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我从凡间来》正文 第四百四十三章 不可戏?

《我从凡间来》正文 第四百四十三章 不可戏?

作品:我从凡间来 作者:想见江南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更让牛爷惊惧的是,他忍住眼泪,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却捂不住鹰鼻青年的嘴巴,一声凄厉地嚎叫迸出,竟将雅致的丝竹之音嚎停了,宽阔的大厅瞬间安静,无数道眼神,朝这边投来。

    牛爷的眼泪彻底憋不住了,哗哗下落,急得心肝都痛了。

    他的确位高权重,负责此间的警卫工作,先前和许易对峙,许易若是敢来硬的,他就敢招来侍卫,把许易给请到僻静地方再收拾。

    可万没想到那青服小子竟是这般蔫坏,使出踩脚这等小儿把戏,一踩即走,人影都捞不着。

    留下他牛某人自己,对着这满地鸡毛,他是牛爷不假,可牛爷再牛,也不能砸牛爷他主子的场子啊。

    “诸位诸位,小小误会,交流继续,继续,程某招待不周……”

    一个中年人高声说话,冲着众人团团抱拳,此人体型富态,蟒服玉带,不是先前登场的安庆侯爷,又是何人。

    安庆侯爷发话了,音乐再度响起,场面再度恢复了原状,只是暗里,不知多少眼神朝这边瞧来。

    不待安庆侯爷近前,牛爷先招来两名警卫,悄悄坐了个抹脖的手势,还在惨嚎的鹰鼻青年立时被捂住嘴巴拖了出去。

    “牛二,你******到底在干什么!”

    安庆侯爷气得羽冠都被顶了起来,屠户出身的安庆侯不知多少年没飚过脏话了。

    怒,太怒了,打破安庆侯爷的头,他也想不通自己最信赖的二管家,会在这等场面弄出这么要命的一出。

    “侯爷,真真不是我的错。嘶嘶,打死我,也不敢坏您的好事。嘶嘶,是那。那小子和百炼门起来冲突……”

    牛爷强忍着剧痛,边嘘气,边颠倒黑白地将缘由说了一遍,吓得浑身冷汗如雨。

    身为安庆侯的贴心人,牛爷如何不知道眼下的乱子有多大。

    安庆侯出身不显,全靠当今太后诞下了而今的天子,才有了如今的显赫,寒门骤贵。免不了要受老牌贵族的冷眼。

    如今因着当今太后的关系,安庆侯于去年,终于出任了商盟盟主,正是显赫无边。

    今次的联谊会,可以说是安庆侯就任后的第一次大型活动,安庆侯因着出身,对外人的评价向来最是敏感。

    为了弄好今次的联谊会,光耀安庆侯府的门楣,安庆侯爷甚至不惜说动太后,这才弄了这万国厅作今次的参会地点。

    整个联谊会的排场。是怎么奢华,怎么大气,就怎么折腾。

    原本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宾客眼中偶尔泛出的惊艳,屡屡戳中安庆侯的兴奋点,安庆侯正徜徉在这美妙的感觉中,享受着众人的恭维,那一刹那,他只觉自己终于彻底剥去了曾经杀猪匠的外衣,蟒袍加身,成了真正的顶级贵族。

    其身飘渺,如置云端。爽得飞起,场子偏偏出了这么一出。满场狼藉和那凄厉的嚎叫,猛地将安庆侯从云端上扯落下来。啪的一下,摔在牛粪堆里,再见自己的贴心人也是乱源之一,安庆侯险些没活活气疯。

    “牛二,我告诉你,若不是看你妹妹的面子,老子能活剐了你!”

    安庆侯努力端着面容,掐了嗓子,宣泄着漫无边际的愤怒。

    “全是老奴办事不力,多谢侯爷开恩!”

    牛爷没口子求饶,又招来人手拾掇场面,间或往口中塞着丹药。

    安庆侯显然没兴趣和牛爷废话,冷道,“到底是谁这么不给本侯面子!”

    ………………

    水轻尘走得很急,宏愿达成,她只想着快些脱身,好去文家请赏,更急着实施报复计划,要看许易如何被逼得如水耗子钻下水道。

    岂料越是着急,越出问题,还未穿出人群,她便撞在一位华服公子身上。

    “小姐,走这么急,可惜了我这杯碧果浆。”

    华服公子举着酒杯,俊美的容颜放着迷人的微笑,眼睛却直勾勾盯着水轻尘被酒水浸润的短裙齐根处。

    “对不住,我有急事,麻烦让让。”

    水轻尘不愿节外生枝,眼前这人她也知晓根脚,知道是个不好惹的,说话,便要离开,却被那人闪身挡住。

    “急什么,衣服都sh了,不换上一件,这么回去,让文兄看见了不好吧,再说,以文兄的脾性,能让轻尘小姐穿成这般出来,实在令人不敢置信,莫非轻尘小姐是出来会情郎的。”

    华服公子目光越发大胆,直直朝沟壑深处瞧去。

    “公子。”

    水轻尘娇吟一声,“您和文远可是好兄弟,有道是,朋友妻不可戏,还请公子自重。”

    水轻尘急得不行,却不得不耐下性子应酬。

    说来,她也是命苦,逃的文家,寻求托庇,甚至不惜牺牲美色,取悦那该死的文衙内,甚至甘为妾室。

    可那文衙内依旧不把她当回事,照样****寻欢作乐,甚至还邀请一帮狐朋狗友前来赏美,为了复仇大计,水轻尘如何敢和文衙内翻脸,只好虚与委蛇,这位华服公子正是文衙内的狗友之一。

    且文衙内天性奇妒,若是知晓水轻尘如此装扮出门,定然不肯干休。

    华服公子道,“某可不知道什么朋友妻,不可欺,只知晓朋友妻,不客气,轻尘小姐天生丽质,我见犹怜,嫁于姓文的,纯粹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某暗暗为轻尘小姐不值许久,今日偶遇,不一吐相思,岂非遗憾。”

    “公子,此地岂是谈论相思之地。”

    说话之际,水轻尘美眸微颤,艳光四射。

    实则她心中急到不行,生怕被那煞星赶上。

    华服公子一拍额头,“还真是我的不是,没关系,咱们是得找个僻静所在,恰好我家老头子在这里常年订有房间,嘿嘿,那里环境可是一流,保管叫轻尘小姐试过一次后,流连忘返。”满脸急色,拽着水轻尘的玉璧,便朝西侧游廊行进。

    水轻尘巴不得逃离此地,也不挣扎,任由华服公子拽着,躲进游廊。

    不多时,华服公子开启一间雅室,啪的将门拍死,抱起水轻尘便扔到暄软的大床。

    ps:月中,今天会有至少四更,晚安,看完章节麻烦送张月票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