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正文 三百七十七章 七色森林

正文 三百七十七章 七色森林

作品:我从凡间来 作者:想见江南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孔长老已不知多少年不曾到衙了,今日受许易一激,决定亲身下场,打定主意要叫许易好好尝他的火辣耳光。

    许易冷道:“孔司座亲自下场,再好不过。”

    言罢,神念扫出,将孔长老的那把座椅,摄到近前,自己坐了,丝毫不管孔长老怒睁的眼眸,翘起二郎腿道,“现在我便来说说申诉的理由,本官以为,计户司对我冷阳峰的山气探查,实属谬误,不值一哂,计户司闻错当改。”

    孔长老安坐于主案台,仰天打了个哈哈,怒道:“实属谬误,闻错当改?你真是好大的脸,亏你敢说出口。掌断之权,在于有司,岂在个人?如此猖狂、轻佻申诉之语,本官未将你叉出堂去,已算给了你面子,还不速速退下。”

    许易冷道:“怎么,你计户司还容不得人说实话?莫非天下气运就得由你孔司座一言而定?此话你敢当众说一遍吗?”

    说话之际,他掌中现出一枚影音珠来。

    见得此物,满座众人无不变色,实在是许易曾用这影音珠做出了太多的文章。

    如今整个淮西府界障术法的宝贝,价格涨了数成,皆因此人而起。

    此刻见他又取出这影音珠,岂不叫人回忆重溯,赵副司座尸骨未寒,现在想来,依旧触目惊心。

    孔长老眉峰倒竖,指着许易道:“你用不着拿此物在我面前比划,计户司按流程办事,不怕你找茬,你的申诉若到此为止,本官可以明确告诉你,申诉无理,不予采纳。”

    言罢,便要起身。

    许易冷喝一声:“慢着!孔司座执意要以望气之说,坏我冷阳峰,许某也只好以望气之术,当堂来辩上一辩。”

    孔长老冷笑道:“莫非你也精通望气术?”心中的快意,已快堆的盛不下了。

    其余祁孙周三位长老,亦觉轻松,看笑话一般盯着许易。

    他们只担心许易借助路庭的力量来干预此事,尽管孔长老事先言道许易在路庭的力量已然瓦解,,可到底未有证实。

    如今许易竟想妄图以口舌之说,与孔长老争雄,简直就是昏了头。

    望气之说,本就缥缈,决断权全在计户司手中,安坐主座的孔长老说你黑便黑,说你白便白。

    许易若真选了舌辩的路子,那可就愚不可及,届时,不管他说的天花乱坠,孔长老只需轻轻吐出两个字:不纳。

    便能将他灰头土脸的打回去。

    许易道:“望气之术,玄而又玄,许某潜心修行,又岂能分心他顾,此事我不通,但有人精通。”

    “何人精通?若非你还找了旁的望气师来与某打擂台?”

    一位青衣中年忽的步入场中。正是先前与宋主事一并入冷阳峰,给许易下最后通牒的那位赵姓望气师。

    先前他气度不显,此刻一提及望气,整个人锋芒毕露。

    但见他负手而立,慨然道:“天下望气术,谁能强过我太玄阁。而淮西府中,谁的望气术能胜过赵某人?许大人若要一辩望气之术,还请将那人请将出来,赵某乐意奉陪。”

    冷阳峰之事,这位赵姓望气师如何不知其中关键,只是他得人好处,与人消灾,图利而已。

    而如今许易肯找出望气师,来与他打擂台。值此之际,淮西府大半达官贵人毕集于此,正是他扬名立万的好时候,他巴不得许易为他搭台,好让他表演。

    孔长老乐得看许易丢脸,也不打断赵姓望气师。

    “好大口气,我太玄阁何时出了你这等狂徒?贪图名利,攀附官府,妄断山脉,扭直为曲,孙老七那小子,便是如此教你的?”

    一道沙哑的声音陡然震动全场,声音方落,一位白须飘飘的道人现在场中,拂尘、道冠,面容清癯,唯独武道境界颇为低微,只有凝液后期。

    岂料那道人方一现身,先前还趾高气昂的赵姓望气师陡然如泄了气的皮球,委顿下来,怔怔半晌,方顶着满头大汗的脸,朝那道人奔去,恭恭敬敬跪拜于地,叩首道:“不肖徒孙赵兴,叩拜林师叔祖。”

    那白袍道人冷哼一声,斥道:“冷阳峰的山气,明明中正平和,显兴旺之态,哪里出了问题,你当着我的面来说个明白。”

    赵姓望气师满脑子都要打结了,哪里还说得出话来。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当口,名震望气界的师叔祖竟然会赶了过来。

    师叔祖不仅在太玄阁地位尊崇无两,整个望气界亦是泰山北斗一般的人物,有他在场,哪里还有自己说话的份。

    挣扎半晌,赵姓望气师冲白袍到任一叩首,忽的起身,转身冲宋主事一躬,说道:“宋兄,此事不可为,赵某告辞,得罪之处,多多海涵。”

    言罢,身形一晃,飘然去了,满场哗然。

    孔长老有些发蒙,怎么也没想到,许易竟会如此破局,请来一个白胡子道人,竟将自己的望气师赶走了。

    而那望气师临去之时所言之事,几乎将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摊到了桌面上。

    有那望气师在,还可借助其言,纵横捭阖。不管许易如何辩驳,请来何等样的高人,他都尽有办法将之一一驳回,唯因评判权牢牢掌握在他的手中。

    可如今这该死的贼子一出手,便来了招釜底抽薪,直接将那望气师吓走。

    如此一来,他还怎么拿冷阳峰泄露山气之事大做文章。

    孔长老念头一转,打定主意,不管这白袍道人说什么,他都不予采纳,待到这白袍道人纠缠不清时,便将之驱离。

    他猛的一拍惊堂木,厉声道:“堂下何人,报上名来,若是无关之人,敢在此喧哗,犯我明律,必要你好看。”

    白袍道人冲主桌上的孔长老微微一躬,朗声道:“贫道林森,忝为太玄阁大长老,见过大人。”

    白袍道人话音方落,满场又起惊呼。

    “林森?莫非便是那个林森!”

    “不是他还有谁,太玄阁大长老都点明了。”

    “我记起来了,此人在望气界大名鼎鼎,号为七色森林,传说他能观山川七色,望气改运,极为灵验,乃是望气界泰山北斗一般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