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束缚 > 束缚(11)

束缚(11)

作品:束缚 作者:柠檬火焰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旗奕真的是很高大的一个人,韩玄飞从上往上看着他,心里突然深刻地觉得。他原来从来没有真正地感受到旗奕身上散发出来的王者气息,而现在他觉得旗奕就是一个王,一个天生的领导者。

    

     他的霸道、强横、温柔、重感情……构成了他强烈的个人魅力,让众人倾倒,连我也……我乱想到哪里去了!神经有问题!

    

     他是个罪犯,罪犯!我是警察!我是警察!我是警察………韩玄飞有点慌乱地低下头。

    

     旗奕蹲下来,轻轻抬起他的头,满脸歉意地摸着韩玄飞被打得青肿了的脸:“对不起,我当时急坏了,下手太重了。”他把自己的唇凑上韩玄飞的脸。

    

     脸上传来的痛让韩玄飞轻皱了一下眉,旗奕立即停住,把嘴转向韩玄飞的唇,轻轻地亲吻着。

    

     旗奕这种向来不看场合的行为,让韩玄飞又窘迫起来,他微红着脸偏过头,避开了旗奕的轻吻。

    

     旗奕怔怔地看着他,半晌,长叹了一口气,“玄……“他猛地把韩玄飞拉起,把他紧紧地搂进自己的怀里。

    

     他低下头,不由分说地擒住那柔软的嘴唇,深深地吻了下去……

    

     韩玄飞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反抗。

    

     两个男人在拥吻、这里是公共场合、他的脸很痛……可是现在他的心里就是愿意被旗奕这样的亲着,被旗奕这样的抱在怀里……他完全沉醉在旗奕的气息中,任他张狂地肆虐着自己的唇,舌头伸进自己的嘴里纠缠。

    

     吻象是永不停止般进行着。

    

     韩玄飞整个人被亲得发软,意识一片混沌地瘫倒在旗奕的怀里,他只能靠旗奕的支撑,才不至于跌到地上去。

    

     不知过了多久,旗奕才松开韩玄飞的唇,扶着他那几乎要瘫软的身子。他那黑亮锐利的眼睛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韩玄飞,用清晰得能让所有人都听得到的声音说:“你救了我!你救了我们所有的人!谢谢你,玄,谢谢你!”

    

     他如此郑重的态度,让韩玄飞有点不好意思,他避开旗奕的眼睛,转头看向其他人。他看到,所有人都在用感激、佩服的眼光看着他。他得到了纵横所有人的信任,天赐良机,他成功了,他成功地打入了纵横的内部核心!

    

     只是,本应是极为开心、得意的事,为什么他却感到难过和……内疚?他竟不敢去正视那些诚挚、信任的眼光,“我是警察呀,他们是罪犯,我内疚什么?”韩玄飞心里边恨恨地骂自己,可仍不由自主地垂下眼睛……

    

     “我爱你,玄,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旗奕再次把韩玄飞抱进怀里,一直在他耳边轻轻地说道。

    

     “我的宝贝……我一生都爱你!”

    

     韩玄飞感到他的心隐隐痛了起来……

    

    

    

    

    

     束缚正文第11章

    

     章节字数:4465更新时间:07-07-1500:28

    

     旗奕一走进顶楼旗扬的办公室,就被旗扬一把抱住。

    

     旗扬死死地抱住旗奕不动,他长时间的拥抱让旗奕难受得要命,忍不住叫起来:“你抱够了没有?有完没完呀!”

    

     旗扬吃吃笑了起来,松了点劲,两只手开始在旗奕身上上下乱摸,好象在检查旗奕有没有少了哪一块肉。

    

     旗奕拼命要摆脱旗扬,大叫:“你有病呀!神经!摸什么!别乱摸!啊!你住手!你往哪摸?该死的!你欠揍!旗扬!放手!”

    

     旗扬对旗奕的乱叫置之不理,仍在进行他的详细检查活动,一面也憋不住地越笑越大声。两人干脆就抱成了一团,在办公室里嘻嘻哈哈地打闹着,一点也不象是三十出头的大男人。

    

     大家看着这对感情很好的兄弟打打闹闹,都很开心地笑着,轻松快乐的气氛充满了整间办公室。

    

     旗扬好不容易结束了对旗奕的全身检查工作,才放他脱身。他气喘吁吁地笑着,疼爱地看着他这个唯一的弟弟:“你没事太好了,我都要被吓死了。”他伸手把旗奕的头发弄弄乱,拍拍他的脸。

    

     然后他转身看向静静站在一边的韩玄飞,走上前握住他的手,真诚地说:“谢谢你救了我弟弟!你以后就是我们的好兄弟。”他把韩玄飞紧紧抱住,用劲搂了搂才放开,灿然笑着:“欢迎你加入纵横!”

    

     所有的人都面露笑容地上前拍韩玄飞的肩膀或和他握手,嘴里说着欢迎感谢的话。

    

     旗扬搂着旗奕的肩,高声说:“今晚我在王朝酒店请大家喝酒,给从日本回来的兄弟们压惊,也欢迎新的兄弟加入我们!大家不醉不归!”

    

     欢呼声几乎要冲破屋顶,大家兴高采烈地闹着走出旗扬的办公室,很有默契地留下时间让他们两兄弟好好的聊聊。

    

     韩玄飞也想跟着大家一起走出办公室,却被旗奕拉住。旗扬看到旗奕宝贝似地把韩玄飞搂在怀里,摇摇头笑起来:“感情这么好?一刻也不想分开?”

    

     “是呀!眼红啦?”旗奕拉着韩玄飞坐在沙发上,得意地冲旗扬笑着。

    

     “是眼红呀…”旗扬装腔作势地拉长音调说,”有个这么漂亮的情人,还兼超级保镖,关键时刻能救命,我眼红得要死。好弟弟,分一点给哥哥吧。”说着,他就作势也要去搂韩玄飞。

    

     “呸!你休想!”旗奕一下就打掉旗扬伸出来的魔掌,“他可是我一个人的,谁也不能给。”他又死劲地把韩玄飞搂得更紧。

    

     旗扬撇撇嘴:“小气!”转而向有些难堪的韩玄飞说:“跟我吧,你看我高大英俊,才高八斗,我那个傻弟弟怎么能跟我比……我的床上功夫一流,保证比他更能让你欲仙欲死、欲摆不能、欲求全满…”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跳起来的旗奕追着满屋子打,惨叫连连,拼命叫着:“别打了,别打了!我不敢了!你高大英俊、你才高八斗、你勇猛无敌……哇……”

    

     被旗扬说得满脸通红的韩玄飞,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对一米八好几的活宝象小孩似地乱闹,却也禁不住被他们逗得笑起来。

    

     闹够了的旗家兄弟,笑咪咪地回到沙发上坐定。旗奕照样伸手把韩玄飞搂过来,满脸幸福地看着微低着头的他,疼惜地摸着他短短硬硬的头发。

    

     旗扬作出一副受不了的样子,耸耸肩只好当作什么都没有看到。

    

     “伊势家那边你准备如何处理?”旗扬正了正脸色问道;

    

     “当然不能放过他,这小子太猖狂,竟想来个通吃!”旗奕脸色一沉,“我差点被他杀掉,他也得用命来赔偿我的精神损失。你放心,他活不过三个月的。”此时阴霾沉肃的他如一个邪恶的魔。

    

     “那好,我就等着看好戏吧。”旗扬非常相信旗奕的本事,他听旗奕说安排好了,就肯定事情能成,绝不去多插手。

    

     “另外,海关的那个余处相当的棘手,无论软的硬的都不吃,妈的。枉费我还找人给他升了个闲职,竟然还要插手管我们的货。”旗扬一脸的气愤。

    

     旗奕哼了一声,冷冷地说:“又是一个不知死活的家伙,跟我们纵横做对!你准备什么时候动手?”

    

     “下个星期,他要去码头检查一批货,那时正好下手。”

    

     韩玄飞面无表情地听着他们的对话。

    

     他们在他面前肆无忌惮地讲杀人的事,可见他们是绝对的信任自己。可听他们谈论夺取一条生命如闲话家常,也让他心惊。

    

     旗家两兄弟对自己人不惜舍身相救,但对仇人和防碍到自己的人却是如此的心狠手辣。韩玄飞心一紧,抬起头看这两个在轻描淡写定人生死的人。

    

     旗奕感到韩玄飞的动作,立刻转头看他,一扫脸上的阴冷,露出那种发自内心的笑容,“你酒量怎么样?今晚其他人一定会集体灌你酒的,你可要准备大醉一场。”

    

     “啊?”韩玄飞一听,立刻瞪大眼睛。惨,他的酒量可是很烂的,这下要被整死了。

    

     旗奕看着被吓住的韩玄飞,裂开嘴乐起来,摇着怀里的身子笑道:“你惨了,你惨了,快来巴结一下我,我帮你挡着!”

    

     旗扬立刻面露不屑“靠你?别指望了,你今晚一样逃不过去。”说完,他又露出那种肉麻兮兮的笑容:“小玄玄,来,亲我一下,扬哥哥保护你。”

    

     旗奕一脚就踹过去。

    

     旗扬眼明脚快,一蹬地,带轮子的皮椅一下倒滑三尺,躲了过去。旗奕满脸的坏笑:“整天带着漂亮的老婆、女儿在我面前现,这次也该轮到我拽一把了。”说音未落,他就俯身堵上韩玄飞的嘴,当着旗扬的面来了一个法式热吻,大幅度地辗转亲吮着韩玄飞的唇。其激烈、色情的程度,简直就是做爱的前戏。

    

     等韩玄飞好不容易死命推开旗奕,自己已是脸色绯红、气息紊乱了。他羞怒交加地看着一脸得意的擦着嘴边两人唾液的旗奕,一拳打过去,却被旗奕轻松地接住,放到嘴边轻轻地亲着。

    

     韩玄飞红着脸缩回手,尴尬地看了眼好久没作声的旗扬。不想,却看到旗扬翘着二郎腿,捧着一杯茶,满脸色色的笑,一副舒舒服服看好戏的样子。

    

     这对神经病的兄弟!

    

     韩玄飞咬着牙想,跟他们在一起一定得皮厚些,否则真会被他们气死!

    

    

    

     果如旗奕所料的,晚宴的主角韩玄飞成了众人狠灌的对象。大家轮番上来敬韩玄飞酒,就算是有千杯不倒酒量的旗奕死命护着,他还是被灌得七晕八倒的。

    

     大家直到看到韩玄飞被旗奕扶到洗手间狂吐,才意犹未尽的摆手。这时的韩玄飞连步子都站不稳,更别提走了。

    

     在洗手间里,旗奕死命撑着韩玄飞醉后沉重的身体,帮他清洗被秽物弄脏的前襟,忙着把手下送来的浓茶送到他嘴边喂他喝。

    

     韩玄飞晕乎乎地喝着旗奕手中的茶,感觉稍好了点的他抬头想看看周围情况,却只觉得整个天花板旋转地压下来,墙壁扭曲着在身边跳动,地板大幅度地晃动着,让他根本就无法站立。

    

     他全身轰塌似地倒下来,跌坐在洗手间的地板上,头无力地埋在腿间。就是这样,他也还是无法保持身体的平衡,就要往边上倒下。

    

     一手端茶杯的旗奕根本拉不住和他差不多高的韩玄飞,他赶紧把杯子放下,全力抱住他,不让他直接倒到冰冷的地板上。

    

     看到醉得全身都软掉的韩玄飞,旗奕却忍不住一直在吃吃笑着。

    

     以北方人的性情,大家越是下狠手灌你,越表明对你的热情与喜爱。韩玄飞被灌成这种惨样,就表明纵横的兄弟们是多么欣赏他,从心里接受他的加入。

    

     有这么个出色的情人,旗奕心里就象是被灌了蜜似的,笑得嘴都要合不扰。他把坐倒在地上的韩玄飞紧紧抱在怀里,陶醉在他难得一见的柔弱摸样里,满脸笑容地摩挲着他被酒熏红的脸,结果就忍不住用嘴堵住他半张的嘴,深深地xi吮起来。

    

     手拿热手巾,紧赶慢赶跑过来的旗扬,一进来就看到旗奕趁人酒醉进行非礼的画面。

    

     用脚踢踢旗奕,旗扬叹着气对自己的弟弟说:“旗奕,你千万要记得自己是人类,不可以这样随地乱发情。”

    

     “你才会忘了自己是人类!”旗奕立刻回骂,却也被旗扬说得悻悻然的。他回头看了看在门口探头探脑偷笑的手下,脸也难得的有点红起来。他知道,他向来引以为傲的自控力,在韩玄飞面前总是消失殆尽。

    

     旗扬推开旗奕后,用热毛巾给韩玄飞仔细地擦脸。看着毛巾下细腻得几乎看不到毛孔的肌肤,精致帅气的五官,旗扬也不觉地在心里赞叹起来。

    

     旗奕这个家伙还真会选人,出色的外表、敏锐的观察力、超出常人的身手,旗扬很能理解旗奕对这个男人的痴迷。要自己是个gay,也一定会爱上这样的男人,……若能拥有这样的人物,当个gay也挺好的……

    

     旗奕看见旗扬象是舍不得放似的一直擦着韩玄飞的脸,终于叫起来:“你擦够了没有?想占便宜呀?”他把旗扬拉开,给了他个大白眼,重又把韩玄飞宝贝似地搂回怀里,瞪着眼地看着旗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