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束缚 > 束缚(7)

束缚(7)

作品:束缚 作者:柠檬火焰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韩玄飞听到壮阳,禁不住想到旗奕的刚猛,心跳加快了两下。他在心里偷唾了自己一口,低头默默地喝着汤。汤真的很好喝,他原来都没喝过这么好喝的汤。

    

     房间里响着炒菜的声音,油爆锅,抽风机的转动声…

    

     旗奕略起提高嗓子,讲他从如何学来这道菜:“我真笨,那个大厨都做了三遍给我看了,我还是做不好,气得他要举铲子打我的头。呵呵,还好在第四遍的时候终于学会了,否则我今天就顶着一脑袋的油回来见你了…”他边讲着边翻动着锅里的菜。

    

     韩玄飞有一种错觉,好象这样的生活已经过了千万年,又会千万年的过下去,象每个平凡而幸福的家庭,恩爱的小俩口,多少人渴望的生活……

    

     他抬头看着忙着炒菜的旗奕,不敢想像一个黑帮老大,生意场上长袖善舞的商人,竟会为他这个小人物放下身架,在锅铲油烟中打转。

    

     他真的是爱惨了我才会这样做。

    

     他想用他的温情慢慢地把我融化……如果我是女人…….我一定会爱上他的……不管他是不是黑帮,抛下警察的身份和职责,爱上他。人一辈子能得到这样一份真情,也是不枉了。可是,我是男人……一个被他强暴、禁锢的男人…….

    

     如果有一天,让他知道,这世上并没有一个叫韩玄飞的男人,他会怎样的一个表情?心碎?韩玄飞忽然觉得一阵的不忍,他不忍去想像到时旗奕的表情………

    

     “想什么这么出神,玄?”

    

     韩玄飞一惊,抬头看旗奕。

    

     “帮我端菜出去吧,都做好了。”旗奕微笑地看着他,擦干手,拿起碗盛饭。

    

     韩玄飞从自己的恍惚中回过神来,暗骂自己:才吃了他几顿饭,就不忍起来了……他站起来,把旗奕炒好的菜放到餐桌上。

    

     “喜欢吗?”旗奕把饭放在韩玄飞面前,满脸期待地看着韩玄飞夹起他今天的辛劳成果。

    

     韩玄飞心里不禁好笑,旗奕那种热情期待的眼神,就是菜不好吃,也没人说得出口。不过,菜还真的很好吃,色香味俱全,让人食欲大开。

    

     他本想不吭声,但看到旗奕那一副小孩子做了件好事,急切地等着老师表扬的神情,他无法不理他。犹豫了一下,他还是简短地说道:“好吃。”

    

     旗奕一下子松了口气,满脸洋溢着开心的笑容。那种从心里溢出的欢乐,让韩玄飞也受到了感染,不禁露出一丝微笑。

    

     旗奕陶醉似地看着微笑的韩玄飞,满心的甜蜜。他这段时间的禁欲、忙家务,总算也是有点回报了。虽然,韩玄飞还老是一副拒人于千里外的样子,但在他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和善,说明他的心防还是在一点点的卸下。

    

     会有美好的一天的,旗奕对自己打气。

    

     *****

    

     圈着韩玄飞,旗奕坐在平台的藤椅上看着幽静的夜色,德沃夏克的美丽新世界流泄在夜空中。

    

     旗奕觉得自己很幸福,在美丽的夜景里,在优美乐曲的环绕下,抱着自己最心爱的人。他更紧地抱住怀里的人,扳过他的脸,低下头捕捉到那想闪躲开的唇,陶醉地亲吮起来。

    

     长时间的唇舌纠缠,直到韩玄飞实在受不了了,下死劲挣扎起来,旗奕才依依不舍地松开他,

    

     制锢住头部的手松开,想抚上因亲吻而滋润艳红的唇,却因韩玄飞急速低头的动作而落空。

    

     韩玄飞整个人热血上涌,强烈的情欲把他的脸染红,眼睛闪着需求更多的温润光芒。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要用自己火热的身体去狂暴厮磨旗奕,紧紧缠绕在一起,让已微微昂起的下体激烈磨擦旗奕也已涨大的分身。他用尽全身仅余的理智把自己挣扎出旗奕的热吻下,已是两颊绯红、气息紊乱不堪。他迅速地低下头去,心里祈求不要被旗奕发现自己的失控。

    

     没有注意到韩玄飞异常的旗奕,仍紧紧地搂着他,轻轻用唇擦着韩玄飞细腻的脖子,抚摸着他柔软的头发。

    

     韩玄飞强忍着一波波高涌的情欲折磨,死咬着嘴,不让饱含欲望的喘息泄露他的脆弱。他粗鲁地推开旗奕,背向着他,极力平稳杂乱的呼吸,看着远处的夜景,让清凉的晚风降下他过高的体温。好不容易才恢复正常的他,疲累地把面埋在手里,习惯性地按着太阳穴,缓和因过大压力而发痛的头部。

    

     旗奕因韩玄飞的坚决拒绝而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不过,他还是占有性地把韩玄飞抱回怀里。

    

     “我们后天一起去日本。你还没去过吧,我带你好好玩一玩。”

    

     对于旗奕突如其来的建议,韩玄飞惊讶地回过头看着他。旗奕仍是温柔地对着他笑着:“在日本有个会议要开,本该是旗扬去的,可他老婆生病,换成我去。正好带你去玩玩。”

    

     “不怕我跑掉?”韩玄飞随意地问道;

    

     “没人能从我旗奕手上跑掉!”旗奕平静地说。

    

     韩玄飞盯着旗奕看了一会,扭回头,继续看着远处不说话。

    

    

    

    

    

     束缚正文第8章

    

     章节字数:5068更新时间:07-07-1500:27

    

     京都

    

     秋天

    

    

    

     韩玄飞一下车就被眼前的美景惊住。

    

     四面的山坡上,枝繁叶茂的枫树遮蔽住个山岭。坡下岭上全是艳红娇黄的枫叶,无一株杂树。疏枝斜伸,满山枫叶随风摇曳,枝叶翻涌如海潮激荡,气势万千。

    

     如雾的秋雨悠悠轻洒,凉风卷过,带着潮sh的雨意。枝叶树杆全被雨水浸得sh漉漉的,条石的台阶被洗得清亮,阶边的枫树,枝叶茂盛,黄灿灿的枫叶媚得张扬。风掠过,黄叶顺风一荡,悠扬而下,带着不舍依依,轻柔地飘到地上。

    

     如精舍似的寺庙坐落山间,在万顷枫林间如世外的桃源。亭台回廊、殿宇庙舍被霾烟似的水气笼罩了,如一幅日本的粉彩画,朦朦胧胧地不甚清晰。

    

     他心神俱醉地沉醉在梦般的仙境中,任旗奕牵着他的手,迈上台阶,进入寺院。

    

     殿中淡淡的香烟缭绕,庄严的佛像带着慈爱的笑意俯视着众生。韩玄飞呆呆地拿着旗奕递给他的香,不知该如何处置。他看着旗奕举着香,虔诚地低头闭目,不知在佛前祈求着什么。默立良久的旗奕把香插在香炉里,回过头冲韩玄飞一笑,说:“你不拜一下吗?这个寺可是京都有名的神寺,很多人都来这敬神的。”

    

     “你信佛?”韩玄飞觉得旗奕这个唯我独尊的人,和虔诚礼佛的信徒真是相差万里,很不协调。

    

     “我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见到教堂也会划个十字。”旗奕好玩似地笑了起来。他向前一步,在韩玄飞耳边轻声说:“再说了,我现在是急病乱投医,什么都试一下。”

    

     韩玄飞听得莫明其妙的,他侧过头,避开耳边的热气,皱了皱着眉,就准备把手里的香随意插ru香炉中。

    

     “别,”旗奕快一步拦下,“拜拜吧,反正没什么坏处。”

    

     他从背后环住韩玄飞,手伸前握住韩玄飞的手,把香举起,喃喃着道:“求佛祖保佑我们今生今世、生生世世相亲相爱,永远相伴……”不管韩玄飞微微的挣扎,就着他的手,把香插到香炉中。

    

     韩玄飞微红了脸,静默半晌,才撇撇嘴不屑地说:“菩萨才不会保佑这种乱七八糟的关系。”

    

     “什么叫乱七八糟,玄,我是真心爱你的,你现在还不明了吗?”旗奕直视着韩玄飞清澈的眼,“我用我的全心爱一个人,爱是没有错的。”

    

     他把韩玄飞揽入怀中,静静地拥着他。

    

     韩玄飞感到旗奕微乱的气息拂过脸颊,听到他低低的声音:“对不起,玄,你原谅我,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爱你。我会用我的一生爱你的,试着接受我好吗?”旗奕抬起头,爱恋地看着眼前的人,目光如醉在那帅气的脸上流连。

    

     黑亮的眼里蕴含着深深的情意,任是韩玄飞如何的忽视,还是渗入了他的心里。他心一颤,如一颗石子投入,荡起一阵涟漪,一圈圈地漾开。

    

     感觉到自己的动摇,韩玄飞眼神一暗,推开环抱着也的旗奕,走出了大殿。

    

     秋风习习吹过,清新的雨意冷冷地迎面而来,让他有些昏沉的头脑立刻清彻起来。他站在殿前过道边缘,深吸了几口气,让看着眼前忽疏忽密的雨丝,被风吹得斜飘起来,击打在青石地面上,翘起的屋檐上,发出细细的簌簌声。

    

     sh重的树叶轻颤着往下滴着水,枯黄的残叶浸在地上的水里,不知何处的铁马在断续地响着。

    

     雨把天地混沌起来,晦色冥冥、烟雨如雾,模糊了远处的山景。阴雨的天气,让山中的寺院没有香客,安静的院落里透着寂寥空阔。

    

     韩玄飞落寞地看着眼前的景物,心里凄楚,觉得此时的自己象是苍茫天地中的独自一人,畸零无助。

    

     在这方天地里,他觉得自己是那么的俗不可耐,世间的纷争对抗、痛苦纠缠,是如此的渺小可笑。

    

     凉风夹着冻雨袭来,韩玄飞经不住寒冷得一颤,无意识地用双臂抱着了自己。

    

     一件外套披在他的身上,带着人体的温度。下一刻,他被拉入温暖的怀抱,热热的脸颊蹭磨着他冰冷的脸。外套的主人没有出声,就这样抱着他,陪着他看着雨景,任他迷茫地恍惚着。

    

     有些僵硬的身体渐渐地放松了下来,靠在身后壮实宽阔的胸膛里。温暖的身体暖和着他,韩玄飞放弃了杂乱的思绪,闭上了眼,感受着凉凉的雨丝轻打在脸上的沁凉,嗅着雨的sh润气息和若隐若现的清寒花香。

    

    

    

     夜里,雨停了,像被雨洗过的月亮清亮地高悬在如墨的天空中,淡淡迷蒙的光晕环绕着它。轻柔的月光洒下来,给院里的景物染上一层青光。夜风凉得浸人脾骨,带着雨后青草的清香,渗入室中。

    

     和式的卧室里,灯光如烛,窗户洞开。柔软地被褥挡住了初秋夜里的凉意,温暖着人的身体。

    

     山中的世界是祥和宁静的,安抚着世人烦杂的心。

    

     韩玄飞此时的心境清澄,很难得的没有阻挡旗奕在他身上游走的手,任他轻吻着自己的唇。他直觉此时的旗奕没有肉欲,只是在充满爱恋地轻抚着他,不是在亵玩,而是在表达他的情意。他现在不再是被人任意玩弄的性玩具,而是一个被深深爱着的人。无论如何,知道自己被另一个人用全身心地爱着,也是一种不错的感觉。

    

     旗奕看着怀中的人不经意露出的淡淡笑意,不觉有些醉了。他好象飘浮在不真实的梦里,梦里有玫瑰的颜色,弥漫着甜甜的香味……玫瑰的颜色?甜甜的?他不禁笑了起来,心想,自己真是越活越回去了,现在的自己就象是一个初次坠入情网的少年,用尽全身的热情燃烧着心中的爱。

    

     而他的能量是永不枯竭的,可以烧尽这一生,烧至生生世世。

    

    

    

     东京

    

    

    

     山中一日,世间一年。在山中寺庙里呆了三天,韩玄飞已经觉得自己像是要出尘了,忘记了世间的样子、人生的欲望、责任。

    

     当他到达东京时,现代化大都市的高速运转,让他头都有点发晕。车水马龙的街道、嘈杂的车声人声、让人眼光缭乱的商品橱窗、色彩夺目的巨幅广告、来来往往如潮的人流,无一不提醒他又回到了现实中。

    

     他有些愣愣地看着身边的人:穿着死板西装的上班族、打扮新潮古怪的年轻人、轻声细语讲话,频频鞠躬的家庭主妇…….一个陌生充满生气、却又古板保守的世界。从未出过国的他,就象是刚进大观园的刘姥姥,什么都是新鲜有趣的。

    

     旗奕走在东京街道上,就象走在从小生长的城市里似的熟门熟路。他仍是毫不顾忌旁人目光地握着韩玄飞的手,带着他到处乱逛。

    

     韩玄飞觉得两个高大的男人手牵手很是怪异,想甩掉旗奕的手,却一如既往地失败。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低声对旗奕说:“你放手,所有人都在看我们!”

    

     旗奕满不在乎地说:“别怪他们,他们难得见到象我们这样完美的人。”

    

     韩玄飞被旗奕这句超级自恋的话堵得说不出话来,半天才说:“我没你这么皮厚变态的。”

    

     旗奕微微笑着,加重了手上的力量,不由韩玄飞多说的大步走在街上。韩玄飞心里直骂旗奕变态白痴,但又无法当街和旗奕争执,只好任由他牵着,在周围投射来的怪异眼光下跟着旗奕乱逛。

    

     在一家装修十分高雅的服装店里,旗奕挑了几身衣服,叫韩玄飞去试试。对名牌一窍不通的韩玄飞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牌子,习惯性地翻看着衣服上的标签。当他知道手里的衣服抵他好几个月的工资时,不禁大大地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