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娱乐贵公子 > 正文 第247章 安安妈妈?(一更)

正文 第247章 安安妈妈?(一更)

作品:娱乐贵公子 作者:七世枷锁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唔,先回答第二点吧,我的答案是不会,时间不会成为重要考量,每个人都是在变化的,一个人也不会永远保持着你最初认识他时的样子。也因此,长情与否,我很难回答。”

    左手托起下颚,食指摩擦着光滑白皙的下巴,薄锦辰认真回道。

    对于他,光说穿越前的那些莺莺燕燕,便是一次性消耗品,从这个角度来看,他绝非长情之人,相反,他薄情得可怜。

    然而,长情仅仅是对于人吗?如果是,现今有了拖油瓶,别的人不好说,但拖油瓶无疑是他穿越重生后,这一生都将爱护的人。而如果不单指人,从16岁在国外第一次开车以来,至今也有八个年头,他对于车子的热衷从未随时间改变,相反,越来越深。

    听到薄锦辰认真的答案,青璃下意识便想到了一个人,一个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见过的人安安的妈妈。

    她将自己手上的烟头按入了烟灰缸的咖啡粉中,转头看着薄锦辰,慢声道:

    “我突然想问你一个可能很的问题,如果不方便回答,这个话题就过,回头节目组会剪掉。”

    “没事,你问。”

    从青璃的反应中,薄锦辰也大致猜到了她想问什么,薄锦辰重新从烟盒里掏出来一支烟,点头应允道。

    事实上,这也是他今日来这的目的之一了,如果要拍《缘来,在一起》,这是个绕不去的坎,总要向大众给个答案的。那与其是从节目里,艾薇的口中问出来,不如他这边主动说出去。

    “关于安安的妈妈。”

    青璃的措辞很仔细。

    “关于”即有关于便可,并不限定在某个方向又或者某个程度,哪怕薄锦辰只回答一句“安安的妈妈是个女人”,这也算是关于了,而回答得很详细,从相识相恋到生子再到分开,同样是关于。

    “一开始我没想过她会走,正如我后来没想过她再留。”

    薄锦辰说了句意味颇深的话,隐约暗示了是安安妈妈主动离开的他,而并非外界揣测的他花心、私生活混乱一类。

    捕捉到了薄锦辰话里的关键点,青璃的丹凤眼眯成了道狭长的缝,里面闪光一抹亮光:

    “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青璃的问法很聪明,没有直接问薄锦辰当初和安安妈妈分开,或者说安安妈妈选择离开他的缘故,而是旁敲侧击的问薄锦辰这是一个怎样的人,尽量避免了这件事会在薄锦辰的叙说里,因为他是当事人的缘故而偏向性明显。

    “她,是个有梦想,对生活有想法的人。”

    从原身留下的片段回忆中,薄锦辰平静的描述着,表情也很淡然,仿佛漠不关己,说的人并非安安妈妈一样。可真计较起来,原身和周瑾过去的感情还当真就不关他什么事。

    “也因为她的梦想,所以放弃了我和安安。”

    顿了顿,薄锦辰补充道。

    虽然对周瑾不屑,但他到底不是会在公共场合接机抹黑一个女人的人,尤其,这个女人还是安安的妈妈,这和当初王丹娜你情我愿的公平交易不一样。当然,他也不会因此而为那个女人说什么好话,敢做总要敢当。

    “噢?梦想和家庭有矛盾?”

    青璃也重新给自己拿出支烟,点上,烟雾升起,一缕缕飘散在录影棚的上空,她的目光似是明知故问的了然,又似是真的疑惑不解。

    “你看我今年年初,不就是矛盾了吗。”

    薄锦辰笑里,有几分轻松漠然,但话语中的意思简直教全场骇然。

    薄锦辰今年年初是怎么回事,只要是稍微关注社会娱乐层面的人就没有不知道的。他说这句话,是为了证明青璃问题里的梦想和家庭可以出现矛盾,还是说……

    还是说,安安妈妈也是娱乐圈中人!

    一时间,台下原本将安静保持得很好的观众们,不禁发出低呼小声议论,整个录影棚都变得嘈杂起来。

    黑暗中,一双双期待的目光紧紧盯着台上的青璃,希望她替大家问出心中的疑惑。

    借着空气中轻飘飘的烟雾遮掩,青璃的眼底闪过一抹深思。

    凭她的直觉,薄锦辰话里的暗示,第二种的可能性要远大于第一种,而且,照今天的交流来看,薄锦辰这个人一旦同意开口,便是知无不言,她能确定,只要她问,他便会说。

    可,对于主持人,有些时候,遇到这样坦诚的嘉宾也并非好事。像眼下这种情况,究竟是否要问,问出来之后,会否造成较大的影响,又会否影响节目本身的客观性……都是她作为主持人,需要在短时间内,独自权衡后做出尽可能理智的综合判断。

    “说起今年年初,锦辰入行不到一年,却遭遇了不少坎坷,现在回看过去,你怎么想?”

    稍作犹豫,青璃还是放弃了围绕先前的话题继续问下去的打算。

    《离归访谈》是作为一档访谈节目,目的在于尽可能让大众去了解一个人更真实的一面,而并非是当爆料娱乐综艺。无论薄锦辰说什么,当年他和安安妈妈又是谁是谁非,这都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相对于访谈本身,去探深究安安妈妈已经有所背离节目原来的宗旨。

    “一句歌词,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失去的都是人生。”

    薄锦辰朝后稍稍仰了仰,以半躺的姿势靠在沙发里,笑着轻声答道,对于青璃转换掉话题,他看着并不在意,有几分漫不经心,有几分慵懒。

    “锦辰很豁达。”

    青璃身体微微前倾,将手里的烟头按入烟灰缸灭掉,满头青丝从她肩头倾落下来,留下了一道极具文艺气息的剪影。

    豁达?

    正准备从烟盒里抽出烟支的薄锦辰,闻言,怔然。片刻后,他放下了手里的烟支,今晚两人聊得很舒服,而今晚的烟也抽得够多了。

    “不,不是,我只是知道,如果我不想被拒绝,最好的方法,就是我先拒绝,人、事都是如此。”

    看薄锦辰这番坦然模样,青璃微微颔首却不置可否,她接着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