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散装肉脯 > 散装肉脯(51)

散装肉脯(51)

作品:散装肉脯 作者:迷迷迷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公子,你真美。”

     公子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勾起一个魅惑的笑容:

     “啊……还用你说……本公子……一向如此……”

     这副媚态让李大哥又再度*欲勃发,他抖了抖手,提醒公子:

     “我都把公子cao爽了,这个能不能就解了啊?”

     公子眼波流转,想了想,就从中空的玉枕里摸出了一个钥匙,直起身子地给他解开。这下移动,肉根啵一声从穴内抽出,里头的液体随之涌出,沥沥淅淅地流了一大腿。

     李大哥盯紧了眼前的玉白身子,抬起头凑上去对准乳珠就含住舔弄。

     “啊…………别…………别啊…………唔…………想不想解了…………”

     公子被突然袭击,敏感得缩了两缩,李大哥伸出舌头绕着乳晕打了一圈,把小小的地方润得水光粼粼,才笑着说:“你解你的,我舔我的啊。”

     公子哼了一声,又食髓知味地送上乳珠,一边伸长着手插ru钥匙嗦嗦拧动。

     咔哒一声,手铐解开,一手自由的李大哥立马伸手圈住公子的纤腰,失而复得地捏了两捏,另一手很快也自由了,他双手并用一下抱住公子按在身前就紧紧拥住。

     “唔……你干嘛!”

     “让我抱一下。”李大哥把人圈在怀里,像以前多次那样紧紧护着,粗糙的脸贴着嫩滑的肩窝不断蹭弄确认,确认这个人儿终于又回到了怀里。

     “啊………别蹭…………好麻……”

     公子被粗皮厚肉的李大哥给蹭得有点酥麻,身子扭了扭,但人却任由他抱住。好舒服,这个人抱着他真的好舒服,怀抱那么宽广,温度那么合适,以后再也不能让他跑了。

     李大哥软玉温香满怀,低头看着公子酡红的脸颊,心内柔情万种,低头吻着他的鼻尖,顺便抖了抖腿,提示他还有没脚铐没解。

     公子把钥匙扔给他,撅了撅嘴:“自己解。”

     李大哥却摸着他的脸,温柔地诱哄到:“来,你去后头解,顺便让我看看你小*有没有肿。”

     “唔……”公子不好意思地埋着头。

     “让我看一下,这么久没cao公子的小嘴比以前更嫩了,我担心啊。”

     公子本来不肯,结果一推脱这人就吻他,再推脱再吻,气喘吁吁地来回了几次之后,公子只好又在怀里赖一阵才爬起来,转过身子以撅起屁股的姿势爬到后头,举着钥匙就要去解。

     李大哥呼吸一窒,看着两片雪臀,中间的小口粉嫩多汁,被cao得媚肉外翻,深红的媚肉映着浊白的*液,简直美艳不可方物,瞬间伸出手把臀肉往两边掰开,一嘴凑上去就舔弄。

     “啊…………你…………别舔…………啊…………”

     公子大惊,臀肉已经被控制住了,舌头往sh润的*口里穿刺,挑逗着敏感的肉壁,粗糙地摩擦,舌头带着一点粗糙的触感让他不由得抖了几抖,肠肉夹住入侵者,如同以往许多次夹弄*棒一样狠狠翕动,把李大哥也夹得粗喘一声,喷出热乎乎的气息,撩得*口也随之敏感收缩。

     “别…………啊…………好奇怪…………”

     公子只解开了一只脚铐,剩下就完全无力了,沦陷在后面的舔si当中,欲生欲死地叫喊。李大哥被夹得快要断掉一般,也没持续多久,艰难地舔遍了*口和*壁浅处,便抽出来啜吻了一遍娇嫩的雪臀,伸手拉着把人圈坐在怀里,一伸手摸到sh腻的小脸,已经流下了快感的泪水了,便怜爱的低头吻他,把他身后小嘴的味道也送进上头的嘴里,两人唔唔嗯嗯地吻了一阵,才喘着气意犹未尽地分开。

     公子赖在李大哥的怀里,小脸上是一副自己都不知道的满足神态,被人逗猫一样一下下摸着腹部,时不时亲一下额头,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舒服,就差哼哼出来了。李大哥卷起自由的腿,把人夹紧在怀里,像圈着天下唯一的珍宝一般,心头满是甜蜜。

     太好了,又可以和公子在一起。

     李大哥觉得自己的三观和公子相比简直不值一提,他知道这时候应该是要设法逃走,并问出其余三人的下落,但仅仅是这么抱着公子,他的心便前所未有的满足。想到能天天cao到公子,即使是以最卑贱的*奴的身份,只要能享受到公子销魂的肉*,其他一切又算什么。公子这么骄傲的个性,只会在自己面前露出这种乖顺的姿态,就像自己真正的独占他一样,只要能比任何人都要贴近他,这便足够了。

     大公子心里却想,自己是不是对这人太心软了?竟然就这么放开了他,他对自己做过的事情何其可恶,就算千刀万剐也不解恨,只是一想到世界上再也没有一个人能这么温柔对待他,在他生病的时候体贴地照顾他,还能把他cao得舒服,心里就很慌乱,这一年以来,估计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真正记恨的不是李大哥给他下了药,而是李大哥不要他了这个事实。

     就这么抱了好一会,公子感到口渴了,便推开他下床,脚一沾地便有点软绵,人歪了一下,被李大哥手快地扶着,他回头甩了李大哥一手肘,眼神有点埋怨,李大哥笑了笑说公子小心,一直看着他走到圆桌边,倒了茶水慢慢喝着。

     公子感到背后一道火辣辣的目光肆无忌惮地扫视着他,他背对着床上的人,捏着茶杯的手用力到发白,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对不对,但是心里却不想绑着这个人,甚至不想给他下药,他想要这个人清醒地疼爱自己,不是因为药物,也不是因为胁迫。他知道现在自己非常危险,把背门暴露给人,随便一个利器都能让自己丧命,但是他也想赌,他想知道李大哥究竟喜不喜欢自己,会不会趁这个机会逃跑。

     他听到李大哥悉悉索索解了剩余的铁铐的声音,听到他下床的声音,听到背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然后自己被抱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拿着茶杯的手抬起,就着杯口喝完了里头剩余的茶水,随后带着sh气的嘴唇贴着自己的脸颊亲密舔吻,手臂收紧,整个人被拥在怀中,以一副全然占有的姿态。

     “公子在想什么?”李大哥看出来他在出神,边吻边问道。

     公子没有回话,只是伸手贴住他啜吻自己的脑袋,主动送上红唇。两人就着相拥的姿势吻了很久,李大哥又有点忍不住了,一下横抱起公子又往床上走去。

     公子被平放在床上,李大哥跨在他身上,俯下身子压住亲吻。

     “唔…………唔…………别…………”

     公子想换个地方,这床铺都被他们的体液弄得一团糟糕了,这人竟然还这么急色按倒就亲!扭动之间,从玉枕中间掉出了个眼熟的盒子,李大哥咦了一声,停了动作拿起来一看,这不就是自己当时买了后来没送出去的乳环礼物吗?他惊喜地看着公子,随即见到公子脸颊涨红,一手就要夺回盒子。

     “给我!”

     李大哥长臂一伸,把盒子高高拿起,嘴里却止不住笑意:

     “公子当时不是不喜欢吗,怎么一直留着,还放在床上呢。”

     “放肆!轮到你管我!”

     公子难得露出这副又急又羞的样子,李大哥真是又惊又喜,忍不住深深地看着他,不放过一丝的表情。公子被他看得有点不自在,伸了几次手也没抢到盒子,便哼了一声,扭过头不理他。

     “我给公子戴上吧?”

     李大哥看够了便打开盒子,捏起其中一颗乳环,烛光之下,银制乳环下吊着的琉璃小珠闪闪发光,煞是好看。叫了好几声,公子才回过头来看他,眼神闪了闪,才微微点了下头。

     李大哥摸着他的小脸怜爱地吻了一下,便下床去把烛台拿过来放在床边的几子上,又拿了一条干净的面巾把乳环擦干净,回头对公子说:

     “来,我给公子舔sh。”公子挺着胸膛送上双*,李大哥含着左边的小乳珠啜了几下,舌头扫了一圈,弄得sh答答的,这才拿过乳环,就着烛火消毒了一下,掰开针口,眼疾手快地捏起穿过。但即使是这样,公子也疼得身体一缩,嘴里低低痛叫了一下,李大哥扣上环扣之后,低头吻了*头好几下,边吻边说:

     “不疼了不疼了。”手也揉着人的腰眼,像顺毛一样抚慰着。

     公子哼了一声,伸手搂着他便趴在人肩膀上,眼里带着泪水,楚楚可怜。李大哥怕他疼,连忙如法炮制又穿好了右边的,这才抱着人儿好好揉弄了一番身子,吻遍了小脸和胸前,把人弄得身子发软,也把自己弄得情欲高涨。

     新戴上的乳环在胸前摇曳生姿,琉璃的多彩之色越发衬得公子肤白如雪,李大哥忍不住一看再看,心里不禁满足地想终于给这个高贵的人儿打上了自己的记号,甜得下头*物暴胀,又想压倒公子再次侵占。

     公子低头看着乳环,心里也欢喜,他让李大哥给自己戴上,也只是因为这是他唯一送给自己的礼物,是他明确说出的一份心意,即使这份东西价值卑微,他也喜欢,还喜欢得紧。此时看着自己挂着他的心意,心头也是甜蜜无限的,因此李大哥兽性大发一般再次推倒他,甚至翻了个身,以不雅的姿势从后头进入的时候,他也没计较。

     “啊…………慢点…………好粗…………”

     李大哥跪趴在他身后,圈着他的胸膛,抚弄着被穿环的地方,胯下狠狠挺动,不断把他撞得在床上前移。

     “啊…………别…………太快了…………啊…………”

     *头被轻轻拉扯,肩窝被舔si啃咬,力度温柔,然而下身却毫不留情地被猛烈侵犯,一上一下的差别让公子有点分裂,他抖着身子,不断向后送上小*,感到李大哥有力的腹肌挤压在自己的臀肉上,浓密的耻毛骚刮着臀尖,身体被完全圈在下头,承受一波波动情的插弄。

     “公子好紧,放松点。”

     李大哥快被这越cao越紧的甬道给弄得神魂颠倒,一想到公子戴上自己的东西忍不住就发了狂,本来想着这次要温柔一点让他更快乐,结果一看到身下雪白的躯体,软软的小嘴里还含着自己刚射进去的*液,胸膛上挂着自己送的东西,脑子里就嗡一声,全然不顾,只想不断不断cao死他,待插ru之后,sh烂紧致的内壁仿佛天然为他准备一般,无论什么角度都无比贴合,还不断随着进攻而发出甜腻的声音,他觉得公子就是天然为他准备的毒药,只要吃了就会思维麻痹,只听从公子的说话,他已经觉得自由不自由根本不重要,功业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以后能够和公子在一起,拥抱他,亲吻他,占有他。

     这个-yín-靡的夜晚还远远没有结束,两人不断*合,像是要道尽分别一年的相思之苦,用着各种姿势,在床上、窗台上、桌几上、温泉里不断抵死缠绵,一直到天色发亮,才相拥睡去。

    

    

    

     隐藏赠品4:将军和小公子的场合(恩爱的日常)

    

    

     将军下朝归来,换了身便服便往小公子的院落走去。摒弃随从,直入床边见到睡得软绵绵的小公子,心里甜得不像话,脱了外衣上床,把人抱回怀里又继续交颈而眠。

     “唔…………爹爹…………”

     小公子被将军这几下动作给弄得醒过来,将军埋头在他白皙的脖颈间又舔又吸,双手抱着人也不老实,上上下下地揉着昨晚还运动过度的地方挑逗,胯下早就硬起来的阳根在大腿根部一下下蹭动,再不醒就是死人了!

     “孩儿继续睡,爹爹自己来就行了。”

     将军十分体贴地扯下没穿上多久的亵裤,手指伸进还sh漉漉的小*里头打着圈撩拨着,公子哼唧了几声,像伸懒腰的猫一样抱着将军的脖子舒展了一下酸软的身体,双唇凑近将军坚毅的下巴胡乱啃了几口,眯着眼笑着说:

     “爹爹喂我吃早饭呀?”

     “骚孩儿!一早就引诱爹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