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娱乐贵公子 > 正文 第176章 莺莺燕燕

正文 第176章 莺莺燕燕

作品:娱乐贵公子 作者:七世枷锁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拖油瓶现在还在幼儿园里,为了防止最近热度太高被曝光,虽然这个周末是圣诞节,可也不能去接他出来父子俩一起过了。

    而颜墨……

    看到此刻骆冰同样单身一人,联系到他早前说的有事先离开,李凌雁已经和骆冰说好……

    由不得薄锦辰不恶意揣测,颜墨和李凌雁在今晚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

    “那好,陪我喝酒去吧。”

    听到薄锦辰表示无事,骆冰当即猛地踩了脚油门,面色平静道。

    “好。”

    因车子的惯力作用,薄锦辰身子稍稍一顿,颔首应道。

    骆冰心情不佳,如果明天没有太紧凑的工作安排,去喝酒排解下压力也不错。至于明天出来的质疑声,那都是不做多想的事,只要不像当初薄锦辰那样铺天盖地一面倒,就是幸哉!

    不过,骆冰到底成名已久,粉丝基础牢固,要出现像薄锦辰那样一面倒的事,大概也不大可能,况且以唐氏传媒对骆冰的看重,理论上也不会像处理薄锦辰的事一样,这时候危机公关大概就已经在准备着了。

    随着骆冰熟练地打方向盘,车停在了城郊一处灯火辉煌的建筑物前。

    在大理石铺就的地砖前,竖了四道汉白玉打造的玉柱,外墙是拿类似于车身金属漆漆就的,通体泛红,在周边灯光的照射下,更是平添了分妖冶,远远瞧去,犹如天地辽阔间,突兀地燃起了一簇冲天燎原火,好不惊艳,好不炫目。

    望了眼在玉柱间竖的一道黑色石碑,上面镌刻着极清瘦又不失大气的两个字离吧,薄锦辰猜测这兴许是名女子的墨迹。

    抬手正要戴上黑色空镜框稍作掩饰,忽被骆冰拦住了,道:

    “没事,这里禁止携带任何电子设备,包括通讯设施,不会被曝光的,放心吧。而且,这里本来就是圈子里解压的地方,一般人不知道这里,更进不来的。另外,他们老板是我的朋友。”

    听到骆冰的解释,薄锦辰自然没再坚持,毕竟,骆冰比他大咖那么多都认为安全,他即便是因为近期的波折与金镜奖的最佳新人而小有名气,知名度也不可能及上骆冰。

    熟练的将车钥匙扔给了门童,骆冰对搁在车后座上的那座奖杯并没丝毫担忧,之后,两人便进了一间单独的小房间,存好随身手机,从另一道门进了酒吧内部。

    据薄锦辰目测,这样的小房间至少有十来间,缓解了客流量高峰时的压力,此外,除同行的人,也没人知道这个房间前一帮客人是谁,后一位客人又是谁,性得到了一定保证,至少,被拍是绝对不虞的。

    在侍者的引路下,两人进了二楼的一间独立包厢,一楼中心是舞池,周边则是散台,二楼则是中空包边的设计,透着玻璃,能清晰看清舞池里的动静,但下面却窥不见分毫,与上次吴泽提议的那家据传是圈内某位大佬开的酒吧相比,性又高上了一筹。

    “照旧。”

    进得房间,骆冰淡淡道。

    侍者闻言后,识趣地告退,显然,骆冰是这家酒吧的常客。

    而薄锦辰的心底却对这家酒吧颇有感慨,方才一路上,除了偶尔路过的侍者,全程没碰到一位客人,显然,这里的路线是经过精心设计的,或者说,至少他们现在所处的包厢如此。这,令他想起了穿越前的豪奢生活,所出入的各大会所酒店,如果不是有心,又怎么会暴露在公众眼前?

    ……

    “老板,骆小姐过来了,是和薄锦辰先生一起,点了两瓶700ml的马爹利凯旋。”

    一名白衬衣黑马甲的侍者恭敬报告道。

    “我知道了,去给她拿吧,记得先端填腹爽口点心小吃,等确定她吃了,再端果盘和酒。”

    某个私密包厢里,穿了身净蓝色亚麻衬衫的男子,闻言,清癯的脸上眉头微蹙,接而又舒缓开来,不细察根本无法发现他平淡的面容上曾动过情绪,他轻轻点了点头,示意侍者可以离开。

    “好的老板。”

    接收到自家老板的信息,侍者利落出声应道,接而躬身退出。

    这也是骆小姐过来时的标配了,自从有一次骆小姐空腹喝酒瞬间上头后,老板就对骆小姐是否空腹饮酒的问题分外上心。

    “怎么?骆冰过来了,你不去问问她在金镜奖颁奖现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今年原本就是来陪跑的,不然,杨骅那狗东西也不会那样酸讽人了,那东西可势力得紧。”

    包厢里,另一名瘦个子青年疑惑道,说着说着便是又爆了粗口。

    “我只需要知道她在拿了影后奖杯后,直接来了这里,显然,对于这次拿奖,她并没感到开心,这就够了。”

    穿着净蓝色衬衫的男子轻声回道。

    “阿玄!”

    “阿默,你不是嫌家里喝酒没氛围吗,怎么过来了又不喝了。”

    平静地打断了孙默情绪焦躁下尚未说出口的话,周玄的脸一如既往平稳得近乎漠然。

    “好好好!我是管不了你!”

    孙默没好气道,随即朝着门口大声喊道:

    “莺莺,进来,咱俩喝!”

    随即,一名相貌姣好的女子,应声推门而入,委屈巴巴道:

    “孙少,人家不是莺莺……”

    “别叫老子孙少,孙少早死了!江门燕,燕燕,这下没错了吧?”

    仰着脖子给自己灌上了一大口酒,看着刚刚出门回避重新进来的女子,孙默咂巴着嘴里的酒精,愣着脖子高声道。

    “咯咯,看您说的,这您说话,哪能错呢!”

    女子掩唇故作妩媚道。

    看着孙默与酒吧的陪酒小姐打情骂俏,周玄索性起身去门外透透气。

    他清楚,阿默这小子虽然好色猥琐了点,但对于明码标价的买卖交易,向来是不屑也不沾惹的。阿默向来信奉的是天黑前,看对眼,一夜情;天亮后,背过身,两路人。

    不过嘛,以阿默的形象,他想要的那种一夜情……

    据周玄所知,至今他都还没遇到他想要的理想对象。这次,大概的确是气得狠了,故意拿此来刺激他。

    就像,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