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一群怪才

正文 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一群怪才

作品:唐朝小闲人 作者:南希北庆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咔哧!咔哧!

    随着连杆的转动,只见一棵棵秧苗神奇的竖立在水田里面。

    “哈哈!今日我田舍儿总算是有用武之地了。”

    韩艺赤脚站在水田里面,一边操作着这新式插秧机,一边还不忘自嘲。惹得大家也都哈哈大笑起来。

    这其实也是韩艺与众不同的地方,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与这些九品院士才没有什么隔阂,因为大家都出身都一样,说起话来,也是非常随便。

    围着水田转悠了一圈之后,韩艺出得水田,非常田舍儿的用衣袖抹了抹汗。

    阎立本忙问道:“韩小哥以为如何?”

    “非常好,绝对是可行的。”

    韩艺满意的点点头。

    阎立本与一干九品院士纷纷露出欣喜之色,他们只是负责研发,至于能不能行,还得看韩艺,韩艺说行,那就一定能行,就是这么简单。

    不过话说回来,其实这插秧机并没有链条插秧机那么轻松、灵便,效率也没有那么高,因为多半是木头,还是需要花一些力气的,但是造价便宜,比链条插秧机便宜许多倍,光凭这一点,就已经是非常大的优势了,可以掩盖一切的不足,除了土豪,谁会用悍马去耕地呀。又道:“不过研发归研发,要想制作成成品,或者说商品,这还需要精雕细琢一番,比如说,运用组装工艺,这样方便运送,也能够避免浪费。还有就是每个部件最精确的数据。”

    一旁的九品院士直点头,表示自己记住了。

    阎立本与李淳风却是相视一眼,眼中闪烁着一丝丝担忧。

    韩艺都看在眼里,但是也并未多说什么,毕竟这里人多嘴杂,有些事不方便谈。

    他站在田边与这些九品院士交流了一番,韩艺也给了他们一些建议,这些建议那真是可遇不可求的,因为韩艺的知识都是超越千年的,能够得到他的点拨,绝对是一种幸运。

    跟他们交流完之后,韩艺又去洗了洗,回到总院的大堂。

    “对了,云休最近怎么样?”韩艺一边整理的衣袖,一边问道。

    说到云休,李淳风顿时一脸困惑,道:“说来也真是奇怪,最近两三个月来,那云休突然变得勤快起来,有些事大半夜都还不睡觉,这还不止,他还天天让工学院的工匠们帮他制作一些奇奇怪怪的器具。”

    阎立本又道:“不但如此,他还主动来求我教他画图纸。”

    这个小子果真是一个天才!韩艺闻言笑了笑,道:“是吗?待会我去看看。”

    李淳风呵呵道:“此中秘密难道现在还不能说么?我知道这跟与你当初叫他去烧水一定有很大的关系。”

    韩艺笑道:“李太史真是高看我了,就是烧个水而已,烧水还能有什么秘密。”

    李淳风若有所思道:“这就是我最困惑的地方。”可是,他见韩艺没打算多言,便也不再询问,突然想起什么似得,“哦,倒是那徐长命有点麻烦。”

    韩艺皱眉道:“什么意思?”

    李淳风道:“自从他来到贤者六院之后,天天躲在房里炼丹,弄得乌烟瘴气,并且时不时还散发出一股刺鼻的气味,许多人都对此感到不满,我也去找他谈过,可是他却说是你让他这么做的。”

    “我什么时候让他这么做呢?真是岂有此理。”韩艺起身道:“走,去医学院那边看看。”

    三人来到医学院,果不其然,刚入得院内,就闻到了一股怪异、刺鼻的气味。

    “下官见过韩尚书,阎尚书,李太史。”

    医学院的那些九品院士见到韩艺他们来了,立刻过来,向他们三人行得一礼,但个个脸上都有一些不满。

    韩艺都看在眼里,但也没有做声,问道:“徐长命呢?”

    这些九品院士听得情不自禁皱了一下眉头,指着东边一间砖瓦砌成的屋子道:“徐院士一直都在那边的屋里。”

    “好好干!”

    韩艺点点头,又往那边的走去。

    轰!

    三人刚来到那间屋前,忽听得轰的一声响,虽然不是很大,但还是吓得三人一震,又听得吱呀一声,那门打开来,一股浓烟涌出屋来,又听得一阵咳嗽声,隐隐可见一道身影从里面跌跌撞撞的出来,“哎呦!哎呦!呛死老子了,呛死老子了。”

    李淳风皱眉道:“徐长命,你在干什么?”

    “下官在---韩---韩尚书?”徐长命突然见到韩艺站在面前,不由得一惊。

    韩艺看到一脸乌漆麻黑的徐长命,茫然道:“徐长命,你究竟在干什么啊?”

    徐长命错愕道:“不是韩尚书吩咐下官研制治疗外伤的药物么。”

    韩艺道:“我是让你制药,不是让你炼丹,这刺鼻的烟难道就是你研制的药么。”

    徐长命讪讪道:“不---不是的,这---这是因为下官研制失败了。”说到后面,他声音越小,垂下头去。

    韩艺道:“你这样研制能够成功,那就有鬼了,炼丹之术根本就没有依据,你见过谁长生不老的。”他希望是根据中药的基础去研制药物,而不是搞这迷信之事。

    李淳风轻咳一声,道:“话也不可这么说,我那孙贤兄也崇尚用丹炉炼制药物,并且取得了不小的突破。”

    “是---是吗?”韩艺讪讪一笑,他知道李淳风口中的孙贤兄就是孙思邈,但是心里却不以为然,因为炼丹这东西完全就是将几种东西凑合在一起,看看会发生什么化学反应,但是没有任何理论基础,完全就是凭借着经验,这玩意成功率太低了。

    徐长命突然抬起头来,道:“关于孙前辈的炼丹之术,下官也略有耳闻,但是下官自问在炼丹方面,也有自己独到之处,而且下官都有理论依据的。”说到后面,他神色傲然。

    李淳风惊讶瞧了眼徐长命,孙思邈何许人也,你一个研制迷药的人,也敢跟孙思邈相提并论。

    韩艺道:“什么依据?你拿出来看看。”

    “韩尚书请跟下官来。”

    韩艺哼道:“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依据。”

    三人便跟着徐长命往边上走去,至于这里么,因为这个屋子是砖土构造的,连窗户都没有,就是两个透气口,又是独立出来,没有着火的可能,他们也没有担心,连个救火的人员都没有,等烟散了就没事了。

    徐长命带着韩艺他们来到自己的工作室,只见里面全部都是一个个陶罐,大大小小,几乎摆满了自己房里,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草药、各种眼色的石头。

    “二位尚书,李太史,你们稍等一下。”

    徐长命在屋内四处翻了几下,便捧出一大堆资料来,道:“韩尚书,这些都是小人研究的一些资料。小人认为这世间万物都是组合而成的,是可以千变万化的,你看很多草木虽然形态都不一样,但是药效却是有相同之处,这就是说明它们里面有同样的物质,一味草药针对某一种病症,或许只是里面的一种物质发生了药效,如果能够将这种物质提炼出来,那就药效就能够大增,现在的那些药,药效都太慢太小了一点。小人以前就经常从一些草木里面提炼出各种药物出来,并且有些还非常有效。而且既然世间万物都是组合而成的,那么将不同的物质组合在一起,就可能会组合成新的物质,新得物质可能就会发生奇效。”

    李淳风、阎立本听得不禁稍稍点了下头,觉得颇有道理。

    韩艺略微诧异的看了眼徐长命,然后随手拿起一本看了起来,满满都是化学既视感,并且里面有一些化学方程式,是韩艺能够看得明白的,其中有一条方程式还涉及到化学染色,只不过后世用得都是分子,而他用得都是物质之间的化学反应。

    他在查看时,徐长命还怕韩艺看不懂,一边在旁边解释,说得是没完没了。

    韩艺瞧他神色飞扬,似乎对于这化学反应非常感兴趣,笑道:“人家学习医术,主要都是看医书,研究草药的药性,你这研究法与他们大不一样啊!”

    徐长命道:“下官自幼就染得重病,大家都说下官活不了多久,下官后来就是靠这种办法,将自己给医好的,因此下官一直认为这种办法是可行的。”

    韩艺道:“可是方才爆炸的时候,你就不怕么?”

    徐长命嘿嘿道:“下官从小就怕死得紧,因此那屋内还有一个用砖土砌成的小屋,就在门口,在炼丹的过程中,小人都躲在那小屋里面观察,稍有动静,小人就可以跑出去,而且也不会受到伤害。”

    “怕死好!哈哈---!”

    几人在这屋里面没有待多久,因为味道太大了,出来之后,韩艺就单独将徐长命叫到医学院前面的空地上。

    “你知不知道贤者六院里面许多人都对你感到不满。”韩艺问道。

    徐长命不以为意道:“下官炼药与他们有何关系?”

    他是野路子出身,而且性子非常高傲,因为很多郎中都治不好他的病,他却自己将自己给医好了,故此不太合群。

    韩艺道:“但是你也得考虑别人的感受啊。”

    徐长命偷偷瞥了眼韩艺,忐忑不安道:“韩尚书是要赶下官走么?”他唯独害怕韩艺,因为韩艺的心理学太恐怖了。

    “怎么会。”韩艺一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像你这种人才,我怎么舍得赶你走,不瞒你说,其实我非常认同你的那一套方法。”

    “是吗?”徐长命欣喜不已,道:“不瞒韩尚书,其实许多有小名气的郎中都看不起下官,认为下官就是一个江湖术士,只会一些歪门邪道,你是第一个看得起下官的。”

    韩艺道:“那是他们没有眼光。”

    徐长命一个劲的点头,对此是深表认同。

    韩艺又道:“但是我也得考虑到其他人的感受。”

    徐长命眨了眨眼,道:“不知韩尚书的意思?”

    韩艺道:“我出钱帮你打造一个专门用来研制药物的屋子,并且为你提供资金,另外,其实我对这方面也有一些了解,到时传授一些给你。”

    徐长命惊讶道:“韩尚书你----你---!”

    韩艺道:“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认同你这种做法,而且你也别太骄傲了,就你两下子,还得继续努力。”

    “是是是!”徐长命连连点头道:“下官一定不会辜负韩尚书的期望。”但眼中却透着一丝怀疑,他不相信韩艺还懂这些知识,因为这是他十几年来通过不断的研究才得来的,韩艺一来不是郎中,二来,才这么年轻,哪有那么多功夫去搞这些,这些可是需要时间的积累。

    韩艺心如明镜,但也没有说什么,毕竟那些化学知识又不是他发明的。道:“但是在此之前,你就不要再继续炼丹,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的资料。”

    “是,下官知道了。”徐长命点头道。

    “行,你先去忙吧。”

    “下官告退。”

    徐长命走后,韩艺突然想到另一个怪才,正好李淳风、阎立本都有事去了,他心想看看那懒鬼又在干什么。他来到了云休的小院内,正准备敲门时,忽听得里面传来一个娇滴滴女声,“云休,云休,你---你能不能别这么快。”声音非常吃力。

    这声音韩艺当然听过,就是他专门安排教云休烧水那个名叫小翠的女婢。

    又听云休嘿嘿笑道:“行,我先抽出来,你也休息一下。”

    快?抽出?这---这是什么情况啊!韩艺听得是大惊失色,寻思自己是不是得晚点来,可心中又十分好奇,像云休这种懒鬼,怎么可能会爱上这种剧烈运动,踌躇片刻,他决定还是得看个明白,于是站在门外咳了两声。

    里面传来云休那有气无力的声音,“谁呀!”

    “是我。”

    “韩尚书。”

    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片刻间,这门就打开来,只见小翠站在门口,恭恭敬敬的向韩艺行得一礼,道:“小翠见过韩尚书。”

    韩艺打量了一下小翠,见她衣装整齐,就连头发都没有一点乱,心想,不可能这么快就整理好了吧,难道是我猜错了么。

    正当这时,云休也慢慢悠悠的走出来,双目无神道:“云休见过韩尚书。”

    韩艺见云休衣装也非常整齐,这家伙干什么都比人慢,没道理这么快就穿好裤子了,好奇道:“你们方才在屋内干什么?”

    云休兀自用一种木讷的眼神看着韩艺。

    小翠立刻道:“回韩尚书的话,奴婢方才与云总在里面玩水汽缝纫机。”

    “水汽缝纫机。”韩艺眼中一亮,道:“什么东西?能让我瞧瞧么?”

    小翠看向云休。

    云休点了点头,道:“韩尚书请进。”

    来到屋内,只见桌上摆放着一个非常特别的铜制水壶,比一般的要小多了,有一个铁架令其悬空,边上还有一个小火盆,看大小应该是与那铜壶配套的,里面火都还没有灭,但这还没有什么奇特的,最奇特的就是那壶盖,是木头做的,看上去更像似一个木塞,壶盖上面连着一个长长方方的铜片,一共有三块,组成一个连杆机构,另一端是连在一架手摇缝纫机的把手上面。

    韩艺道:“这玩意怎么玩?”

    云休看了眼小翠。

    小翠忙道:“回韩尚书的话,只要这水开了,这个手摇缝纫机就会自动转动起来。”

    “是吗?”韩艺坐了下来,目光急闪道:“让我瞧瞧。”

    “是。”

    小翠急忙有一个铁钩子将那火盆给钩到水壶下面。

    云休也盘腿坐在了韩艺身旁,他可不喜欢站在,一手托着脸,傻笑的看着小水壶。

    过得一会儿,水终于开来了。

    只见壶盖微微抖动了几下,忽然往上一冲。

    “哦!”

    韩艺眨了下眼,原来木质的壶盖下面还用铜片围成了一圈,当壶盖上升到最高处时,左右两边射出两道水蒸气来,发出破空之声,虽然看不清楚,但是铜片两边肯定有两个小孔,而且里面肯定还有暗扣,固定住壶盖,不让它飞走。

    奇妙的一幕出现了。

    当壶盖不断的上下往返时,也就带动了上面的连杆机构,转动起缝纫机的把手,缝纫机就自己工作了起来。

    这小子真是。韩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是好了,过得一会儿,他让小翠将火盆撤出,他突然明白方才他们在说什么了,肯定是缝纫机转东南太快,小翠跟不上,让云休将火盆抽出来,笑道:“这玩意还真是有趣啊。”

    云休呵呵笑着。

    “你是怎么想到的?”韩艺问道。

    云休道:“这多亏你让我去烧水,有一天我看到水开了之后,那壶盖扑通扑通的跳动起来,那壶盖可是不轻呀,我提着可都费力,可这水汽竟然能够顶开它,我就在想水汽能不能够推动小车自己走。”

    小翠听得抿唇一笑,壶盖再重也就那样,是自己懒,拿根羽毛恐怕都会嫌费力的。

    可是韩艺偏偏还就欣赏云休这种偷懒精神,指着前面的小水壶道:“那你怎么不做个水汽小车,而是做了这个水汽缝纫机呢?”

    云休哦了一声:“我是想做一个水汽小车,那样的话,出门就不要走路了,可惜还没有成功,这种装置只能用来玩玩,如果弄太大的话,就会有很多问题,运动不规律,范围又小,没法控制,力道不均衡,这壶盖往上冲的时候,力道很足,但是下落的时候,就非常小了。至于这个水汽缝纫机,是我看小翠天天帮我缝衣服,挺辛苦的,所以我就做这个出来帮帮她,可惜小翠说这个要烧炭,挺花钱的,所以---所以我们也只是拿来玩玩。”

    韩艺点点头,道:“那你认为这水汽真得能够让小车自己走么?”

    云休散漫的目光突然变得坚决起来,道:“这一定可以,只要有足够大的水壶,那多重的车都能够带动,只是我还没有想出一个好办法来。”可说罢,他又有一些泄气,“可是---!”

    韩艺问道:“可是什么?”

    云休道:“可是很多东西我能够想出来,但是那些叔叔伯伯却做不出来。”

    韩艺笑道:“不要着急,慢慢来,总会有办法的,我可等着你的水汽小车坐。”

    云休顿时转过头去,道:“你不就是有马车么?”

    韩艺眨了眨眼,道:“敢情你小子是在帮自己做的。”

    云休点点头。

    为国为民?云休怎么可能有这个概念,他只是想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加轻松一些而已。

    韩艺有些无语,你妹的,老子养着你,供你搞发明,结果你就想到自己。但是没法,天才总是有各种各样的毛病,道:“我没打算要你的,如果你做出来了,我坐一下玩玩总可以了吧。”

    云休思考了许久,道:“只是玩玩么?”

    韩艺啧了一声,道:“没有我给你钱,你卖得起碳吗?”

    云休眨了眨眼,道:“如果我做出来了,我再帮你坐一辆,好么?”

    “这才像一句人话。”说着,韩艺又道:“不对呀,未必你会亲自去敲敲打打,还不是我的人帮你做,你将图纸给我,我自己让人做就是了,说得跟施舍似得。”

    “这倒是的。”

    云休是长长出了口气。

    ps:今天就一个大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