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束缚 > 束缚(20)

束缚(20)

作品:束缚 作者:柠檬火焰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那木然的眼睛动了一下,在旗奕还来不及抓住任何东西前,又归于一片的平寂。那仍澄净如水的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旗奕,几乎是一眨不眨的。象深夜里的湖水,荡着莫名的情绪…….

    

     好漂亮,象是会把人吸入一般的诱人。旗奕呆看着,嘴有些颤抖,几乎就要往那曲线柔软的唇上落下…….

    

     “啪!”的一声脆响,旗奕狠狠的一个巴掌,打着韩玄飞偏过脸去。他有些气急败坏的挺直身体,凶狠地瞪着韩玄飞。

    

     “让我告诉你这个废物还有做些什么!”

    

     他一把拉下遮住韩玄飞下身的被单,让他最隐密的地方暴露在月光的照射中。

    

     “你只能被人干!”

    

     他不看韩玄飞涨红的脸,一把拉下自己的拉链,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挺身而入。打着石膏的腿张开着,方便了旗奕把自己那粗大的物体,直接塞入韩玄飞干涩紧小的体内。

    

     韩玄飞涨红的脸立刻转成惨白,豆大的汗水从额头滑落。全身无法动弹的他,只能瘫在床上,任旗奕发狂地侵犯他,任他疯狂地蹂躏……

    

     柔软的内部被疯狂扩张,火热昂扬的巨大在里面*插撞击,可怕的凶器象是要把他捣碎揉烂一样的冲击,让他受伤不久的腹部疼痛如绞。

    

     血流了下来,他似乎听到了自己的下体被撕裂的声音……虚弱的韩玄飞根本经不住这样的折磨,渐渐沉入昏迷中……

    

     突如其来的一阵剧痛,让韩玄飞禁不住痛呼出声,一下从半昏迷中清醒过来。

    

     沉醉在韩玄飞体内的旗奕一下僵住了身子,赶紧拿开碰到他腿部的手……痛苦地喘着气的韩玄飞,看到了旗奕脸上闪过的惊慌……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掠过,韩玄飞闭上眼,静静地等待着旗奕的下一步攻击。

    

     旗奕几乎是气急败坏的往前一顶,再次粗暴地撞入那受伤的甬道,看着那漂亮的眉宇纠在一起。

    

     他恨自己的软弱!

    

     象要发泄满身的怒火般,他发疯似地,更加猛烈地凌虐着身下的人…….

    

    

    

     夜凉如水,皎洁的月轻盈地挂在空中……旗奕忽然想起去年的这个时候,也是这样的天,这样的月,他怀里抱着那让他百般珍爱的身子,轻轻地一遍遍抚过……

    

     而眼前的人,浑身包着纱布,躺在床上不能动弹;敞开着的下身,流出红白相间的浊液,让人不忍直视……

    

     旗奕呆立良久……

    

     他慢慢移动身体,机械地打开柜门,拿出清洁的毛巾,用脸盆打好水,轻轻地擦拭着那污秽不堪的下体。清洗干净后,他又用干布小心擦干。

    

     血还在渗出,细细地,没有停……

    

     旗奕用布按住伤口……感觉到手下的身体一颤,他赶紧抽回毛巾,低下头,用舌轻舔着那裂开的后*。

    

     象羽毛般轻柔……来来回回,一遍一遍……直到那伤口停止了出血,他才抬起身子。

    

     盖好被单,他走到韩玄飞的床头,跪下来,痴愣愣地看着昏迷中的韩玄飞――密密长长的睫毛低垂在惨白如纸的脸上,落下浓重的阴影……慢慢地俯下身子,吻住那没一丝血色的唇……柔软温和……我的玄!

    

     我这么爱你!这么的爱你……为什么不能打动你一点点?

    

     开始强迫你,是我不好!是我错了!我对不起你!你不能原谅我吗?你知道我有多爱你的!我们不是一直很幸福吗?

    

     眼泪不受控制地掉下来,落在那依旧帅气的脸上,旗奕轻摸着那缠满绷带的头,不住地亲吻着那苍白的唇,含住那淡色的舌……

    

     你叫我怎么办?放过你?我怎么对得起那些死去的兄弟?怎么对得起关在监狱中的手下?

    

     警察的职责对你就这么重要?不能为我放弃?

    

     ……你爱不爱我?你到底爱不爱我?你有没有一点爱我?

    

     满腹的凄楚一涌而出,嘴抖得亲不下去,他死死抓住韩玄飞唯一完好的右手,把脸埋进那温暖的掌心……

    

     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这么狠心!

    

     我不要脑子里都是你!我不要再爱你了!我不要再想你了!

    

     ……我好痛苦……玄……

    

     旗奕嘶嘎凄绝的恸哭着……

    

     心里的痛苦和内疚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人前强扮出来的坚强和冷酷,在这一刻烟消灰散!只有心里的痛让他恸心透髓地悲泣!

    

     ……

    

     不知道哭了多久,旗奕终于止住了眼泪。他直起身,长时间地凝视着韩玄飞……

    

     我爱你!

    

     一个充满爱恋和温柔的吻落在韩玄飞额上,滑下脸颊,停在唇上……

    

     心心念念都是你……

    

     …….

    

     我要忘了你!

    

     我不能对不起为我舍弃性命的人……

    

     我会忘了你的!

    

     旗奕走向门口。

    

     开门的一瞬,他回头再看了眼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韩玄飞……

    

     你是我今生最爱的人……

    

     ……也是最恨的人……

    

    

    

     “韩玄飞现在怎么样了?在医院好久了,恢复得如何?”旗扬看着面前的资料,象是很随意的样子问道。

    

     旗奕有些心虚地瞥了眼对面的旗扬,“骨头长得差不多了,现在可以勉强下床走几步。”他低下头看着地板。

    

     “听说你经常去医院?”旗扬向后一靠,隔着办公桌看着整整瘦了一圈的旗奕。

    

     听不到旗奕的回答,旗扬长叹了一口气。

    

     “虽说你都是晚上去,但传出来,是会伤兄弟们的心的。”

    

     “我知道……我、我不会再去了……”旗奕抬起头,满脸都是愧疚之色,“哥,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那些兄弟。忠叔从小看我长大,到老又为我而死,我……”他的声音越来越低。不过,下一瞬,他重重的吐了口气,口气变得强硬起来,“我会忘了他的,哥,你放心!”

    

     “那就好,我相信你!“旗扬面带微笑,掩下心中的不安。

    

     但愿如此!他心情沉重地想。

    

     房间一时陷入沉寂,两个人都不说话。过了半天,旗扬突然开口道:“你记得仓田吧?那个日本商界大老,到过中国,我们接待过的。”

    

     “记得,怎么了?”旗奕不解地看着旗扬。

    

     “我们要想在日本立足,需要他的支持,否则还是很困难的。”旗扬停住,象是在考虑该如何说才好,“嗯……那个……他说他很愿意帮助我们……他是个男色家……”

    

     旗奕愣了一下,脸上开始失色。

    

     “他通过他的私人秘书向我表示,他想要韩玄飞……他在中国时就对他印象很深,但他知道当时韩玄飞是你的情人,他没有说出来。但现在…我有跟他说,韩玄飞已经可以算是体无完肤了。但他说不要紧,只要脸没事就行,他还是想要。”

    

     旗扬又静默了一会,“还有,陈君毅就要出来了,下周就会来日本。姓高的那个老家伙这次帮了大忙……钱花老了!不过还算值得。”。

    

     旗奕浑身一颤,几乎是面无人色地看着旗扬。看到这样的旗奕,旗扬不忍说下去。他推开椅子,走到旗奕身边坐下。

    

     “我只是跟你说一下这些事,我不会逼你的,你自己作决定!”他把旗奕抱在怀里,摩挲着他的头发,“你是我最心爱的弟弟,这世上最重要的人,我不想你难过……我爱你,奕!”他低头亲吻着旗奕的额头,“我不逼你,你自己想……”

    

     伸手紧紧地抱着最疼爱自己的哥哥,旗奕使出全身的力,才没有让自己在这个温暖的怀抱里痛哭出来。

    

    

    

     韩玄飞在刘明远的大力搀扶下,艰难地从车里出来。

    

     他脚步虚软地摇晃着,所有的重量都压在刘明远身上。

    

     刘明远虽然脑子不太好,但是力气倒很大。他很尽力、很小心地扶着韩玄飞,努力让他能站稳。

    

     韩玄飞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子,感激地对刘明远低声地说了声谢谢。

    

     硬撑着无力的腿,他艰难地向前挪动着,每走一步,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短短的一段路,韩玄飞已经走得是脸色煞白,气息微弱了。

    

     感觉到周围那不友善、甚至仇恨的视线,韩玄飞低着头,漠然以对。

    

     他不知道为什么旗奕叫他到这里来。

    

     也许,旗奕终于要狠下心来杀他了……韩玄飞心想,所有的一切都可以解脱了……

    

     一进房门,他就看到了站在房间中央的旗奕。

    

     旗奕看也不看韩玄飞,冷然地对刘明远说:“放开他!”

    

     刘明远不知所措地看了看旗奕,又转头看他哥哥。刘明致不吭声,上前拉过他弟弟。

    

     失去支撑的韩玄飞站立不住地摇晃起来。

    

     他想靠自己的力量站稳,可是两条腿根本不听使唤,虚弱的没有一丝力气。

    

     他只能颓然倒地。

    

     刘明远立刻要上前,却被脸色阴沉的刘明致死死拉住不放。

    

     韩玄飞努力想直起身子,可一样没有力气的手,根本起不了作用。他很快就放弃了无谓的挣扎,静静地趴在地上不动。

    

    

    

     “韩玄飞!好久不见!”

    

     韩玄飞抬起眼,看清了向自己走来的人……

    

     陈君毅!

    

     韩玄飞惊讶地睁大眼,他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陈君毅现在不是应该被关在监狱里吗?他犯的可是死罪!

    

     “想不到吧?应该被枪毙的人居然会出现在你面前!”陈君毅眼睛里充满了刻骨的仇恨,脸上却带着嘲讽的笑容。“你这么尽忠职守,可其它人并不是这样。很可笑吧?你这个英雄现在是手脚俱废,而我这个死刑犯却在这里自由自在的生活!”

    

     他逼近韩玄飞,居高临下地看着倒在地上无法爬起的人,“在狱中的每一天,我都在想,如果我能出来,我要如何对待你!现在看到你这样,我很高兴!可是,这还不够!只是这样还不够!张小宁死了!周云死了!忠叔死了!……我弟弟……我弟弟…”眼泪直流了下来,声音一下被哽住。陈君毅用手狠狠抹掉泪,仍是用象要生吃了韩玄飞似的目光死盯着他。

    

     “我恨不得生剥了你的皮!吃了你的肉!”他一脚踢向韩玄飞。

    

     腹部受到重击的韩玄飞,痛得缩起身子,手按着腹部不作声。

    

     “不过,奕哥有个更好的办法,我相信,那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我看你还能硬到什么时候!”陈君毅发出一阵神经质的笑声,“你知道吗?你马上要被送给苍田健吾了!苍田那个老家伙,可是有名的会折磨人。特别是,有时候他还会把玩腻的男人送给他的手下。呵呵……被那群色中恶鬼轮着ca,我倒想看看,你还倔不倔得起来!也许到时,我会去求苍田,让他再把你交给我。我要让大家都看看你那被男人捅烂掉的身体;或者我会把你扔到街上,让所有人都欣赏一下你那副贱样……哈哈哈……还是把你扔到一群喜欢玩变态游戏的家伙面前,让他们把你干死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