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梦回大唐之遇见 > 正文 完结

正文 完结

作品:梦回大唐之遇见 作者:转身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已经恢复平静,对着我问了一个严肃的问题。

    他的问话让我刹时冷静下来。我竟然在枫面前失态,他会不会以为我爱的人始终是龙?不,不能造成这个误会!

    “枫,”我顾不得管家站在一旁,神色认真地对石枫说,“你不要误解我,你一定不能误解我。我爱你。我爱的是你。”

    石枫轻轻一笑,口气温柔,说:“傻瓜。我不是怀疑你。我只是怕你又想起许多事,不开心。”

    我松下一口气,嗔道:“你吓死我了,你那么严肃的表情,我还以为你胡乱想什么了。”我顿了顿,又说,“我只是看到那人和龙长得一模一样,以为龙没死,很震惊。我希望他没死,不是因为我爱的是他,而是他死得很无辜,根本不应该死的。”

    我知道我说得很没有逻辑。但是我真切希望龙没有死。希望他好好活着,可以活着得到他未曾有过的幸福。

    “然儿。我明白。我知道。什么都不用多说。”石枫抚着我的脸,深情地对上我的眼睛,用眼神让我知道他真的明白我的心。

    “爷,你们说的是刚才走过去的那个人吗?”一旁的管家突然插话道。

    “是。殷管家,你知道那个人是谁?”石枫接话问道。

    “那位公子是扬州首富吴家的大少爷,名叫吴擎。”管家说道。

    “他是扬州本地人?”石枫继续问。

    “是的,爷,小的在扬州三十年了,吴大少爷小的也见过很多次了,吴家跟咱们石府一直都有生意往来,这几年都是吴大少爷负责咱们之间的生意。”管家仔细地回答道。

    我在边上默默听着。按管家的说法,那个人不可能是龙。但是他们这样相像,英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细长漂亮的眼睛,还有那身阴冷的气质,简直是同一个人!“然儿,”石枫转过头来对我说,“我们先进屋吧。”

    “好。”我点了点头。

    不管怎样,石枫在我身边已经足够。至于那个人是不是龙,来日方长,以后总会知道的。

    想开之后,我便挽着枫的手踏进石府。

    我们的新生活,从这里就开始了。(本书完)

    番外 落落篇

    为何会爱他爱得如此不可自拔?一个高大挺拔却半张脸被毁的男子。是因为着迷于他身上的冷漠气息,还是贪恋于他对秦然那般深切的感情?她分布清楚。只知道自己就这样爱上了他,心疼着他付出的感情得不到回报,也心疼着他将内心所有的纠结痛苦都默默咽下。

    想起和他最初的见面,明明他的态度并不亲切,可是她却没有理由地想要亲近他。也许从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注定了自己要沦陷。但是,她明确地发现自己爱上他,却是后来某一天的事。

    那一晚他喝醉,躺在堡内小湖边的草地上。她原本只是远远地看着,可是双脚却不听使唤地向他走近。

    “秦然……然……”石拓紧闭着双眼平躺着,嘴里低声喃着一个名字。

    她知道他在想念谁,她一直都知道,只是她并没有想到原来他爱得这样深又这样苦。

    “秦然,你是否偶尔也会想起我……”他的喃喃声渐渐变得模糊,眉头却越皱越紧。

    她看得有一丝心酸,为他。于是她在他身边轻轻坐下,下意识地伸手想去抚平他眉间那道褶皱。

    “秦然!”他却一把将她的手抓住,用力地握住手心。

    他一边坐起身子一边睁开眼睛盯着她。

    “我不是她。”她轻轻地对他说。

    “秦然……”他像是完全没有听见她的话,黑手眼眸显得迷蒙,大抵是醉得十分厉害。

    “石拓,不要这样,忘记她吧,她心里已经有了人,没有你的位置。”她轻柔地劝慰。虽然这些话不免残忍,但是她希望他能清醒过来,不要再为无望的感情而痛苦。

    “秦然,你知不知道,我多想像二弟那样叫你然儿,可是这个称呼已经被二弟用了,我竟然不敢再用。”他凝望着她,用一种无比温柔而又酸楚的声音诉说着,“我希望自己在你心里占有一席之地,却又奢望是独一无二的。可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

    她低头看着石拓和自己交缠的手,再抬眼看着他墨黑的眼眸。他的眼神那样炽热,那样深情,但却是透过她在看另一个人。

    “拓,”只有在他醉的时候,她才敢用这样的口吻叫他,“拓,不要伤心,如果然不能给你热烈纯粹的感情,我给你。我不会让你伤心,我会只爱你一个人。”

    话一出口,震惊了她自己。她竟然对他用情已经这样深了吗?她已经不顾一切地奋身扑入了吗?

    “秦然,为什么当初你要选我,而不选二弟?如果不是那一次的缠绵,我一定能够克制自己的感情,我一定不会让自己的感情落得如此狼狈的地步!”他的眼神转为痛苦,低声嘶喊着,“又为什么你一开始选了我,后来又不要了呢?你怎么可以这样把我玩弄于鼓掌之间!”

    “我要你。我要。拓,你相信我。”她对上他的眼睛,坚定地宣告。她已经来不及退缩了。这一刻,便是她真正的情路之始。

    “秦然,你爱的人为什么偏偏是我的亲弟弟?我想要去争,我想要去抢,却都毫无办法!”石拓用力摇着她的手,内心的挣扎难过明白地写在眼睛里。

    她轻轻一笑。不再说话。他喝醉了,他在自言自语。而她,又何尝不是。差别只是在于,他酒醒之后就忘记了今日的事,而她却再也忘记不了。

    石拓也不再出声,视线牢牢地锁住她身上,眼神里的渴望,是积累已久的思念。他的脸向她慢慢靠近,唇低俯下来,暧昧迷离的气氛顿时弥漫开来。

    她感到一丝害怕,又有一丝期待。心里的感觉十分混乱,她不敢去看他,紧紧地闭起眼睛来。

    可是静默了一会儿,什么动静也没有。她再睁开眼睛,看到他红了眼眶。

    “秦然,我不能吻你,再也不能了。一旦我纵容了自己吻你,我怕我就再也放不开手了!”石拓低哑地说。他控制住了眼泪,并没有让它落下来。

    她听到这些话,突然惊醒过来。她在做什么?他想吻的人并不是她,她的初吻怎么可以救这样胡乱地送出去!她要等,等到他真心诚意想要吻她的时候!

    *

    那一夜过后,石拓果然完全不记得发生过什么事。可是她却无法忘记。无法忘记在那一片草地上,她的心彻底遗落了。就是后来他对她说那些决绝的话,也已经无法打消她执意爱他的信念。

    他说:“爱情对男人来说,是虚无缥缈的东西。在我的观念里,只有想要与不想要。”

    他说:“我的怜惜和爱护给了思容,她是我这辈子唯一的妻子。我的心动和激烈给了秦然,她是我永远无法忘记的女子。所以,我已经没有剩下的可以给你。

    可是即使如此,又如何?她相信时间的力量,她相信有一天他会被她打动。

    就像前日,她固执地要跟着他去爬山打猎。她失足差点掉落悬崖,他紧紧抓着她的手,脸上那紧张慌乱的神色已经说明,他早已开始关心她,在乎她。只是他自己还没有察觉,活着他还不肯承认。

    他这一生里的二个女人,一个是结发妻子,他对她是责任,另一个是秦然,他对她是认定。其实他根本从未爱过。

    想到这里,她又开始有了力气。深吸口气后,她朝石拓的房间走去。林思容自从她妹妹的事情发生后,原本就弱的身体愈加差,现在已经在床上躺了多天,因为过于虚弱而无法下床走路。

    敲门进屋之后,发现石拓并不在,屋内只有林思容一人躺于床上。

    “落落妹妹,你来了。“林思容的声音有些虚弱,但还是强撑着身子坐起来。

    “思容姐姐,你躺着就好,别起来了。“落落赶紧上前去扶她。

    “不碍事,落落妹妹,你来得正好,我有许多话要跟你说。“林思容正坐身子之后,轻轻拉过落落的手。

    “嗯,你今日有没有觉得好些?”落落在床沿坐下,问道。

    “我这身子我自己有数,恐怕撑不了多少时日了。”林思容淡淡一笑,眉间却有一抹轻愁。

    “思容姐姐,你千万不要这么说。程善行大哥的医术那么好,他一定能治愈你的。”落落轻声安慰道。

    林思容绝美的脸上仍旧挂着柔美的浅笑,但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说:“落落妹妹,我有二件事要请求你。”

    “什么事?”

    “秦然妹妹离开石家堡之前,我对她十分不善。这些时日我想通了很多,人的一生自有定数,会遭遇什么会遇见什么人,都已将注定,不能怪罪他人。但是这些话,我可能没有机会当面对秦然妹妹说了。来日落落妹妹你若见到秦然妹妹,一定要替我告诉她,我不怪她我不恨她。还有,替我对她说一句,对不起。”一番话虽说得平静缓慢,但说完之后林思容已将有些气喘,脸上也开始有些苍白。

    “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告诉她。思容姐姐,你先躺下歇会儿吧。”落落点头答应。其实林思容是一个很传统的好女人,待人宽厚,心地善良。

    “落落妹妹,让我说完。还有一件事,我必须跟你说。”林思容缓了口气,继续说下去,“我知道妹妹你对夫君的情意,这是他的福分,虽然如今他还不懂得珍惜,但是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会明白。”

    落落听到这番话,不知道该怎么接,无措地低下头去。这石家堡上下恐怕已经没有人不知道她对石拓的感情了。恐怕每个人都怜悯着她。

    “落落妹妹,你不要气馁,夫君是一个很好的男子,不要放弃他。”林思容轻咳了几声,坚持着把话说完,“我的时间不多了,就当是我自私,我想为夫君留着你,我希望以后我若不在了,你能替我陪伴他。”

    “思容姐姐……”落落抬起头,看着美丽却苍白的林思容,感到语塞。石拓对林思容的感情也许不是爱情,但是林思容对石拓却是极为深刻的爱。

    “答应我,落落妹妹,请你答应我。好好爱他。”林思容的脸上有疲惫的倦意,但眼神很坚定,一定要等到落落的回答。

    落落沉默了一会儿,才轻轻地点了点头。

    “太好了,那我就放心了。”林思容露出一个欣慰的笑,然后说,“落落妹妹,我有些累,想睡会儿。”

    “嗯,好,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落落轻轻地扶着林思容躺下,替她盖好被子,才离开房间。

    才走到房门口,一抬头就看见了石拓。

    在阳光之下,他的身形高大挺拔,残缺的半边脸隐在光线的暗面,完好的侧脸上时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和线条坚毅的下巴。

    她看的有些痴迷。她很清楚,这一世她注定要和他纠缠到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