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三十二万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三十二万

作品:我从凡间来 作者:想见江南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晏姿换了新东家,生怕新东家不接纳,急着展现本事,霹雳巴拉,小嘴将账报得又快又准,乌黑的算盘珠子霹雳巴拉来回翻滚,进展神速。

    方阁主越听心中越纠结,搅得一颗心,纷乱如麻。

    一方面,他为玲珑阁能接到这笔大单,而暗生欢喜。

    另一方面,却为这越加越庞大数字,暗抽冷气。

    吧啦,最后一颗算珠停止了滚动,晏姿一抹额上汗水,将健康的棕发,撩向耳后,“总计,二十六万七千金,再算上阁主同意的两成利,总数是三十二万四百金。”

    晏姿强忍着激动,微带着颤音报出了最后的数字。

    “两成利?这,这……”

    方阁主一张脸猛地皱成了黄瓜。

    他万没想到自己一句戏言,竟要陪上五万余金。

    实在是今次的东西太好太多,都快顶上玲珑阁一个月的业绩了。

    的确,想那水中镜是何等样人,随便参加个拍卖会,动辄就能带上近十万金的人,须弥环中随随便便放上些储备,又岂能价轻。

    相比水中镜,柳风逐的身份毫不逊色,管着一大派的戒律,平生所积,又岂会轻了。

    两个气海境后期强者的须弥环中,寻到二十余万金,实在算不得什么。

    “莫非方阁主要出尔反尔!若真如此,许某换个买家便是!”

    许易依旧面带微笑。

    方阁主心中进行着激烈的挣扎,五万余金的让利,实在太过恐怖,多到让他有些承受不起。

    可眼前的这批财货,他也同样是舍不得放手的,尤其是为数巨大的丹药,宝药,随时都能出手变现,这一倒手,怎么也不止两成利。

    只是他实在不想因为一句话。舍出五万余金。

    “阁主,您可是一言九鼎的大人物,说话自然算数,再说。我相信我家公子,将这些货物卖与阁中,怕也不会揣着钱就走,总归还是要在阁中花用,一反一复。肥水也没流了外人田去。”

    晏姿自知今后就要跟着许易过活了,自是千方百计为自己在新东主面前攒印象分。

    方阁主纠结片刻,其实也拿定了主意,得晏姿如此一宽慰,心中好受不少,摇头苦笑道,“真是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罢了,罢了。就当玲珑阁给你这丫头送了嫁妆!”

    方阁主是个果断的人,方才在许易面前失了分,这会儿,交割起来,极是麻利。

    很快,三十二万四百金的金票,便躺进了许易的须弥环中。

    三十二万,饶是许易近来眼界大开,也不由得心怀激荡。

    完成了如此巨大的交易,许易在方阁主心中的地位飞速攀升。当下,又邀了许易换到最顶层的奢华雅室内,品茗闲谈,晏姿则在一旁殷勤奉茶。

    喝了两杯。方阁主话题一转,笑道,“晏姿啊,方才你可打了包票的,你家公子这些钱,还得流回我玲珑阁。怎么,不会才换了房间,就忘了吧!”

    晏姿道,“小女子只是这么一说,何去何从,自有我家公子做主,阁主不会以为我这婢子,能当得了我家公子的家吧!”

    许易忽然发现,收下这晏姑娘,未必是件坏事,有这么个伶牙俐齿的下手,不说别的,今后来往这玲珑阁,都是便利多多,心情大好之下,笑道,“罢了,就让你当一回家,方阁主,我的确有些东西要采买,不知,贵阁,可有极品法衣,极品补气丹,回元丹……”

    许易本还待说下去,哪知道方阁主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竟然渗出汗来。

    晏姿轻声道,“公子,玲珑阁说穿了,就是面向普通武者的交易平台,没那么高端,您说的这些东西,哪里会有人交易,无不被世家大族,高门大派所垄断,赐给核心子弟享用。”

    许易一想,的确如此,极品丹药,以水中镜的身份,也不过备下几颗,还珍而重之地藏了,舍不得享用。

    极品法衣,便是姜南浔破碎了一件,再换上一套备用,也只能是上品法衣。

    此等珍宝,又去哪里寻常。

    也就是许易,和水中镜,姜南浔等人的交锋,早把眼界提到了难以比拟的程度,一般的东西,已极难入他法眼。

    “如此说来,贵阁怕是帮不是我了?”许易有些叹气。

    方阁主一听就急了,弄了半天,一件东西都没卖出去,这怎么成,赶忙道,“别听晏姿胡说,鄙阁能在广安有如此声势,又岂能没些镇阁宝物,她小丫头整日在大堂迎来送往,不明究竟,许主事,千万勿要被她误导。”

    所谓宝物,与许易而言,无非分作,防御,进攻,补充三种,而他看得过眼的,防御型无非极品法衣,用惯了龙鳄甲,他也只能接受极品法衣这个级数的。

    补充型的,他犹记得水中镜的那两盒极品丹药,有多大威力,简直就是救命灵丹。

    寻常丹药和极品的丹药的区别,就在于药效的猛烈程度,和回复速度。

    彼时,若非有这两盒极品丹药,许易拼掉柳风逐,哪里还能经得住水中镜,换句话说,他即便有青芒,也早无力施展了。

    正因在生死边缘游走过,许易深知此物之妙。

    至于攻击性宝物,他有哭丧棒,也就看不上别的器物了,现行阶段,他又不能激发真气,就是有血器,也不能发挥其功用。

    是以,许易并不想看方阁主所谓的镇阁法宝。

    奈何,有言在先,要将钱在玲珑阁消费一些,若真一毛不拔,可就恶了人情,当下,便点头同意了。

    不多时,在方阁主的带领下,七折八绕,三人来到了玲珑阁的地下宝库。

    一间狭窄的密室,重墙厚顶,灯火辉煌,光见其窄,便有些宝库的风范。

    毕竟,既然称“宝”,总不能烂大街,一抓抓出一马车来。

    密室内,一左一右,靠墙摆着两个支架,林林散散摆着一些器物,兵器居多,炼器材料也有。

    甫一入内,方瞧见一物,许易便知不虚此行了,径直走到西侧货架,抓起一枚小旗道,“此物可是五行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