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我从凡间来》正文 第四百六十四章 安排

《我从凡间来》正文 第四百六十四章 安排

作品:我从凡间来 作者:想见江南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十金?”

    晏姿瞪大了眼睛,一字就能换十金,这是寻常人家一年的开销啊。

    袁青花不屑地摇摇头,“再猜!”

    “一百金!”

    晏姿的嘴巴长成了“0”形,这是要抢钱么?

    “一千金!”

    袁青花趾高气昂地扔出了炸弹,晏姿彻底失了神。

    而让袁青花气闷的是,他那东主依旧稳如泰山,好像他袁某人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抑或是在讲一个夸张的故事。

    袁青花急了,凑到近前,“东主,我说的都是真事儿,这几日,****有人上门求字,络绎不绝,说只要您肯些一个字,便是千金。若是能赐下整句,价钱可翻上一番,若是楹联,再翻一番,若是诗词,则以万金论,东主啊,您有这本事,还辛辛苦苦炼什么血器,天天在家写字就行了,这钱哗啦啦,如流水一般就涌了进来……”

    袁青花滔滔不绝半晌,许易不出一言,忽的,捻起一块肉饼塞进嘴中,“你吃不吃,不吃我吃了,别糟践。”

    噗通,袁青花一屁股跌坐在地,满目的难以置信。

    许易道,“我就明白告诉你小子,别想这歪门邪道的,旁人都不比你傻,你以为靠卖字能吃饭,殊不知物以稀为贵,一旦泛滥,还有个屁的价值,踏踏实实经营紫陌轩。我再提醒你一句,别想邪的歪的,能干就干,不能干就给我滚回浮屠山。”

    许易贪财又贪闲,若真能写字就换回大把钱钞,他又岂会不干。

    只不过他头脑明锐,谨记唯刀百辟。唯心不易之格言,能冷静地透过利益的重重迷雾看透问题的本质。

    他如今的文名惊天,许易岂能故作不知。经过联谊会一事,他能清晰地认识到名声这个好东西的作用。

    若非他的名声。安庆侯为何倾心相交,甚至不惜开罪濮安仪王。

    若非他的名声,禁卫总统领为何在尚未见面的情况下,便连续拔擢。

    这一切的一切,都来自于名声。

    若是他许某人为了区区金钱,便出卖文字,这惊天的文名立时就得丧尽。

    诗仙词圣,以文卖钱的家伙。可能担得起诗仙词圣的名号?

    袁青花被利益蒙住了双目,他许某人眼睛,却始终澄澈无比。

    看着袁青花失魂落魄,许易也不愿他太受打击,念头一动,十余枚须弥环,十余枚血器出现在了青坪之上。

    蹭地一下,袁青花爬起身来,双目炯炯,打在满地的宝物上。失声道,”东主,您这是打结那个世家的宝库啦!”

    颓唐一扫而光。相比热炒的文字,须弥环,血器才是袁青花心中,永恒的宝物。

    “少废话,我问你,有这些宝贝,能不能组织起一场轰动的拍卖会?对了,除了这些,还有不少极品法衣。宝药,以及成色绝对是上品的炼器原材。”

    许易留着这些东西。无有大用,与其拿出钱换钱。不如留着自家慢慢甩卖,既解决了紫陌轩的货源问题,又能收获高价。

    至于这些东西是否会引起外界的怀疑,他丝毫不担心,除了血器有明显的个人痕迹,须弥环,法衣,宝药等等,谁能分辨谁是谁的。

    至于血器的个人痕迹,不用他出手,晏姿重新塑形,便能达到。

    袁青花大喜过望,只觉人生大喜大悲,大起大落,来得竟是这般汹涌澎湃,“东主,您也太目中无人了,满京城打听打听哪家舍得将须弥环拿出来拍卖,哦,对了,您才参加了高级别的拍卖会,可能不清楚紫陌轩这一级数的定位。咱们面向的只是寻常江湖人士,各大世家子弟,门派弟子,人家都有自己的交易渠道。您拿出的这些宝贝,成色非凡,随便挑几样就足以作咱们拍卖会的压轴宝物了。所以,您拿出的这些宝贝,可算解了我的燃眉之急。”

    许易道,“如此甚好,那你先挑几件走,待拍卖会结束,再来此处取。血器先便选,我还有用。”

    袁青花应下,选了两套极品法衣,和一个须弥环,便道足够。

    许易生怕太轻,正滴入鲜血感应须弥环空间的袁青花唬了一跳,“五方,足足五方,东主,这玩意足够上最顶级的拍卖会了,这,这……”

    “这什么这,紫陌轩凭什么就做不得最顶级的拍卖会,瞧你小子这点出息。”许易没好气道。

    袁青花讪讪,又道,“是否还以极品丹药为交易货币?”

    许易摆手道,“相隔不过月余,市面上的极品的丹药肯定吃紧,这次的拍卖会,便用金票交易吧。对了,可在门外挂出高价收购,蓝水晶,炎果,和太乙神木。对了,切记备上这几件宝物的画像。”

    经历了拍卖会后,他隐隐觉得纯粹五行原材,必定大有妙用,至于用作何处,他一时也猜想不出。

    但拍卖会上,纯粹五行原材的狂热竞拍,尤其是炎果和太乙神木的疯狂,让许易确信了这一点。

    却说许易话罢,袁青花直钩望着许易,吞了口口水道,“东主,您没发烧吧?这三样东西,您觉得可能像收皮毛,粮食那般收得?”

    许易笑道,“机会是小,不过不代表没有,你以为此等神物,就合该躺在那高贵之处,却没想过机缘也会降临凡人身上。试想,一农夫,一樵夫,有没有可能偶遇此物?更有那低阶修士整日在火山,山林间穿行,寻找机缘者,他们可不可能遇到此宝?”

    “这些可能虽低,但并不代表没有,倘使万一他们得了机缘,如此宝物于他们而言也只能用来换取大量金钱,而想要换购也只能寻找店面。这块招牌也就有了意义。”

    “虽说几率很小,却总有这种可能,况且,挂上一块牌子,除了招人几声嗤笑,又少不了什么。”

    此番分析,入情入理,袁青花躬身道,“东主洞悉人性,倘使去作生意,定然胜过老袁十倍。”

    许易摆摆手,“少扯这些没用的,没事儿得了宝贝,就赶紧回去张罗,我这边还一大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