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我从凡间来》我从凡间来 正文 第七十六章 你的灵石掉了

《我从凡间来》我从凡间来 正文 第七十六章 你的灵石掉了

作品:我从凡间来 作者:想见江南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此刻,两员金甲将连口径都无法统一,显然,变相证明了此点。

    “咦!”

    许易惊疑一声,伸手抓去,天空飘落两枚灵石,被他抓在掌中。

    于此同时,各有两枚灵石,朝两员金甲将头顶飘落,被二人抓在掌中。

    “出门遇贵人,这是交着好运了,多谢多谢。”

    许易含笑抱拳相谢,将两枚灵石收起。

    两员金甲将冰封的脸,陡然划开,尽皆抱拳。

    “这话说的,同喜同喜。”

    “这位兄台,才是我们兄弟的福星,哈哈。”

    两员金甲将简直高兴坏了,纵使这二人本就打着有枣没枣打三杆的主意,却也绝没奢望能一把收获四枚灵石。

    折腾几天了,出手大方的也就一枚灵石,小气的抛过一袋晶币,还有那穷横的,大声嚷嚷,招来执法队的。

    何曾见过出手这般豪阔的,定是哪位大人物子弟。

    受了重礼,两位金甲将顿时收起了官腔,热络得不行。

    一番没营养的寒暄罢,两员金甲将分出一人,殷勤领着许易在一座平台上降落。

    那金甲将指着头前的山门道,“进得此间,便有人接引,碍于身份,某不便进入,预祝兄台大展鸿运,选得好山门,分得好城池。”

    说罢,便驾起天马,腾空而上。

    许易收起机关鸟,拾级而上,青青石板路上,遍生绿苔,两侧苍岩古松,映道不绝,仙禽瑞兽,偶尔现踪。

    溪流淙淙,碧水东流。

    巨瀑轰隆,雪浪千卷。

    浓郁的灵气,比之外间,胜出不知多少,透过毛孔,沁入肌里,通体生泰。

    入得山门,便有青衣侍者迎上前来,一副公门中人做派,态度冷傲,绝不与商会中人等同,问清许易来由,检验了武令,朝西一指,让他自去三星楼,说罢,便自去了。

    许易缓步西去,一路行来,所见楼宇极多,却多空阔,除了身着公服的,几乎难见修士。

    许易心头纳罕,不知在霸邺城中间的那几百排队上龙舟准备应征入派的修士,都何处去了。

    一想到能网络修士,他又忍不住激动。

    一直以来,都是他单打独斗,一有事出,他就得冲杀在前。

    如今作了掌门,收罗了帮众,再打架时,他便可躺着软榻,喝着小酒,吃着茶点,任由随侍打着羽扇,抚着萧管,自己指头一挥,一帮小弟,哦,帮众,嗷嗷叫地扑上前去,将敌手打得满地找牙。

    “每个人心中都有个作恶霸的梦!”

    许易苦笑摇头,将这遐思驱走,又行半柱香,便到了三星楼前。

    一座雕龙琢凤的红楼,古香古色,门前三丈处,立着一方半人高的石刻,石刻上刷着一行龙飞凤舞的大字,远远望去,令人目眩,似乎那行字上,有着诡异的魔力。

    “山登绝顶此为基!”

    许易默默吟诵,心头顿生明悟。

    便在这时,眼前的拱门中行出两人来,皆是中年,一高冠衮服,气势雄张,一白衣黑扇,颇有文气。

    远远便听二人以传音抱怨开了。

    “皆言府中官僚无耻,遮得整个淮西府,黑暗已极,伸手不见五指,我只道传言颇有苦大,今日信矣!”

    高冠中年面色陡然狰狞。

    白衣中年道,“纵使不信,又能如何,我等在外间,算是一方人物,但在这淮西府中,连小角色也算不上,区区一个看门小厮就敢给你使脸色。”

    高冠中年道,“不得名爵,终为蝼蚁,你我兄弟也不必灰心,纵使那些蠹虫能在此间上下其手,我就不信,到了真刀真枪的时候,那些样子货能拼得过你我兄弟,有朝一日,你我兄弟得了名爵,倒要看看谁还敢小觑你我!”

    “…………”

    两人一路传音,许易自二人身边行过,二人也未丝毫瞩目。

    入得门墙,许易并不疾行,暂缓了步履,思忖着二人所言,心下泛起波澜。

    很明显,适才两人定是如他一般身份,来此是检阅武令,确认身份,可听二人口气,分明就是在此间吃了亏。

    背后无人入官门,受些委屈,许易也能理解,千古如此,万界这般。

    若是旁的事,他便也认了。

    可事关修行,事关开山立派大计,若莫名其妙让人阴了,他可无法释怀。

    心念翻转,不得定计,便在此时,听内堂传出声来,“兀那小子,这二三十丈地,你还想走上三四个时辰不成?”

    许易赶忙加速,跨进堂内,却见一个粗投乱服的儒装中年,手中擒着个紫红大葫芦,喝得衣襟半sh,歪倒在一张大红条案后,远远便冲许易伸着手,没好气道,“拿来吧!”

    许易睹见条案上立着的一物,陡然变了脸色,怒喝道,“怎么跟老子说话的!”

    那沉醉似乎数千年的儒装中年,好似被浇了满头的冰雪,瞬间惊醒,重重一拍桌子,“好哇,哪里来的毛崽子,敢在此间放肆!”

    一瞬间,他只觉这枯燥的令人昏昏欲睡的俗务,终于充斥了些异样光彩。

    “某就放肆了,你能怎的!”

    许易快奔到前,一掌挥出,整张桌子被他拍得稀碎。

    儒装中年只觉刺激到了极点,他在此间干了二十余载,从未曾遇到今天这般热闹场面,只觉血脉俱沸,疲乏一扫而空。

    眼见得儒装中年便要动手。

    却听许易道,“尊驾,你的灵石掉了!”

    儒装中年低头看去,但见十枚灵石,围绕自己左脚,排了一圈,他面色陡然阴沉,正待说话,忽的扫见地上破裂成无数瓣的影音珠,心头猛地一亮,怔怔盯着许易,脑海中猛地迸出“妖孽”一词。

    他在此间干了二十载,遇到想要向他送好处求关照的,不知凡几,尽数被他怒气勃发地撵出去。

    不是他清廉如水,只因这桌上的影音珠实时将此间画面,传送而出,保存于另一颗影音珠内。

    他的一举一动,皆在人掌握中,如何能够收取好处。

    面对诱惑,儒装中年即便心中痒痒得快要扭曲了,也唯有忍耐。(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2-29 08: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