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艳 骨 > 37三百杀意藏心中修

37三百杀意藏心中修

作品:艳 骨 作者:梦魇殿下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夜之间覆盖天地,白雪。

    一园深种傲骨欺霜,红梅。

    晚晚抱着天青色袍服,亦步亦趋地走在楚子复身后。

    从一开始的不情不愿,发展到今天的习惯使然,也不知岁月在指尖偷换了多少日月。

    “要给你带点什么?”楚子复敞开双手,任由晚晚手忙脚乱的帮他套上袍服,长身玉立,挺拔如竹。

    “栗子糕。”晚晚说。

    “好。”楚子复答应下来,却又忍不住加上一句,“这种东西,你让宫人给你送来就行了,为什么每次都要朕带给你?”

    “怎么?你很不情愿么?”晚晚叉腰瞪眼。

    “呵呵,怎么会呢。”楚子复朝她笑笑,右手自然而然的帮她拨了拨耳畔有些凌乱的鬓发。

    晚晚低下头,脸有些红,屏息的姿态像是含苞欲放的花朵,直到楚子复收回手,转身离去,她才提起勇气抬起头,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忿然的踢了踢脚下的雪,扬起一片白雾。

    “我又不喜欢他这类的男人,有什么好脸红的!”晚晚咬牙切齿的对自己说。

    她明明喜欢更为强势的男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譬如蛊王大人那样。她明明喜欢更加热情的汉子,会唱好听的山歌,会给她折山间新开的花朵。相比之下,这个小国君无权无势,身体羸弱,她一个可以打他十个!而且不但不会唱歌,还整天阴阴沉沉的,眉心总是纠结在一起,好像全天下都欠他钱一样,但是……他温柔起来的时候却完全不同,就好像南诏的篝火一样,让人心里暖烘烘的。

    而南诏的篝火不会像他那样,他这人……总会那样轻佻的玩弄着她的鬓发,叫她不知如何是好。

    “晚妃娘娘,这么大雪的天,您怎么还站在院子里?”身后,太监撑着伞跑了过来。

    晚晚这才发现自己还恍然未觉地站在原地,呆呆望着楚子复离去的方向。

    明明是那么轻佻的家伙,为什么一旦消失不见,她就会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想起洞房花烛夜,记起两人之间的第一次拥抱,晚晚情不自禁的喃喃道:“大概是因为……他是我唯一拥有的东西吧……”

    “娘娘?”青衣太监将明黄油纸伞撑在晚晚头上,小心翼翼的问道。

    “他最近都忙着做什么呢?”晚晚看着远方,问道。

    “这奴才不知,不过多半是处理政务吧。”青衣太监斟酌着字眼。

    晚晚笑了。

    她并不是没有察觉到小国君和国师之间的剑拔弩张,如今越是风平浪静,她越是心生警觉。在南诏统领军队这么多年,她对生死存亡之警觉远超常人,如今她隐约之间能够感觉到将有大事发生,只是楚子复从不与她说,她也就从来不问。

    况且以她如今的身份地位,也不便过问太多,关心过甚,反而遭人猜忌。她所需要做的,仅仅只是陪在他身边,督促他去战斗,去复仇罢了……

    可是复仇完之后呢?

    晚晚心头一动,忽然整个心砰砰乱跳起来。

    有一句话如莲花般无垢,静静的浮在心口,想要与他说。

    反正你在这里也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过去,眼看着也没有什么未来,既如此……复仇之后,无论成功与否,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白雪淡淡长安,梅香阵阵静庭。

    两名太监拢着袖子,引着楚子复走在长长的走廊里,九曲回廊,弯弯折折,如同首尾相接的蛇,越是勇往直前的走,就越是走不到尽头,走来走去,都是相仿的景致,同样的画梁,就好像永远在同一个地方打转似的。

    直到一名红衣白眉的老太监出现在前方。

    “洪公公。”两名太监恭恭敬敬的向他行礼。

    “你们下去吧。”洪公公对他们笑吟吟道,“我来引陛下去御书房。”

    洪公公是内监总管,有权有势,在太监们心中的地位,可比那傀儡小国君高得多。见他要向这小国君套近乎,他们自然愿意给个方便,于是一个突然肚子疼,一个突然头疼,纷纷向洪公公告假离开。

    片刻之后,此处只留小国君与洪公公两人。

    “皇上,请。”洪公公笑吟吟道。

    小国君淡淡扫他一眼,然后上前一步,走在他的前面。

    一步之差,大有深意。

    在这个宫里头,人人生一双势利眼,国师坐镇朝纲,所以走路的时候,人人都要落后他一步,除非他主动开口,不然没有人敢跟他并肩而行。而对象若换做小国君,便没那许多忌讳,是并肩而行抑或是领先于他,全看心情。

    只有一种人会落后一步,走在他身后。

    那便是画皮师宗门派进来的内应。

    “洪公公一向小心谨慎,无论走到哪里身边都带着四五个护卫,没想到你们居然能够得手。”楚子复嘲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你们画皮师不是不对活人的皮相出手的么?”

    “事急从权啊。”洪公公笑道,“这一切都是为了陛下的大业,和我画皮师一脉的昌隆。”

    场面话谁都会说,可事实上不过是为了两个字——利益。

    若不是为了大权归还,重夺帝位,楚子复不会行此驱狼吞虎之策,试图利用画皮师宗门来铲除凤血歌。同样的,若不是为了争夺天下第一的名声,以及这名声带来的巨大利益,画皮师宗门也不会贸然对活人出手,他们用了数年的时间,一个接一个的渗透进皇宫,每杀死一个人,就披上对方的皮相,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死下一个……

    “大业?昌隆?”楚子复呵了一声,“这么说,你们已经准备好了?”

    “不错。”洪公公得意道,“我宗门已有三百死士潜入宫中,化为寻常宫人侍女的模样,如同三百柄利剑,裹在人皮剑鞘中,只需要一个机会,便可破鞘而出,取凤血歌项上首级,献给皇上!”

    楚子复沉默了一阵,然后淡淡扫了他一眼:“机会……什么样的机会?”

    “一个能让我们这三百人汇聚一堂的机会。”洪公公凝眸道,“最好能避开锦衣卫的人,尽用我手下的太监宫女。”

    楚子复闻言蹙眉不语,陷入深思。

    画皮师宗门派来的三百名刺客虽为精锐,但锦衣卫也不是省油的灯,这三百人虽然避过锦衣卫的耳目,成功潜伏入宫,可是泰半都是扮作普通内监宫女,鲜少有人能够像洪公公这样手掌实权。且这三百人分散在深宫各处,虽说化整为零,减少了许多风险,但因侍奉的主子不同,彼此之间很难见面,长久下去,也不是办法。

    到底用什么理由将这三百人聚在凤血歌身边呢?

    到底怎么做才能避开锦衣卫,将皇宫这摊止水搅浑呢?

    楚子复一路无话,而洪公公也不催他,只一路将他送到御书房前,才深深看他一眼,然后唱诺道:“皇上驾到!”

    话音刚落,便听吱呀一声,眼前那两扇朱红门扉朝着左右两方,缓缓推开。

    楚国以黑为贵,只见房中黑色幔帐层叠而下,墙角四柱立着檀木书柜,书格中累着厚厚书籍,皆是遍寻民间亦不可得的孤本。又有八方多宝格两张,覆于墙壁上,格内高低不平,却又错落有致,摆放着天下最难得一见的奇珍异宝,以供御书房的主人赏玩。

    而这御书房的主人,早已不姓楚。

    梨花木书桌上累着几份尚未批完的奏折,书桌之后,凤血歌雍容华贵的倚在金座中,懒怠抬眸,含笑看他:“进来。”

    楚子复看了他一会,然后一言不发的走进御书房。

    身后,洪公公正要将门扉关上,却听见金座上那人含笑道:“洪公公,你也留下。接下来我要说的事,亦与你有关。”

    洪公公的眼皮不受控制的跳了跳,他慌忙将头低下去,好掩饰骤然变色的面孔,恭敬道:“是。”

    楚子复却是面不改色,仿佛从来不认识身后那个人,也从来不曾与之密谋要取眼前之人性命的模样,他泰然自若的望着凤血歌,笑容温文尔雅:“不知国师今日唤朕,所为何事?”

    凤血歌随手捡起一份奏折,丢向楚子复。

    楚子复伸手去接……他忘了自己身体羸弱,反应更是较旁人慢三拍,等那奏折一路滚到房门口,他才回过神来。

    见凤血歌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那条举起的手臂,楚子复姿态优雅的将手臂一拐,掩唇咳嗽了几声,然后冷静自若的抬头:“抱歉,近日喉咙不大舒服……洪公公,还不快把奏折呈上来。”

    洪公公拾起地上的奏折,也不敢看,双手托着送到楚子复手边。

    楚子复面无表情的展开奏折,只看了一眼,便眉头一蹙。

    洪公公见此,忍不住两只眼皮一起跳了起来,心道糟糕!莫非是事情败露了?

    楚子复继续看着奏折,越往下看,面色便越阴沉如水。

    洪公公可怜巴巴的立在一旁,楚子复只是面沉如水,而他是真的流水了……只见汗水蜿蜿蜒蜒的顺着他两鬓滑下,引得凤血歌饶有兴致的看着他,笑问:“洪公公,你很热?”

    “回禀国师,老奴不热。”洪公公连忙道,“老奴只是……偶染小疾……”

    “呵呵,这么巧,你们二人都病一块了。”凤血歌一边看着他二人,一边将温好的清酒端到唇边,薄薄的嘴唇在白瓷盏中浅酌一口,尔后那染上酒色的唇微微勾起,他笑道,“可要注意身体啊,这天气是愈发的冷了。”

    “谢国师关心……”洪公公已经略感绝望,果然还是被他发现了么?听他的口气,俨然已知自己与小国君乃是一伙的……可他究竟是如何发现的?究竟是哪里露了马脚?

    “朕也要谢国师关心。”楚子复慢吞吞的将手中的奏折合上,“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朕身为一国之君,后宫确实空虚了一些,这立后纳妃之事,就全由国师做主吧。”

    绝望之际听到这话,洪公公忍不住双目放光,抬眼望向楚子复手中的奏折。

    修长的手指将那份奏折合拢在手中,但洪公公还是从他的指缝间寻找到了最关键的四个字——南诏和亲。

    作者有话要说: 修到这里,下面是新章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