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我从凡间来》我从凡间来 正文 第五十三章 杀气

《我从凡间来》我从凡间来 正文 第五十三章 杀气

作品:我从凡间来 作者:想见江南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童凤超眉头轻皱,不知道如何接茬,他忽然意识到,眼前的这摊事,似乎是个泥坑,弄不好就得陷进去。

    苏剑鸣传音道,“童卫长,此皆小节,宫绣画,宫道一,乃父子一体,纵有龃龉,也是人家家事,不劳这些人相干。另一个,宫道一还有急务单独和您详谈,是关于粮草后勤补给方面的,他似乎有捐资之意。”

    童凤超轻敛的眉头散开,对嘛,管他泥坑不泥坑的,自己把他挪走不就完了。

    “好了,费家老四,以及几位,我大军过境,暂时在此驻跸,现在此地已被我虎牙卫征用,尔等退去吧,至于旁的事儿,本座就不问了,不管是私事公事,你们都得押后处理。”

    童凤超一锤定音。

    话音方落,一排金甲士上前一步,同声喝道,“请!”如旱天打起了巨雷。

    这些金甲士,皆是阴尊修为,更兼在战场上砥砺杀阵,各个杀气冲霄,顿时,瞿颖、秋刀鸣四人尽皆色变。

    “好大威风!”

    一道冷声,如穿云而来的利箭,噗的一下,将金甲士蓄起的气势,瞬间捅破。

    伴随着话音,一道容貌硬挺的青年,阔步而来,青衣官袍上,两粒明星璀璨,晃人眼目,来人正是许易。

    “老大!”

    “许领队!”

    秋刀鸣四人彻底泄下劲来,好似来了天大的靠山,仍凭你风浪再大,都得在巍峨山岚前,风吹云散。

    “大胆!”

    八名金甲士同声喝道,伴随着闷雷般的喝声,铺天盖地地血杀之气,自众人身后涌动,这是纵横杀斗场,积累下的杀气,最是暴虐,八人齐齐激发杀气,足可震慑心灵,破灭万邪。

    无形的杀气,聚成一道看不见的锋锐,直刺许易灵台。

    “杀气骇神,有些意思。”

    许易心头冷笑,气质悚然一变,野性流露,瞬息之间,八位金甲士眼中竟现出一片无边无际的汪洋血海,冲天杀气在血海中汇聚,瞬间聚成一个顶天立地的狰狞巨兽,冲着八人狂扑而来。

    噗!

    八名金甲士齐齐喷一口鲜血,精神瞬间委顿下来。

    八人借助杀气合练的骇神之术,阴尊境内几乎无往不利,毕竟此界有免怨牌限制,真正的强者,也不具备多少杀气。

    可适才那人,聚拢的哪里是杀气,而是血海,这得屠掉多少人才能聚成。

    而此术毕竟是诡道,害人不成,必遭反噬。

    “好大胆子,竟敢下此毒手,虎牙卫的金甲士,你也敢伤,活腻味了!”

    苏广照怒喝一声,震骇全场,却见他掌中把玩着一枚影音珠,冷笑道,“你便是许主事,果然有些道行,可须知这里是天一道,不是掌纪……”

    话音未落,眼前一花,大椎穴便被人制住,定睛一看,正是许易。

    苏广照骇然道,“你要干什么,本官乃是虎牙卫副千将苏广照。”

    许易面现浅笑,“做什么?教你学学上下尊卑的规矩!”

    话音方落,手掌挥动,一阵电光雷鸣,苏广照面目全非,直接昏死过去,影音珠落在地上,咔嚓一声,被许易踏得粉碎。

    秋刀鸣不住撇嘴,“跟阴人的祖宗玩阴人,这是活够了啊!”

    苏剑鸣急火攻心,气得险些昏死过去,既恨苏广照愚蠢,这等人物,是你能招惹的,又恨许易猖狂,只得不住目视童凤超。

    童凤超心头也是直叫晦气,好端端的来打个秋风,怎的惹上这魔头。

    的确,在童凤超眼中,这位一当官,就弄死两位副司座的家伙,分明就是魔头。

    可眼下的事,他不出面是真不行了,没好气地扫了眼苏剑鸣,肃声道,“不知许主事的上下尊卑又在何处?”

    许易举手行个官礼,“见过大人。”行云流水,毫无凝滞。

    话罢,许易阔步直行,直朝宫道一奔去,宫道一早就慌了神,来人是谁,他真没认出来,平素他并不怎么关心宫绣画的交往,更不关心时政,一门心思就捉摸着该巴结谁,怎么往上爬,尽可能地打理好宗门。

    可眼前的这般阵仗,着实有些挑战他的认知。

    宫道一没认出许易来,苏琴却是认出来,此人姓许,又如此年轻,便为二级星吏,除了那位近来名燥淮西的掌纪司许主事,还能是谁。

    她暗暗心惊:没想到宫绣画这不男不女的东西,竟结交到如斯人物。

    心乱之余,却下定决心,绝不能让宫绣画开口说话,当下,横身拦住许易,娇声道,“原来是名震淮西的许主事,道一,还不快来相迎。这可是贵客呀。”

    说话之际,却传音宫道一道,“此人来者不善,若教这孽子开口,我一个妇道人家受些冤屈也就算了,你宫道一可就成了淮西笑柄,我看你这官也就当到头了。”

    宫道一待听苏琴喝破许易身份,先就慌了神,早知道宫绣画和这等人物也有交情,自己何苦来如此处事。

    可眼下,他再是后悔,也已晚了,当即暗下狠心,掌心正要吐出暗力,忽的,数道金光直朝他眉心射来。

    金光未至,裹挟的可怖力道,已叫宫道一心惊,下意识想要躲避,大椎穴一麻,拿住宫绣画的大手便松了,整个人被砸了出去,摔在地上。

    出手的自是许易无疑。

    宫绣画被下阴姹虫,乃是许易最先发现,宫绣画离开,许易便知道以这位的性子,是绝等不到过夜。

    原本想,天一道掌门便再是昏聩,也知该偏向谁,却不料,竟是这般局面,瞿颖给他传讯时,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宫绣画得脱掌控,咳出一口带着淡淡金色血液来。

    许易大惊,这分明是心血,修行到了阴尊,血液流转全身,不断纯粹,而又以心血最为真纯。

    想来迭遭大变,宫绣画心神两伤。

    宫绣画虽得脱出宫道一的魔掌,却依旧被丝网紧缚,无论如何奋力,如何催发煞气,都无作用,反倒越收越紧。

    “领队,此乃附神天螺的吐出的丝网,既坚韧又浑然不受力,水火不侵,若要破开,非得修出真灵圈修士,以真魂分出,冲击附神天螺,只要内里附着的宫道一的分魂一灭,自然烟消。”

    秋刀鸣家学渊源,娓娓道来,丝毫不乱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