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第一夜的蔷薇3今夏 > 正文 终章

正文 终章

作品:第一夜的蔷薇3今夏 作者:明晓溪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我还活着。”

    “叶婴,我还活着!”

    耳边一遍遍的声音,她拼命摇头,努力睁大泪水迷蒙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哭着说:“……这是梦,梦里才不会痛……”

    然后,她又一次被他吻住。

    清清淡淡的栀子花香,她含泪闭住双眼,直到唇片被他含住,轻轻地,他在上面咬了一下。疼,是疼的感觉,她霍然睁大双眼,泪水扑簌簌落下来,瞳孔里映入他的面容——越瑄……

    异常苍白,头部有手术后的绷带,眉宇间却似乎比以往有了更多jīng神的,越瑄。

    她伸出手指,颤抖地摸了摸他,眉毛是一根一根的,睫毛是微微湿润的,鼻梁是如远山般高挺的,双唇是微凉的,她又将手放在他的胸口,扑通扑通,那颗心脏是在跳动的。

    “你……”

    神志渐渐回到她的体内,握起拳头,她想要狠狠捶向他,他骗了她,他居然这么恶劣地欺骗她、吓唬她!然而眼泪却再一次汹涌而出,拳头落在他的肩膀,她紧紧抱住他,像孩子一样失声痛哭,哭得全身抽搐。她什么都不想再计较,只要他活着,只要他活着就好!

    “……对不起。”

    心痛难忍地紧紧回抱住她,越瑄宁可永远宁静地等待她,也不愿再这样残忍地试探她。

    去年巴黎车祸的时候,医院就检查出他有脑瘤,所以寇斯医生嘲弄地说即使他能够从车祸中恢复,也是没有意义的。

    因为太过爱她,他努力挣扎地想活着,哪怕只是多一个月甚至多几天的相处也好。几个月前,脑瘤的状况开始恶化,头痛加剧,视力下降,食yù也彻底失去,他依然心存侥幸,直到所有医生告诉他,如果再不动开颅手术,就只有半个月不到的生命。

    他以为他会死。

    也差点真的在手术台上死去。

    但这个破败的身体,不知是否已经适应了一次次在死亡线上挣扎,竟又挺了过来。而当他活过来,他闪过的第一个念头,依然是她。他爱她,他爱她爱到入骨入髓,当迈过生死之线,他知道他再也不能失去她。

    于是,当他知道谢沣正在到处寻找他的下落,就放出了已经去世的假消息。哪怕是自私也好,是卑劣也好,他就是要bī她,他要她爱他,他要她永远留在他的身边,他要她心底只有他!

    “我可以原谅你,”听完他的讲述,叶婴满脸泪痕,她又气又恼,偏偏又沉浸在失而复得的狂喜中,只想将他死死拥紧,“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嗯,你说。”

    他用温热的手帕轻轻拭去她脸上的泪。

    她近乎凶蛮地说:“我要你永远活着,我活一天,你就活一天!我活一天,你就爱我一天!只有我死了,你才能够自由!”

    越瑄微笑,回答:“还记得去年蔷薇花开的那一夜,你凶巴巴地吻住我,说,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了。叶婴,我早已是你的。唯有在你的身边,才得自由。”

    “要活着!”

    “好。”

    巴黎的夜色里,漂浮着香水般làng漫的气息,越瑄轻轻将叶婴面颊上的泪痕擦去,说:“从此幸福地活着。”

    尾声

    走出玻璃花房,漫天星光,放眼望去,路旁、花亭、泳池畔、满园各处的蔷薇花丛都已结满含苞yù放的花蕾。

    夏初。

    谢宅的玻璃花房。

    “太卑鄙了!”直到今日,谢沣仍旧对越瑄假死的那幕闹剧耿耿于怀。

    “大少,我早就说过,二少看起来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其实手段多多,你就是太心软!我才不信什么谢浦自作主张,肯定二少才是真正幕后黑手!叶小姐说不定原本还决定不了到底选谁,结果被二少这么一bī,自然就跟着二少走了!唉!”

    谢沣倒不是如何希望叶婴选择大少,只是眼睁睁看着大少心爱的女人就那样被二少夺走了,真是心有不甘啊!

    夜色中。

    玻璃花房的蔷薇花如花海般,纯白色蔷薇花、绯红色蔷薇花、huáng色蔷薇花、粉红色蔷薇花,还有他上个月从国外移植回来的黑色蔷薇花,一丛丛,一片片,全都结满了花苞,如夜空繁星般,星星点点,重重累累,层层叠叠,含苞待放。

    如今谢宅只剩下他一个人。望着这些即将盛放的蔷薇花,越璨笑了笑。走出玻璃花房,漫天星光,放眼望去,路旁、花亭、泳池畔、满园各处的蔷薇花丛都已结满含苞yù放的花蕾。

    七年前。

    他没有等到蔷薇花在她的窗外第一夜的绽放。可是时光和岁月,还有那么长,那么久。他终究会在某一个初夏的夜晚,等到一场属于他的华丽绽放的漫天蔷薇花海。

    尾声之尾声——

    送给我永远深爱的蔷薇小公主

    三个月后,越瑄与叶婴一起去了瑞士,筹备婚礼的事qíng。这天,谢沣得到一个极度意外的消息,急忙冲到谢氏集团,向越璨汇报:“森洛朗越狱了!”

    在法国巴黎的监狱里,森洛朗突然神秘失踪,法国警察们铺开天罗地网去搜寻,几天下来完全没有踪迹。

    “而且蔡铁在同一天也失踪了!马里奥那边我已经去问过,他们坚决否认这件事跟他们有关系。目前据法国警方的初步调查,这桩越狱事件应该是早有蓄谋,筹备已久。”

    顶楼的办公室内,越璨眉心紧皱地听着,心底突然闪过一抹诡异的感觉。他一直觉得,从森洛朗重新出来,到叶婴设圈套将森洛朗绳之以法,一切似乎都太过容易、太过轻松。

    如果早有预谋的是森洛朗。

    如果森洛朗是为了某种目的,顺水推舟,将计就计呢?就像在那个荒糙丛生的废墟,森洛朗是真的不知道叶婴穿了防弹衣吗,是因为凑巧才枪枪都恰好打在防弹衣的范围之内吗?

    “走!我们去法国!”

    越璨悚然而惊,他霍地起身,抛下办公桌上所有的文件,大步向外走去。

    同时。

    “这是一位绅士送给您的。”

    瑞士的日内瓦湖畔,湖面清澈碧蓝,酒吧里的叶婴停下画笔,含笑收下那个红发男孩递过来的jīng美长纸盒。红白色的格纹。上面扎有美丽的蝴蝶结。

    今天是她的生日,越瑄刚才刻意的离开,就是为了送这份惊喜的礼物给她吗?叶婴微笑地想着,回首望了一眼正在吧台为她亲手调制jī尾酒的越瑄,两人相视一笑,她抽开蝴蝶结,将美丽的纸盒轻轻打开——里面整齐地码满了蔷薇花苞。纯白的蔷薇花苞。一层一层,密密麻麻地摆放着,每朵花萼上都有细细的绒毛,仿佛是青涩的少女,纯白色的花瓣微微绽放,透明又脆弱。她的笑容凝固。在这满满一纸盒的白色蔷薇花苞上,令人触目惊心地洒溅着鲜红的血珠,一颗颗泛出森森的腥气。叶婴的眼神瞬间冰冷!洒满血珠的白色蔷薇花苞上,还放有一张黑色的小卡,上面是醇酒般男人优雅的字体——“送给我永远深爱的蔷薇小公主”。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