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艳 骨 > 7有美人兮名莫愁

7有美人兮名莫愁

作品:艳 骨 作者:梦魇殿下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十里红妆送嫁队,百日流水纳妾宴。

    这不是顾朝晖第一次纳妾了,但如此声势浩大却是第一次。那妾虽然坐的是小轿,入的是偏门,但是迎亲的队伍绵延十里不说,连流水席都持续上了一个月,使得沉香镇整个都弥漫着一层酒香。

    从流水席上回来的男人们逢人便说,“顾老爷新纳的妾,啧啧,十指纤纤,金莲小小,不看容貌,光看体态就已经让爷遍体生酥……”

    而从流水席上回来的三姑六婆则多半在一起唠嗑:“那顾朝晖不过是纳个妾,邻近三个镇的红烛红布都给他用光了,甚至连颜色相近些的粉布都不剩,他到底想怎么样?让别人家的女孩子穿白衣嫁人么?然后洞房花烛的时候点白蜡烛么?”

    这外头的风风雨雨花艳骨完全不知。

    ……天气转热之后,她简直想把自己藏进地窖里,抱着冰块直到秋天来临。

    “艳骨,家里没有米了。”掠影推开门,阳光从他身侧照进来,落在花艳骨的脸上。

    “啊啊啊!我要融化了!”花艳骨惨叫一声,以手掩面,逃进房中阴暗的角落里,随后一锭足量的银子掷了过来,“我不出去,你去买回来吧。”

    掠影哦了一声,转身离去。

    结果花艳骨自己想了又想,生怕他被人骗了,只好匆匆梳洗一番,追了出去。

    等从街上转了一圈回来,花艳骨才发现自己来的多余。掠影虽然平时看起来迷糊的很,但是只要一涉及食物,立刻就变得如狼似虎……他进的粮铺原本是以短斤少两著称,老板欺他面生,更是称一斤抖半斤。

    掠影的表情一直很少,离了花艳骨,基本就没有表情了。见老板如此,他既没有愤怒,也没有露出凶神恶煞的表情。

    他只是缓缓的抽出长剑……

    “给我米,或者死。”他淡淡道。

    于是他走出店门时,不但拿到了足量的白米,老板还赠了他一勺黑糯米,一边勺米还一边赔笑道:“小店年久失修,白米不白,糯米不糯,谁买谁倒霉,谁吃谁忧心,所以少侠啊,下次别来了……”

    “做得好,回去给你做冰镇糯米粥。”花艳骨在门前迎他,笑得很是畅快。她一向护短,若是老板敢苛刻掠影,她是决计不会善罢甘休的,少不得要叫那老板脱一层血皮。如今看到掠影自个把事情解决了,她居然有一种老妈子看自家孩儿的成就感……至于那老板,早被她丢之脑后了。

    掠影听了,立刻高兴起来。那张总是缺乏表情的脸上,也沁出一点淡淡的笑意来,只是这笑容转瞬即逝,下一刻他已是瞳孔一竖,伸出左臂,将花艳骨拉进怀里,紧紧的抱住。

    一匹奔马已经从花艳骨刚刚站的地方刮过,奔驰而过的风撕裂的她背脊生寒。

    花艳骨愤怒的别过头,瞪着对方绝尘而去的背影,刚要化言语为剑,将对方来来回回刺上几十个窟窿,便听到头上传来淡淡一声:“我去杀了他。”

    然后,便是长剑出鞘的声音。

    “……回来!”花艳骨嘴角抽cu,伸手拽住掠影的袖子,“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最重要的是旁边这么多人证,你怎可杀人?”

    长剑入鞘,掠影转头,平静的看着花艳骨:“明白了,月黑风高,无人之时,我再动手。”

    “……你的理解能力果然更上一层楼。”花艳骨嘴角抽cu。

    觉得自己被表扬了的掠影又露出了开心的表情。

    而此刻,那横冲直撞的奔马已经消失在视野的尽头,撞翻了三个铺子,踩烂了一堆鸡蛋后,终于停在了一处豪门深院前,门前两尊石狮莹白如玉,上方挂着一方牌匾,上书二字:顾府。

    几个下人快步从里面跑出,从马上使者手中接过一只木盒,那盒上雕花绘凤,做工精致不说,还隐隐冒着一缕寒气。

    待下人们将它带到厨房,打开一看,才发现,原来是整整一盒子的冰。

    再仔细一看,才发现埋在晶莹剔透的冰块中的,埋着一串红艳水灵的荔枝……

    “快去唤老爷和夫人起床。”一个青衣侍女立刻对左右发号施令,“来人,去地窖里凿些新鲜的冰来!来人,将白玛瑙碟子拿来!来人,去伺候老爷和苏姨娘起床!”

    一道一道的命令发下去,登时整个顾府便忙碌起来……

    众人虽忙碌,二人却偷闲。

    芙蓉帐,鸳鸯被,**苦短。

    新房之中,赵如是枕在顾朝晖的手臂上,彼此的长发披散在对方身上,纠缠在一起,宛若结发之誓。

    “莫愁,莫愁……”顾朝晖咬着她的耳朵,亲昵的呼唤,连续三声之后,赵如是才清醒过来,原来,是在唤她么。

    舍弃了名字,舍弃了身体发肤,舍弃了父母,舍弃了过去,舍弃了那个名叫赵如是的自己。

    换来他的温柔,他的宠溺,他的温言软语,他的不离不弃,换来一副可以投进他怀中,而不用害怕被推开的身躯。

    然后,她得到了梦想中的一切。

    可以每天枕着他的胳膊醒来,而不用害怕被他喝骂。如今就算手臂被压麻了,他也只会哭笑不得的捏捏她的鼻子,对她温柔的说:“你还可以多睡一会。”

    可以将十二种花色的缎子放在他面前,一件一件比给他看,絮絮叨叨的问他这个款式好不好看,那种颜色配不配她,而不用害怕他冷笑一声,拂袖而去。如今他只会含笑看她,等她恼了,才伸手招她入怀,咬着她的耳朵,道:“你好看,它们才好看。全部都送给你好不好?”

    可以亲手熬汤给他喝,而不用害怕他随手丢在一旁,第二天,一勺未动的被下人收走。而今就算她只是亲手削一个梨子,他也会坐在一旁,含情脉脉的看着她,当最后一圈梨皮落地,他便像个小孩似的对她张嘴,啊啊几声。她扑哧一笑,将梨子削成片,送进他嘴里。

    “在想什么呢?”顾朝晖打断她的思绪,右手手背顺着她的脸颊一路滑向锁骨,香肩,楚腰……然后,那只不规矩的手在她腰间掐了一下。

    赵如是嘤咛一声,含羞带怯的瞥了他一眼,真叫一个百媚横生。叫顾朝晖顿时情不自禁起来,一时间浪被红翻,春情荡漾,两人的嬉笑声此起彼伏,仿佛两只戏水鸳鸯。

    直到下人敲了门,将洗脸水和早点送了进来,他二人才稍作消停。

    赵如是挥退众人,亲自伺候顾朝晖洗漱更衣。

    顾朝晖笑了笑,尔后一个响指,让下人们全部退了出去,只留下一桌精致的宴席。四十种煨汤,二十碟点心,拥簇着中间那只白玛瑙碟子。

    厨子用整块冰雕琢成一朵雪莲,十几颗滚圆水润的荔枝躺在莲心中。白玛瑙托着白雪莲,白雪莲托着白荔枝,淡淡冰气蒸腾而起,似叫整个闺房都清凉了一些。

    顾朝晖捻起一枚荔枝,亲手喂到赵如是唇边,笑道:“前些天,你不是说天气太热,吃什么都觉得油腻么?这可是为夫令人从岭南快马加鞭送来的荔枝……”

    “夫君。”赵如是略略皱眉,“太过破费。”

    “有什么关系。”顾朝晖不置可否,“为了你,为夫愿意效仿那古时昏君。”

    “可妾身并不想当你的妲己褒姒。”赵如是握住他的手,清澈明亮的眼睛凝视着她,“妾身只想做你的莫愁。”

    “如何四纪为天子,不及卢家有莫愁……”低低吟了吟这首诗,顾朝晖微微一笑,捏了捏她的鼻子,“也好。我来做你的昏君,你来做我的莫愁吧。”

    赵如是气的踹了他一脚。

    顾朝晖不躲不避,受了她一脚,然后唉哟一声倒地。

    赵如是被他吓了一跳,连忙扑过去,忧心忡忡的替他揉腿:“是妾身不好,夫君,你哪儿疼?”

    顾朝晖浪荡一笑,指了个地方。赵如是顺着他的所指看了一眼,登时满脸绯红,唾了他一声:“不正经!”

    “为夫也只有在你这不正经,在旁人眼里,可是正经的很。”顾朝晖大言不惭道,说完,连他自己都觉得可笑,于是一把将赵如是拉进怀中,从身后将她拥抱,下巴搁在她的肩上,笑起来便停不下来。

    赵如是恼的想要掐他。

    “莫愁啊,我想,为夫大概是真的爱上你了。”顾朝晖缓缓止了笑,温柔的呼吸吹进她的耳膜,“于是恨不得将这世上最好的东西都给你,恨不得全了你所有的心愿。大抵史书上的昏君都是这样的吧……”

    “你,你这昏君……”赵如是听了这话,浑身一颤,竟是落下泪来。

    “在呢,爱妃。”顾朝晖抬手接住她的泪水,递到唇边饮了。

    “真的是……无论妾身求你什么,你都会答应么?”赵如是蓦然回首,问道。

    “当然。”顾朝晖笑吟吟的吻了吻她嘴角美人痣。

    赵如是一瞬不瞬的凝视着他,她在顾朝晖的双眸中看到了陌生的自己,她口如含朱丹,她耳著明月璫,她一颦一笑皆有妖气。素手画皮赋新生,赐她娇躯名莫愁。可是她的心不曾变过,她过去是什么样的人,她现在还是什么样的人。她过去爱着什么人,她现在还是爱着什么人。

    “宁居陋室,愿饮糟糠,妾身心中只有一个愿望……”她笑,一字一句的说,“请让妾……独占夫君。”

    顾朝晖看着她,脸上的笑容缓缓淡去。

    赵如是一直很怕惹他生气,她总是想方设法的让他开心,可是有些事情,不能妥协就是不能妥协。不然,她为何要受画皮之苦,切肤之痛,她又为何要在千年不灭长明火前三叩首,弃了自身,弃了亲友,弃了一切!所求所愿,唯有一样!

    “请君,散了后院佳丽,侍妾三千!”赵如是挣脱他的手臂,缓缓起身,看着他,向他跪下,俯首相求,“生老病痛,贫穷富贵,有妾相伴,只求君心似我心,便是一生不悔!请君允我!”

    一片寂静,顾朝晖将她盯了许久许久,才淡淡的说出一个字。

    作者有话要说:  好困。。抖毛挠耳朵。

    恩。。这样我今天的任务也就完成了么,灭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