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性格所致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性格所致

作品:唐朝小闲人 作者:南希北庆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必须到此为止?

    韩艺有些困惑,道:“太尉此话怎讲?”

    长孙无忌道:“杀人灭口,意在毁灭证据,而不是惹祸上身,可是你都能够如此直接说出杀人灭口,那这还能叫做杀人灭口吗?倘若杜正伦要坚持查下去,只怕会将更多的人卷入其中。”

    韩艺皱了皱眉,忽然双眼一睁,道:“我明白了,其实这才是关键所在。”

    长孙无忌点点头,道:“要入大理寺谋杀一个正在被审讯的官员,这岂非一般人可以做到的,首先大理寺卿辛茂将就脱不了干系,而辛茂将与许敬宗关系密切,那么就会牵扯出许敬宗来,所以,如果陛下要继续追查下去,就很有可能要将中书令、门下侍中、大理寺卿等等一干重臣全部问罪,而且这罪名是可大可小,你说陛下还会继续查下去么。”

    韩艺道:“也就是说陛下心里早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长孙无忌摇摇头道:“兴许知道,兴许不知道,但是不管知不知道,陛下都不会去冒这个险,为了一个区区大理寺丞,没有这个必要,因此这个案子必须到此终止。”

    韩艺猛吸一口凉气,道:“这一招真是太狠了。”说到这里,他又满脸困惑道:“可是依我之见,这李义府、许敬宗他们没有这胆色啊!”说到这里,他脑海里面突然闪过一道人影,顿觉背后凉飕飕的。

    长孙无忌笑道:“如果这是有人在背后操纵的,老夫认为定是那人。”

    韩艺道:“可是她就不怕陛下会察觉到吗?”

    长孙无忌不答反问道:“换你你敢这么做吗?”

    “不敢。”

    韩艺摇摇头。

    “别说你不敢,就连老夫也不敢啊!”

    长孙无忌叹了口气,道:“老夫之所以这么认为,那是因为老夫一直都盯着那人,而且这也是老夫的猜测罢了,也有可能是李义府铤而走险,凭借李义府的性格,这也不是不可能的,只不过他的这一时冲动,恰好解除了这困境,这也是有可能的。因此老夫认为陛下绝不会想到那人头上去的,陛下最多也就是认为是李义府逼死毕正义的,因为老夫的这个猜测太大胆了。其实老夫也不敢确定,但是如果真是那人操纵的,那老夫就还真是小觑了她。”

    说话间,他也在扪心自问,如果是他的话,他敢这么玩么,如果他敢的话,估计废王立武至少也得搁浅。

    韩艺也拿捏不准,这好比大家玩个一文钱的麻将,结果其中一人要赌命,这谁敢跟他去赌,玩个一文钱的麻将,弄到赌命的地步,现在情况也是如此,就算是李义府干的,他也不过是弄了一个犯妇回去当小妾,往好得方面想,他还救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妇人,男人嘛,天生就会怜香惜玉!

    之所以会闹得这么大,不就是因为杜正伦与李义府的争斗么,那么就无关正义,而是政治斗争,既然是政治斗争,那么李治当然会从大局出发了,现在闹成这样,赶紧得灭火,不存在希望越烧越旺。

    可一般人不会这么干,会这么干的人,要么是疯子,要么这个人就真的够狠。

    韩艺也是拿捏不准,真的凑巧,还是有人算计到了这一步。但是他也不敢继续往那方面去想,不禁感慨道:“真是没有想到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来。”

    长孙无忌却是叹了口气,道:“其实此案走到今天这一步,都是因为陛下优柔寡断的性格。”

    韩艺听得皱了下眉头,有些困惑的看着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道:“你可还记得,你在一开始跟我说过,张德胜曾去追过杜正伦。”

    韩艺点点头。

    长孙无忌道:“这就是表示陛下当然非常犹豫,但如果陛下从一开始就坚决要彻查的话,没有人敢走这一步,也不会走到今天这种地步,而那时候,就都是陛下说了算,就算查出是李义府指使的,陛下也可以让李义府去地方上待个一年半载,再召回来,这在贞观年间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韩艺恍然大悟,道:“反之,陛下的犹豫不决,才让李义府他们有机可乘,反倒是令陛下自己深陷两难之中。”

    长孙无忌点点头。

    如果李治一开始就严办的话,该怎么审,就怎么审,那谁敢乱来,别说许敬宗了,就是武媚娘也不敢呀,只不过武媚娘看到了李治的犹豫,她才敢走这一步,因为只要走到这一步,那李治就没有选择了。

    这就是政治,政治是没有对错的,只有大局和平衡,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政治家出现问题,从不是以是非对错来判断的,而是以大局,有时候你贪个几百万,都有可能被抓,然后牵扯出一大片人,但有时候你贪几个亿也没有事,因为当权者肯定是从大局出发,几个亿比起他的皇位,比起整个国家而言,又算得了什么。

    韩艺之所以没有想到这深层次的原因,主要就是因为他缺乏政治经验,政治上面,那真是活到老,学到老,手段是层出不穷的,天底下最最最最肮脏得东西,就是政治,没有什么比政治更加肮脏,长孙无忌当了三十年的宰相,经历过太多的风浪,什么没有见过,他能够看到韩艺看不到的地方。

    但不得不说一句,李治这一晕,也真是绝了,如果是装出来的,今年的影帝是非他莫属。

    正是因为他突然晕眩,导致杜正伦也不敢咄咄逼人,这要是皇帝出个什么事,那都得死啊!

    中书省。

    “下官辜负了杜中书一番期待。”

    刘仁轨站在杜正伦面前,是垂头丧气,他当然不觉得自己有愧杜正伦,他是恨自己没用。

    “这事怪不得你,毕竟你只是一个给事中,如何斗得赢他们。”

    杜正伦叹了口气,又道:“我今日找你前来,主要是想告诉你,此案到此为止,毕正义畏罪自杀,一切的一切都是毕正义的错,你去整理一下供词,然后呈上,尽早结案。”

    刘仁轨听得眉头紧锁,轻轻合目,道:“下官知道了。”

    这犯人是在他审讯的时候自尽的,他本就是难辞其咎,他哪里有资格要求继续查下去。

    杜正伦又道:“不过你放心,朝廷不会问罪于你,不但不会,反而你审查有功。”

    “下官---!”

    “行了,你退下吧。”

    “下官遵命!”

    刘仁轨哪里还有脸邀功,可是,既然案子从这里切,那么完全就是靠刘仁轨审查出来的供词定罪,刘仁轨当然是有功的。

    从中书省出来之后,刘仁轨就回到大理寺,看着那些供词,心中一阵苦笑,真是弄巧成拙啊!他本是想逼毕正义坦白,将李义府给供出来,因此他从别人口中的问出来的供词,基本上就是要将毕正义定罪的,目的就是要让毕正义知道,我已经有足够的证据来将你定罪,如果你坦白的话,那你的罪名自然就会减轻。

    结果因为毕正义的死,一切都戈然而止,那么此时的证据完全就是冲着毕正义去的,跟李义府挨不上边。

    咚咚咚!

    忽闻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谁?”

    “是我,卢师卦。”

    “门没锁,你进来吧。”

    听得吱呀一声,门打开来,只见卢师卦从外面走了进来,“卢某见过刘给事。”。

    刘仁轨点点头,道:“这段日子真是劳烦卢公子了,在下深感感激。”

    “不敢!这都是卢某分内之事。”

    卢师卦说着,又道:“不过卢某希望刘给事能够应允卢某一件事。”

    “什么事?”

    “卢某想为毕正义验尸。”

    “验尸?”

    刘仁轨一愣。

    卢师卦点点头道:“不知刘给事是否知道,其实卢某本是刑部的仵作,后来才去到民安局做验尸官。”

    “这我倒是听说过。”

    刘仁轨点点头,又有些担忧道:“不知卢公子为何要为毕正义验尸。”

    卢师卦笑道:“卢某也算是与毕正义有一面之缘,既然卢某在这里,心想就送他最后一程。”

    “这样啊!”

    刘仁轨点点头,道:“好吧,我答应你。”

    因为目前还没有结案,而且杜正伦也是让他结案,他还是主审管,他是有这个权力的。

    “多谢!”

    卢师卦拱手一礼,然后退了下去,出得门外,他眼中突然闪过一道悲伤,道:“这可是一条人命啊!”

    大理寺,在一间阴森森的屋内躺着一具尸体,而旁边还站着两活人,正在仔细的检验尸体。

    这尸体正是毕正义的尸体。

    而那两个活人则是卢师卦与他的助手。

    卢师卦很早就从事仵作行业,而且是有小名气,目前在民安局担任验尸官一职,一般验尸官是不碰尸体的,是仵作检查,验尸官负责根据仵作的检查来推断,但是卢师卦不来一套,他都是亲力亲为,只是因为他的医术光环太大,孙思邈的徒弟,故此没有人注意到他在仵作行业的成就。

    “奇怪!”

    卢师卦盯着毕正义脖颈一代道。

    那助手一愣道:“什么奇怪?”

    卢师卦道:“你看,这里怎么多出一道勒痕来。”

    “是吗?”

    那助手仔细一看,只见毕正义的脖颈上有着两道勒痕,一道比较宽,比较浅,一道比较细,比较深,呃了一声:“这第一次尸检好像没有记录这一条伤痕。”

    根据唐律而言,案发现场必须做一次尸检,报告这人是怎么死亡的。

    卢师卦皱眉道:“有些伤痕不会在当时显现出来,而是要隔一段时辰才会险些出来,故此验尸绝不能一次就下定论。”说着,他又皱着眉头,“这一条较宽的伤害,应该就是腰带勒成的,可是这颜色却比另一道要浅许多,而且你看,这宽的伤痕边上没有红肿,而另一道两边确有红肿的现象。”说着,他又先开盖在尸体上面的白布,拿起毕正义的手仔细检查了起来。

    过得好半响,卢师卦站起身来,眼中闪过一抹愤怒,“原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