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束缚 > 束缚(9)

束缚(9)

作品:束缚 作者:柠檬火焰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他的玄其实是有感觉的,只是过强的自尊心让他无法承认和接受这个事实:自己的身体在渴求着残酷折磨过他的人的爱抚。

    

     用我的热情和温柔溶化你吧…我心爱的玄……

    

     他扳过韩玄飞侧过去的脸,重又亲上了他那柔软的唇。一只手悄悄滑下他的身体,握住了他已完全抬头的分身。

    

     当自己火热敏感的部位一被握住,快感如电击,沿着脊椎直窜入脑。韩玄飞一下绷紧了全身,气更粗了,他慌乱地想把自己的坚硬抽离旗奕,却被旗奕死死的握紧。

    

     他抬起眼慌张地看着旗奕,却在他眼里看到深深迸发的情欲。旗奕的手开始套弄,过大的快感让韩玄飞再也撑不住了,脑袋里一片的空白,整个人瘫软在旗奕的胸前。

    

     旗奕环抱着韩玄飞,把他带上床,轻轻地放倒,一只手仍搓揉着他肿胀的分身。他从床头的柜子里拿出一瓶润滑剂,趁韩玄飞迷乱不堪时涂上了他的后庭。

    

     他的手指伸进了韩玄飞的股缝,在那秘穴上来回的磨擦,感觉它慢慢地打开,诱引着他的手指进入。

    

     他缓缓地把沾满润滑液的手指伸入那柔软紧闭的窄*中,sh热滑腻的肌肉象是要把手指吃掉似的吸着它,把它带到体内的深处。

    

     他在里面搅动着扩张着,尽力打开那久没有外物进入的地方,小心翼翼地不让韩玄飞感到痛苦。

    

     当第二根手指伸入时,强烈的异物感让韩玄飞从靡迷中清醒了点。他向后挪动着身子,想把体内的东西推出体外。可里面的手指按住了他敏感的那一点,按揉了起来,身上的人也俯下身体,把他硬得如铁似的分身含入嘴里。

    

     前后强烈的刺激让韩玄飞所有的挣扎报废,他猛地弓起身子,激烈地颤抖着,再无力地瘫倒回床上。情欲吞噬了他最后的理智,他只能昏然地打开身体,任男人玩弄着他所有的稳密之处。

    

     看到洞口已几乎全部张开,*茎涨得要爆裂,前端的凹穴流出透明的液体。而自己也已忍到了极限,旗奕再也受不了的一把拉开韩玄飞的腿,把它们高高架在自己的肩上,把自己颤抖着的巨大凶器对准那不断歙合的*口,猛一挺身,铁棒长驱直入,直撞到那柔软体内的最深处。

    

     啊!

    

     旗奕低吼了一声。长期压仰的*欲一被解放,强烈的快感冲顶爆炸,他得用劲全身的力量才不致于立刻在这美妙的体内倾泄……

    

     对于巨大的*茎来说还是过窄的甬道被强行破开进入,脆弱的深处受到猛烈的撞击,韩玄飞还是经不住地要惨叫起来。他习惯性地把叫声掩在嘴里,痛苦地闷哼着。眉因忍痛而紧紧地皱了起来,两眼紧闭,手指死命地抓住身下的床单。

    

     他那紧绷颤抖的身体告诉旗奕,被巨物侵入的痛苦。旗奕强忍着疯涌而上的欲火,停在他的体内不敢乱动。

    

     他的手重又抚上韩玄飞因疼痛而软下分身,上下搓揉着,用拇指在sh滑的铃口上打着转,轻轻地刮搔一下那上面的小缝。

    

     看欲望渐渐回到韩玄飞的身上,紧皱的眉打了开来,氤氲的情欲重又染上他的脸庞,旗奕才开始抽do起自己的硬挺。

    

     开始的小心*插逐步失控,堆积的快感让旗奕极度的焦躁。他加大了在韩玄飞体内抽do的力量,每次都完全地把巨棒抽离窄*,再用劲全力地重重撞入。每一次的挺进,都如巨锤般砸向那脆弱的肠口,享受地听着韩玄飞因无法忍受而发出的呻yi声。

    

     韩玄飞整个的腰悬在空中,无法用力,让那冲击感更加的强烈。整个*茎闯入他体內使他呻yi不已,他已经失去了任何挣扎的力量,在旗奕强悍地抽送下,无力地摇晃着头。

    

     他这种被人完全掌控的姿势,和他天性中的强势,让他浑身充满着-yín-荡的味道,引诱着旗奕满身的欲火更加的高涨。旗奕不知节制地猛烈冲撞着,象是要捣毁身下的人,让自己的长矛直刺入他的身体,穿透他的全身。

    

     后面*插磨擦带来的刺激直接而强烈,不可言喻的快感夹杂着钝痛,逼得韩玄飞几乎要失声叫喊出来。他强压下激情的叫声,却让身体更加敏感地感受着体内长程往复的*插。当旗奕的手再次的握住他前面的激昂时,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了,轻微的一个挤压,让他抑制不住地喊叫出声。

    

     他的头往后高仰,喉结剧烈地上下挪动,浑身布满细细的汗水。他哆嗦着举起手,用嘴咬住自己的手指,堵住因过激快感而流泄而出的叫声。

    

     旗奕把韩玄飞高高抬起的腿放下,让他夹在自己腰身的两侧,伸手抱着完全无力的人,把快被咬出血的手指拿出,疼惜地含住,一根根的濡sh过去。

    

     被激烈*欢逼得快疯掉的韩玄飞得到了一口喘息的机会,他睁着因情欲而润sh的眼睛,呆呆地看着旗奕的动作。他能感受到旗奕从心里发出的疼惜,也能感觉到自己的心一点点的沉沦,他伸出手,主动环上了旗奕的脖子,把自己更贴紧地靠着他的怀抱。

    

     狂喜占据了旗奕的全身,他把怀里的人紧紧抱住,亲吻着被汗水濡sh的额头,他重新开始撞击怀里的人。

    

     兴奋开心的他更是不加控制力量,狂暴地用自己可怕的长剑穿透柔软的身体,每一次贯穿都把韩玄飞的身体撞得抬起。

    

     “啊…啊……啊!”

    

     无法用手堵住嘴,又不许咬住唇,韩玄飞终于失去自制的在旗奕的进攻下叫喊起来。

    

     “再猛点…….猛点……”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叫些什么,不断地索求着旗奕更深的进入。

    

     .他紧紧抱住旗奕,神智俱丧地沉醉在他给予的快感里。在一波波无情的冲击下,他再受不了在体内翻涌的激情,他所有的血液在体内沸腾、咆哮、堆积……就要炸裂开来了…….

    

     “啊…….我不行了…….停、停下来…我不行了…….”他失声叫着,两手无力地松开,整个人向后倒去。

    

     旗奕欣赏着韩玄飞濒近高ch的迷乱表情,更加急速地抽do着自己的巨大,磨擦那快要起火的内道。

    

     韩玄飞嘶喊得几乎要没声,剧烈地扭动着身体:“我不行了……啊….啊…你要把我捅死了!”

    

     他的叫声让旗奕发狂,-yín-乱的话语要把他逼出来。他遽然加速动作,力道加剧,更疯狂地在韩玄飞体内猛烈冲刺。,

    

     “啊….”韩玄飞猛地弹起,一把死死抓住自己的分身,全身僵硬地疯狂颤抖着。浓稠的白色液体激射而出,急打在旗奕的胸膛,落在自己的腹部。

    

     他紧缩的后*同时把旗奕带上了极乐的巅峰,让他也狂射而出,把炽热的液体灌入韩玄飞的深处…….

    

     整个室里静了下来,只听到粗重急促的喘息声,空气里散布着腥膻的*爱味道……

    

     不知道瘫倒在韩玄飞身上多久,旗奕好不容易才从高ch后的失神中清醒过来,身和心的极大满足让他溢满幸福的感觉。他抽出软下的分身,低下头,频频亲吻着无力地喘着气的韩玄飞,把他小心地抱到怀里。

    

     慢慢回过神的韩玄飞推开旗奕,却见到旗类虽是衣襟大敞,却还穿着全身的睡衣,而自己却是不着一缕,全身赤裸地暴露在明亮的灯光下。他又气又羞地蜷缩起身体,伸手拉起身下的被子遮住脏污的自己。

    

     旗奕好笑地看着他:“遮什么?你全身上下早就被我看光、摸光了!”

    

     韩玄飞被他一提醒,刚才自己所有色情的动作、-yín-秽的话语全涌了出来。他被刚那不知羞耻的自己吓住了,无地自容地呆坐在床上,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此时的旗奕。

    

     旗奕看到他羞得眼睛都sh了,赶紧抱住他,打叠起千百种温柔的话语轮番地说。过了半天,韩玄飞仍是僵坐在被子里木然不语。

    

     旗奕想了想,跳下床,脱光了自己的衣服,

    

     “我也让你看光,你想看我哪里,我全给你看。”说完就开始在韩玄飞面前展示着他各个角度的身体。

    

     韩玄飞动了动,抬眼看着摆出各种甫士的旗奕,感到实在是很滑稽,不觉就要失笑。旗奕看他好些了,赶紧又爬上床,笑着说:“做爱就应该把自己放开,你又不是清末小脚女人,这么封建做什么?怎么样?我们再来一次?”

    

     “我不要!”韩玄飞忙不迭地拒绝,掀被下床,“要来你自己来,我要去洗澡了。”他一进到浴室,就反身把门锁上。

    

     被丢下的旗奕看着自己又抬头的分身,无奈地说:“乖乖忍着点吧,人家不要你。”他虽然还很想再和韩玄飞大干三百回合,以解一个多月结集的欲望,但欲速则不达,他旗奕心里是很清楚的。好不容易韩玄飞接受了他,会有大战至黎明的机会的。

    

     “我会玩得你兴奋得晕过去的,你等着!”旗奕一个人在房间里咬牙切齿地。

    

     *****

    

     旗奕躺在被子里,搂着韩玄飞,边唉声唉气,边忙着摩挲着他的身体。他一直在动员韩玄飞再做一次,可被刚才的自己吓到的韩玄飞死都不同意。想用手挑逗起他的欲望,可手一伸向某些部位,立刻被人挡住,甚至被狠狠地揪一下。

    

     旗奕一下又要龇牙咧嘴的吸着被揪痛的手背;又要搂紧韩玄飞,不愿他离开自己多一厘米;又要蠢蠢欲动地找机会乱摸。

    

     韩玄飞也得一直阻挡旗奕的鬼手,对他又掐又打;又想挣扎出旗奕的怀抱,不让他乱亲。两个人在被窝里闹得不可开交,小动作很快就转化成两人扭打在一起,在床上翻来滚去的。旗奕一时间没制住韩玄飞,就使坏招乱搔他的腰,低头乱啃他的脖子,还伸出舌头来舔舔。怕痒的韩玄飞憋不住地一直笑,拼命扭动身体,乱打着旗奕,想让他停止这种折磨。

    

     直到韩玄飞实在无法可忍,大叫:“你再这样,我要生气了。”旗奕才住了手,得意地把韩玄飞死死压在身下,笑咪咪地看着他。韩玄飞直喘粗气,不服气地瞪了眼旗奕,哼了一声就侧过头不理他。旗奕凑近他的脸,乱嗅着:“不理我?不理我,我就再来哟,快象刚才那样对我笑一下。”

    

     韩玄飞色厉内荏地绷着脸不理他,可旗奕一作势动手,他立刻吓得软下来:“好了,好了,我笑、我笑!”别扭了半天,才在旗奕的催促下扯出一个怪笑。旗奕见状哈哈大笑起来:“干嘛这么勉强?笑得跟见了鬼似的,这么难看。”

    

     韩玄飞被他笑得不好意思了,恨恨地叫道:“就是见了鬼啦,见你这个大头鬼!色鬼!”话音未落,自己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刚一笑他就怔了,急忙停住笑,不自然地避开旗奕的视线。

    

     他不愿意和旗奕太过亲蜜,心里开始后悔自己的松懈。他尴尬地低着眼,不知该摆出什么表情才好。

    

     旗奕看到韩玄飞有点不知所措的表情,心里明白地笑了笑,把他搂回怀里,不再乱闹,开始轻声和他聊起杂七杂八的东西。

    

     “对了,你怎么听得懂日语?”旗奕忽然想起这件让他挺奇怪的事。

    

     “在管教所时无聊,就学了。”韩玄飞把早想好的借口说了出来。

    

     旗奕没有什么表示,再问:“还会什么?”

    

     “还懂些英语,中学时就这个学得不错,随便看看书就可以考得好。”

    

     “呵,你的语方天份不错嘛!”

    

     “是呀,我还会几种方言呢。”韩玄飞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装出一副困了的样子。果然,旗奕立刻放弃了询问,给他掖好被子说:“今天累了一天,快睡吧。”

    

    

    

    

    

     束缚正文第10章

    

     章节字数:5752更新时间:07-07-1500:28

    

     东京郊外

    

     旗奕下车,打量了下周围秀丽的环境,看着走上来的手下。那人上前低声说:“奕哥,我们检查过了,没有什么情况。”

    

     旗奕点点头,轻吐了一口气。回头对跟着他下车的忠叔说:“我带刘明致和周远进去,你和其他人在这里等着。”

    

     “奕哥,多带些人进去吧,这里有我和小朱就可以了。”忠叔不放心地说。

    

     “没事。今天是东亚几个大武器商每年的例行会议,伊势家应该不会这么胆大,生出什么事。”旗奕知道从小就带他的忠叔对他牵挂很多,而很早就失去父母的他也挺喜欢这种家人的感觉。他看着忠叔愁眉苦脸的样子,微微笑起来。

    

     “可听说老伊势死了,小的做事咄咄逼人的,根本不讲什么道义。”

    

     “真有什么事,我带一堆人进去也没用,反而叫人笑话。我叫人事先勘查过了,没有什么异样。你们在外面小心点,看着点情况。”旗奕挥挥手,制止住忠叔想再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