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束缚 > 束缚(12)

束缚(12)

作品:束缚 作者:柠檬火焰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旗扬笑了起来,“我动谁的脑筋也不敢动到他头上。”他宠爱地看着弟弟,又习惯性地抓抓乱他的头发“我们一起扶他回去吧,我想你也要忍不住了吧。”

    

     旗奕不吭气,低头和旗扬一起架起韩玄飞,脸上的红却一直延伸到脖子。旗扬好笑地摇摇头,之前要是有人跟他说,旗奕会象个纯情小孩一样坠入爱河,打死他也不会信的,可现在……

    

    

    

     刚到家又再狂吐的韩玄飞整个人象脱力般地倒在旗奕身上,心疼不已的旗奕发誓再也不让韩玄飞喝醉了。让他漱过口,旗奕小心地把韩玄飞扶到沙发上,又转身忙着去浴室放热水。

    

     一切准备好,旗奕回到韩玄飞身边,帮他把身上的衣服脱下,就要把全身赤裸的他扶到浴室去。

    

     一直闭着眼不动的韩玄飞任旗奕脱光他的衣服,温顺地被旗奕搂到怀里。大概是感觉到被人紧紧的抱住了,他慢慢地睁开眼,视线飘忽了一下,才定在旗奕脸上。他呆呆地看着旗奕,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旗奕笑着对他轻声说:“醒了?去洗个澡就会感觉舒服多了……”他话音未落,就猛地被韩玄飞推倒在地上。他惊讶地抬眼,对上韩玄飞黑亮如星的眼眸――那清澈的眼里满溢着柔情,扬起嘴角带着灿烂的笑容……旗奕一下就呆了。

    

     韩玄飞没有说话,目不转睛地看着愣住了的旗奕,缓缓低下头,吻住了旗奕的唇…….

    

    

    

     韩玄飞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满室的光亮。身边空空的,旗奕已不知什么时候起床离开了,他俯在床上,一动不动地看着窗外。……窗外的蓝天蓝得透彻,淡薄如丝絮似的云静止地悬在空中,白色的窗帘被风吹得轻盈地翻舞着,清凉的空气缓缓流入室内。

    

     他缓慢地移动了下身子,看到自己赤裸的身子和遍布其上的红色痕迹――昨晚的激情……

    

     自己象疯了似的一遍遍地索求着旗奕,炽热的身体交缠环绕、被贯穿的快感…和要进入旗奕身体里时,旗奕那明显的犹豫和最后的放弃……

    

     心神俱醉的快感占据了全身,充斥整个头脑,让他无法思考。自己就象是沉溺在旗奕深情的海洋里,那种被人全身心宠爱的幸福象海底的水草,紧紧缠住他,让他无法挣脱,只能在温柔的旋涡中沉沦……

    

     沉沦吗?

    

    

    

    

    

     “又损失了一个同事…他才三十出头,孩子刚上小学……真不该让他去当卧底……”

    

     “你记得高我们两届的那个打篮球的李清吗?高高帅帅的?他牺牲了!他在临近公海的地方追捕走私船被人开枪打死的,是纵横的人干的!又是纵横……就是找不到他们的犯罪证据!”

    

     “海关的那个余处相当的棘手……”

    

     “……你准备什么时候动手?”

    

     “下个星期……”

    

     “纵横这个犯罪集团带给国家的不只是金钱上的损失,他们把大批的国家干部拖下水,凡妨碍他们的人全被清除掉……就是赔上我这条命,也要把他们个个绳之以法

    

     “你是我见过的最出色的学生,你一定会成为最出色的警察!”

    

     ……“我爱你!”……

    

     韩玄飞失神地呆视前方,半晌,他把脸深深地埋进枕头里……

    

    

    

    

    

     束缚正文第12章

    

     章节字数:4112更新时间:07-07-1500:28

    

     “奕哥、飞哥!”、“奕哥、飞哥!”

    

     随着旗奕走进纵横的大楼,韩玄飞沿途都听到这样的招呼。

    

     从日本回来三个多月了,他以他的组织策划才能,让大家再一次的刮目相看,成为旗奕不可缺少的心腹助手。他现在的头衔是纵横集团的助总,是纵横跃升得最快的新人。

    

     没有人对他的快速提升有任何异议,也没有人对他身为男人,却是旗奕情人这点投以异样、鄙视的眼光,纵横的所有人都是用真诚的笑容和尊敬的态度对他。

    

     韩玄飞对自己能这样迅速的博得纵横上下的信任感到得意,他相信他这次的卧底行动一定也是以成功告终。

    

     可是面对那样的笑脸和态度,他心里无法不感到一丝的内疚,有时他觉得自己简直无法去面对这些人。可纵横走私、大肆行贿,不择手段地拉政府官员下水、甚至为了要清除障碍而杀人的罪行,也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这是一个犯罪组织,而这些看上去真诚坦率的人,大多是罪行累累的罪犯,甚至是双手沾满鲜血的凶手。

    

     越深入了解纵横,越能体会到纵横的可怕。这和韩玄飞以往打过交道的黑道组织完全不同,这是一个庞大的、组织严谨的现代化黑道组织。

    

     这里有象兄弟般的感情,绝对的忠诚,现代化的管理、专业的人才以及它在公众面前竖立的良好形象。

    

     纵横是全国优秀企业,模范企业,连不少国家领导人都曾来这里参观题字。在进入纵横的这短短三个多月里,韩玄飞就看过不下十位国家级高官。进出这里的各级政府官员更是不可计数。

    

     旗家两兄弟常常外出应酬那些高官,那种熟络的笑容、称兄道弟的热情,让韩玄飞不禁猜想,在这明亮灯光下的阴影会是怎样的。

    

     有一点他很肯定,这是一个牵扯起来会动到全局各个层面的案子。纵横的旗家兄弟绝对有通天的本领,若没有确凿的证据,是扳不到他们的,只会平白的暴露自己。

    

     只有两种机会能彻底打倒他们,一是在交易现场当场抓到旗家兄弟中任何一人;另一个就是拿到那本真正的账本。

    

     那本账本是韩玄飞在偷入旗奕电脑时得知的。

    

     旗奕的电脑有设密码,那种任意组合出来的密码是任何人也破不了的。韩玄飞看着电脑却无法进入。无何奈何的他只好在旗奕打开电脑的时候,从背后抱住他,装做要和他亲热。旗奕没有任何的怀疑,边和着韩玄飞的亲吻,边随手输入密码。

    

     知道密码后,韩玄飞轻而易举地进入电脑。

    

     旗奕的电脑里存放着纵横的生意情况和往来账目,但那些全是合法的生意,一点把柄都抓不到。不泄气的韩玄飞耐心地查看着每一份文件和报告,终于在一个不知名的人的汇报里,发现有一本真实的账本存在。若能拿到这本账本,纵横有通天的本领也逃不过法律的制裁。

    

     可是,以韩玄飞现在的地位,加上旗奕的宠爱,对于纵横,他还是有许多接触不到的地方。比如那神秘的账本,韩玄飞不仅从没见过它的影子,连谁是纵横的真正财务,他都不知道。

    

     旗奕是个公私很分明的人。他几乎每件事都会让韩玄飞参与策划,是因为韩玄飞确有这方面的才干;但某一个部份,他却从来不曾在韩玄飞面前提起。倒不是他不信任韩玄飞,他信任韩玄飞的全部,韩玄飞的能力、韩玄飞的忠诚、韩玄飞对他的感情。只是,按规定不该让韩玄飞这个级别职务的人知道的事,他就不提。

    

     韩玄飞唯一能做的事就是耐心地等待。

    

     他极少和上级联系。

    

     他靠他那惊人的记忆力,在脑中记下所有常出入纵横的中央军方地方的各个官员、来往的事由、受贿的金额、时间。而对于纵横的行为,他几乎都没有向上级汇报。不到非必要的时候,他是不会去干扰纵横的任何行动的。

    

     那个海关余处当然没死,他那天并没有去码头,韩玄飞的情报救了他一命。韩玄飞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明白,那个正直勇敢的人失去了和纵横较量的勇气,结果还是旗家兄弟胜利了。

    

     伊势家的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被收拾掉了,果然离他阴谋策划的行动不到三个月。

    

     他凌晨刚从东京一家高级俱乐部里走出来,就被早已在一边车子里等待多时的狙击手一枪命中,当场死亡。得手后,黑乎乎的车子载着杀手乘夜幕迅速逃逸而去。

    

     他去那家俱乐部的消息是他的一个手下泄露出来的。那个伊势家新登位的年轻人太狂妄,不仅得罪了其它组织,连手下人都不留情面的大声斥喝。那个被当众骂得颜面尽失的保镖,在包养的情人面前喝醉酒大骂了伊势一通。那个已被纵横收买的女人把这些话全部录了音,无可奈何之下,他只好接下了旗奕手下给的巨款。

    

     这件事让韩玄飞吃惊于纵横触角分布之广,那种无孔不入的渗透简直让人瞠目。

    

     他得知成功的消息是在旗奕的床上,天刚有一点亮。被柔软纯白的羽绒被舒服地包裹,他整个人被旗奕抱在怀里。

    

     一听到电话铃响,韩玄飞立刻就清醒了,他没有动弹,闭着眼听着电话内容。放下电话,旗奕满脸笑容地钻回被窝,把身边那赤裸的身子紧紧抱住,“成功了!宝贝。什么号称日本第三大的黑道组织老大,哼,照样被我干掉!”他开心地用脸磨擦着韩玄飞的颈部。

    

     旗奕脸上的胡子刺得韩玄飞痒痒的,他忍不住笑起来,移动身子意欲避开。可那强有力的胳膊止住了他的企图,旗奕更是整个人压上来,让两个人的身体完全地贴合。温暖的唇落下来,灵动的舌头轻触着韩玄飞的牙齿,诱惑似地让他张开嘴,接受了进一步的侵犯。

    

     这是一个长得让人几乎要失去意识的吻。两个人的舌交缠着,紧紧相拥的手抚摸着对方的背脊。韩玄飞的头脑空空,除了这个过于甜蜜的吻,他什么也感受不到。

    

     好不容易才结束嘴间的纠缠,韩玄飞迷茫地半眯着眼喘着气。直到坚硬的异物猛然插ru他的身内,他才如梦醒似地瞪大眼,看着面前露着微笑的男人。

    

     对方留下的体液还残留在他的身体里,昨晚做到无力的两人根本顾不上清洗这一档子事。借着那润滑,旗奕很轻易就重新进入那密穴中,慢慢地律动起来。

    

     韩玄飞恼怒地看了眼旗奕,可责备的话语在旗奕的进攻下化为乌有,他只能全身心地没入那狂袭而来的快感中……

    

     被做到腿都无力合扰的韩玄飞,在旗奕抽离后,仍直喘着粗气,无法动弹。他心里知道下身沾满男人体液的自己,现在的模样是如何的-yín-荡,但那登顶后的美妙余韵让他根本顾及不了这一点。

    

    

    

     进入纵横大楼,韩玄飞心里已不知把旗奕骂了多少遍。在早上洗澡时又被旗奕要了一次的他,现在连走路腿都是软的,一个不小心就会跪到地上去。他想赶快找张椅子坐下,否则绝对会当众出洋相。

    

     可是旗扬在门口拉住旗奕,“真是好消息,晚上去喝一杯!”他乐呵呵地说着,又转身重重地把手压在韩玄飞的肩上:“一起去!大家好好痛快痛快!”韩玄飞强撑着不被他压倒,勉强笑着说:“你们去吧,我喝酒不行。”

    

     旗扬摇摇头表示不同意,“你不去,旗奕哪里有心情喝酒,早把我们甩下,自己溜回家了。你一定要去!”说着,他又使劲拍了拍韩玄飞的肩膀。

    

     站着已是勉强的韩玄飞被他这样一拍,坚持不住了,当场腿一软,就要跪了下去。边上的旗奕急忙一把拉住他,避免了他的膝盖撞地。虽说只是一个踉跄,可韩玄飞已经是羞得不敢去抬头看周围人的表情。

    

     旗扬先是愣了一下,立刻反应过来,很不给韩玄飞面子的哈哈大笑了起来:“对不起,对不起,我拍重了!”旁边的人也禁不住抿嘴偷笑。旗奕急忙把僵在当场的韩玄飞拉到自己办公室去。

    

     旗扬笑得浑身乱抖,却也不忘示意其它人不要进旗奕办公室。他知道,旗奕这个罪魁祸首一定要花好长的时间去哄他的宝贝。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离韩玄飞第一次认识旗奕快一年了。在他人眼里,两个人的感情好得如胶似漆。再忙的时候,两人也都会时常抬眼寻找对方,找到后,就会静静地交换一个温柔的微笑。

    

     那种让旁人看了也会被感动的温情。

    

     可旗奕不知道,所有人都不知道,总是温和地微笑着的韩玄飞,内心却象是被焦油烧烫似的痛苦、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