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异军突起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异军突起

作品:唐朝小闲人 作者:南希北庆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李治忙着视察贤者六院,可不要忘记成百上千的考生,正在努力的考试,两个时辰对于古人考试而言,简直就是短小精悍到了极致,转瞬间就过去了。

    这时辰一到,考官们就开始收卷了。

    “这题目真是好难啊!”

    “题目倒还好,可是时辰根本不够,陛下赐的题目我才写到一半。”

    “你还好,都写到一半了,我都还在思考如何下笔,结果时辰就到了。”

    “哎!倒数第三大题的答案是多少啊?”

    “就是那个求山的倾斜度?”

    “对对对!”

    “我算得是六十度。”

    “我是七十五度。”

    “这数学真是奇怪,看书上面好像都挺简单的,可是一旦自己做题,就觉得非常难,都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那是因为你根本就没有来听韩侍郎的讲课,韩侍郎在讲课的时候,已经告诉我们如何去解题了。”

    “那你说答案是多少?”

    “六十度。”

    .......

    一群考生相互询问着出得试院,可是刚刚来到门口,就见几个官吏正在墙上贴着什么。

    “这是什么?”

    “嗬哟!是考试的答案。”

    “我看看!呀!真是答案啊!这位官爷,为什么这么快就公布答案呢?”

    “这是我们院长吩咐的,为了公平起见,在考官阅卷前,先将答案给公布了,反正答案也是跟着考卷一起解封的,迟早也是要公布的。”

    “原来如此!”

    ......

    这考生才来到门前,贤者六院的人就已经将答案公布了出来,这可不得了,考生们纷纷拥挤上去,立刻就听得一片呜呼歪哉。

    “天啊!原来这么简单,我为什么就没有想到。”

    “哎呦!我当时明明算着是b,结果检查的又改成了a。啊----气死我了。”

    ......

    从考生们垂首顿足的反应来看,这与后世也没有什么不同。

    “玄道,你为何不去看答案?”

    站在院门前等候崔戢刃向径直朝他走来的王玄道问道。

    王玄道吝啬一笑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都已经考完了,还关注什么答案。”

    ......

    而此时李治他们也来到了阅卷室,见这阅卷室还空空如也,道:“这考卷为何还未送来?”

    韩艺道:“回禀陛下,目前考卷都还在封名当中,只怕还得等一会儿。”

    “封名?”

    李治好奇道:“什么叫做封名?”

    韩艺哦了一声:“就是将考生的名字给盖住,保证阅卷官在阅卷的时候,不能看到考生的名字!”

    李治听得眼中一亮,笑道:“这个注意好,那咱们就等等吧!”

    李义府小心翼翼的问道:“难道陛下打算亲自阅卷?”

    李治呵呵道:“看看也无妨,反正都等到这么久了。”说到这阅卷,他忽然又向韩艺问道:“你不会让那些九品院士来阅卷吧?”

    “当然不是。”

    韩艺摇摇头,又看了眼时辰,道:“也应该快要到了。”

    他话音刚落,一个小吏便走了过来,道:“启禀院长,户部官吏来了。”

    韩艺笑道:“快快请他们进来。”

    过得一会儿,只见二十个身着吏服的小吏抹着汗走了进来,可一见李治坐在这里,吓得大惊失色,急忙上前跪倒在地道:“小人参见陛下。”

    许敬宗见得这一群小吏,道:“韩侍郎,你不会打算让这些人来阅卷吧?”

    吏在唐朝而言,是卑贱的,而考卷是神圣的,这怎么看也不搭配啊!

    “阅卷?”

    那些小吏吓得一惊。

    李治皱眉道:“你们竟不知道?”

    “小人只是方才收到韩侍郎的命令,让小人们来六院。”一个小吏满脸茫然的说道。

    李治看向韩艺道:“韩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韩艺道:“回禀陛下,这都是为了公平,如果一早就安排好阅卷官,只怕会有人事先与阅卷官通气,因此微臣才决定临时安排阅卷官,除此之外,我们贤者六院也会派出一批人来,由李太史和阎尚书各带一队,等第一轮批改完之后,再交换批改,这一分可能都关系着考生的命运,必须慎重。当然,这也是基于数学的唯一性,他们都是认识字,也对数学有些了解,这就足够了,对这答案批改就行了。”

    “不错!不错!”

    李治呵呵道:“为了这公平,你还真是费劲心思啊!”

    韩艺道:“这也是制科最为吸引人的地方。”

    而这话到许敬宗、李淳风耳里却好似若有所指。

    “不过!”

    韩艺道:“关于陛下的赐题,在我贤者六院,只有阎尚书和李太史有能耐批阅......。”

    李治心中早有计较,道:“既然各位爱卿都在,那就与朕一块帮帮贤者六院吧。”

    卢承庆他们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李治一直拖着他们留在这里,目的就是要让他们参与阅卷,这其中道道,他们心里也揣摩的七七八八,知道李治是想借制科亡羊补牢,将真正的人才给选入朝中,他们当然希望自己能够参与,于是欣然答应下来。

    得到李治肯定的答复之后,韩艺、阎立本、李淳风就立刻安排任务,将还是一头雾水的阅卷官指派他位子上,等待考卷的到来。

    那些小吏至今还未反应过来,往常阅卷那都是三省大学士们干的事,如今倒好,竟派他们这些小吏上场,而且还跟着陛下一块阅卷,这比做梦还要假一些,有些人真的狠狠撅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疼的呲牙咧嘴,但是心里却是异常兴奋,这种机遇那真是可遇而不可求啊!

    等了好一会儿,这考卷才送来,这考卷设计的跟后世一样,名字是在边上,直接用专门的套子封上,是决计看不到名字的,笔迹的话,这些小吏临时上阵,根本区分不出。

    但是阅卷的方式太简单了,跟常科大不一样,常科主要是考察文章,能入京城大考的,那种基本填空题,一般都不会错的,断定文章的好坏,这真是需要满腹经纶,才高八斗的大学士才有资格阅卷,你让韩艺去阅卷,韩艺也看不懂。制科就是对着标准答案批改就行了。

    很快,那些小吏就进入了状态。

    而李治与一干枢要大臣也在满怀期待的接过一沓考卷来,但是期待感很快就破灭了,要么就是写得不知所云,要么就写到一半,甚至有些考卷直接是空白的。

    许敬宗、李义府倒是很开心,这个皇帝赐踢,很明显就拾遗珠,要是没有的话,那就证明常科没有问题。

    但是李治非常淡定,即便文章写得是惨目忍睹,这是以你为韩艺早就跟他打过预防针,首先,这皇帝赐题,是考试前一刻才公布,考生完全没有准备。其次,这种文理兼备的考卷,思维难以转换过来,关键是对于时间的掌控没有熟练。最后,这个题目也很坑人,如何用数学思想治国,如果连数学思想不懂,那还写什么。

    但是韩艺也说了,这是天才的战场,没有一定的天赋,是很难从中脱颖而出的。

    “陛下,你看看这篇文章!”

    许圉师忽然激动的将手中的考卷递至李治面前。

    李治听得心中一喜,赶紧拿过来一看,呵呵道:“是他!”

    许圉师好奇道:“陛下认识此人?”

    这名字是封住的啊!

    李义府道:“看文风像似任知古的考卷。”

    李治点点头道:“爱卿所言不错,此人狂傲不羁,锋芒毕露,文章也是如此,并不难以辨认。”

    李义府笑道:“我看此人是要中常科和制科双头名进士了。”

    这任知古其实就是李义府的遮羞布,任知古考得好,他是最开心了,可以证明常科的公平性。

    “可不一定!”

    卢承庆也拿着一张考卷过来,道:“陛下,你看看这篇文章,其见解可是闻所未闻啊!”

    “是吗?”

    李治急忙拿过来,刚看两三行,不禁睁了睁眼。一直在溜达的韩艺也偏过头来,看得面色一惊,这篇文章他看得懂呀,有点类似数字化管理的思想,就是运用数学中的精准、唯一、逻辑性来治国,将朝中的基本事务都数字化管理,枢要大臣是什么意见,国家是什么政策,这不重要,重要的运转体系一定要规范,就跟数学公式一样,是制定好的。

    将人治和数治结合在一起,国家决策还是依靠人治,但是办事的人就流程化,从而提高朝廷的办事效率以及能够准确的完成下面的指示。

    “好好好!这篇文章写得真是不错啊!”

    李治看罢,是连连称赞。

    卢承庆也道:“臣不懂数学,但是这一篇文章却让臣对于数学刮目相看。”

    李义府、许敬宗努力在辨认这篇文章是出自何人之手,但是完全没有印象。

    “这是谁的考卷?”

    李治有些迫不及待了。

    韩艺讪讪道:“陛下,这个等阅卷完之后,才能够看。”

    “是是是!规矩不能坏!”

    李治又道:“拿笔来。”

    张德胜立刻将笔递上,李治提笔亲自在上面写了一个“甲”字。

    随即又有不少大臣拿着自己发现写得不错的文章递给李治看,这数学只是一个由头,只要借着数学其中一个特性,然后代入自己的见地进去,就可以了,简直比常科还要自由一些,绝对是天才发挥的最佳题目。

    但是这些文章却是分为两极,要么就写得非常好,要么就写得非常差,中规中矩的文章是一篇都没有,这就是因为考卷、考题的特殊性,再加上大家对于数学还是比较陌生的,这真的需要天才的思维。

    这也极大的推进阅卷速度,多半文章看了两三行就可以扔到一边,打分的必要都没有。

    而那边考题的批改也是非常快,每人大概也就二三十份,对着答案打分就是了。

    到了二更时分,所有考卷就都搞定了。

    千名考生中,可是一共就两个满分的。

    这分都打上去之后,然后再开卷。

    李治其实已经很累,可他一直没有走,就是在等着这一刻。

    其中一个满分就是王玄道,因为王玄道学得玄学,其中也包括数学,他底子不错,天赋也不错,再加上行事又比较严谨。

    至于另一个乃是一个名叫狄仁杰的考生。

    任知古反而只打了九十分,排名第六,可见这里面还藏着不少人才啊。

    “狄仁杰?”

    李治对于这个名字完全陌生,看了看这笔迹,突然道:“将朕那篇‘数字制度’的文章拿过来。”

    卢承庆赶紧去找,过得片刻,他便惊呼道:“狄仁杰,果然是此人。”

    说话间,他已经激动将的文章递到李治面前。

    李治拿过来一看,哈哈笑道:“想不到这狄仁杰竟会异军突起!”

    李义府、许敬宗听得相觑一眼,眉宇间透着一股子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