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散装肉脯 > 散装肉脯(26)

散装肉脯(26)

作品:散装肉脯 作者:迷迷迷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唔…………嗯…………”

     小勇驯服在唇舌交缠中,不由自主地吞吃了继父大量的唾液,喉结一滑一滑的,仰着脖子把小嘴往上送。花*被隔着裤子蹭得无比瘙痒,顶着里头的肛塞往里挤压,*壁早就把*液给含热了,此时在里头一点点脉动着,好像有生命一样荡漾,后腰的大手摸得太舒服了,刚好卡在腰窝上,上上下下包着臀部揉搓,身体很诚实的小勇很快就忘记了身在何处,只能闭着眼发出舒服的娇喘。

     继父把他按压在门板上,校服裤是橡筋头的运动裤非常好脱,连着内裤一下拉倒底,摸着泛着sh意的花*一下下顶着里头的肛塞,小勇呜呜地发出了哀求声,双手环着继父的脖子,摇动着臀部明显地催促。

     本来午休时间就不长,继父也不浪费了,直接扯低一点自己的裤子,把激动了一上午的阳根放出闸,接着拔掉肛塞,小勇自觉地抬起一条腿缠着腰,便一杆进洞。

     “啊…………哈…………进来了…………”

     被折磨了一个上午的小勇吃到了货真价实的肉根,舒服得发出了感叹,里头*液充沛根本不用多做润滑,继父就这么把早就cao得合不拢嘴的花*瞬间填满,两人粘膜相触都纷纷爽得相逢恨晚,然而明明才分别了一个早上。

     “唔,骚货夹着*液上课有没有很爽啊?”继父上半身重量都压在他身上,两手托着他的腿,威猛的肉根把筹备了一个上午的花*插得汁水四溅,门板被撞击得咚咚咚的快要倒塌的样子,小勇也顾不得回答了只能抱紧攻击的人的脖子,眯着眼靠着门板尖叫着喘息。

     “啊…………好粗…………捅到了…………大*巴好会插…………快点…………”

     “问你呢,爽不爽啊?”继父得不到回答根本不罢休,后腿绷直,胯下发力,又狠撞了深处的子宫十几下,把紧闭的小门又撞开了一条缝隙。

     “啊…………爽…………爽死了…………干死了…………”

     “谁问你现在,早上含着爸爸的*液上课爽不爽啊?”

     “唔…………啊…………爽…………啊…………”

     被逼得只能回答爽的小勇羞耻得双手紧扣,锁紧了继父的脖子,把人勒得闷哼一声,马上有仇报仇得捅得更疯狂。

     “勒死我谁来干你啊!骚货放松!”继父说是这么说,其实这点力气还不算什么,只是多了一个欺负小勇的理由而已,几百下疯狂捣弄之后,小勇只能伸着舌头喘着粗气,手也软绵绵圈不住脖子身体直往下滑了。

     继父托了托他的双腿,把人顶得抖了几抖,接着突然往后一下坐在马桶盖上,吃着重力的势头,立马把阳根捅到了子宫小口内,搅动着里头的存了一晚的粘液,发出噗嗤噗嗤的羞耻水声。

     “啊…………要穿了…………啊…………”小勇软趴趴地骑在继父身上,裤管被遗弃在地板上,赤裸的双腿只穿着白袜和运动鞋,身上的衣服也被撩起来,男人的大头在胸口乱啃一通,在昨晚的青紫痕迹上又增添了几道新的印记。

     花*舒张着讨要更多,脉脉涌出水仿佛是个泉眼一般,永无止尽地往外喷液,男人不断插干不断sh烂,根本没有够本的时候,小勇被自己这种无底洞一样的情欲给吓到了,他单薄的思维中根本不会思考这是双性人的强欲天性,而是觉得这是继父的手段,继父把自己变成这样,把自己变脏了,变得跟那些婊子一样需索无度。

     继父作为成年人倒是没这么偏激,只是觉得这个双性尤物真是好插好用,只要用力cao干就骚浪出水,对性事的直白简直让人求之不得,平日端起来的小模样也让人欲罢不能,简直是床下高冷床上*妇的典范,这三天以来的情事算是他最近几年最为舒爽的一回了,他炮友很多,cao玩还惦记的倒没多少,像这样cao了又cao还变着法子戏弄的却是头一回。

     好吧,虽然是继子,不过问题不大,反正当初跟他妈结婚也不是为了感情,不然一个四十多岁的半老徐娘又怎能套得住他这个三十出头的花蝴蝶?

     毫无三观的继父心里早就有了主意,继子要圈起来吃,一吃再吃,变着花样吃,至于洁癖,这不是问题,多干几次就没了,人总是屈服于强权的。

     “骚儿子饱不饱啊?爸爸给你送营养午餐呢!”胯下永动机一样持久的频率,曾经让无数炮友惦记的不止是尺寸还有耐力,此时用来伺候情事初开的小勇简直易如反掌,很快嗓子就叫嘶哑了断断续续喘着气,花*只会承受不会反击地翕动着,前头的小*棒自己喷了两次还无知无觉,衣服都脏了却一味沉迷其中。

     “真想拍下你这个样子挂到校榜上,让大家都看看平时的洁癖王子现在的骚样!”

     “再给你射一拨下午含着上体育课好不好啊?”

     “哈…………不要…………”

     小勇在连番的言语羞辱下终于回得了嘴,已经不舒服了一早上了下午还继续真怕自己会死,他拼命摇着头,摆着腰送着穴讨好身下的男人,挺起胸膛用乳尖去蹭他的脸,不成腔调地说着他喜欢的-yín-词浪语哀求着:

     “大*巴爸爸放过我…………骚*含了一天会坏的…………啊…………回家再含…………啊…………不要…………”

     继父咬着他耳朵沉沉地笑着,一片愉悦地继续羞辱他:

     “你说我射了这么多会不会怀孕啊?昨天好像含了一晚上吧?怎么没坏?生了孩子是叫你哥哥呢还是叫你爸爸啊?”

     “啊啊啊啊啊啊————”濒临崩溃的小勇不但言语上说不过这人,身体的快感也积累到顶峰,尖叫着射出了稀薄的*液,花*一夹,又吐出一大波粘水,浇得继父马眼一张,也毫不忍耐地喷sh出来!

     “啊——————————————”

     接二连三的尖叫让小勇觉得嗓子都快要坏了,下午肯定说不出话来,全身好像过电一般,从花*传来的热度传递到四肢百骸,击透了每一个毛孔,全身颤抖抽cu着不知如何协调。

     在这么一个半脏不脏的公厕里,被名义上是自己继父的人插到高ch,裤子衣服都弄脏了,嗓子也弄哑了,脸上全是泪水和口水,后*里还吃着那人给的肛塞,这副-yín-乱至极的场面极大地冲击了他脆弱的三观,他在失神的高ch中想着就这样吧,没有人来救他,就这样成为这个强壮的男人的玩物吧,反正身体也爽到了不是吗?

     继父却有点爱恋地舔吻着他的泪水,肉根在里头恋恋不舍地轻缓抽do,手指滑到后*里头往外拉着肛塞,一边饱含情欲地引诱说:“后面还没吃,爸爸继续喂你吧。”

     小勇没说好也没说不好,觉得自己是个快被弄坏的*爱娃娃,全身上下都是男人的气味,什么上课啊考试啊大学啊全都远远离去,只有眼前的快感最为真实。他提起一点力气抱住男人的头就送上香吻,学着男人伸着舌头搅弄内部,一边摆动着腰臀一边唔唔地呻yi,换来继父啪啪打了两下屁股,又就着姿势再次开干起来。

     四楼的职工厕所里,继续传来一阵-yín-声浪语,一直到下午第三节课铃响过之后,才渐渐平息。

     后来强壮的男人用外套包着少年趁上课人少的时候溜了出来,直接开车打包回家,还很尽责地给班主任和自己请了假,就说继子生病了需要人照顾。当然,男人也是照顾了继子一晚的,不过是用*棒来照顾,翻来覆去地,甚至在妈妈打电话回来问好的时候肉根也塞在继子的穴里不停耸动,享用着这美味多汁的极品小嘴,心里巴不得名义上的妻子永远不要回来,让这种饱足的日子一再拖长。

    

    

    

    

    

    

    

     第十六袋被弟弟的男同学干到高ch(上)沙发强暴健身单车H落地窗H

    

     哥哥下课到家的时候,正好碰上了准备上夜班要出门的妈妈,妈妈说家里来了客人,是弟弟的男同学,不过弟弟今天因为留堂补考所以还没到家,妈妈吩咐了两句好好招待客人便急急忙忙地出门了。

     哥哥只好先折到客厅去跟人寒暄,心里不由得想还有两个小时呢弟弟今天补考数学,他陪着人就不用做作业了啊。

     客厅里头的沙发上坐着一个高大的少年,哥哥愣了一下,没想到弟弟的同班同学居然这么高大,看上去更像是跟他同年的高中生,而且心里也有点奇怪,既然是同班同学为啥要趁弟弟补考的时候过来?

     “同学你好,我弟还在补考,估计还有两小时,你肚子饿要吃东西吗?”

     少年从手机里抬起头来,一双好看的丹凤眼瞄了哥哥一下,随即绽开一个阳光的笑容。

     “哥哥你好,我听弟弟说你学习非常厉害,能不能教一下我功课啊?”

     “哦哦,也不是太厉害,只是理科比较擅长。”

     “那正好,我数学也不太行,哥哥帮我补习一下吧,不然以后我也要补考啦。”

     “好吧,你哪里不懂啊?”

     哥哥走过去他身边,伏低身子问他。少年盯着哥哥因为弯腰而露出的一点白皙的脖子,天气有点热所以校服的领子也挺开的,这个角度能够看到里面单薄的胸膛上还带着汗珠的小*头,瞬间觉得喉咙有点干涩,他拍了拍身边的沙发,挪出一点位置,邀请哥哥坐下。

     哥哥不疑有他,就坐在他身边,凑过身来看他打开的习题。

     “哦,这个啊,这个是有点难,不过你可以这样算……”

     哥哥小嘴不停地说着,少年眼中只有不断开合的粉色唇瓣,有点干燥起皮,让人忍不住用口水把它们弄sh,牙齿又白又整齐,隐约间还看到里头的小舌,哦,身体好热,空调好像坏掉了一样……

     “同学,你有在听吗?”哥哥见说了一会他都没反应,凑过头来盯着他。

     白皙的脸蛋近在咫尺,怎么男生的皮肤都可以这么白?满是胶原蛋白的饱胀小脸让人恨不得揉搓几下,睫毛很长,眼珠很黑,鼻尖上还有一点点汗珠,引诱着人去xi吮它……

     “同学??”哥哥不解地挥手,这人好像呆了一样,眼神直直地看着自己,眼里好像闪着光……

     “哥哥,我忍不住了!”少年突然大吼一声,一把捉住面前挥动的手,把哥哥往沙发上一推,凭着身体的优势紧紧压制着对方,一口含住两片肖想很久的樱唇,趁着哥哥惊讶地张嘴把舌头伸了进去到处翻搅,激动地分泌着口水润泽着干燥的唇瓣。

     “唔…………唔…………嗯…………”

     哥哥瞪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身上无礼的少年,像大狗一样突然扑倒他,还把舌头伸进来胡乱翻搅,唔,口水都要呛到他了,舌头缠着自己的不断舔si,扫过上颚又撩动舌底,刮过贝齿把口里搞得乱七八糟都是他的津液,一进一出之间,来不及吞咽的还流sh了下巴,把自己脖子都弄得sh漉漉的非常难受。

     少年趁着哥哥还没回神直接扣住一对手压在头顶,口里不断发挥看小黄片和跟学校师姐磨练出来的口技,把一条小舌玩得啧啧有声左穿右刺,弄得哥哥小脸上都是自己舌头凸起的形状,身体紧紧压着身下人单薄的胸膛,胯下像发情的公狗一样猛蹭,把人挑逗得不由自主发出了唔唔的哼叫。

     哥哥被抢了先机,双手被制住无法挣扎,两条腿也被压制着,胯下被不停摩擦,也渐渐发起热来,感觉到胯下变紧,好像是半勃了。少年感受到哥哥的变化,更加激动地蹭弄,嘴里退出一点,含着下唇想吸奶一样啜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