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散装肉脯 > 散装肉脯(30)

散装肉脯(30)

作品:散装肉脯 作者:迷迷迷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干死你!干死你!你只能做我的女人!!”

     “啊…………啊…………我…………只做你的…………女人…………快点…………”

     浸润在情欲大海中的哥哥不由自主重复少年的话语,没有想到自己此刻说的话多么羞人,他根本抓不住少年的背部,身体不断被顶弄,摩擦的地方好像要起火了一样,小*又酸又麻,后背火辣辣的疼,眼前景色摇动,乳尖发硬发疼,却无人抚慰,他随着节奏扭动着身体,断断续续地开始要求:

     “前面…………啊…………前面也要…………给我…………”

     少年只是笑了笑,知道他得了趣,身体开始越来越敏感了,连前头的小*头都要被玩。不过事情有缓急轻重,此时少年加快身下的进攻,每下都把人干得腰肢发软,声音发腻,小*紧致熟暖,回报一般舒张着层层穴肉吸得人神魂在飘,少年抱紧怀里的温香软玉,看着哥哥意乱情迷的模样,*欲和独占欲都得到巨大的满足,一个狠插,一泡浓浆全数交代在sh烂的肠穴中,肠穴蠕动着内壁不断吞食,男性的麝香味道淡淡地在两人之间溢出。

     “给你了,哥哥。爽不爽啊?”少年在高ch过后沙哑的声音特别的蛊惑人心,他咬着哥哥的喉结,抬着眼像一只猛兽一样盯着自己的猎物。

     哥哥张着小嘴,还没有从情欲中回过神来。身体软泥一样不断往下滑,少年只好又抱紧了一点,半软的肉根随之又塞进去了一些,哥哥唔了一声,低头看着少年明亮的眼睛,闭了闭眼,纠结的说:

     “你强迫我是不对的…………啊…………我是男人……啊……”

     这句正经的话被少年顶弄着打断了两次,配上喘息之后特别不正经,少年凑上前来含住他的嘴唇肆意玩弄,手也轻轻重重地捏着臀肉套夹体内的硬物,哥哥唔哼几声,微小的抗拒都被淹没在亲吻里,只留下少年最喜欢的乖顺。

     “我哪有强迫你?不都是你的小嘴一直在吃我*棒吗?你看,现在还在吃,吃得一地都是你的口水。”

     “刚才是谁在好大好爽好粗干死了这样喊的?还说只做我的女人?小嘴都被吻肿了还说我强迫你?”

     “啊……你小小年纪怎么这么下流!!”哥哥瞪圆了红肿的眼睛,鼻子还红红的,一抽一抽地指责道。

     “下流?现在在吃我*棒的不下流?”少年配合地顶弄了几下,里头汁液丰沛的搅动声清晰传来。

     “啊……别……”哥哥软着手抵着少年的胸膛,眯着眼拉开一点脸庞。

     少年抱着人半跪坐在树下,哥哥顺势骑坐在肉跟上,sh答答地吞得更深,舒服地又唔了一声,小嘴翕动又吮了几口。少年爱死他这直白的身体反应,抚着他后颈把人按在肩窝里,一副全然占有地姿势,不容拒绝地说:

     “你喜欢被我cao。我又喜欢cao你。所以我们在一起吧。”

     被一下下顺着毛的哥哥很舒服,后*吃到了想要的粗大,内部非常充盈,被射了一肚子,水汪汪的很暖和,双腿汗sh地缠着身下人,宽阔的胸膛也很好趴,汗味虽然有点臭但少年身上自带一股青草味,混合起来是脉动的青春气息,很阳光很正面,除了他刚说的话比较没逻辑和负面以外。

     “你语文老师死得早啊,这种算什么表白?”

     哥哥懒懒地说道,思维渐渐回笼,他用脸蹭着少年有力的肌肉,觉得这触感真是好,比弟弟的手感还要好。明明都是男人,为什么会觉得少年的手感特别好呢?难道因为他把自己cao得舒服?

     “…………你管我啊!答不答应!”

     少年没想到哥哥会反驳,恼羞成怒地狠撞了几下小*,哥哥啊啊了几声抱紧他的脖子像猫咪一样蹭了起来,小*也吐着水表示欢迎。

     年轻气盛的少年马上一柱擎天,胀大了一圈重新把*口撑开,他脑门上暴起青筋,忍耐着这天堂一样的吸弄,掰正了哥哥的脸蛋,认真地问他:

     “回答呢?”

     清醒过来的哥哥,褪去了情欲之中的直白,又开始披上了傲娇的外衣:“我跟强女干犯没什么好说的,从我身体里滚出来!”

     少年瞬间气得双眼发红,凶狠又羞恼地回复到:

     “妈的哪有你这么配合的受害者!屁股扭得跟花一样,yi插就出水!”

     哥哥看着他急躁的模样突然觉得有点好笑,然而脸上还是维持着高冷,手下用点力推着他:

     “技术差死了,快点出来,我要去吃饭了。”

     少年的额上爆出了青筋,他觉得跟哥哥说话简直就是白费心机,这种傲娇就应该扒了裤子一cao再cao,往死里cao,cao到他没了自己就活不下去!

     “吃!个!屁!我!现!在!就!cao!死!你!让!你!吃!老!子!的!大!鸡!巴!”

     少年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地说道。

     小树林里的*合声又再次响起,树丛掩映之间,只有原始的律动不断持续。

    

    

    

    

    

     第十八袋继父和洁癖儿子的场合(妈妈在家的时候和继父做爱)

    

     小勇今天放学回来,发现出差在外的妈妈居然回家了,还做了一桌子菜给他吃,幸好继父今天有会议要开,没和小勇一起回来,不然按照继父平常的节奏,一进门就迫不及待脱衣服,在玄关处就能压着来一炮,这么大动作肯定会被妈妈发现的。

     妈妈上下打量着他,说小勇气色看起来不错,好像皮肤更好了,看来继父会照顾人。小勇只好扯起嘴角笑了笑,天知道那人怎么照顾自己,每天都用*液把下面的两张小嘴灌得满满的,还不许他清洗,现在花*里头还留着他中午射进去的那一炮呢,还美日其名说这是治疗洁癖的满灌疗法,后来小勇去查了下发现真有这种疗法,只不过正规做法是把液体抹在手上,谁让他放在那里头了!想到这里,小勇不禁脸颊绯红,转身就跑进房间里了。

     洗好澡出来吃晚饭的时候,正好看见继父回来,妈妈走上去抱住他讨了一个吻,继父随意地揽着妈妈的腰,低头跟她轻轻碰了一下,眼睛却挑起看着站在客厅门口的小勇。

     小勇不由得别开了头,心里泛起一股自己都没察觉的酸味。

     继父放开妈妈,对着小勇笑了笑,说今天你都不等我就走了啊。

     小勇不理他,走到饭桌前,抽出口袋里的消毒sh巾擦干净椅子和面前的桌子才坐下。妈妈笑着把菜端上来,说你们关系这么好我就放心啦。

     继父走过来坐在小勇身边,趁妈妈回身去装汤的时候凑过来想吻他,小勇条件反射一般侧身避开,继父一愣,随即像想通了什么似的,勾起一个大大的笑容,伸手揉着小勇的大腿,在他耳边轻轻说道:

     “晚上在房里等爸爸啊。”

     小勇拍开他的手,坐到了对面的椅子去,因为心里太愤怒了,完全忘记了要先擦干净。继父发现了这个小细节,对着他意有所指地笑。小勇这才恼怒地发现自己忘了先消毒,只好火烧屁股一样跳起来回房换衣服,一边心里恨恨地骂人。

     晚上小勇在自己的房里写作业,但却越写越走神,不由得在想在客厅看电视的两人在做什么呢,会不会在沙发上就做上了呢?之前的周末小勇想看一个电视剧的大结局,结果才看了一点就被继父脱了裤子抱在腿上狠狠地侵犯,还说我做我的你看你的,气得小勇对他又咬又锤的,最后结局没看成,穴里吃了两泡*液,又软趴趴地被人弄到床上去继续吃。

     好不容易等到他们关了电视进了房间,小勇更加坐不住了,他在房里来回踱步,想着他们会不会马上就脱了衣服抱在一起?在那张他和继父今天早上还*合的床上?小勇隔着消毒sh巾把耳朵贴在门上想听对门的声音,结果什么都听不到,他又愤愤地回到书桌前,拿起习题继续做,但是做了半天依旧一题都没做下去。

     很快,就到了平时的睡觉时间,小勇想着继父说今晚要等他,但是已经十二点了还没过来,看来已经和妈妈相拥而睡了,不由得心里就生出一股委屈,好像本来属于自己的东西被抢了一般,又觉得继父是个大骗子,有了妈妈就忘了他,气鼓鼓地脱了手套再换过睡衣就胡乱上床睡觉了。

     正在辗转反侧之中,突然听见房门轻轻打开又锁上的声音,很快床铺一沉,一个温热的身躯从背后抱着他,手伸进被子里挑开睡衣,熟练地揉着胸前的*头,耳边热乎乎地传来一道男声:

     “骚儿子有没有想爸爸啊?”

     这道盼了一晚的低沉好听的男声让小勇不由得身体一抖,腰眼一麻,花*敏感地吐出了一点汁液,嘴里也不自觉地小声哼了一下,继父知道他情动,伸手把人半抱起来,捧着小脸就要吻。

     小勇用手挡着嘴,瞪着眼睛看继父,心想刚吻过妈妈又来吻他,脏!继父却笑了笑,用手刮着他的小脸说:

     “看你这样儿,我没碰你妈,刚才又去洗了澡刷了牙才过来的,你没闻到我一嘴薄荷味啊?”

     小勇感受了下挨着的胸膛,的确带着点儿水汽,他将信将疑地瞪着继父,继父圈着他腰身的手可没闲着,摸着滑腻的皮肤又揉又搓的,很快就把小人给弄软了。

     “唔…………别…………你去找妈妈啊…………”

     他都没察觉自己语气里那股浓浓的酸味,继父从今天下班回来之后就被他这副吃醋的小模样给弄得十分满足,此时也不逗他了,直接就说:

     “小骚货吃醋呢?爸爸真没碰你妈,这里都存着给你吃呢。”说罢还挺了挺胯,满满的一包又硬又热抵着小勇的大腿。

     “哼!无耻!妈妈在家也敢碰我!”小勇矛盾得不行,之前妈妈不在家他还能欺骗自己说只是屈服于这个人的武力,现在妈妈回来了,他却不揭发他,心里还期盼他不要和妈妈亲热,现在妈妈在对面房里睡着,自己还和继父在床上搂搂抱抱,小*还shsh的渴求着他的*棒,心里扬起一股满满的罪恶,但身体却因为这种糟糕的场景而更加敏感羞涩了。

     “不碰你碰谁?说好了骚儿子天天都要吃爸爸的*液呀。”

     继父给妈妈端了一杯放了点安眠药的睡前牛奶,好不容易等人睡熟了才敢过来,本来活色生香的夜晚活动也因此被浪费了大半晚,*棒早就硬得快要爆炸了,此时也不想和小勇多说,一下把人推倒压在床上,熟练地扒了裤子,曲起两根手指就挤进了下头的花*里。

     “唔…………啊…………放手!”

     小勇扭着身体拼命挣扎,只要一想到妈妈,他就觉得现在的自己无比下贱,很脏!特别脏!和别人共用一根*棒,共用一个别人也拥抱过的身体,还敞开自己最私密的地方被玩弄,他心里涌起一股剧烈的不知所措,夹杂着对自己的厌恶,对欲望的渴求,洁癖带来的心理抗拒,一起在这个夜晚这个瞬间爆发了出来,他生出一股猛力把继父推了下床,揪着被子眼睛通红张着嘴哭不出来。

     “…………你滚!”他张了几下嘴才吐出这么两个字,声音不大,但是用力得小脸都揪成一团了。

     继父有点发愣,本来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教小勇已经不抗拒他的接触了,和情人一般互相拥抱,交换亲吻,兴起的时候做爱做的事,晚上还能抱在一起睡觉,他渐渐觉得自己算是进入了小勇的心理防卫圈,让他认为自己是干净的,是安全的可以接触的东西,怎么料到今晚因为他妈回来了,突然就横生这么大的反应,甚至比第一次碰他的时候遇到的反抗还要大。

     看着床上可怜兮兮地颤抖着的继子,焦急矛盾到极点想哭都哭不出来,像一只被侵犯了领地的小兽,他心里生出了一股密密麻麻的疼。明明只是想和他一起做快乐的事,让他不用羞耻地看待自己多出来的*器官,尽情享受上天的赐予,结果却让人纠结到这样,小脑袋瓜估计都转不过来了吧。继父爬起来刚想坐上床,小勇抓着被子的手就更紧了,他只好举着双手,往后退了几步,边退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