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散装肉脯 > 散装肉脯(9)

散装肉脯(9)

作品:散装肉脯 作者:迷迷迷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股腥臊的属于尿液的气味蔓延开来,灼热的温度,有力的冲击都在提醒着两人这真的是射尿,而且是违背常理从花*里射出来的。小伟羞得闭上了眼睛不知道如何是好,金毛则是感叹这个尤物实在是妙得举世无双,竟然有求必应,主人的满足感让他兽欲大发,一低头找到了小伟的嘴唇,舌头一舔挑开牙关就往里啜弄,身下又开始调到了最快档,就着尿液的润滑噗嗤噗嗤地再次疯干。

     “唔……嗯……唔………”

     口中暴风疾雨的舔si搅弄,身下一刻不停地充盈占有,让小伟有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仿佛天生就该被这人如此作弄。

     “骚母狗真乖,真的用花*喷*了。”金毛含着他的下唇带着笑意地说,身下的动作开始变得温柔,就着尿液抽do,弄得两人*合之处一片骚味。

     小伟摇着头红着脸特别不好意思地想躲开他的吻,结果轻吻铺天盖地而来,还把他脸上的汗水都舔掉了,含着他眼皮热气都呼在了上面,弄得睫毛轻颤,好像轻颤的心尖一样,只听见金毛说:

     “这么乖,想主人怎么奖励你,嗯?”

     虽然是等小伟答复,但是胯下的肉根却找准了花心里面的最脆弱的地方旋转顶弄着,小伟还没回答便酥了半边身子,只能断断续续地说:

     “主人…………主人射给我…………骚子宫好饿…………想再吃一次*液”

     金毛也没预期他有新鲜的答复,此时便不再欺负他,认真捅干起来。两人面对面嘴对嘴地交缠着,身体相贴,胯下不离地小幅度进出,尿液和着小伟的爱*把*合之处弄得sh滑不堪,小伟伸出双手缠紧了金毛厚实的背部,仿佛是漂浮在汪洋大海的人终于找到了一叶小舟。

     “唔!射给你了,骚母狗!”

     “啊啊啊…………主人的*液好烫…………烫死母狗了…………啊啊啊啊再多点…………”

     “就那么多!快吃!”

     金毛都要气笑了,这骚狗好像怎么都喂不饱,给多少吃多少还嫌不够,他隐隐第一次有种会被榨干的感觉。

     今晚第三波灼热的精华带着好不减弱的气势冲击着敏感的子宫内壁,液体太多太满,好像把内壁都装满了,满到忍不住要溢出来,但是那释放过的肉根依然巨大,半软在里头堵着,一滴都流不出来,弄得肚子鼓鼓的,好像吃多了胀起来一般。

     小伟在被射的高ch后有点断片,没发现金毛不知道哪里搞了张椅子坐着,又摸索了一个塑胶的假*具,看起来也是最大的尺寸,快速拔出肉根之后又噗嗤一声地捅回去了花*,堵住所有的精华。

     “啊…………什么…………母狗要主人的*巴……呜……”

     小伟扭动着身体,泪眼蒙蒙地看对面的金毛。

     “不是说给主人生孩子吗?堵好了不要漏出来!”

     “啊…………骚子宫还有位置,主人再射进来嘛。”小伟摸着肚子,一副不满足的样子。

     “你这小妖精,至少等我缓一缓啊。”金毛看着自己半软的东西,战了大半晚也有点累,需要点时间回复雄风。

     这时豹纹已经搞完纹身男,也不擦一下那个sh答答的*棍,就这么边走过来边说,“来来来,金毛没力气,老子来cao你。”

     “唔,不要,我只要主人。”小伟立刻抱紧了金毛的脖子,把头撒娇一样埋在怀里蹭动讨好。

     “哎呀卧槽这骚货还叫上主人了。”豹纹走过来想要动手扯小伟,被金毛一手拍掉了。

     “那边去,这是我的骚狗。”

     小伟听到这声占有地宣言十分开心地抬起头来送上双唇,金毛跟他嘴对嘴啵了一下,又拍了下他屁股说,“先好好休息,别骚。”

     “我也是开眼界了,你俩*巴对小洞都能找到合心意的,咋我上了这小巴这么久都没找到一个对眼的啊。”

     豹纹男有点羡慕也有点妒忌的说道,只是那眼神还在色迷迷地上下打弄着怀里赤裸sh润的小伟。

     金毛背过身去,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他的视线,一边敷衍地说道:

     “不是有纹身男吗,你还没消火就去干他的嘴咯,不过他屁股估计开花了吧。”

     “嘿,你别说,那也是个骚货,刚才本来疼得要死,结果没搞了几分钟就爽得自己往我*巴上坐,不过也是你爷爷我技术够好,干到裂了还能爽。”

     豹纹这么说着又回去了后面,抬起已经趴在沙发上不能动弹的纹身男,捏着他的下颚又把肉根塞了进去前后动作。

     而车身后面的另一对,颈圈男已经和小青年司机热火朝天地做上了,原来颈圈男也不是什么阳痿,只是被小青年教得只能对他一个人硬,此刻两人像磁铁一样密不可分。

     就这么歇了一阵,金毛又回复元气了,接下来小伟就开始被摆成各种姿势玩弄,先是又被铐着绑回了扶手上,抬着一条腿侧入玩了大半个小时的后*,接着又塞了跳蛋进去把后*的*液也堵起来,配合着前面的假*具,一起高频震动着把小伟弄得再一次射出了尿液,不过这次量太少了只有一点点黄,从前端的柱身里射出来,还被金毛不爽地扯了几下*头说不用花*射骚狗不乖。

     后来小伟都快没有意识了,被玩弄了一个晚上,两个穴都使用过度红肿不堪,里面灌满了*液,肚子鼓胀,口干舌燥,快要脱水失神了,金毛男最后抱着他下了车,在这荒芜的车场上找了一张破沙发,正面抱着小伟,又把后*的跳蛋拔了,塞回自己的肉根,浅浅地动作着,又把小伟给动醒了。

     “唔……主人……啊……好渴……”

     小伟迷迷蒙蒙发现天已经快要亮了,两人幕天席地在车场里*合,一抬头就能看见黎明快到的天空,灰蒙蒙的还有几颗晚星在闪烁,东方那边有一道金光快要升起,这个-yín-靡的晚上竟然就要结束了,然而他们的*合却还没有完场。

     金毛掏出了一瓶矿泉水,打开自己喝了一口,然后嘴对嘴喂了小伟也喝了一口,自然不是喝水那么简单,舌头和口腔又被尽情舔si一番,水没喝到多少,反而流sh了两人的胸膛。

     两人这么就着插*的姿势静默地相拥着,享受着黎明前后的宁静。

     直到金毛突然说,“等会跟我回家吧,骚狗。”

     “唔?”小伟抬起头,瞪着血丝满布的眼睛看着金毛,却从他眼里看到了认真。

     “跟我回家,回家只做我的骚狗。每天都射给你,射到你怀上我的狗崽子。”

     这番情色下流的言论让小伟早就麻木的后*一紧,脸上也绽起一个笑容。

     “主人!我和主人回家!”

     “妈的骚狗又夹!先干你一炮再回去!”

     初阳已经升起,普照着下方那对荒天赤地又在*合的狗主和骚狗,把他们的身上都镀上了一层金光。

    

    

    

    

    

    

     第七袋被完全驯服的骚狗小伟

    

     金毛男手里提着一大包外卖盒,单手打开了家门。一进门,就听见一声清脆的叫唤:

     “主人,骚狗欢迎你回家。你是要先洗澡呢,先吃饭呢还是先吃骚狗?”

     只见玄关处跪着浑身赤裸的小伟,颈部带着皮项圈,圈上还调着一个银牌,双手也被皮圈套着,好像戴了一对手镯一样,身前的肉根半软着,根部同样套着一个和颈圈配对的皮质*茎环,此刻人形小狗一般的小伟脸色潮红眼神sh润地抬头仰望着金毛男。

     金毛男在鞋柜上放下钥匙,腾出一只手来捏着小伟的下巴,揉戳了两下红艳艳的唇瓣,回答道:“先吃骚狗。”

     小伟扬起sh漉漉地眼神,征询一样望着金毛男,直到金毛男点了下头,才顺从地含着唇上的拇指啜弄了几口,又伸出舌头上下舔了一圈,把手指都弄得sh答答了之后,才挪动着屁股,一副难耐的样子说:“骚狗已经洗干净了,欢迎主人来干。”

     自从那次*爱小巴之后,小伟跟金毛就成了这种炮友关系,他并不知道金毛叫什么名字,做什么工作,金毛也不会过问他的工作和交友,只是每周会固定有三四次整夜或者整个白天畅快淋漓的*合,金毛不允许他在家的时候穿衣服,还必须带上全套的颈圈、手环、*茎环,上次在小巴里的那套后来又被金毛换掉了,送了他现在带着的这套,皮质的更贴身,小伟戴起来也更舒服,从这些小细节上他感受到其实金毛还是个蛮体贴的人,除了一直让他自称骚狗,称呼他为主人之外。

     金毛边走边脱了外套,坐在餐桌前的椅子上的时候,已经裤子大开,竖着狰狞的*棒招呼小伟来坐了。

     小伟乖巧地走到他面前,弯腰撅起屁股,把两个塞满了情趣玩具的*口都露给金毛看,花*塞着的是一根大号的紫色电动按**,后*吞着的是一根比较细长却有点弧度的按**,棒身的下面还有个抚慰会阴的把手,此时正好顶住了花*里的按**底部,两根东西卡得好好的只要夹紧后头那根走路也不会掉下来。

     “请主人挑选。”他摇了摇屁股。

     金毛看了下两个饱胀的穴,昨晚才逐一喂饱过,现在*口还肿着,臀肉和大腿上的痕迹还没下去,带着一点点青紫,让小伟整个人都遍布着被疼爱的气息。

     金毛抽出了花*里的按**,带出了里面的大量的润滑,滴滴答答流了一地,然后拍了拍他的屁股,示意他自己坐下来。

     小伟得令之后,支开两条腿,自己掰着两瓣臀肉,就着面对面的姿势,低着头慢慢用sh漉漉的花*去套那巨根。

     “唔…………啊…………终于吃到主人了………骚*都要想死了…………”

     才进了一半金毛就不耐烦这慢吞吞的动作了,按着腰部往下一按,噗嗤一声全根没入,直捅到子宫小口,惹得小伟张着嘴发出了一声甜腻的爽叫。

     金毛按压着他的腰部,非常有效率地开始向上顶弄起来,还分出嘴巴来咬着小伟的耳垂含啜,另一只手也绕到身后玩着他两片臀肉,一时之间三管齐下火力全开,把在家干等了两个多小时的小伟弄得发出了一叠声的喘叫。

     “骚*cao了一晚还是这么紧,简直生来就是被男人cao的。”

     “啊…………啊…………用力…………骚*只给主人cao…………等了主人两小时才回来…………骚*都要饿死了…………”

     金毛似乎很满意这个回答,身下又加快了频率,集中力度往小伟的子宫口研弄,埋入挺送,打圈划动,花*畅快淋漓如同过电一样,小伟双手发颤地勉强抓住金毛的手臂,大口大口喘着气,腰部绷紧,形成一道姣好曲线。

     就着这个节奏大干了几十下之后,金毛把小伟往前一推,让他上半身平躺在餐桌上,整个人俯身笼罩着小伟,从耳垂一路顺着锁骨往下温柔舔吻,种下串串红痕,然而胯下却保持着快狠准的节奏激烈*插。

     餐桌被两人的动作摇晃地不停耸动,上面摆着的餐具清脆碰撞。小伟想用力抠着餐桌稳住身体,可惜光滑的表面让他一直打滑,手指无力地在上面留下汗sh的手印。

     金毛一边猛干一边还追问到:“骚狗爽不爽?分量够不够啊?吃得饱不饱啊?”

     “啊…………啊…………不够…………还不够…………射进来才会饱…………”

     “骚*这么贪吃,是不是巴不得有一群男人天天来喂饱你?”

     金毛故意问到,他对小伟的独占欲越来越强,自从那天在小巴上看对眼之后,把人拐到家里前前后后也吃了好多遍了,本来以为自己会厌倦,但是这前后两个口的骚狗太稀奇了,两个穴都会吸,身体也柔韧,能够配合他各种动作,而且玩起母狗和主人的游戏起来毫不害羞,配合之极,让金毛觉得能够一直这么干下去也不错,但一想到这个骚货以前也是这样被各色的男人玩弄心里就一股黑沉沉的怒气,忍不住在情事上就变得有点不留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