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艳 骨 > 49地牢森森锁寒光

49地牢森森锁寒光

作品:艳 骨 作者:梦魇殿下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你认出我了,我很高兴。”掠影道。

    花艳骨一剑刺入他胸口,却像是剑入石中,仅入半寸,便动弹不得。原来如掠影这般的武林高手,可控制身上的每块肌肉,故刺入他胸前时,他便猛然将那那一处的肌肉收紧,不让剑锋再入半分。

    于是血水sh透衣襟,看似可怖,其实不过皮外伤尔尔。

    花艳骨持剑的手松了一松,但很快收的更紧。

    “我师傅和大师兄在哪里?”她声音微颤,“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我会带你去见他们的。”掠影笑道,“但总得先把饭吃完吧。”

    花艳骨死死盯着他,表情挣扎了一下,终于松开双手,任由双剑落地有声。

    掠影随手点了身上几处穴道,那血便止住,他抬头对花艳骨笑,笑容干净,宛若初春抽出的嫩芽,不沾人间风霜雨露,只有最初的色泽:“艳骨,喂我吃饭。”

    “什么?”花艳骨马上低头捡地上的剑。

    “喂完带你去见凤血歌。”掠影说。

    花艳骨马上站起来,抄起桌上的玉箸,把菜夹到他嘴巴,吼道:“吃!”

    掠影听话的张嘴,接过那片削的薄如蝉翼的鱼肉。

    尔后二人不再说话,只是一个人安静的立着喂食,一个人安静的坐着吃饭,柳絮池塘淡淡风,那场面委实如诗如画。

    只一个是度日如年,心头上火,恨不能撬开他的嘴,然后举起盘子往里面倒。

    另一个却是分外珍惜此刻,每一筷子都吃的很慢,即便桌上饭菜早已凉透,但他仍然一点不剩的将之吃光。

    “几日不见,饭量见长啊。”花艳骨说完,才发觉刚刚的语气太过家常,于是眉头一蹙,别过脸去。

    “以后我依旧吃你的剩饭剩菜。”掠影却被这家常小调的对话取悦,望着花艳骨的眼神里充满依恋。

    “吃完了,带我去见师父。”花艳骨冷着脸说。

    “好。”许是心情好,这一次掠影也不再拖泥带水,直接答应了下来。

    车轮滚滚出了皇宫,一路朝着郊外行去,花艳骨一路强记路线,而掠影只是笑着看着,似乎并不在意她这点小动作。而约莫两个时辰之后,马车停靠在郊外一处荒废破庙旁,花艳骨正待说些什么,却看见掠影径自走进破庙,然后旋动佛像右臂,墙壁上的暗门随之打开,她便继续保持缄默,跟在掠影身后,走进那处暗门。

    门内乃是一处地牢,锦衣卫指挥所辖下,有诸多这样的暗所,分布在全国各处,想必这也是其中之一,可是锦衣卫为何会听他的话?花艳骨忍不住心情沉重焦虑,直到迎面撞上掠影的背,她才回过神来。

    悉悉索索的锁链声在耳畔响起。

    花艳骨抬起头,越过掠影的肩膀看过去,只见锈迹斑驳的铁栏杆竖立眼前,阴暗潮sh的暗牢内有两人,其中一人平躺在地,生死不知,另外一人匍匐在地,双手双脚,乃至脖子上都拷着沉重的玄铁锁链,那锁链一段在他身上,一段深深的植入墙内,以至于他整个人就像是从壁画中挣扎 而出,却又逃不出壁画束缚的画中人。

    昏暗的地牢里看不清他的脸,只能听见他低沉的喘息声,就像匍匐的野兽。

    花艳骨楞了楞,便箭一般的射过去,将手伸进铁栏杆内,哭道:“大师兄!”

    里面那人楞了楞,便毫不犹豫的朝她扑来,可未等他触到对方的手,脖子上的锁链便将他猛的拉回。

    “畜生!”他望向花艳骨身后立着的那名男子,愤怒的吼道:“你连女人都不放过么?”

    “女人是女人,艳骨是艳骨。”掠影自花艳骨身后伸手,轻轻端起她的下巴,如将重宝示人,充满炫耀的笑道,“别的女人不好说,但是艳骨是我的妻子,我会对她很好的。”

    寒光呼吸一窒,花艳骨却已经回身与他战成一团。

    “忘了么?你不是我的对手。”掠影见招拆招,面带微笑,由始至终,居然只用了一只手,这份功力已经与寒光不相上下,或许只在凤血歌之下,但是寻常好手没有二十个是无法近他的身的,这便说明,他几次护卫花艳骨所受的伤,其实都是有意为之,凭那些豪门私兵,江湖游侠手里的两下子,压根不是他的对手。

    “那又怎样?”花艳骨已是气的失去理智,大师兄被他拴狗似的栓在这样暗无天日的地方,师傅更是躺在一旁生死不知,花艳骨恨不能拉上眼前男子共赴黄泉,她一边含怒出手,一边朝他吼道,“我不是你的对手,可你也不可能永远假冒我师傅!我师傅盖世英雄,不是你这样藏头露尾,见不得人的宵小能够冒名顶替的!等你漏出马脚,自有千千万万人将你拉下来五马分尸!”

    掠影却是平静的笑了,他慢悠悠道:“我已经当了一个月的国师,期间除你之外,还有谁认的出我?”

    说完,他忽然出招,一只手钳住花艳骨的双手,将之反扭到身后,另一只手拖起她的下颚,逼她与铁栏杆内的寒光对视,双唇缓缓移到她耳边,吐出蛊惑的语调:“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被抓住么?全是为了你。若非为了给你求药,凤血歌绝不会独自一人赴蛊王之约,更不会答应与之相斗,事后他虽拿到了解药,可身受重伤,昏迷不醒,而你家大师兄却要分心保护他,如此一来,才败在我手下,于是两人齐齐成了我的阶下囚,这都是你的功劳……”

    “你放屁!”寒光大声吼道,声音因为多日缺水而低沉嘶哑,“若不是你嫁祸我师傅在先,伤我师妹在后,那蛊王会跑来跟我师傅决一生死?我师傅会不得不求他赐药?这一切的源头都是你!不是我家师妹!”

    花艳骨跪在铁栏杆前,愣愣看着他。

    她何德何能,即便到了这般田地,他依旧毫不犹豫的站在她这边。

    “你要怎样才肯放过他们?”两行清泪滑下花艳骨的手,她头也不回的问道。

    “放过他们是不可能的。”掠影平静的说,“但我可以改善一下他们的饮食起居,甚至可以请大夫过来给他们看病。”

    “条件!”花艳骨不耐烦的大吼道。

    掠影静静立在她身后,俯视着脚下的女子,嘴角缓缓向两旁咧开。他舒展开双臂,落下的臂影宛若一双漆黑的羽翼,尔后略略倾身,将花艳骨整个拥抱在怀中,就如同一张狰狞可怕的黑色牢笼,将她整个人禁锢其中。

    “条件只有一样。”他轻笑道,“你要像以前那样慕恋着我。”

    花艳骨顿觉浑身血冷。

    这是个秘密。

    她原本想要将这秘密带进棺材里。

    最低限度,不能让师傅和大师兄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