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散装肉脯 > 散装肉脯(22)

散装肉脯(22)

作品:散装肉脯 作者:迷迷迷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有……”

     小白不好意思地低声说道,被这么一说,一直忽略的后*更瘙痒了,恨不得马上就吞进*棒。

     陆先生自然又把他换了个背靠的姿势喂饱了后面的菊*,把两只因为营养良好而又变得更大的*子上下翻飞玩到了散场,才依依不舍地射出了第三泡在后*里。可惜肛塞已经堵住了花*,陆先生便把小白的内裤搓成一团塞住了后面,然后把人抱了起来打包回家继续吃。

     谁知道还没到家,只是在路上,陆先生又被勾引得破了功。

     小白不肯躺在后座,一定要坐在副驾驶,说是离陆先生更近,陆先生心疼他屁股,不过也坳不过他,就让他侧坐在副驾驶上,单手握着他的小手,一边慢慢开车回家。

     路上小白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陆先生,眼神sh润依赖,不住舔着嘴唇扭动着臀部,陆先生被这副欲求不满给刺激得几乎要冲红灯,最后把心一横,把车开到一个比较幽静的小公园里,熄火锁门,就急不可耐地扑向副驾驶。

     小白张着嘴接纳陆先生热乎乎的舌头,双手抱着他的后背轻轻搔弄,把人激得一下又扒了穿好没多久的裤子,摸着即使堵了肛塞还不断往外渗水的洞穴,嘴里低骂了句骚宝宝,便按下了椅子,抬高屁股,拔掉肛塞,又把硬得要炸掉的肉根捅了进去。

     “啊………………好舒服………………爸爸一直插ji来吧…………不要走…………”

     陆先生被这-yín-荡的要求给弄得哭笑不得,一边温柔挺动一边揉玩着一对豪乳,玩了一会才说:

     “爸爸也想每天都插着你啊,小嫩*这么滑,每次都把爸爸给酥化了。”

     “唔…………不要走…………进来…………啊…………”

     小白交缠着双腿锁着陆先生宽阔的后背,从车窗外只看到两条穿着白短袜的美腿,正一下一下随着耸入的动作而颤动,肩胛处的两只小手也因为这种爽快的节奏而一下下打滑,几乎要抓不住肌肤。

     第三次的花*更加温热可人,最出名的温泉都比不上他骚暖,软肉像有自主意识一样舒张着嫩肉不停按摩着柱身,龟*在最深处的水洼里不停撞击,每一次都能撞出更多温暖的水液,兜头下淋,爽得马眼都舒张了,一搏一搏地叫嚣着要sh。

     陆先生定了定心神,克制住射*的欲望,转而用九浅一深的插法,变换着角度照顾着花*的敏感点,特别用自己的耻毛骚刮着敏感的花唇,把小白又逗得求而不得哭着尖叫了好几波,嘴唇胡乱地在陆先生脸颊上乱蹭,sh漉漉地索要一个痛快。

     “每次都射这么多,怎么还不怀呢?嗯?”

     “啊…………再多点…………不要停…………无时无刻都要吃*液…………啊…………爸爸的最好吃…………啊…………”

     “哦?难道你还吃过别人的?”

     刻意逗弄他的陆先生故意问到,身下动作开始变得不留情,似乎是在惩罚小白的说错话。

     “啊…………哈……………没有…………呜呜…………只吃过爸爸的…………啊………………那边…………用力…………”

     再听这-yín-词荡语就要秒射的陆先生只好又堵住了那张小嘴,勾着软舌交换着口内的津液,逼着他吞下了自己的气味,胯下一刻不停,把沉重的车身都震得剧烈跳动,真皮座椅上满是-yín-液,两条长腿再也无力勾缠,软趴趴地垂在两旁,任由陆先生捉着小腿上下玩弄。

     小白也不知道自己竟然是这么饥渴,仅仅是两周没见,身体的每一寸都渴望着陆先生的入侵,花*每晚都颤抖着吐出一波波液体,后*也翕动着,渴求粗壮的贯穿,乳珠立起来硬硬地疼,乳房饱胀,希望有人来大力揉搓它,自己也不是没有玩过,用陆先生留给他的肛塞好好按摩了几次,却只能更加瘙痒,这个东西那么短那么细,还是冰冷的,根本比不上陆先生的大*棍,又热又硬,每次都像要捅穿他一样,破开内部,把他完全占有,毫不含糊的力度把他送上天堂,唔,自己已经变成了没有陆先生就活不下去的身体了,他羞射地认知到这个事实,每晚都在床单上蹭下了激动的液体。

     陆先生也不是有意冷落他,实在是最近太忙了,连续两个大项目,他在三个国家之间飞来飞去,几乎每天都在飞机上,顶多能睡四五个小时,他从会议的间隙给小白发微信,让他好好吃饭,却不想用言语逗弄他,毕竟,越逗自己越受不了,最后只能用手抚慰自己叫嚣的肉根,不满地补眠,简直浪费精力。他只想着,快点结束工作,回去干死宝宝。

     谁知道,会把宝宝饿成这样。

     陆先生满心都是欢喜,想不到宝宝心中自己如此重要,被如此渴求,真是自出娘胎以来从来未有,这种天上地下独此一份的感情让他甜得都要爆炸了。

     于是这个车震又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小白后来被带去后座趴着进入的时候嗓子都哑了,身体完全失去了力气,只能靠着陆先生的手臂抬起臀部,一下下顶弄着菊*,前头一汪水液的花*被玩得花唇红肿熟透,满足地含着胡萝卜肛塞,随着进攻而微微颤动,含着满肚子的精华,小白在节奏的进攻中渐渐失神,最后不省人事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到家了,望着熟悉的天花板他动了动,发现自己被陆先生从后面圈着,头埋在他的肩颈间沉沉入睡,气息平稳,明显是累坏了。小白缩动了一下身下的小嘴,发现十分清爽还带着点凉意,明显是洗过了还上了消肿的药膏,心里居然有点淡淡的不舍,居然没有含着爸爸的*液入睡,爸爸也没有把肉根塞进来。

     他扁了扁嘴,在这个小小的遗憾中又往后蹭了几下,再次靠在这个温暖的怀抱中入睡了。

     只要这个人在,就什么都好。

    

    

    

    

    

    

     第十四袋继父治疗洁癖儿子的多肉方法(上)半强暴体内*尿

    

     小勇是个有洁癖的高中生,全校闻名,他每天上课前要用消毒水里外擦三次课桌,课本都包得一尘不染,从不允许别人碰,手里总带着白色手套,一些必须要和别人接触的事全部戴着手套进行,上厕所更是必定会去隔间,随身带着消毒sh巾消毒喷雾,弄得班上的男生对他非常鄙夷,班主任也跟他妈妈谈过,可惜妈妈是个总是出差的大忙人,对于儿子也无多余精力管教,况且这种洁癖说病吧也不是病,就是个人习惯而已,因此妈妈也没有太多言辞,导致了小勇一直到现在还是我行我素。

     暑假之前,妈妈再婚了,给小勇找了一个强壮的继父,是同一间学校的体育老师,上下班时间稳定,正好可以弥补小勇平时因为妈妈的关系三餐不继的情况。小勇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是消毒sh巾又多囤了一箱。

     这天,小勇从补习班回来立马就拿着消毒水和sh巾冲进了浴室,他先是把浴室都清洁了一通,然后立马不能忍受一样脱掉衣服,开始清洁自己。

     水流哗啦啦的声音麻痹了他的耳朵,在清洁得快感中他没有察觉到浴室的拉门已经被推开,一道强壮的身影闪了进来。

     小勇倒了一坨沐浴液正在搓洗着下方,他男性的下方,以及女性的下方。

     没错,小勇之所以在学校总是上隔间不全是因为洁癖,更多的是,他是双性人。也正是因为双性人敏感的原因,总是稍微摩擦多几下便出水,导致了小勇的洁癖越来越严重,他总是觉得自己很脏,无时无刻都想自己干爽得像消毒过打蜡过的地板。

     背后的身影看着小勇白皙的背脊,纤细的腰部,挺翘的臀尖,以及两条带着薄薄肌肉的长腿,不由得喉结大动,伸手从后紧紧抱住了小勇。

     手下滑腻柔软的触感果然如想象一样甜美,小人儿身量比他小一圈,身高只到他鼻尖,这一紧抱正好整个人陷在他怀里,好像天生就是他的所有物一样,被牢牢桎梏着,用蛮力制压了所有挣扎。

     “啊!!放手!!!谁!!!————继父?!”

     小勇被吓破了胆子,竟然有人趁他洗澡的时候冲进来非礼他,而且还是刚住进来没多久的继父?!而且他用他那不知道碰过什么的手和不知道有多少细菌的衣服来接触他?!!小勇快要疯了,他挥舞着双手扭动身体极力挣扎,一边竭斯底里地尖声大叫。

     继父轻而易举就压制了他,毕竟一个长期锻炼的体育老师和一个只会读书的弱小男学生之间差别不是一点点,继父抬起小勇的下巴,堵住他那张快要尖叫到崩溃的小嘴,趁着嘴巴大张的便利,厚实的舌头一下伸到最里面,撩着小勇从未被人吃过的小舌上下翻搅,逼着他吞下了自己大量的津液,发出粘腻的水声。

     “唔…………嗯………………唔………………”

     敏感的小勇因为粘膜舒服的相触而不由自主发出了甜腻的呻yi,第一次被抚慰的唇舌早就违背了主人洁癖的意愿,享受着快感的交缠。

     继父一边用高超的吻技伺候小勇,勾缠挤压,把小勇的上颚下颚都照顾了一遍,时而深入,时而退出,一双好看的薄唇被啜弄得啧啧有声微微泛着红肿。

     小勇因为这舒服的入侵而转移了一点精力,sh答答的身子也软绵绵地靠在背后的胸膛上,忘记了挣扎。继父见这招有效,便大着胆子松开双手,开始忙活起来。一手包着他的小*棍轻轻撸动,一手绕到下方,摸索着可以进入的洞穴。

     滑过会阴的时候,他摸到了两片sh滑的肉唇,像害羞的蚌肉般一张一缩,这下可把继父给乐坏了,没想到这回捡了个宝,这么少见的双性人都能碰到,继父拢起五指,像揉面团一样揉搓起那朵早就不停发水的嫩花。

     “啊………………不要…………”因为身下陌生的快感,小勇忍不住脱离了上头唇舌的抚慰,惊声喘了出来。

     继父哪里会让他逃掉,搓了一手粘液之后马上并着两指捅进了花*。初次造访的花*并没有像他主人那般抗拒,反而是舒张着肉唇分泌着水液欢迎着入侵者。继父粗糙的手指擦过嫩滑的肉壁,夹着小小的*蒂左右拉扯,瞬间把上头的小勇给弄得成了叫春的猫。

     “啊…………唔…………好爽………………那边…………”

     已经被从未见过的快感给打晕了的小勇早就忘记了自己的洁癖,扭动着臀部送上自己的花*,头后仰靠在宽阔的肩膀上因为情动而摇摆着,双眼微眯,红肿的小嘴张着,艳丽地小舌稍稍伸出,全身潮红如煮熟的大虾,已经全然沉浸在里头了。

     继父简直要乐死了,本来想着要用点儿蛮力才能搞到手的人,没想到敏感得只要吻几下玩个穴就能乖顺,于是手下更加卖力,把对付女人的那套都拿出来,把初次承欢的花*给玩得水液淋漓,流了满地。

     “啊…………别戳…………那边痒…………啊…………用力…………”

     小勇简直无师自通,花*收紧内壁xi吮着里头横冲直撞的手指,水液一波又一波淋在上头,整个小*跟水帘洞一样,那两根手指就是里头畅游的大鱼,不停左穿右插,到处留情。

     继父埋头嗅着小勇身上混着沐浴露和消毒液的香气,在白皙的颈脖间一口一口吮吻,印下一连串红色的痕迹,胯下早就硬挺饱胀的山包在赤裸的后臀间不断磨蹭,隔着裤子都要搓出火来一样,惊人的热度把小勇烫得左右摇摆。

     “快点…………啊…………好痒啊…………”

     小勇不由得开始催促,花*吞吃了两根手指依然觉得不够,深处特别瘙痒,恨不得有更长更粗的东西进来搅一搅。继父笑了一声,直接抽出sh淋淋的手指伸到上头的小嘴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