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散装肉脯 > 散装肉脯(8)

散装肉脯(8)

作品:散装肉脯 作者:迷迷迷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小伟上下两张嘴都被捅弄着,上面的嘴被当成洞使,塞得满满的,口水都流不出来,舌头被柱身压着不能转动,喉咙被龟*顶着几欲作呕,鼻间全是男人胯下的腥臊味,耻毛把唇部皮肤挂得刺痛发痒,眼泪一下子又充满了难受的泪水。身下的两张小嘴,其中一张得到灌溉之后此时疲软地休息着,却吞吞吐吐着流出更多液体,自发自地收缩着好像喂不饱的无底洞。最爽的要数后*,此时被前所未见的粗长肉根进出玩弄,顶穿肚子破开肺部的惊恐更加速了快感,只能一味收缩内壁着想要挽留这厉害的进攻。

     两人一前一后埋头苦干了一阵,小巴还在一直往前跑,估计都出了城了还没停,车厢之内尽是肉帛之声和噗嗤水声,豹纹男在一边看着情动又自己撸着肉根,撸着撸着发现纹身男居然射了,便嘲笑他早泄,气得纹身男一转身*巴都不擦就要来打他。豹纹男其实早就看上了纹身男了,这纹身男有副好容貌,长得让人想把他搞坏一样斯文正经,却不学无术张口就是粗话,自己明明没啥当一的能耐又要胡乱叫着干人,正是这强烈的反差让豹纹男觉得够味,这次见他被金毛耍了一通现在又比不过人家持久就开口调戏,见他抖着刚射过的软绵身子扑过来就把心一横,抓着纹身男的手一下把他按压在沙发上,扒下裤子,拿过一管润滑剂就往他后*里捅,凉得纹身男呱呱大叫,手脚挣扎在那边问候他十八代祖宗了。

     不过纹身男这等力气又哪里是豹纹的对手?不知道从哪拿了手铐来像最开始对待小伟那样铐住了,从没人窥视过的后*也被弄得啧啧作响。

     颈圈男从头到尾好像什么都没看见一样,淡定地抽烟,拿出啤酒来喝,像来看戏一样纹丝不动。

     这边厢的小伟终于松了口之后,又开始啊啊哦哦干死了骚*要破了那样叫起来,也叫不出什么新花样来了,后*被干得好似要无知无觉了,前面的花*却饥渴得要死,这种冰火两重天的感受把他弄得快要分裂了,只能扭着腰臀回头哀求:

     “花*要痒死了…………啊…………大*巴哥哥也干干它好不好…………它更会流水更会吸………………”

     金毛男不理,先专心cao烂后头的再说,他满头大汗,身上也绷紧,胯部也要撞击得没知觉了,直觉自己也快到了,这种从头爽到脚的干人感受他还是第一体会,如今非常珍惜这种体验,心里盘算着这骚货以后得想个办法拐回家好好干,不能独占调教成个肉便器也好。

     几百下猛入之后金毛也终于要登顶了,闷喘一声便全数释放在ji挛的肠穴之中,被第二次灌浆的小伟前端无人打理的肉根也再次射出了稀薄如水的液体。

     此时沙发那头的不耐烦的金毛已经没有心情去不耐烦了,被豹纹的弧度巨根给开了个苞,小ji花早就染红变成了向日葵,嘴里只能哼哼痛叫,眼泪鼻涕四流,那张斯文的脸全是水痕,修长结实的身体也被捏得左一道红痕右一道青紫,十分可怜。

     不过最可怜的还是小伟,被上过第二轮之后的他,此时已经差不多是只有喘气的份了,就算现在放他走也是走不动,软趴趴sh淋淋地趴在沙发上,臀上全是金毛男拔出棒子后抹上去的*液,白色衬着蜜色的臀肉,还有青青肿肿的抓痕,后*红肿外翻,不断咕咚咕咚冒着白浊。

     在长达两小时的*爱*合之后,小巴已经到了它的目的地,是郊外一个废弃的车场,周围都是荒山野岭,空无一人。小巴像以往许多个夜晚一样停在这里,继续等待着下半场。

    

    

    

    

    

    

     第六袋午夜*爱小巴(下)

    

     小伟被一盆冷水弄醒了,挣开沉重的双眼,发现自己正骑在车厢内的那个巨大的木马上,木马上的两个木制*具正深深地嵌在他两个sh滑的穴内,此时木马正被金毛男推着前后摇摆,不断前后摇动cao干着两个小*。

     “啊…………啊…………好爽………………捅死了…………”

     花*总算吃到了棒子,虽然不是真品,也吞吐着贪婪地填饱肚子,刚才射在里头的白液现在有点干涸地黏在大腿根上,刚淋下来的冷水也淋不熄小伟的欲火,自发地扶着木马的扶手,开始一前一后地骑马一般摇摆身体,借着来回的力度自己cao干自己。

     “啊…………太深了…………好棒…………两个骚*都吃满了…………”

     金毛男见他玩得兴起,便不再推马,从后面那个黑箱子里再度拿出来了一个盒子,打开盒子,居然是一套四个大小不一的银环,金毛男拿着比较大的那个捉住小伟挺立的*棒,掰开银环,咔嚓一下就锁在根部。这银环比寻常*起肉根的直径要小,这一下锁住根本是扣压着肉根的,一下子就制住了小伟射*的能力。

     “啊…………不要…………好紧…………”小伟想伸手去推却这个银环,结果一松手,木马就摇得慢了点,身下两个穴又不满足了,于是又伸回手去继续摇,一时之间有点忙不过来。

     金毛男拿起最大的那个银环,原来这是个颈环,他把颈环锁在小伟的脖子上,像拴着狗一样扯了他一下,扯得小伟身子前倾,脸色潮红地张着嘴看他。

     “骚母狗,给你上环了,开不开心?”

     “啊……不是骚母狗…………拿掉”

     金毛男最后拿起剩下的两个最小的圆环,原来这是一对乳环,中间还有一条银链子串着,他掰开乳环,露出中间的尖刺,捏起小伟从没人碰过的乳珠,一下就扎了进去。

     “啊!!!!疼!!!!”小伟扭着身体要避开,金毛男动作太快,啪嗒一声已经穿好合上了,接着又拿起另外一个故伎重演,小伟在挣扎之中已经被穿上了两个环,疼得身前的*棒都有点萎靡了,摇动木马的速度也慢了下来,泪眼汪汪地看着金毛男,一副可怜兮兮地模样。

     金毛男满意地笑了笑,看着这条上下都穿了环的骚母狗,拍了拍他的脸蛋说:

     “求我啊骚母狗,求主人cao你啊。”

     被叫做骚母狗的小伟渐渐从痛感中恢复过来,疼痛更扩大了他的快感,麻痹了他的神经,他看着刚才把他肏得欲仙欲死的人,看着他强壮的手臂高大的身躯,闻着他身上汗液的味道,觉得身下双穴发软,又剧烈想要了。

     自从上了这个小巴之后,他最有好感的就是这个金毛男了,把他弄得最爽的也是他,虽然豹纹也很会弄,但是豹纹太多粗口了,而且长相也不是他的菜,反而这个金毛男无论是身躯,相貌都是他的茶,而且这人的棒子还那么长,让他几乎肠穿肚烂的快感是他至今以来最棒的体验,小伟不由得对此人产生了异样的情绪。

     看着小伟sh漉漉的眼神,金毛男心中像钩子一样被划拉着,有点毛毛的,也有点说不出来的心动。他低头吐掉了口中的烟,一把将小伟抱了下来,抬起他两条长腿,压在肩膀上,以回形针一样的姿势,面对面就干进了刚才没来得及到访的花*里。

     “啊啊啊啊啊——————”

     这下姿势的确下了狠手,小伟的韧带都要断了一样,但是身下被插*的快感又如此浓烈,在痛和爽之间他简直要疯狂了,眼泪止不住往下流,口水也止不住同样从嘴角滑出,花*也同时喷出了一股清液,兜头兜脸地淋了金毛男的棍子一身。

     “还会给我洗澡了!骚母狗果然好cao!”

     金毛男就着这个高难度的姿势用力捅入,小伟一百三十多斤的体重在他手上好似轻而易举一样,手臂鼓鼓的肌肉彰显着他有多用力,腰腹摆动,大腿肌肉紧绷,呈现出一道有力的曲线。

     这个姿势毕竟不好发力,金毛男就这儿埋入了几十下之后,便抱着小伟来到了车头这边,把他的腿调成盘腰的姿势,背抵着司机位后面的那块隔板,前后耸动起来,把那块不太结实的隔板弄得咯吱作响,像是快要倒了一样。

     这时一直没露脸的司机在前头卧槽了一句,接着从驾驶座上下来,原来是个看起来十八九岁的小青年,身段中等,脸色有点黄黄的好似纵欲过度,小青年骂了一句金毛,便走到后头去,居然就一屁股坐在一旁老神在在的颈圈男大腿上,环着他的脖子就说老公我要,给我嘛。

     “还有闲心管别人?嗯?是我cao得不够?”金毛男见小伟居然分神去看车后的事情,似乎是怒火中烧一样加重了身下的力度。

     “啊…………哈…………啊…………没…………干死我了…………”

     “嗯?谁干死你?”肉根特意抽出一半,在肠bi的中途慢慢研磨搔弄着。

     “啊…………深点…………干里面…………是老公干我……”

     小伟学着刚才的小青年的叫法来叫,怎知道换来金毛的一记深埋,撞得都破了音。“骚母狗叫什么老公!别乱叫!不叫对了就不干你!”

     “唔…………啊…………骚母狗好痒…………主人快干我…………”

     顾不得什么节cao了,干个爽才是正经,这么想着的小伟终于说对了通关密码。

     金毛扯开了一个赞赏地笑容,手下用力怕打着小伟的臀部,胯部一刻不停地送入,内外抽打着鼓励小伟叫得更多。

     “啊……主人干得好深…………骚母狗……骚母狗的穴要爆了……”

     金毛的棍子实在是太长了,刚才豹纹要用按压臀部才能勉强干到的子宫口,金毛每次都能准确塞入,小口都被撑大了,软趴趴地张着嘴,接受一次次的鞭挞。

     这么噗嗤*合了不知多久,小伟身前被环住的*棍迎来一波尿意,他捶打着身上不断按压着他的野兽,哀求道;

     “骚母狗……骚母狗要尿了……请主人批准……啊……”

     金毛一开始没理他,就说了句要尿就尿啊,继续动作不停。小伟求而不得越来越急,身下酥麻,但是被箍住的地方又很紧,完全没有释放的机会,肉根已经射无可射,但是长期被箍着显示出不正常的深色。小伟扭动着腰臀,收缩着花*不断随着进攻的动作套弄讨好那根孽根,也张着红润的嘴唇去舔吻金毛的脸颊,如此这样讨好了一阵之后,金毛才大发慈悲地取下了肉根上的银环,被解放的肉根随即开心地抖了两抖,射出了一股清液,但却不是尿液。

     “骚母狗,居然骗主人说要尿,尿呢?”

     金毛本来准备着被尿一身之后,再用一些鞭打的手段来惩罚他,不知会露出什么样的媚态来,想着就兴奋,结果好不容易答应了他的要求,居然没有尿,顿时有点哭笑不得了,觉得这骚货肯定是被cao到思觉失调了。

     “唔…………等会…………啊…………等会就有……”

     虽然是质问,但是金毛身下却从未停歇,持续不断的活塞运动让小伟穴里的快感变得绵长,收缩吞吃已经不够了,子宫内壁叫嚣着想要第二波滚烫的侵蚀。

     “射给我…………主人射给我…………啊…………让骚母狗怀上…………子宫好饿…………想要吃主人的*液…………”

     子宫的小嘴听话地缓缓xi吮着到访的龟*,不断喷涌的爱*像浪潮一样浸泡着肉根,金毛也已经差不多了,但是他还不想就这么射出来,他还想看小伟更多的丑态,于是他突然异想天开地说:

     “骚母狗,你用花*尿出来,我就射给你,射到你怀孕,怎样?”

     小伟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觉得这真是异想天开,但是身体却比思维诚实,快感已经完全改造了他的身体,享受过快感的他现在只想着怎么去要更多,肉根在穴内缓缓捣弄,戳刺着子宫内壁,摩擦着收缩的小口,手在汗sh的臀部往上在尾椎色情地按压,小伟突然脑壳一热,穴心一麻,也不知道为何,一股比平时更强烈的液体就这么刷地喷sh出来,激烈地打在还顶在花心里的巨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