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第四百三十九章 将“相”和

第四百三十九章 将“相”和

作品:唐朝小闲人 作者:南希北庆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你这是负荆请罪,还是带荆打脸?

    程咬金睁大双眼,看着那细长的荆条,嘴角直抽抽,看着那怒火就要在眉间交汇了。

    程处亮却是大喜,如此一来,他们父子两便可一致对外了,赶忙拱火道:“爹爹,他分明是在戏弄我们父子。”

    “它是可以变大的。”

    韩艺莫名其妙来了这么一句话。

    程氏父子顿时一愣。

    “什么意思?”

    程咬金眨了眨眼,模样甚是呆愣。

    韩艺很是淡定道:“我可以让它变大一些,这样我便可背着负荆请罪了。”

    “怎么可能?”

    程咬金惊讶道。

    长孙冲、程处亮也是一脸惊愕。

    “不信?”

    韩艺将荆条递向程咬金,道:“还请卢国公用右手帮我拿着。”

    程咬金已经被忽悠的不知东南西北了,下意识的伸右手接过荆条来。

    程处亮顿觉身子一轻。

    韩艺突然搀扶着程处亮,走到正座上,道:“将军请坐。”

    程处亮还以为这是变戏法的需要,傻傻得坐了下去。

    韩艺又给他斟了一杯茶。

    程处亮也以为是变戏法需要,又接了过来。

    程咬金不耐烦的催促道:“你小子管他作甚,快些变呀。”

    韩艺笑道:“已经变了。”

    “嗯?”

    程咬金怒目相向道:“你小子玩弄老夫是吧,老夫可没有瞎。”

    韩艺朝着长孙冲道:“驸马爷博学多才,可知这负荆请罪中的荆条代表着什么?”

    长孙冲微微一怔,道:“代表道歉的诚意。”

    韩艺道:“前面卢国公之所以发怒,是因为觉得这荆条太小,诚意不足,而我现在请二将军坐下,并且给他斟了一杯茶,可见是诚意满满,那么反过来说。诚意越大,这荆条就越大,也就是说着荆条也变大了。”

    长孙冲愣了愣,只觉这说法既有理。又有趣,哈哈笑道:“这么说倒也说得通。”

    程咬金将荆条往地下一甩,道:“原来你小子是戏弄老夫的。”

    程处亮突然恍然大悟,心里倒是没有生气,要不是韩艺。他现在还被程咬金拎着的了。

    韩艺拱手道:“卢国公,小子此番前来,的确来想二将军负荆请罪的,只不过小子生性低调,若是这荆条太大了,怕被人以为哗众取宠,故此才藏于袖中,其实这荆条代表的只是一个仪式,一份诚心。”

    程处亮哼了一声,偏过头去。

    程咬金瞥了眼儿子。又是一脸诧异道:“你口口声声说请罪,老夫都听糊涂了,究竟你犯了什么错?”说着他又想程处亮道:“亮子,韩艺怎么得罪你呢?”

    程处亮没好气道:“孩儿不知,孩儿这才第一回见到他。”

    韩艺笑道:“二将军心胸宽广,令韩艺佩服万分,但是这事二将军不介意,但是韩艺却一直耿耿于怀。我今日前来,就是为了民安局一事来的,此事细末。相信二将军心里清楚,不管怎么说,韩艺的确是获得原本应该属于二将军的权力,对此韩艺是深感抱歉。”

    说着他向程处亮深深一揖。道:“对不起。”

    程处亮没有想到韩艺会来真的,一时竟不知该如何说是好,又想起自己这几日在家大骂韩艺,心中难免羞愧。

    程咬金眼中闪过一抹笑意,伸手拦住韩艺道:“且慢,此事是陛下交予你的。怎么算也算不到你头上来。”

    韩艺苦笑道:“话虽如此,但是不管怎么说,原本该是二将军拥有的东西,如今在落在了小子身上,将心比心,我若是二将军,我也会感到不痛快,甚至可能会气病过去,此乃人之常情,无可厚非。”

    程咬金哼了一声,道:“你休要骗老夫,亮子与你连面都没有见过,纵使他不高兴,跟你有什么关系,我看长安为这事感到不高兴的大有人在,你为何不去向他们道歉。”

    老匹夫果然是来帮我的。韩艺显得有些犹豫。

    程咬金道:“老夫没有说错吧,你果然是另有图谋。”

    看不出这老匹夫的演技还非常不错,我险些就被他那粗犷的长相给骗了。韩艺忙道:“在下一片诚心,绝无私心。”顿了顿,他又道:“民安局事关长安所有百姓的日常生活,事关陛下对天下百姓的仁爱,不容有失,我与二将军同属民安局,倘若都不和睦的话,那又如何给长安百姓带来安全的生活---。”

    说到这里,他便停了下来。

    程咬金余光瞥向程处亮。

    程处亮一哆嗦,毕竟是从小打到大的,这一个眼神代表着什么,他比谁都清楚。

    韩艺心中一紧,正欲开口,程咬金忽然闭目长叹一声,坐了下来。

    程处亮怯怯头瞧了眼程咬金,见父亲仿佛瞬间苍老了许多,嗫嚅几回,随即站起身来,走到程咬金面前,看着就要往下跪。

    这就是古代,老子都这样了,儿子必须得跪了,不可能跟后世的那些孩子一样,读了几年书,就非得要跟老子争个对与错。

    程咬金一手就搀扶住程处亮,语重心长道:“亮子,这事为父知道不能怪你,你心里的委屈,为父心里明白的很呀!但是不管怎么说,陛下没有升别人,而是将你提拔为总警司,民安局关乎京师治安,而且还背着皇家的荣誉,可见这担子多么重,正如韩艺所言,一旦有任何过失,皇室都会受到牵连,倘若陛下不信任你,又怎会让你做这总警司,这是一份多大的信任。”

    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又道:“其实陛下也不容易啊,现在你看这韩艺是出尽风头,但是如果陛下将这事交给你来办,我们老程家在长安世交甚多,长安哪个大家族跟我们老程家不是老相识了,有些人的父亲甚至都是你爷爷的兄弟,倘若大家都上门来求你。或者跑来求爹爹,那你究竟该选谁?爹爹又该怎么办?别说陛下没有交给你,哪怕是陛下想交给你,爹爹也一定会阻止的。原本这些爹爹是不打算跟你说。毕竟你已经长大了,人家都叫你程将军,爹爹也不好干预,但是这事爹爹心里确实感到有些失望。”

    高手啊!

    韩艺暗赞一句,今日他终于看到程咬金另外一面了。心想,看来程咬金长期位居庙堂,绝非是凭一把子力气。

    如果这时候程咬金还抓着程处亮一顿训斥,亦或者毒打一顿,这反而会让程处亮更加记恨韩艺,那韩艺前面那一番话也算是白说了,为什么韩艺方才想尽办法让程处亮脱离魔爪,其实就不是想程咬金动用武力,这只会添乱。

    现在看来,他的担忧根本是没有必要的。

    程咬金在官场混迹这么多年。什么时候说什么话,他还不清楚么。

    果然,程处亮听得心里是内疚不已,觉得自己还真不是一个东西,既愧对了父亲,又愧对了皇上,胸怀还不如一个市井出身的商贩,颔首道:“爹爹,孩儿知道错了。”

    程咬金目光却望向韩艺。

    程处亮立刻转身,向韩艺抱拳道:“程处亮方才多有得罪。还请韩御史见谅。”

    韩艺忙拱手道:“不敢,不敢,此事乃是韩艺之过,应当是韩艺向将军赔不是才是。”

    长孙冲呵呵笑道:“真是好一出将相和。”

    程咬金立刻道:“什么将相和。他们两个都还差远了,要是你爹爹负荆给我请罪,那才能叫做将相和。”

    我爹爹跟你请罪?长孙冲笑也不是,哭也不是,讪讪一笑,没有作声。没办法,老子不在,他比程咬金低一个辈分,只能受着。

    程处亮无良笑道:“爹爹,敢让国舅公负荆请罪的,普天之下,怕也就爹爹你了。”

    程咬金哈哈道:“那是。”

    两父子似乎都在幻想长孙无忌负荆请罪的景象,皆是一脸坏笑,

    这变得还这快!

    韩艺微微冒着汗。

    但气氛也因此轻松下来。

    程处亮道:“爹爹,长孙兄,韩艺,今儿之事皆是因我而起,我立刻叫人备宴,聊表歉意。”

    “这是应当的,老子上你家,要是酒都没有,你就给老子去守边疆。”

    程咬金又指着韩艺和长孙冲道:“你们两个可不准走。”

    长孙冲挤出一丝笑意,可比哭还要难看,他这种读书人,怎么可能与程咬金父子有共同的语言。

    当然,程咬金可不是征求他们的意见,没有等他们点头,就道:“这个先等下,亮子,你还有件事没有做?”

    程处亮错愕道:“什么事?”

    “拜韩艺为师啊!”

    程咬金指着韩艺道。

    “啊?”

    韩艺、程处亮同时双目一凸。

    程咬金道:“我老程家的儿子,岂能是言而无信之辈,既然你输了,那就应当履行诺言,要不然你今后如何带兵。”

    这老匹夫又在玩哪一出啊!韩艺有些看不懂了,他方才之所以故意诱使程处亮跟他赌,无非就是想赢一个人情,然后再还给程处亮,这样就好说话了,他怎么可以当得了程处亮的师父,不可能的事,忙道:“卢国公,这只是一个玩笑,没有必要当真吧,小子都还未满弱冠,哪怕是折寿都当不起二将军的师父啊!”

    “你小子给老夫一边去,老夫现在看到你就烦。”

    程咬金又向程处亮道:“人家认不认你这个徒弟,那是人家的事,但是你作为我程咬金的儿子,就必须说到做到,这是两回事,你要是做不到,那你别当我程家的儿子。”

    话说到这种地步了,哪怕是一坨大便,程处亮也得吃下去,看着韩艺那张青涩的脸,真心叫不出口啊!

    韩艺也知道无可挽回了,苦笑道:“二将军若是不嫌弃的话,我可以将那赌术教给二将军。”

    “赌术?”

    程处亮眨了眨眼,激动道:“可就是你方才赢我的手段?”

    韩艺点点头,道:“若是公平赌的话,我的运气不可能好到这种地步,其实我还是使了巧,只是将军发现不了罢了,这就是赌术。”

    这个可以有哦!

    程处亮开始幻想自己在军中大杀四方的景象了,笑哈哈道:“好好好,一言为定。”

    程咬金目光急闪几下,道:“那---。”

    韩艺忙道:“这礼可就免了,我真是承受不起,要是卢国公一定要二将军给我行礼的话,那我非得给将军跪下不可,万万不行。”

    程咬金道:“老夫对这些繁文缛节历来就是讨厌的紧。”

    韩艺错愕道:“那卢国公想说什么?”

    程咬金咧嘴嘿嘿笑了起来,一双生满茧的老手相互抓着,“老夫也想拜你为师,学这赌钱的手段。”

    “什么?”

    三人皆是大惊失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