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散装肉脯 > 散装肉脯(35)

散装肉脯(35)

作品:散装肉脯 作者:迷迷迷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从天色黄昏干到天色全黑,两人在泳池里不知疲倦地*合,数不清多少次,数不清多少*液,只知道享受彼此,身体力行地传递深深的爱意。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小白是浑身散架不能动弹的,他躺在陆先生的怀里,花*里吃着他最爱的*棒,半软着也非常巨大,他稍稍动了一下,感受到里头依然是sh漉漉的有水液存在,而且是粘稠的,似乎是昨晚的*液还在里头,满足地笑了起来,每次跟爸爸抱怨不能含着*液睡觉都被说对身体不好,昨晚却答应了自己,真是太好了。

     还在高兴着的小白被醒过来的陆先生捧着脸又吻了一通,嘴里满是发苦的味道,两人相视一笑也不嫌弃,陆先生一边摸着他软软的头发,一边慢慢地说:

     “明天我带你去看医生,看用什么方法能够更容易怀上。既然宝宝想要一个孩子,我们就要吧。不过一切以你身体为重,不要太勉强自己。”

     “嗯…………谢谢爸爸…………”小白扬起甜甜的笑容,圈着陆先生的腰,把头埋在他胸膛,觉得拥有了全世界。

    

     陆先生带着小白去了一家有名的私人诊所,走的是VIP通道,医生是个大美女,波浪长发配着艳丽的容貌,整个人看上去成熟又妩媚,医生跟陆先生好像十分熟悉,两人一见面就轻松地互相打趣,把一旁的小白弄得有点不自在。

     陆先生侧头看见小白有点不知所措,有点怪自己每次一见到死党叶医生就这么多话说,叶医生跟他同年,两人家里是世交,从小关系就很好,特别是叶医生那种豪爽得一点都不像女生的脾气,让陆先生十分对味,自从叶医生独立出来开诊所以后就一直是陆家的家庭医生。

     他伸手揽过小白,轻轻地摸着他的腰侧,低头在他小脸上吻了一口,才对叶医生说:

     “来,介绍一下,我的宝贝小白,这位是叶医生,我们从小就认识了,算是很好的朋友。”

     “哟,”叶医生笑了笑,“第一次见你叫宝贝呢,这次是认真的?”

     “当然,我的宝贝可是全世界最好的。”陆先生骄傲地抱紧了小白,小白不知道说什么,只好把头埋在胸膛里蹭了蹭。

     “啧啧,真是肉麻,今天来找我干什么?想生孩子?”

     叶医生之前已经被咨询过了,所以今天看他带人来了也不意外,直接就问。

     “对。”

     “那行,你先出去,我给他做个检查。”

     被赶出来的陆先生在门外踱着步等着,脑海里不由自主就幻想如果有了宝宝像小白一样软萌该有多可爱啊,但转念一想,如果以后宝宝占据了小白太多精力,会不会就不能像这样粘着自己了,而且怀了的话前三个月都不能做,小白宝宝能忍吗?他能忍自己都不能忍啊,脑内已经未雨绸缪天人交战的陆先生想着想着,就发现诊室门开了,叶医生让他进去。

     “怎样?”他走进去把还坐在病床上低头要穿鞋的小白抱进怀里,摸着人软软的头发,才低头看见他淡淡绯红的脸颊,眼睛里闪着激动的光芒。

     小白顾不得穿鞋了,抬手就环住陆先生的腰背,亲昵地钻进他怀抱中开心地乱蹭。

     叶医生看这幅小动物一样的姿态不由得笑了一声,“你也看到了,其实双性人里面他算发育得比较快了,最近这半年体内的子宫开始慢慢成熟,虽然还是很小,不过功能齐全,所以说就是受孕的概率比较低而已,你多努力几次应该就能行。”

     怪不得小白这么高兴,陆先生摸着他的小脸,低头印下一个额吻,才回头和叶医生说:

     “那你多开点儿营养补品,我家宝宝需要调理身体。”

     “好好好,都给你开,祝你早生贵子啊。”

     拿着一堆助孕的营养补充剂,陆先生开着车把人载了回家。

     车刚开进别墅的地下停车场,副驾驶的小白就拆了安全带一下扑过来抱住陆先生,身子软软地磨蹭着,声音甜腻诱人:

     “爸爸,我们来造人吧……”

     陆先生掐了下他的脸蛋,拍了下还在扭动的小屁股,笑道:

     “停个车都等不及,以后怎么做妈妈呢。”

     小白的回答是送上香吻,含住了陆先生调笑的话语。搂着怀内的身子,陆先生突然想起自己的书房小白没进去过,可以换个场景玩点儿新鲜的,便耐着性子等小白吻够了,才勾着人气喘吁吁的下巴,贴着嘴唇亲密地说:

     “宝宝想不想去爸爸的书房玩呀?”

     天光正好,美人在怀,又有正当理由,自然是一室春情无限了。

    

     一年以后,快要临盘的小白挺着圆滚滚的大肚子,在书房里,正靠着坐在陆先生的怀中,全身赤裸地被亵玩着因为怀孕而丰腴许多的双*,身子被顶得一颠一颠的,嘴里呜呜咽咽地软糯哀求:

     “啊…………好快…………慢点…………好舒服…………爸爸…………慢点…………”

     自从小白怀孕以后,可谓是*欲高涨,身子不但比以前更敏感,胃口也更大,两人几乎大部分在一起的时间都是身体相连的,前三个月不能动花*,自然是后*日夜笙歌,饱足得不行,没多久就被调教得跟前头一样会自动流水,现在陆先生插在里头简直又sh又紧,被肠肉有节奏地xi吮着,爽得头皮发麻。

     “呜呜…………好快…………啊…………要被干死了…………”

     雪白的双性美人在这个书房里已经无数次被如此肏干,却依然毫不餍足,每次都渴求更多,他根本抓不住面前的书桌,软软地靠在身后强壮的男人怀里,随着动作不断摇摆自己,双*乱舞,大腿颤抖,所有的弱点都被人掌握住,却甘之如饴,只希望无时无刻都如此,永不分离。

     陆先生自从有次把小白玩到喷乳之后就爱上了边干边揉D奶,估计现在已经胀到是E了,五指岔开尽可能笼住软绵的豪乳,但尺寸太大了根本无法一手掌握,嫩滑的乳肉在指缝间漏出,嫣红的*头被玩得上下轻颤,硬硬地立着,乳孔张开,随着不断挤压揉搓漏出一点淡黄的汁液。

     小白觉得乳房越来越酸胀,明明还没生产,却真的好像涨奶一样,每次被陆先生用力亵玩就会喷浆,虽然流量不多,但次次都惹得身后的人更加兴奋,把人干死了一般的cao弄。

     “啊…………别揉…………好胀…………啊…………爸爸…………慢点…………”

     身后越来越快,身前却越来越胀,小白已经不知道该先哀求哪个了,乱七八糟的小脸上全是泪水和汗液,还得时不时腾出手去护着滚圆的肚子,简直要忙不过来了。

     “喷奶给爸爸喝好不好?初乳不要给宝宝,要留给爸爸啊。”

     “啊…………啊……………啊————————”

     陆先生像挤奶一样捏着乳尖就用力揉压,后*里头暴胀的肉根一下下全数往G点上狠狠研弄,小白尖叫一声,后*紧缩,身前的小肉根喷出稀薄的汁液,乳孔一松,又漏出一小滩淡白的奶汁来。

     陆先生欣喜地撩起奶汁,送到自己的嘴里含住舔弄,淡淡的奶味混着腥味其实算不得好喝,但抵不住是小白宝宝分泌的呀,他第一次尝的时候就觉得心里甜丝丝的,现在依然如此,每次干人都要把乳汁干出来才罢休,仿佛是仪式一样,他要占据这个人所有的东西,没有人可以和他抢,就算是拥有自己血脉的婴儿都不可以。

     “啊…………啊…………别吸…………呜呜…………”

     小白还是觉得很羞人,明明是婴儿才会喝的东西,陆先生居然说很好喝,还逼自己答应以后不许母乳只能把乳汁都喂给他,本来怀孕的时候是很少有乳汁的,一般都是产后才有,结果不知道是双性人身体的关系还是营养太好,三个月之后他就开始乳胀,之后就开始名副其实的被玩到上下出汁了。

     “好甜,宝宝的乳汁还是这么甜。爸爸以后要天天吃。”

     陆先生用吸过乳汁的嘴含住小白的红唇,像以往许多次一样把味道分享给他,唇舌抵死相缠,小白情动地发出了哼哼声。

     “唔…………唔…………嗯…………嗯…………”

     后*已经酥麻到稍微碰一下就过电一般,小白艰难地扭动着身体,不断向后迎合顶撞的动作,嘴里也配合地发出呜呜的催促,陆先生知道他要到了,身体的快感太汹涌,对于快要生产的孕妇而言的确不适宜太持久,于是也加快了胯下的进攻,几十下猛干之后,一泡浓精全数喷sh在肠bi里头,把人烫得声音都叫破了,身体狠狠抖了几下,无人抚慰的花*喷出一股清淡的小水柱,居然潮吹了。

     陆先生在畅快淋漓的夹弄中回过神来,刚好看到花*喷出汁液的情形,便伸手去勾着高ch后sh热的花唇,夹着爽到颤抖的*蒂,一下下轻缓地逗弄着。

     “宝宝爽到潮吹了,你看水流了满地,好像撒尿了一样。”

     “唔…………啊…………胡说…………才不是…………啊…………撒尿…………”

     小白羞得要死,身体已经敏感到随便一碰就能流水,明明是这个人把他变成这样的,还要调笑他,即使是被这样疼爱过无数次,也怀上了这个人的宝宝,小白依旧非常害羞,每当听到这些直白的话语便身子颤抖,脸颊绯红,因此陆先生也格外喜欢逗他,享受这羞耻的反应。

     “前面要怎么玩?流了一地口水很饿了吧?”

     没等他回答,陆先生就并着三根手指捅开了sh淋淋的肉花,内里丝滑高热,让他流连忘返地一再逗弄,不时夹着*蒂揉搓,不时骚刮着内壁,玩了满手的爱*,sh答答的又再次哺回小嘴里。

     “啊…………别…………别弄到宝宝…………啊…………”

     小白有点害怕,毕竟肚子太大了,预产期也差不多到了,虽然花*很饿很饿,每天都叫嚣着要*棒的贯穿,但陆先生也很谨慎的只会用手指或者道具逗弄他,没有真切的插ru过,只是这次实在玩得太狠了,刚刚潮吹的花*此时敏感得不行,已经不是手指可以满足的了。

     陆先生也知道并不能玩得太过,只好恋恋不舍地抽出手指,拿出一个粉色的跳蛋,擦干净了喂进花*里头。两片花唇一张,噗嗤一声吞没了跳蛋,还颤抖了几下似乎想吃得更稳,陆先生不敢把它推得太入,捏着跳蛋尾端的绳子在小白的大腿上打了个圈扣好,便拿过开关一下调到了最大档。

     “啊———————”

     小白尖叫起来,震得呻yi都抖了几转,双手在空中胡乱抓取,被陆先生一下握住十指交缠,侧头舔着汗sh的小脸,温柔地安慰道:

     “舒服吗?嗯?花*终于吃到东西了。”

     “啊…………啊…………太快了…………啊…………慢点…………”

     这个跳蛋的震动频率太高了,把小白抖得说话都在波动,他眯着迷乱的眼睛,双腿不由自主地大张,激动的水液不断从舒爽的花*中流出,滴滴答答地沿着两人相叠的大腿往下流。

     陆先生被他这副狂乱地模样给刺激到了,埋在后*里歇息的肉根又直立起来,扶着人的腰腹,又一下下开始顶弄。

     “啊…………啊…………别…………后面…………慢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