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低调少奶奶》 > 正文 分节阅读_184

正文 分节阅读_184

作品:《低调少奶奶》 作者:鹦鹉晒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也没见伊天南来找她,简单拉不下面子也不会去。

    简家众弟妹也没人来问,各自忙碌着自己的事业当没看到吵架的大姐和姐夫。

    简单不服气的踢着脚下的积雪,在心里把伊天南诅咒的一万遍。

    就连任阳都忍不住八卦的去问伊天南:“你怎么不管她!你不是挺爱她的吗,难道你找到新的了,恭喜大哥终于走出泥沼。”

    伊天南晃晃奶瓶,喂进伊诺的嘴里。

    “大哥,我问你话呢!你要是不爱她了!我给你弄个七十二妃庆祝一下!”

    伊天南帮伊诺擦擦口水当任阳不存在。

    任阳拎起伊忧,不解的逗着被他操练结实的小家伙:“你就不担心禅让趁虚而入,据说他这几天帮简单搬家呢,他这人可没什么节操可言,挖人墙角是他的拿手好戏!”

    “伊默的事我没生气。”

    “你没生气跟我说也没用,跟她说去,说不定你说了她就回来了。”

    “我不喜欢她住娘家的手段。”

    “喂!女人生气住娘家是常有的事!你总不能让她住禅让家吧。”

    伊天南转转奶瓶,突然道:“我前段时间跟着她,她去了以前和禅让住的地方。”

    任阳了然的把伊忧扔回床上:“你生气啦,所以不搭理她。”

    “恩。”

    任阳打个漂亮的响指,无比乐意他们吵架:“好样的,男人就该有男人的样子!这次让她知道你也是有脾气的,就别搭理她,让她想别人去吧!顺便把这几个孩子也给她扔过去看她怎么逍遥!我告诉你哦!现在离婚不流行要孩子,你可别傻的自己弄来养!对了,财产也不能平凡,最好让她净身出户,以免她拿着你的钱养小白脸!”

    伊天南瞪他一眼,说着说着就不着调,他又不傻,如果他提了离婚,某些人还不笑死,他为什么让某些人笑死,况且他才不离婚,他只是在等简单给他打电话,虽然不知道那天简单为什么去了她和禅让以前的家,但简单会想到什么是她想要的。

    ……

    年的气味越来越弄,家家户户买鸡买肉忙的热火朝天,猪肉的香气和街上的红灯笼彰显着红红火火的又一年,简单无聊的看眼剪花的老四:“你说你一个大男人弄那些干嘛。”

    谢雨坐在一旁甜甜的一笑:“他说省钱,我本来准备买了,他非不让。”

    简单无语:“财迷。”

    谢雨掩嘴窃笑,简万确实财迷,无论她说买什么,简万都恨不得说他来做,以至于她出去逛了一圈什么都没买回来。

    简万一本正经的道:“小雨,我们现在欠大姐的钱,不能乱买东西。”

    谢雨闻言红着脸垂下头,欠钱肯定是因为房子,房子是他们结婚用的,她当然不好意思。

    简单欣赏的看眼谢雨,发祥她确实漂亮,无论是笑还是娇羞都别有一翻情调,她怎么就看上老四了,老四怎么看都是个榆木疙瘩,跟这他一点情调都没有,说不准一天就让媳妇吃一个馒头,别怀疑简万一定干的出来!

    谢雨摸摸自己的脸,不解的看着简单:“大姐,看什么呢?”

    “看我家老四上辈子烧了什么高香。”

    简万剪了只小猪毫无预警的道:“大姐,姐夫在家应该很忙。”

    简单闻言没心情的看着红红的剪纸:“也许没我,他还快活呢。”

    简万看了她一眼,什么都不说的继续剪纸,如果是以前大姐夫肯定来接人了,不知道他们这次怎么了。

    简单也不知道怎么了,伊天南不哄她也不给她台阶下,就连一个短信都没发过,好歹她也是孩子他娘吧,也不告诉自己孩子好不好。

    ……

    此刻的伊家大宅内,伊天南边推着伊诺边领着伊人、伊默收拾屋子,马上要过年了,当然要打扫干净。

    “爸爸,妈妈是不是生我的气了。”

    “没有。”

    伊默歉意的看着爸爸,自从那天去了姥姥家,妈妈就没有回来,虽然妈妈没有哄她,但爸爸说的对,他也有错的地方:“爸爸,我们把妈妈接回来好不好。”

    伊人擦着栏杆,棉质的小裙子衬得她异常可爱:“就是啊,伊人也想妈妈了。”

    伊天南不吭声,简单不回来他也心慌,但是她为什么要去和禅让住过的小区,此时的伊天南不得不承认他很小气,甚至有些生气。

    ……

    距离年关越来越近,各个公司陆陆续续的开始放假,简单摸着手里冰凉的手机看着家家户户亮起的灯,心里一阵不爽。

    她不爽,简家的人都别想爽,简万已经搬进了新家,但因为大姐在,他也不好把谢雨带回来刺激她。

    简弟带着周援朝本来回来过一次,后来觉得气氛诡异就请了出去。

    简美有先见之明的神秘神秘的告诉家人,等大姐不住娘家了就带个人回来让她们惊讶一下。

    简千也不敢装犹豫的回来住,他可没胆对着他大姐一张指控的脸,现在大姐没事干,就盯着他了。

    至于简百,当他听说他大姐跟大姐夫吵架时,眼睛睁的大大的瞅着大姐,不亚于研究原子弹。

    简单看着万家灯火,不自觉开始想孩子,虽然想,但是她不承认她错了,也不认为伊天南像是为了这种小事一直生气的男人,这才是她最担心的问题,伊天南为了什么生气呢,还这么久不搭理她。

    简单摸着兜里的手机,闻着家家户户飘来的香气,心里有点小小的失落,结婚这么多年,伊天南还是第一次扔下她不管,简单掏出手机看着上面伊天南的名字,自我告诫道:“夫妻之间应该相互体谅,不能总是让伊天南自己认错,她也该主动求好。”

    简家五姐弟见老大在阳台神神叨叨的摆弄手机,没人敢管她继续忙。

    简单骨气勇气想打,但总是拨到最后一个数字停住:“凭什么是我示好?他是男人耶!……但凭什么不是我示好,我是女人耶!”简单拿着手机不知道该不该打的,反复重复着要不要拨出去。

    突然她的手指一滑,最后一个数字稀里糊涂的拨了出去。

    简单恨死自己的看着手机:她拨了!她怎么能拨呢!男人不能惯!

    电话只响了一声,伊天南就拿了起来,浑厚的声音带着压抑透着期待传入简单的耳朵里:“我买了双拖鞋,你可以试试你喜不喜欢。”

    简单闻言,委屈的眼泪瞬间划出眼眶,抱着手机开始哭:“你不是人!你不接我也不问我还让我给你打电话!我都这么老了,你不要我让我怎么改嫁!呜呜!你嫌弃我了!伊天南你嫌弃我了!”

    伊天南冷静的听着,紧绷了一个月的心情奇迹般的恢复平静,弊端的哭声让他顿然有种被需要的满足感,属于他的眼泪,静静的流入他的心里:“新家住的习惯吗。”

    简单哽咽的道:“不习惯!窗子不够大,厨房还很小,客厅里都是简万捡回来的二手货,就连他准备结婚的新家都没有新的家具,我怎么就有个这么抠门的弟弟!”

    160

    “我去接你。”伊天南说的很平静,淡淡的语气像是老婆回娘家住了两天。

    简单气的直咬牙,她在生气耶:“不要,你让我住在外面算了,最好一辈子都别搭理我!”

    伊天南笑了一声,根本不受他的影响穿上外衣下楼开车:“孩子们想你了。”

    “那你呢?”没良心的男人,都哭这么久了也不安慰一声。

    “我不用想,天天看着你呢。”

    简单闻言直觉的四下看看,却什么都没发现:“那你不跟我生气啦,为了一点破事就不理我!”

    伊天南的眼里有了丝落寞:“本来就没有生气》”只是觉得你不想回来:“禅让在你周围吗?”他其实还是介意。

    简单被他问的莫名其妙:“没,他们公司今天放假,他去忙了。”

    伊天南发动车子把手机扩音打开:“你怎么知道的。”

    “他说的啊,昨天他还送了一条鱼过来。”吓的简妹都不敢接。

    “是吗。”伊天南的口气有些冷了,禅让那个阴魂不散的外人总是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我感觉陈怡然不错,不如我们撮合他们一下吧。”

    简单闻言破涕为笑:“你别逗了,人家陈怡然前几个月结婚了。”

    “哦。”伊天南似有似无的提起:“禅让今年三十六了,过了年就三十七了。”

    “你总是说他干嘛?我还生气呢。”

    伊天南闻言宠溺的一笑:“等会,你马上就能看到我了。”

    “随便你。”心里却有些开心:“但我不觉得在对待伊人、伊默上我错了,你不觉得他们很过分吗、有时候还有些霸道,他们幼儿园的老师已经不止一次对我说,他们在学校不跟同学说话!”

    伊天南觉得不说话就不说话,人活着又不是让说话的:“我们以后再谈。”

    “这不是以后不以后的问题,他们的毛病都是拟合禅让惯得!只是几粒沙子进了他的眼,你瞅瞅他哭的,最后死活都要找你!不见你就不动地方!他当他是谁!我们小的时候哭死都没人哄!”

    “你别激动,孩子还小,拧一点是难免的!”

    “他们不止是拧一点,根本就……”

    “等我到了再说。”他不想在路上吵架,说完熟练的挂了手机。

    简单呆若木鸡的看着被挂的电话,火气瞬间冒了出来,她就知道!男人都霸道都不说理,怎么样吧!这才结婚几年啊就敢跟她对着干,以前从来不挂她电话从来不敢顶嘴,现在好了,都敢爬她头上嚣张了,简单脸色阴沉的从阳台出来,瞪眼扒着头的弟弟妹妹:“看什么看!挖了你们眼睛!”——碰——简单不爽的甩上无门。

    简弟、简妹、简万、简千刚想松口气。

    简单又突然黑着脸打开门道:“伊天南来了就说我不在!”——嘭——门再次被甩上!

    简家兄妹顿时面面相持,跟大姐夫撒谎耶!会死的很惨的!简千率先道:“我去买酱油。”提上瓶子赶紧跑了。

    简妹套上鞋急忙追:“老五!我陪你!”

    简万也想撤退。

    简弟快一步的捉住他,可怜兮兮的指指自己的肚子:“你不会那么残忍吧。”

    简万见状只能咬着牙摇摇头:“我不走。”

    简弟立即微笑:“就知道你最乖了,二姐先上楼了!拜拜。”

    简万阴沉着脸,独自一个人对着空荡荡的房间,他就知道当男人是要承受挫折的没,不过却暗自欣喜自己长大了能为姐姐们办事了。

    伊天南按了门铃,第二下还没有按下去,简万已经把门打开,脸色平静的道:“我大姐不在。”

    伊天南不解的看了他一眼,心里纳闷又怎么了,刚才打电话时还好好的:“你姐说在家等我。”

    “我姐也说她不在了。”

    伊天南闻言认真的看简万一眼。

    简万冷静的回视,对于大姐他永远无条件拥护,错的也是对的,对的更是对的,这次大姐夫这么久才来接大姐不管怎么说都是男人不对。

    伊天南自然懂简家的人的心思,但是人他一定要接走:“我跟你姐没什么事,说开了就行。”

    “没什么事,你怎么现在才来,工作很忙吗,如果很忙就让大姐在家住几天,我已经放假了,我会照顾他。”

    伊天南回视,眼里噙着闲散的笑意,简万之余他道行太浅:“你这样做,未必就是对你姐好,何况我爱他不必你少。”

    简万淡然的扯动嘴角,不擅长笑的脸上带着讽刺:“不敢,你是大姐夫,你对大姐当然爱的比我多,我只不过是不敢惹她生气,不敢违逆她的弟弟,打死我也不敢把她气回家。”

    “我想你是误会了,我和简单只见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能有多复杂,日子不还是你们过,用得着您老人家把人给送回来,还是伊总觉得女人看多了看谁都一样。”

    伊天南不悦的看向他:“简万!你不是咄咄逼人的人!”

    “姐夫也不像扔下大姐一个月不管的人。”简万直直的看着他,对于伊天南长时间不理他姐他承认抱有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