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我从凡间来》我从凡间来 正文 第四十四章 三颗中品水灵石

《我从凡间来》我从凡间来 正文 第四十四章 三颗中品水灵石

作品:我从凡间来 作者:想见江南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三位司座都如此发言,众人心气又被撩拨起来,一场简短会议自然开成了团结的胜利的大会。

    韩学道宣布散会后,各人星散,却没一人来和许易凑近乎。

    显然,韩学道要的是借着此次机会,凝聚人心,至于许易这个功臣,已经提拔为一科主事了,也算功赏其人了。再刻意亲近,实无必要。

    许易也不萦怀,对今日的局面,他早有预料。

    出得明厅,许易正待腾身,却见一人从不远处的林荫中转了出来,却是老熟人岑天。

    适才在明厅中,这位岑副使便在场,先前离开,却不料在此处候他。

    许易远远抱拳,“岑兄,久违了。”

    岑副使哈哈笑道,“是你老弟不够意思呀,恩科一举登功名,夺魁首,转身就不认老朋友了。”

    许易笑道,“哪里哪里,许某哪里是不认老朋友,分明是琐事缠身,没腾出空来嘛,岑兄今天怎么有空到此?”

    岑副使道,“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后山有一方宅院,正是岑某昔年的旧居,许兄如果得空,入内稍作可否?”

    岑副使参加会审,许易或许会以为这位仅仅是看热闹,如今又在此处遇到,分明这位岑副使是有事要说,弄不好还和那位秦长老相关。

    许易自问受秦长老恩惠极多,若有差遣,自当效命。

    片刻,许易便随岑副使转到了一间轩敞的庭院,佳木葱茏,优雅古意。

    岑副使引许易在古木林中的石凳上坐了,摆出一枚界障珠,笑道,“还未恭喜许兄,破获大案,转瞬助掌纪司权威大涨,料来许兄的高升,也就在眼前了。”

    许易摆摆手,“岑兄何必开小弟的玩笑,我如今哪有欢喜可言,外人以为许某是急功近利,岑兄当知许某之苦衷。许某只是不敢平庸,不愿随波逐流,自别于当今官场主流,也是无可奈何。”

    岑副使点头道,“岑某知晓许兄素有大志,的确,如许兄这般人物,若是随波逐流,空熬岁月,反倒要惹岑某好奇。实不相瞒那,岑某今次到此,便是秦长老属意,秦长老倒是对许兄近日作为,颇有青眼,让岑某到此一观,虽未明说要岑某为许兄张目,但其意已明。”

    岑副使是聪明人,也设身处地替许易想了,的确,他走的如今这条路,虽有些奇绝,却不失为一条捷径。

    旁人只道许易先灭赵廷芳,再亡姜碑铭,是犯了官场大忌。

    岑副使却能洞彻许易心肠,灭赵廷芳是不得已而为之,不灭赵廷芳,必为赵廷芳所灭。

    亡姜碑铭,则是因势利导,逼上了绝路,许易不亮锋利獠牙,自还有无数麻烦缠上。

    如今虽自别于官场主流,却是高官自为之,冷眼何须顾,最妙觉的,却是一战而将一众窥伺之辈,尽数驱退,也不失为上策。

    许易抱拳道,“秦长老厚爱,许易愧煞。”

    岑副使面上忽然有些不自然,“秦长老是看重于你,认为你是可造良材,否则又岂会灵验相对。对了,除却看顾你外,秦长老还有一事交待你办,听闻你已报名参加幽暗禁地一行,秦长老恰巧需要中品水灵石三枚。你入幽暗禁地,若得际遇,能寻觅到中品水灵石,那就极好。当然,若是寻觅不得,也没什么。秦长老也不会苛求。”

    许易道,“此事许某记下了,必当以求中品灵石为急务,秦长老之事,许某岂敢怠慢。”

    岑副使点头道,“许兄是聪明人,也就不用岑某饶舌了,岑某可以告诉你,秦长老生平最讨厌之事,便是欠人人情,如果许兄真能弄来三枚中品水灵石,秦长老必有厚赠。”

    “言重了,言重了。”

    许易抱拳说道,却忍不住开始幻想,若真弄来三枚中品水灵石,该送秦长老那儿划拉点什么好处来。

    非是他市侩,而是秦长老这个级数,轻易不许好处,一旦许下,定是非同小可。

    就拿他的招魂幡来说,经过秦长老之手,威能几乎翻倍。

    他如今恰好在修行上,无人指点,困难重重,即便有万藏书库在,许多地方也只能摸到一鳞半爪,若是秦长老肯指点,那真是可遇不可求的机遇。

    两人商谈完毕,岑副使便要备饭,许易言说尚有公务需要处理,岑副使打趣不敢耽误他高升,二人便就此作别。

    辞别岑副使,许易第一时间赶去了雪梅岭,还未跨进第一都的衙门,收到消息的大小吏员纷纷赶来,围在小广场上,呼啦啦的掌声,响彻云霄。

    至此,许易办下的赵家大案,彻底发酵开来,整个掌纪司都沸腾了,而第一都尤甚,上作为案件经办主体衙门,第一都上下皆与有荣焉。

    许易抱拳谢过诸位吏员的好意,便挥散众人,让各自回归岗位去了。

    赵星,周瑞却如狗皮膏药一般,贴了过来,怎么也驱之不散,一只跟着许易进了公房。

    待听说了许易升任了第一科主事,赵星,周瑞却如丧考妣,哀声一片。

    显然,才奉承好的上官,转瞬就得高升了,这该从何说起。

    许易道,“你们二位何须如此,第一科和第一都,近在咫尺,若是真想念本主事了,大可来寒春岭看望本主事嘛。”

    赵星道,“主事大人,您是高升了,咱们兄弟可就麻烦了,再说,这回办案,我赵某人也是立了大功的,若无我出马,熊久奎能这么干净利落地坠入法网么?您可不能过河拆桥啊。”

    许易陡然发现这二人目光闪烁,心道,连赵家大案都传开了,自己胜任第一科主事之事,这二人会不知道?分明是憋着事儿。

    “说吧,你们哥俩又藏着什么坏水。”

    说话儿,许易在太师椅上坐了下来。

    “主事您圣明,实不相瞒,咱们哥俩一致认为主事您有升龙之相,跟随您左右,一准儿能飞黄腾达,咱们哥俩就是想跟着您沾沾光。希望主事您能抬抬手,把咱们哥俩调到第一科科道衙门去,继续为您效犬马之劳。”

    赵星涎脸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