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散装肉脯 > 散装肉脯(34)

散装肉脯(34)

作品:散装肉脯 作者:迷迷迷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啊——————————射满我————————————”

     小白闭着眼一脸意乱情迷地尖声叫喊,陆先生顶着最深处不断狂喷,心里只有一个cao到他怀孕的念头,只希望自己的*液射得越多越好,最好灌满这个人所有的小嘴,让他再也吐不出-yín-荡的话语!

     小白满足地吞吐着精华,双腿盘得更紧,整个人如同一条白腻的蛇般缠住陆先生强健修长的躯体,两人在池水中天生一体般紧密相贴,拥抱着享受射*后高ch的快感。

     陆先生一下下摸着小白全sh的头发,听着他在自己耳边娇艳地喘息,热气全呼在脖子上,又痒又挑逗,他的手指拨开臀缝,在还没受宠的后*外头不断打圈摩擦,惹得花*又紧紧箍住体内的肉根,似乎是不舍得放开玩具的孩子一般,不肯相让。

     “唔…………好舒服…………爸爸插得我好舒服…………还要…………”

     小白软糯地磨蹭着,手也摩挲着陆先生光裸的后背,后*随着手指的玩弄张开小嘴吞进了一个指节,就着池水的润滑,陆先生毫不费力就全根捅了进去,左右抠弄了几下,就发现肠bi开始有记忆一样发软收缩,便好笑地低头吻了下他的小嘴:

     “宝宝想用哪里吃?”

     “唔…………前面…………”小白抬头崇拜地啜吻着陆先生线条优美的下巴,柔软的嘴唇随着说话一张一合地磨蹭着陆先生,让他有种被宠物撩拨的瘙痒。

     “你后面的小嘴,可不是这样说的哦……”

     陆先生捅进去两根手指,后*立马欢愉地舒张内壁包容吞吃,手下紧窒的触感让陆先生不由得喘了一口。

     “前面…………爸爸喂前面…………小白要怀上爸爸的宝宝…………”

     小白收缩着花*,似乎真的能消化*液一般努力凝聚它们,他知道只要爸爸一拔出去,它们就会消散在池水里,可恨的是自己并没有真的吞吃*液的能力,这些代表着爸爸的爱意,他想挽留它们,就如同吻痕一样,他想爸爸在他全身都留满,印证着他被极力疼爱,不要让他再想起被抛弃的错觉。

     “傻宝宝,你是男的呀。”陆先生知道他是说真的,虽然他也很想把人干怀了,一想到有个跟小白一样可爱软糯的宝宝心就特别酥软,他之前也有咨询过专业的医生,医生说虽然有女性的器官,但不代表他是成熟的女性,所以怀孕这种事几率特别特别小,而且几万年来的进化让男性的身体构造并不适合孕育小孩,万一怀上了对母体的身体负担也很大,陆先生听了之后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最近的情事中也是比较倾向疼爱后*,谁知道这个小人儿今天不断重复这件事,一副誓不罢休的样子,他被这份执着给弄得无限满足,只能软语相劝:

     “我前阵子问过这方面的医生,医生说怀上的几率会很小,而且即使有了,对你的身体负担也很大,爸爸实在不想让你受这个苦,如果你喜欢小孩子,我们去代孕一个好吗?”

     “不要…………我要给爸爸生一个…………”

     小白抬起头,小脸上完全是一副真挚的表情:“几率小不代表不可以,爸爸天天cao我,cao到我怀上为止。”

     陆先生被他震慑了一下,随即又笑着说:“你觉得爸爸跟你在一起就是为了让你生孩子吗?”

     “唔…………不是…………但是我想给爸爸一点回报…………”

     “傻宝宝!不许你再说这种话!”陆先生大力打了一下小白的屁股,把他打得臀肉哆嗦,两穴齐夹,爽得陆先生肉根暴胀,又一跳一跳地彰显存在感。

     “啊…………别打我……………呜呜…………小白说得不对吗…………”

     最近小白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爱哭了,他在情事中显得更加直白,爽就爽痛快就痛快,什么都敢喊出来,有时候让陆先生这种见过情欲大浪的人都感到羞愧。

     “爸爸爱你不是因为你能生孩子,不然我去找个女的不更好吗?能怀上就怀上,不能也没关系,这样说你懂了吗?”

     小白乖顺地点头,讨好地送上自己的红唇,陆先生含着他的软舌缠绵起舞,粘膜相触舒服摩擦,彼此都似乎想用这个深吻来传达心意,四唇上下起伏,陆先生收紧怀抱,一直用力到小白都感到窒息了,才在软软的捶打中放开了唇舌。

     他把小白抱起放在池边,让他岔开双腿露出那个被疼爱过的深红的肉花,白浊的*液从两片烂熟的花唇间缓缓流出,红白相映,十分-yín-靡色情,陆先生想也不想,低头一下含住两片肉花,啧啧有声地用力啜吸。

     “啊…………不要………………别吸………………啊…………”

     小白眼睁睁地看着好不容易射到体内的*液被陆先生吸光了,心里有点可惜,但花唇的感觉如此强烈,让他马上又无法分身去思考其他,陆先生的鼻尖戳刺他的小嘴,舌头伸到里头灵活抚慰,挑弄着小小的*蒂,把它舔得左摇右摆,又轻轻含住啜吸,爽得小白激烈地收缩仿佛要夹断舌头一般,深处的清液喷涌而出,像一口泉眼滋润着饥渴的旅人。

     陆先生不断吸食着爱人的甘霖,觉得自己如同久旱一般毫不饱足,液体里有股淡淡的骚味,还混着自己*液的味道,他以前一直不喜欢在情事中对受做出这种服务的行为,但是小白不同,无论是哪里都让他觉得干净可爱,让人忍不住去亵玩,他想吻遍他的全身,在可见的不可见的地方全都留下自己的痕迹。

     “啊………………别咬………………啊………………好痒………………”

     小白不由自主地夹紧双腿,盘住了陆先生的头颅,感受着他鼻尖的气息不断喷压在敏感的花*浅处,像羽毛一样骚扰无比,舌头不断往里探路,忽左忽右地到处点火,他情动地用手抓着陆先生的头发,胯下自觉地抬送,一点点把自己最脆弱的地方送给人玩弄。

     两条长腿随着舔si的节奏一下下打击着陆先生的后背,脚趾时而卷曲时而舒张,身上的人儿叫得时而高亢时而低喘,一对雪白的巨乳在快感中凌乱抖动,眼中又流出舒畅的泪水,整个人潮红熟透,简直要死在陆先生嘴下一样。

     随着陆先生一下狠狠的吸食,花*紧紧收缩,前头的肉跟抖了两抖直接喷出一股*液,小嘴也不甘示弱,从深处喷sh出一股股猛烈的水柱,把陆先生的嘴给打得酥麻,口一松退了出来,水柱没有了堵塞物,在花*口四散喷sh,好像喷泉一般打sh了两腿之间。

     “啊——————————————!!”

     小白抽cu一般颤抖着双腿,连花唇都在微微颤抖,射过的小*棒依旧直挺挺地僵着身子,整个人从喷sh的紧绷到释放的软泥,也仅仅用了几秒。陆先生笑着摸了摸他花*喷出来的液体,醮了一点送上去他的嘴边:

     “宝宝居然潮吹了,来,尝尝味道。”

     “啊………………唔……………好舒服………爸爸舔得好舒服…………”

     他眯着眼用脸蹭着陆先生递过来的手指,花液沾在他樱红的脸上,淡淡的水光之下,显得更加娇艳-yín-靡,陆先生不由得双手一撑跳上岸边,一把将人推到压在身下,含住两片只知道喘息的红唇便深深舔弄。

     “唔…………嗯…………唔…………”

     乖巧可人的小白,柔顺地在陆先生身下张开所有敏感之处,双腿有意识一般又缠上了他的后腰,摆动着雪臀蹭弄着想要cao干。陆先生抽出手里伸进两人的身体之间,勾开身上那件早就乱七八糟到处漏肉的泳衣背心,解放了一对雪乳,手指夹着立起的乳珠慢慢揉搓,小白顿时觉得乳房饱胀*头瘙痒,拱起上身讨要更多。

     气喘吁吁地吻了大半天,陆先生才抬起头来看着身下赤裸的美人鱼,拍了一下他还在扭动的臀肉,宠溺地问:

     “给爸爸乳*好不好?”

     千依百顺的小白自然是点头的,路线上翻过身子在泳池边坐好,示意小白到水里给他夹,于是赤裸的美人鱼又跨回水中,游到陆先生大张的两腿间,举着一双豪乳,夹着那根水光淋漓的威武肉跟上下搓弄。

     幸福的柱身时而被樱桃一样的乳珠擦过,时而被滑腻的乳肉像酥软的小手一样揉弄,爽得直立绷紧,青筋凸起,龟*饱胀,马眼翕动,陆先生不断深呼吸控制着自己的欲望,一再延迟射*的时间。他低头看着努力的小白,小脸映着泳池的粼粼水光,非常圣洁清纯,然而却全身赤裸,用着一对巨乳为自己做着-yín-靡之事,这种强烈无比的反差让陆先生瞬间全身过电,脑子几乎是一片空白,粗喘了几声,柱身一跳再跳,精关一松大力喷sh在小白的脸上。

     “啊…………唔………………好多………………”

     被突然颜射的小白还维持着双*夹弄的姿势,大半的脸上都是浓稠的白浊,他闻着属于陆先生的强烈的麝香味,想着这是爸爸最宝贵的东西,便忍不住伸出舌头挂掉鼻子和嘴上的*液,一一吞食进肚子里,然后还嫌不够一样,伸出双手把脸上的其他*液也弄下来,舔着手一点点全部吃掉。

     陆先生像呆了一样看着他吃掉了自己射出来的东西,像吃什么珍馐美味一样,卷着舌头,不错过一点,觉得整个脑袋都轰隆作响,所有的理智都绷断了,他现在脑海里只有一个cao字,cao死这个人,cao死他,让他再也不能诱惑自己!

     “好吃吗?”暗哑低沉的声音,饱含着一触即发的强烈情欲。

     “好吃…………爸爸的*液最好吃…………”小白舔完手指,趴在陆先生的大腿上抬着头看他:

     “射给我,再射给我,我要把它们都吃掉。”

     陆先生不堪忍受地闭了闭眼,他摸着小白滑腻的小脸,深呼吸着,隐忍地说:

     “你知道说了这些话会被怎么样吗?”

     “那爸爸就…………cao死我啊………………”甜甜的笑容,浅浅的酒窝,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清纯的妖精呢,明明是吸人精血,却长着天使的小脸。

     小白被反身按在泳池边侵占后*的时候,前头的花*已经被陆先生再次肏到合不拢了。陆先生先是把他抱在膝上,用他最喜欢的正面骑乘体位再肏了一次持久的花*,持续一个多小时的深入捣弄,不断反复撞击着深处的小口,贯穿着sh润的内壁,每一次刻意夹射的收缩都被陆先生识破凿开,狰狞的利刃一往无前地剑指最深处,就像是要惩罚他的刻意挑逗一样毫不留情地鞭挞,让小*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最后只能sh泥一般张着嘴等待喂食。

     陆先生不管不顾他的哭喊捶打,把人插射了好几次,最后连尿液都逼出来了,才就着自己的节奏再次喷在内部,小白捂着小腹不断呢喃着说我要吃*液我要怀孕,陆先生觉得他都魔障了,但又为此感到十分欣喜,有一个人能够爱他爱到甘愿以男儿之身承受生育之苦,他感动得无以复加,随即又把人拉到水里压在池壁上继续投喂后*。

     此时小白已经有点精神涣散了,手也软趴趴地不懂抓紧池壁,全靠陆先生的铁臂固定着,整个人向后仰躺在他身上,后*极力吞吐着终于得来的巨棒,双腿在水中伸直随着cao干一下下摆动,双*被陆先生捏在手中乖顺地搓圆按扁,红肿欲滴的*头如同下一秒就要飞射出来,整个人仿佛变成了一个*液容器,只知道接纳他,为他的插干做出反应,身体无论哪个地方都适应他的玩弄,小*通通被干成他肉根的形状,乳房也被揉搓成他喜爱的大小,就连最隐秘的子宫,也会为他孕育生命。迷蒙之中,小白觉得再也没有比此刻更让他满足了,自己完完全全从内到外都是陆先生的,陆先生被他占有了,他终于拥有了一样自己深爱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