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我从凡间来》我从凡间来 正文 一百四十八章 团灭

《我从凡间来》我从凡间来 正文 一百四十八章 团灭

作品:我从凡间来 作者:想见江南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许易才从炼房出来,方行进商铺,便察觉到了神念的窥视。

    这是修成神念后,独有的能力。

    而高阶神念,更在探知广度,和神念隐匿上占据了绝对上峰。

    换言之,高阶神念探知低阶神念,并不会被低阶神念察觉,反之,低阶神念探知高阶神念者,一触即发。

    许易知晓,来人必定和刘应麟有关系。

    当初,他放刘应麟离开,便料到有今日这出。

    对方显然还当他是一年前的感魂中期强者,试探得极是大胆,放肆。

    许易干脆行出了商铺,到了酒楼,静待来人。

    岂料,他一餐饭吃完,又喝了两壶茶,对方才姗姗现身。

    刘应麟笑道,“许兄好手段,想必是早就发现了我等,可怜我等还藏头露尾,在许兄面前搬弄这雕虫小技,见笑见笑。”

    许易摆摆手,笑道,“刘兄何必太谦,对了,前一段时间,我与刘兄相见,刘兄不念旧情,匆匆离去,怎的今日又找上门来,莫非又记起了往日情谊?”

    刘应麟道,“许兄还是如从前一般风趣,以许兄的心思,当能猜到刘某今日此来何为?”

    “刘兄真要在此间议大事?”

    许易微微一笑。

    刘应麟面上的惊诧一闪而逝,僵笑道,“是极,是极,你我兄弟久别重逢,蜗居此处,实在有失体统,某一处,偏僻安静,许兄可愿前往?”

    许易哈哈一笑,道,“有何不可,刘兄是我朋友,难道还会害我不成?”

    当下,刘应麟引着许易离去,七折八绕,行了数十里,入了一间偏僻的宅邸。

    说偏僻,是因宅邸四周,依山傍水,离得最近的宅院,也在数里之外。

    远远站在门外,便见宅邸内,佳木葱茏,绿树成荫。

    入内一望,果然,纵深极长。

    许易神念放出,立时遇到许多阻碍,正如他当初窥视在客栈的房间与人密谈的刘应麟时一般无二。

    绕过一间游廊,许易道,“如此豪宅,就刘兄一人居住?”

    刘应麟笑道,“哪里,尚有几个旧友,暂居之地而已。对了,许兄就不好奇,我头顶上的怨气,到底哪里去了么?”

    毫无征兆,刘应麟吐出了霹雳。

    当日,他与许易见面,惊恐万端,根源便在他头上的怨气。

    他是混乱星海中人,根本无法履足圣庭境内,根源便是沾染了怨气,易为外人所察,一目看去,便无所遁形。

    如今,他在圣庭境内,撞见了许易,许易岂会发现不了此点异变。

    诡异的是,许易安然放他离开了,而他又知晓了许易的身份,乃是北境圣庭的官方人员。

    自脱离许易后,刘应麟便迅速将此异状上报,他们入这关冲城,所图颇大,说关系身家性命也不为过。

    此等重要消息一经上报,立时引起了他所属团队的高层的震动。

    为此,刘应麟等人买通了曹掌柜,弄清了许易的去向,才舒了口气,苦苦在外守了二十余天,终于等到了许易。

    此番见面,刘应麟正为摊牌,他要彻底弄清许易的心意。

    许易笑道,“刘兄这是考我,哈哈,必定是混乱星海研究出了秘法,能隐匿怨气了,毕竟,星海广大,才智之士极多,怨气又是阻碍星海发展的关键,日积月累,有超绝之士,窥破怨气秘密,想出破解之道,又有何奇怪?”

    刘应麟怔了怔,他真没想到许易会这般回答,答案接近现实,却不是他想要的。

    他不相信许易会只想到此一层,面上却微微一笑,“对了,不知许兄在这圣庭之中,位居何职,犹记得当年许兄孤身入星海,阵斩钟老魔,立下盖世奇功,想必回归圣庭后,必有超擢吧。莫非,如今正在这关冲城中任职。”

    许易笑道,“什么都瞒不过刘兄啊,钟老魔的首级,确实给许某带来不小的好处,不过,我是淮西府中人,和这关冲城八竿子打不上的关系,之所以来这关冲城,说来也是公务。眼下,不是我剑南路路庭的郡主要下嫁归德路么,在下便是护亲卫队中人,添任小队长一职,先行到这关冲城中,来打前站。刘兄,刘兄,我看你脸色不太好,怎么,莫非你们这回来关冲城,就为打剑南路郡主的主意?”

    自打刘应麟出现,许易便猜到了这帮人为谁而来,道理很简单,他有云明灭的提醒,知晓关冲城是事故爆发点。

    事故爆发点,出现了混乱星海中的故人,此人的来意还用说么?

    当然,知晓是一会事,确认又是一回事。

    他故意云淡风轻地说出刘应麟想听的话,正为看刘应麟反应。

    果然,此君大为震惊,以至于失神,许易干脆将他们的目的挑明。

    他话音方落,七八道人影闪身而出,正是来自先前神念无法穿透的几处所在。

    许易抬眼扫了过去,其中三人更是到达了阴尊境,领头的紫须中年,流露的气息更是格外强大,显然已修出了真灵圈。

    “刘兄,这是何意?”

    许易霍然变色。

    刘应麟闪身退到远处,冷笑道,“许兄何必装傻,敢说你到此来不是为了赚我?”

    “看来刘兄等人是真要打送亲队伍的主意了?应该不止你们几位吧,何不都请出来见见?”

    许易依旧微笑。

    “处变不惊,倒有些胆量,难怪钟子瑜会丧在你手中,不过,你小子的狂态,老夫真看不过,躺下说话吧。”

    紫须中年冷喝一声,一道淡青的神念,席卷而来。

    许易淡然挥手,“便如你所愿,都躺下说话。”

    连续数道神念放出,除了紫须中年稍稍挣扎,才惊恐欲绝地摔倒在地,其余数人,更是哼也未哼,便昏死过去。

    许易的四阶神念何等犀利,真灵圈以下,根本就是秒杀。

    紫须中年摊在地上,挣扎许久,满面惊恐,颤声道,“神念,你竟也修出了神念,这不可能,消息不可能错误,早在一年前,你还只是感魂中期,怎么可能修出神念……”

    许易不理会他,放出神隐珠,隔断内外,神念扫出,立时将诸人的须弥戒抢入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