?让我能成功!让我一定能死成啊!

    

     老天保佑!

    

     韩玄飞很虔诚地在心底默默念着。

    

     有人要进来了!韩玄飞立刻不露痕迹地把碎玻璃藏在枕头下,没有睁眼。他知道那只是来定时检查他情况的人。那人打量了一下韩玄飞,把他的手拿出被子,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就走了出去。

    

     等人一走,韩玄飞立刻放松地吐了口气,慢慢把手伸进枕头下,握住了那片玻璃……

    

     他把手移向颈部……

    

     只有这一个办法!

    

     就让我们赌时间吧!

    

     他咬着牙,使出所有的力气,用那锐利的玻璃,狠狠的切向自己的颈动脉!

    

    

    

     旗扬跑着冲进了医院。

    

     当看到坐在手术室门口的旗奕,抬起苍白的脸看他时,他差点瘫坐到地上去!

    

     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看了眼“手术中”的红灯,走到旗奕的身边,一把将他抱到怀里。

    

     一听到韩玄飞自杀的消息,他就吓得一路飞赶而来。他怕韩玄飞出了什么事,情绪极度不稳定的旗奕,也会跟着出事。

    

     “没事了。有个医生刚刚出来说,因为发现的及时,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他们很快就要出来了。”

    

     旗奕平静的语气,反而让旗扬感到一股寒意从心底升起。他松开手,不安地探究着旗奕的表情……

    

     旗奕对着旗扬露出一个带着苦涩的微笑,“我也没事,你不要担心。”他的声音很轻,但眼神里却透露出一种坚定!

    

     “……等他醒了,我还要照顾他呢,怎么可能会有事?”

    

     他转开头,不看旗扬那满脸的惶惑……空气象停止了流动,沉重得让人透不过气来。

    

     “那时候,看到他躺在血泊里,我真的以为他死了……他的脸那么白,什么脉搏都摸不到,”旗奕脸上的笑逝去,“无论我怎么按住那伤口,可血还是大量地喷出来,我都快急疯了!我想他是死定了!”

    

     “我当时很害怕!非常害怕!我怕他就这么死掉了,我怕再也看不见他睁开眼睛了……坐在这里等的时候,我慢慢不怕了。怕什么呢?怕他死吗?怕失去他吗?

    

     这有什么好怕的?他死了,我怎么可能活得下去?我死了,又怎么可能会感受到失去他的痛苦?”

    

     旗扬大惊失色,“小奕,你怎么能这样想?你、你……”他心痛得说不下去,两手抱着头,瘫坐在椅子上。

    

     幸好!幸好韩玄飞没有死!幸好他没有死!

    

     旗扬后怕得满手心都是汗!全身虚软得一点劲也没有……

    

     “我看到他躺在血泊中的那一瞬间,我就明白了,我根本放不下他!我一直都在骗自己,一直都在告诉自己,我可以没有他……

    

     可是我错了!我爱他,爱得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以后什么都不要想了,我要一直照顾他、陪在他身边!”

    

     “可他……”

    

     “我知道,他一定是恨死我了!可我不管!我不管他爱不爱我,是不是恨我恨得要死!反正我不会放开他,我就要永远和他在一起!”

    

     旗奕的脸上闪现着失去了很久的光辉,让他整个人显得神采奕奕。先前的所有颓然、所有的阴沉一扫而空,他又恢复到旗扬所熟悉的那个带着点霸道又总是无比自信的样子。

    

     旗扬不知道自己该是高兴还是担心,脑中乱成一团,呆呆地注视着旗奕。

    

     “哥,对不起……”旗奕收回望向远处的目光,不安地看向没有出声的旗扬,“我让你为难了……”

    

     “不要这样说……”旗扬心酸地看着这半年多来,一下憔悴了好多的旗奕。

    

     “我也对不起那些死去的兄弟、还有被关在牢里的兄弟!对不起所有跟着我的兄弟!我是一个没用的人,我不配当他们的大哥,我对不起他们!

    

     ……我、我要退出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