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低调少奶奶》 > 正文 分节阅读_166

正文 分节阅读_166

作品:《低调少奶奶》 作者:鹦鹉晒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全,底下一层是火

    药库,二层是医馆,以前都回来都住那里,现在一样可以回击。”

    任阳疼的脸上没一点呢血色:“你到底想怎么样!我都道歉了!难道你

    认为我还会吃她第二次?”

    伊天南离开床边,让钟医生继续:“还不至于,只是提醒你句,你这几

    年在我这里停留的时间太长。”

    “那又怎么样?”

    伊天南看着他严肃的道:“够我胡思乱想,所以你最好搬出击,别让栽

    们以后连兄弟都做不了,至于你搬出击后想回来看看的话我也不会强加阻扰

    ,或……”

    “不可能!”

    “如果不可能你就别怪怀疑你用心不纯。”

    “那又怎么样!我跟本就没有碰她,你犯得着吗!我要是碰了她你还这

    能杀了我!”

    “至少会恨你。”

    任阳讽刺的笑:“为了一个女人……”

    伊天南看着他首次觉的这个人很难沟通,没错,简单只不过是个女人,

    但是任阳呢,他什么意思,口口声声用一个女人这样的字眼,他为什么不走

    !为什么不滚的远远的,他在说服自己还是贬低现实:“我问你.禅让吻简

    单那次你什么感觉。”

    任阳警惕道:“干嘛?”

    “把你当时的感觉无限的放大就是我看到那一幕的恨,明白了吗?”

    任阳转过头这次没看回嘴。

    伊天南打开门出去,有些话点到为止,他也最好识趣。

    森小心看眼床上的主子。

    钟医生不敢多话的认真处理他身上的伤口。

    任阳清醒的痛着,他就算受伤也拒绝麻醉,此刻他看着窗外脑子里嗡嗡

    的转,高烧的不清醒让他一阵一阵的转不过思维,原来伊天南真的在乎,就

    像那一天他很想找禅让算账一样,仅仅一个吻他当时就想让禅让好看,如果

    无限的放大,伊天南是想他死吗!但,恕他做不到,想道这里心里有块地方

    和伤口一样刺痛,他想向伊天南承诺什么,但凭什么要他承诺,想要的就抢

    有什么不对!可任阳也知道确实不对,伊天南不会让人抢走他要的东西。

    任阳看森一眼突然道:“你说伊天南会跟对方禅让一样对付我吗。”如

    果他出手伊天南会像当初想除掉禅让一样的除掉他吗?

    森客观的低着头,似乎在回答又似乎在自语的道:“只是个女人.值得

    吗。”值得你跟伊天南对立。

    任阳无言的移开视线:“你说呢?老钟。”

    钟医生帮他取出子弹,清楚的看到他皱了一下眉缓缓的道:“简小姐很

    幸福,孩子孝顺老公体贴。“

    任阳讽刺的把头埋在枕头里,紧紧的攥着身侧雪白的被褥。

    森和任阳都不再说话的把注意力放在他的伤口上,希望下次主子能得到

    他真正想要的……

    “怎么样,任阳没事吧。”

    “没事.经常这样,结疤后就好了,伊忧睡了吗?”

    “吓死我了,我看他再这么玩命肯定完蛋,睡了,乖多了,他是不是被

    仇家追杀啊。”

    伊天南好笑她的想象力:“放心,跟他有仇的外籍不准入境,国内的都

    不敢明着杀他,更何况以他的脾气,宁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可能杀他的。

    “那就好。”总之人有的时候自私的想法是不死自家的就行,放下心的

    简单又开始纠结一个新的问题:“你有没有觉的伊忧长的很像我。”

    伊天南坐在婴儿床一边,看着睡梦中皱着鼻子的小家伙:“他刚出生我

    就知道他像你。”

    “真的像我啊?”简单哭着脸似乎犯了什么大错误。

    “像你多好,证明跟你一样聪明。”

    “你少来了,我身上看几个优点我比你清楚,完了,这下他可毁长相上

    了。我就说长的像谁都不要像我,呜呜,天南,万一咱而已自卑怎么办。”

    “不会的,不会的.长相天注定,帅哥看多了换个口味也不错。”

    “你还是说我儿子长的难者啊!不管不管弄给整形手术让他像你。”

    伊天南好笑的拉着她坐自己腿上:“不管他长的像谁都是你给我的,我

    最喜欢就行。”

    “你喜欢有个屁用,你瞅瞅伊默那长相走哪都有很多人喜欢,合着以后

    伊忧只有咱们喜欢啦。”

    这个……也要接受现实。”没必要美化也没必要贬低,事实就是伊忧

    长的确是不好看,有他们简家人那中小市民气。

    “去死啊!你才接受事实呢,我儿子怎么看都是最帅的。

    “没人说不帅。”以后也不会有人敢当着她的面说她伊天南的儿子不好

    看,但他管不了人家背地里说什么。

    151

    ……

    简弟咽咽口水惊吓的对着手机道:“你真说啦,我姐什么反应!”千万别是抽她。

    禅让不好意思的道:“对不起,本来答应你不说的。”

    简弟苦着脸叹口气,说都说了,虽然觉的禅让还不至于说话不算估,他肯定有他的考虑,但是她也会心慌啊,她老姐那人有时候很凶的:“我姐什么反应??”

    “很惊讶,很想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对,就是这样。

    “你害死我啦!我怎么知道是谁!”

    “你姐夫肯定知道,放心,你姐姐绝对不会苛责你。”

    “她是不会,但她会把我关起来重教育。算了,不跟你说了.我还是去简千那里住几天吧。”说完简弟挂了电话收拾东西走人。

    赫连絮不止一次的问自己,他和童儿之间是怎么了,七年的感情,说敢弃就放弃为什么!赫连絮难受的从酒店的窗前望着下面的车流说不出的痛,他们从高中就在一起,那个时候不懂什么门户也不知道差距,只觉的一碗面一个笑容就是彼此的全部,童儿总是笑,无论发生什么事她都会第一个跳到他身边给他惊喜,而他也会如所有的男生一样在楼下等她,带她去看许愿池。

    他们的关系是在大学时开始突破,童儿羞涩的说可以的时候,赫连絮觉的那一天得到了全世界,可当满怀感恩的把他爱的女孩带到家人面前,他的父母却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让童儿离开他,赫连讽刺的一笑,他的身份就那么重要吗!赫连家颜面比他的幸福更今他们在乎吗!二十四岁的他学不来商业的勾心斗角,他只是觉的有童儿就最幸福!所以他带着童儿私奔过,那个时候他们确实很幸辐,住租来的房子,做普通的工作,回去后有童儿快乐的讲述一天的经历而他会静静的听,但就是这点幸辐在父亲找到他们的时候荡然无存,他不知道父亲对童儿说了什么,可他知道一定是童儿认为对自己有好处所以离开,整整一个月童儿消失了,他被父亲带回美国。

    他抗争过,也愿意放弃赫连家的继承权,但可惜赫连家只有他一个儿子,爷爷老泪纵横的拍拍他的肩什么都没说走了,他有什么脸面离开这个家!

    他接管公司一年后找到了童儿,也就在那天发生了件荒唐的事,但这都比不上童儿告诉他,她要结婚了来的惊讶。

    童儿站在镜子前,听着服务员夸赞礼服漂亮,她只是笑了一下没有吭声,从小到大她身边的背美么有少过,可是没有自己想听的。

    “童小姐,我们就不修改了,这样刚好符合你的体型。”

    “谢谢。”

    童儿试完婚纱从店里出来,四下打量了一眼似乎在期待什么但是又不想看到,她下个月就要结婚了嫁给妈妈给她介绍的相亲对象科老师,其实只要不是嫁给那个人嫁给谁又有什么分别。

    他爸爸说的很对自己配不上他,无关于金钱和利益,生活在一起时她也觉的她和赫连的生活习惯差太多,赫连只是在努力的适应自己的生活,而自己什么都不能为他做,当初离开赫连家,以为絮可以找一份室内设计的工柞做他喜欢的事情,但是他们都低估了赫连家的决心,结果赫连没有找到体面的工作,一直靠体力劳动,说不心疼、愧疚是假的,在工资不足八百房租三百的情况下,她水远做不到对赫连洒脱,她本以为离开了可以结束,想不到赫连再次找到她,七年的感情,她付出的不比絮少,看到他的时候她多想抱

    住他说想他,多想跟以前一样在他怀里撒娇,可是不可能,他爷爷早先一步找到自己,送了一份莫大的耻辱,只要闭上眼睛她都能想到那些男人在她身上予取予求的谩骂,她有什么脸面再回去见絮,她有什么资格再爱那个男人,何况她的父亲还出示了她的母亲当年是风月女的证据,她难道要看着爸爸妈妈吵架吗!她的家庭不是赫连家,她家经不起风雨,只能说她和赫连有缘无份。

    童儿坐上公车,望着窗外窗内的人感觉那么的不真实,她不是个坚强的人,曾经她自认也不会容易的向他人妥协的小女人,但是发生的事情多了,她也茫然,曾经以为絮就是全部,嫁给他理所当然,现在才知道谁离开谁也能生活,童儿惨然的一笑,说不清五位掺杂的感觉,一切都是命,不可能了就是不可能。

    中午十分伊家的大门紧锁,简单抱着伊忧和伊天南去医院了。

    任阳缠着绷带的躺在床上,森的话他想了很久,其实对他来说女不女人确实可有可无,难道他还指望拖家带口,但天生的掠夺性又让他不想轻易敢手,对于简单的感觉他不想深究,愿意什么是什么,反正他也要不到!当务之急是怎出让伊天南消气,伊天南如果真把他赶出去他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可伊天南可能不相信他的保证,那要怎么样,难道要自宫!靠!代价太大了!

    森无声无息的进来低声道:“少爷,赫连家在查简弟的资料,给不给真的?”

    任阳眼睛一亮,瞬间就要坐起来道:“真的!——嘶——”疼死了。

    森赶紧过击查看他的伤势,顺便给钟医生打电话:“少爷,你别乱动,你身上的伤口还没好。

    “问你话呢,磨机什么,赫连家查简弟干什么。”

    “似乎是知道她跟赫连家的少爷在一起,想防着简弟。”

    任阳闹言不屑的冷哼一声躺好:“就那个破赫连家!切!还有脸拿出来显腰!他以为他是谁!给简弟擦鞋害的看简弟乐不乐意!”

    “是,是,少爷您躺好!”

    “躺什么躺.老子先把赫连家坐了给简弟出口恶气,这样伊天南总该消气了吧!”

    森汗颜的底下头,少爷想问题怎么这么另类:“万一简弟要是喜欢那个赫连